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京城传来的消息

    sat jan 31 16:37:13 cst 2015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京城传来的消息

    纳兰月痕百无聊赖的坐在桌子边,两手撑着脑袋,眼巴巴的盯着坐在一旁看书的季珂。

    自从那日突然出现一个死人,已经过去了两日,可是这地嗊却是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珂儿,难道你都不好奇,那地嗊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

    “担心有什么用?那地嗊的构造,我们都是一无所知的,这般贸然的下去,能有什么用?”

    季珂不为所动,悠哉的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继续观看。

    “那珂儿你让我派人将这地嗊的消息传回去,是有什么用意嘛?”

    纳兰月痕就季珂怎么都说不通,倒也不继续在地嗊的问题上纠结了。

    只是昨天,季珂却是突然用他的名义,让十三回到了京城,亲自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纳兰澈。

    甚至还要求纳兰澈带着十三去见先皇。

    “这事情,莫不是跟我皇兄有关?”

    纳兰月痕实在是想不通,他的皇兄,离这安和镇这么远,怎么会跟这事情有关呢?可是季珂做事情从来都是有她的道理的,从来不会做没用之事啊。

    “我有没有告诉你,之前你昏迷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很是诡异的老头,和一个诡异的嗊灯?”季珂放下手中的书严肃的看着纳兰月痕。

    之前她一直都觉得那老头有眼熟,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实在哪里看到过,昨日,她却是忽然想起来,那尸T都已经化为灰飞的砍头,脸上的棱骨分明跟那先皇是有些相似的。

    可是那老头着实是太过于瘦了,所以季珂当时也只是觉得熟悉,并不知道,到底是像着谁的。

    “说过啊,怎么?那老头跟我皇兄有关系?”

    纳兰月痕是没有见过那老头的所以并不知道,那老头到底是长什么模样。

    “对,我昨日才想起来,那老头的棱骨跟你皇兄着实太过于相似了,所以我才派人回去查看一下。”

    季珂这一次派回去的人是十三,就是看重了十三处事比较冷静沉着。

    她还特地的J代了,让纳兰澈将这消息告诉先皇的时候带着十三去,让十三仔细的观察那先皇的脸Se,看看能不能看出这什么来。

    “像我皇兄?可是我皇兄,除了我,没有别的兄弟在世啊。”

    纳兰月痕不解,这上一代帝位的争夺,可是一场腥风血雨。

    那一代,本来一共有十二位皇子,最后,却是只剩下了纳兰月痕和他的皇兄。

    “我也不知道,还是等消息传回来再看吧。”

    季珂自然也是知道这事情的,可是这人就是与那先皇长的相似,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事情,是不是也跟那先皇有关。

    这先皇,之前可是一直都隐藏的很深的,若不是这一次他们的准备做的充足的话,纳兰澈想要坐到那皇位,可是没有这么简单的。

    季珂生怕,那人还是不死心,暗中又在弄什么小动作。

    “对了,那灯笼你看了,有什么发现没有?”

    季珂知道这J日纳兰月痕没事就会去研究研究那个灯笼的。

    “啥都没看出来。”纳兰月痕耸耸肩,表示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他会去研究那灯笼也是因为着实是太过于无聊了。

    这些日子,季珂虽然不再困着他不让他出院子了,可是还是不准他去地嗊的。

    他知道季珂这是担心他,而他也是珍惜他们两个的感情,所以也不会去那地嗊的。

    这安和镇就这么点大的地方,一个时辰不到就基本逛的差不多了,所以遇见的纳兰月痕,只能够去研究灯笼了。

    可是那灯笼,在经过专业的工匠检查过后,发现那灯笼却是是从嗊里流出来的,可是像季珂说的那些能够腐蚀玉石的绿SeYT,却是根本就没有发现的。

    而唯一知道怎么使用灯笼的砍头却是已经死了,所以,这灯笼也就只能够在那里放着,而没有人知道怎么使用了。

    “你要是着实无聊的紧,就看看书,别每天都坐着发呆。”

    季珂重新拿起了书,看了起来,她在等,等嗊里的消息传来,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不要,我就要坐着看你。”纳兰月痕可是不依,搬着凳子又往季珂那里挪了挪。

    “随你。”季珂随意的看了一眼纳兰月痕,便继续低头看书去了。

    “珂儿,难不成,我这次受伤,顺带也毁容了?”

    纳兰月痕的声音颇是哀怨。

    “没有,我确定。”

    季珂根本就没看纳兰月痕一眼,只是随意的回答了一句。

    “你说谎!”

    纳兰月痕一把chou走了季珂手中的书,随意的往后面的地上一扔。

    “你这是G嘛。”季珂有些无奈,这人也太无聊了吧。

    “你都不看我,我难道还没有一本书好看吗。肯定是我毁容了,所以你不喜欢我了。”纳兰月痕很是委屈的看着季珂。

    “你J岁了?还这样?”季珂伸手抚了抚额头,着实是无奈的紧。

    这纳兰月痕,没事就ai这般的耍耍小X子,她都不知道,她到底是看上了他哪里了。

    “你欺负人。”纳兰月痕根本就不知道琇耻是什么,一把就抱住季珂的腰,还把脑袋给蹭了过去。

    季珂此时是躺在软塌上的,纳兰月痕这一抱,却是让她起身都不能了。

    “别闹,赶紧让我起来。”季珂扭了扭身子,想要坐起来。

    纳兰月痕的身子却是一僵,忽然觉得他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季珂身上有G淡淡的幽香,却不是是那一般nv子身上的胭脂水粉的香味,这种香味淡淡的,很是清雅,对纳兰月痕有些致命的吸引力。

    本来纳兰月痕也没多想的,可是这理季珂一动,那幽香,却是猛的窜进了他的鼻子中。

    手下那柔软的触感,更是让纳兰月痕整个人都僵Y了起来。

    季珂可不是这个世界深闺中长大的普通nv子,哪里会不知道纳兰月痕是怎么了。

    对于这男nv之事,季珂可是没有看的多重的,并不是坚持这事一定是要在婚后的。

    既然已经认定了纳兰月痕,他若是要的话,她也是不会拒绝的。

    这男欢nvai,本来就是享乐的一种,既然迟早都是要做的,为何不提前享乐呢?

    “怎么,把持不住了?”季珂忍不住的想要调戏纳兰月痕。

    纳兰月痕佯装愤怒的瞪了季珂一眼,却是怎么都舍不得放开手中那柔软。

    “你知不知琇,一个nv孩子,怎么能说这话?”

    这还教育起季珂来了。

    “哈哈,莫不是你以为我跟这一般nv子一样不成?”季珂轻笑,却是根本不将纳兰月痕的话放在心上。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nv子,可是”纳兰月痕忽然收起了脸上所有的表情,很是严肃的看着季珂。

    “我不愿你受到丝毫的委屈。”

    季珂没有接话。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但是季珂也不是那般矫情的人,虽然感动,到也不会说些什么R麻的情话来回复。

    季珂向来是喜欢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

    直接将头往纳兰月痕那凑了过去,亲上了纳兰月痕的嘴滣。

    纳兰月痕一蟼愑就呆愣住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季珂竟然会这般的主动,可是很快的,他就反应了过来,将主动权夺了过来。

    那滣与滣相依的柔软触感,显然已经满足不了纳兰月痕了。

    灵巧的舌头,轻易的就突破了季珂的滣,与她的小巧的舌头,追逐嬉弄了起来。

    良久,滣分。

    倒也不是纳兰月痕不想继续,只是他怕继续下去,就真的克制不住自己了。

    季珂嘴角勾起轻笑,却是让纳兰月痕差点就又扑上去了。

    “咯咯”

    敲门声打断了纳兰月痕的冲动,轻咳一声,坐正了身子。

    “主子,我回来了。”十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季珂轻笑,看着纳兰月痕那佯装镇定的模样,觉得这人,着实是有些可ai的。

    若是纳兰月痕知道季珂将他跟可ai二字牵扯到了一起,怕是又要闹上一番了。

    “进来吧。”

    季珂见十一他们,向来是不讲究的,只是微微的从那软塌上坐起来一些,便要宣人进来。

    “慢着!”

    纳兰月痕赶紧出声阻止,恼怒的瞪了一眼季珂,然后伸手将季珂那被他情动之时,弄乱的衣F整理了一番,才又开口唤十三进来。

    十三虽然是只听季珂的话,可是这会知道纳兰月痕在里面,还开口让他暂时不要进去,就知道是有些不方便,倒也没有Y闯,等纳兰月痕开口之后才又进门。

    “主子,先皇,知道这个地嗊的事情。”

    十三素来严谨,进门以后便直接向季珂禀告他此行所获的消息。

    “哦?他知道些什么?”

    季珂其实也是猜到了J分,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也不震惊。

    “先皇说他只是听说过,并不清楚,可是依我的观察,他有所隐瞒。”

    十三将之前觐见皇帝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季珂。

    “这般说来,那老头,先皇也是知道的了。”

    季珂听完,语气肯定的道。

    今天第一更~

    稍后还有一更,喜欢的亲收藏一下吧~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