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陷害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陷害

    “季小姐真是说笑了,若是知道方法的话,星黛又怎么会在这里纠结了这么久呢,”

    浅星黛笑眯眯的看着季柯,表示这事情,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那照妩絮公主看來,这棋盘,到底该怎么弄才壁才好呢,”

    手中的棋子在季柯的摩挲下,更是剔透了J分,在火焰的照耀下,时不时的闪过一丝银光,着实不是凡物,

    “星黛的棋艺向來不鏡,就不在这里献丑了,”

    这边说着,还边往后退了退,表示将这舞台,直接让给季柯与纳兰月痕,她完全都不会再参与了,

    “公主,,这,,”

    那之前一直负责这棋盘的军师觉得这实在是有些不妥当,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组织浅星黛的行动,

    “不用多说,我相信王爷与季小姐定然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挥了挥手,阻止了那人继续说下去,

    这地方,可是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出些什么的,她倒是要好好的看着这两人,是怎么在自己的手中吃一个大亏的,

    季柯见那浅星黛一直嘴巴这脺黥,什么都挖不出來,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柯儿,,”

    纳兰月痕见季柯皱眉,有些不忍心,伸手拍了拍季柯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太过于担心了,

    这车到山前必有路,眼下,着急担心也是沒有什么用处的,

    至于这棋盘,他也知道有古怪,这倒是不敢轻易的蟼愑,深怕一个不小心就弄出些什么大的动静來,

    “沒事,只是我觉得这棋盘的摆式倒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熟悉呢,”

    季柯伸手嫫了嫫下巴,若有所思,

    “哦,季小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见季柯竟然对这棋盘有些印象,浅星黛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毕竟,这地嗊,照理说,应该是沒有什么人知道的,就算是她们呢,对于这地嗊也是一知半解,

    之前,也确实是被这困住了,不然的话,季柯他们來的时候,肯定是看不到他们的踪迹的,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呢,只是妩絮公主似乎对于这地嗊,很是感兴趣呢,”

    季總愳角勾起一个弧度,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浅星黛,

    这人,她要问什么,就只会用一句不知道來堵他的嘴,

    先不说,她现在对于这棋盘还只是有一个简单的印象,根本就什么都沒有想起來呢,就算是真的知道了些什么,也是定然不会告诉浅星黛的,

    不管这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也是这赤炎国的,跟阡陌国,可是沒有丝毫的关系,

    “不过是有些好奇罢了,这对于未知的东西,总归会好奇那么些的,”

    浅星黛又是讨了个沒趣,丝毫不觉得尴尬,随意的接了一句话,便不继续说了,

    她之前也不过是着急了,才问了那么一句,

    两方虽然现在还沒有撕破脸,但是不管怎么样,肯定都不会是一个阵营的,就如她不会把她知道的告诉季柯一样,这季柯,想必也是什么都不会告诉她的,

    眼下,她只要好好的在一旁看着,

    若是这季柯真的知道些什么,她就不信,这人能够一直憋着不去动那棋盘,

    若是这季柯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一个不小心触碰了什么机关,那也是她喜闻乐见的事情,

    毕竟,这敌人受损,可也是变相的加强了自己的实力呢,

    纳兰月痕站在一旁,并沒有淤开口,这季柯说是有印象,那怕是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他现在开口也只是会打扰季柯的思路罢了,倒不如就在这一旁安静的看着,

    季柯扶着下巴,皱眉眉头,紧紧的盯着那棋盘,

    棋盘的上的棋子,左一棵白子,又一颗黑子,短短是沒有丝毫的规律章法可循的,

    仔细的数一数,这棋盘上黑子白子的数目,还是一般的,

    那么,到底这中间的用意是什么呢,

    而这杂乱的棋局,她又是在哪里看过呢,

    为什么会有些迷迷糊糊的记忆呢,

    着实,是有些想不通啊,

    季柯忽然抬头,看了纳兰月痕一眼,眼中有些迟疑,她,到底应不应该尝试一下呢,

    纳兰月痕对于季柯的心思,那猜测的可是很准的,信任的看着季柯,

    那一直都抓着季柯的手,也是更加的紧了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好也罢,坏也罢,他,定然是会一直陪伴在季柯的身侧的,

    暖暖的温度,从两人牵着的手传到了季柯的心里,

    那便一试 吧,

    都已经进入这地方了,难不成还一直这般畏畏缩缩什么都不G不成,

    季柯拿起手中的棋子,就要往那棋盘上摆下去,

    “慢着,”

    浅星黛一直都在一旁看着季柯的一举一动的,这会见季柯才看了这么一会就要蟼愑了,倒是着实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开口阻止,

    她虽然一直都等着看季柯的好戏,可是这地方,她自己都是有些闹不准的,若是,这一棋子落下去,牵连了他们怎么办,

    她可是身怀重任來的,可不能够在这地方,白白的被这季柯给拖累了,

    至于说季柯能够直接的破解,这浅星黛却是根本不相信的,

    所以这会,会开口,完全就是不想自己的人马受到牵连罢了,

    因着浅星黛的那一声喊,季柯那落子的手,停到了一半,

    “妩絮公主莫不是有什么好的建议不是,”

    季柯执子,歪头,有些好笑的看着浅星黛,

    这公主,之前不是还一副打死不开口的样子,怎么这会,却是开口了呢,

    “季小姐这落子,有J分的把握,”

    浅星黛笑眯眯的看着季柯,在季柯的眼神下,根本就沒有丝毫的畏缩,

    “把握,我可是赌的是运气,哪里有什么把握之说,”

    季柯倒是真的沒有什么把握的,所以,这话,也算不得是说谎了,

    不过,浅星黛显然不会这么认为的,

    “纳兰王爷,难不成,你就这般,将你的X命,J于这运气两字吗,据我了解,纳兰王爷,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浅星黛见跟季柯沟通无果,转又跟纳兰月痕说起话來了,

    “我相信柯儿,”

    纳兰月痕只是简单的开口,说了自己一直都坚信的一件事情,语气肯定,淡然,似乎这事情,根本就是普通的喝茶赏花一般,天知道,这可是攸关X命的事情,

    浅星黛忽然有些嫉妒季柯了,

    这作为一个nv人,自然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相信自己ai护自己的人的,可是这事上,很多事情若是不牵扯X命,不牵扯利益,那说不定还会有这般的人存在,

    但是一旦牵扯到了利益,牵扯到了X命,那事情,可是就要打那么点折扣了,

    “妩絮公主可是害怕被我等牵累了,不若你们去那通道中等上一会,”

    季柯哪里不知道这浅星黛突然多了这么多话是为什么,这世界上,可是多的是无利不早起的人,

    这浅星黛,显然是因为跟自己的利益有了牵扯,才会开口的,

    不然的话,怕是根本就不会开口的,

    “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浅星黛见季柯根本不用她自己开口就直接将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來,倒也是省了不少的事情,顺着季柯的话,便应了一句,

    季柯不在多说,看着浅星黛带着她的人马,退入了通道,才复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身前的那棋盘之后,

    “纳兰月痕,你可是想好了,我自己可是都沒有丝毫的把握的,”

    抬眼,认真的盯着纳兰月痕,

    话虽然是这么问的,可是季柯的眼中却是带着笑意的,

    纳兰月痕是什么人,她自己心里,可是清清楚楚的,这话,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是吗,那我,可是出去了,”

    纳兰月痕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季柯,好像,这根本就不是关乎生命的大事,而是简单的出游罢了,

    话虽然是说着要出去,可是这手,却是紧紧的牵着季柯的手,脚也沒有挪动半分的,

    季柯笑眯眯的看着身边的这人,感觉心里也是一阵的温暖,

    重活一世,能够认识纳兰月痕,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好了,季小姐,可是随意的发挥了,”

    浅星黛带着众人退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朗声道,

    却是有些故意打断季柯与纳兰月痕两人之间的亲昵的成分在,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就是突然的看不惯了,所以才会突然的开口,

    季柯可是不知道,以后,一个大大的威胁,就在今天,埋下了那么一颗种子,

    重新将那手中的棋子拿起,屏息,慎重的往之前预想的那个位置放去,

    纳兰月痕在一旁,握着季柯的手,又紧了J分,

    “咯哒”

    棋子摆上那棋盘,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格外的响亮,

    周围一P安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

    “呼,,”

    季柯也是对这事情沒有丝毫的把握的,见沒有什么事情发生,忍不住的呼了一口气,放松了下來,

    可是异象,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发生了,

    ,,,,,,,,,,,,,,,,,,,,,,,,,,,,,,,,,,,,,,,,,,,,

    啊啊啊啊啊,烦躁烦躁烦躁,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