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命

    thu jan 29 22:12:50 cst 2015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命

    第二日清晨,季柯的手下便进入了地嗊。

    并且这地嗊的消息,一旦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便会第一时间报告到季柯的手中。

    这日因着有些小雨,天气并不是很炎热,是以季柯也是穿着一件普通的衣F,免得这纳兰月痕不停的在她面前晃荡。

    季柯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看着。

    纳兰月痕却是因为那地嗊传来的消息弄的自己的心简直洋洋的,恨不得立刻能够去那地嗊一看就近的。

    可是偏偏,昨日即使是请来了那神医,季柯也是因着神医那一句,还需再静养两天的话,直接将他压迫出门滇濁议给否决了。

    纳兰月痕那个恨啊,造知道那神医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打死他都不会提出让神医来看的要求的啊!

    毕竟,若是就他自己,不停的在季柯的面前提议的话,怕是也能够说动季柯的。

    可是现在倒好,直接将他给判了死刑了。

    “柯儿你热不热?我给你扇风。”

    “柯儿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

    “柯儿你看书累不累?要不睡一会吧。”

    纳兰月痕殷勤的在季柯面前表现着,用行动证明,他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季柯却是根本不为所动,还是老神在在的看着她手中的书。

    这地嗊,她的兴趣,可是不怎大的。

    毕竟,之前因为纳兰月痕的事情,她还是有点Y影的,这会,让纳兰月痕再进去,季柯却是怎么都不肯的。

    以纳兰月痕的X子,若是之前没有季柯,早就已经第一时间就冲进那地嗊了。

    现在这院子,倒也不是说有什么高手看管着,只是这季柯若是没有开口的话,纳兰月痕却是怎么也不敢就这么出去的。

    季柯的脾气到底好不好,纳兰月痕却是清楚的很的。

    这平时看着是没啥脾气的,可是要是真的惹怒了,那滋味,纳兰月痕可是根本就不想去T会的。

    而且这会季柯好不容易给了他点好脸Se,对他的ai也有了回应,他可不像亲手将这些都给毁去了。

    是以,即使这再想出门,也是不敢在季柯没有开口同意的情况下,出去的。

    今日下雨,豹子也是呆在了屋内,见纳兰月痕那谄媚的样子,没好气的从地上起身,伸了伸懒腰,往一个角落去了。

    其实它倒是想去季柯的身边的,只是最近天气炎热,它的mao发又厚,着实是有些不得季柯的喜欢的。

    所以,它还是找个角落安静的呆着才是。

    “柯儿,我们出去走走吧!不进去,就在那门口转转就好,”

    纳兰月痕又是开口请求到,只是这一次,他知道,这进入地嗊肯定是没有希望的了,只能够退而求其次,希望能够去那地嗊的入口看看。

    “那有什么好看的?一个光秃秃的洞罢了。”

    季柯并不觉得纳兰月痕滇濁议有多么的好,随口就否决了。

    再说了,那本来就是一个洞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至于那周围,季柯早就已经派人看守了起来,江湖人士早就已经进入了那地嗊中了,而那普通人,却是早就已经被封锁在了那地嗊的最外围一圈了。

    此时去看,除了一个洞口,还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我这不是好奇嘛。”纳兰月痕还是不放弃,继续游说着。“你看啊,上次我不是昏迷的出来的嘛,我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总得让我去看看那事发的地点吧?”

    “你也知道你是昏迷的出来的?那还有什么好看的。不看也罢。”

    这不提昏迷还好,一提,季柯更是不假思索的否决了。

    纳兰月痕此时真的是恨不得chou自己两巴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了吗!

    季柯一直不同意他出门,就是因为他受伤了,而他受伤的直接原因,可不是就是那地嗊?而且他还好死不死滇濁到了季柯之前最担心的事情,那不是自己找罪受是什么啊!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甚至有些怀疑,这一次受伤,是不是把脑袋也给摔坏了,怎么就这么蠢呢?

    “噗”

    季柯虽然一直在看书,可是都是注意着纳兰月痕的动静的,这会见纳兰月痕自己伸手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却是忍不住的笑了。

    “柯儿”

    纳兰月痕有些没好气的喊了一声。

    十足的小媳F样子。

    “得了得了,去换身衣F吧,咱们出去走走。”

    季柯放下手中的书,撑着手,从软榻上坐了起来。

    “哎哎哎,我这就去换衣F。”

    纳兰月痕生怕季柯反悔,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这后间跑,不一会,便换好了衣F,出来站到了季柯的面前。

    “我换好了,咱们走吧。”

    “走吧走吧。”

    季柯笑眯眯的起身,往外走着。

    纳兰月痕赶紧跟上,上前两步,一把就牵起了季柯的手,紧紧的握住。

    这手牵着了,可是别想他在放开了。

    季柯也是将手紧了紧,之前,失去了纳兰月痕的踪迹,让她知道了这人在她心中的重要X,这辈子,他纳兰月痕也是她季柯的人了,可是别想她会放手了。

    纳兰月痕也是感受到了季柯手上那稍微加重的力道,也是回应了季柯一下,嘴角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了。

    之前因为忌讳那地嗊,季柯特地将这院子的位置选的离那地嗊有些远的。

    季柯本来准备备车前去,可是纳兰月痕却是不肯,说是这伤势刚好,就是要好好的散散步,恢复恢复,哪里需要什么马车,于是两人,便手牵着手,慢悠悠的往那地嗊的入口走去。

    这些日子,因着那地嗊宝藏的消息,整个安和镇的人数,那可是剧增的。

    只是这会,那江湖上的人大多是进入了那地嗊的,所以,这街上,倒是有那么J分的冷清的。

    两人都不是那在意世俗人眼光的人,这手牵着走在街上,在众人的眼光中,也丝毫不觉得别扭,两只手,都还是紧紧的牵在一起的。

    这安和镇的人,都是些平凡的百姓,大多 是质朴的,这会见着这金童玉nv般的两人,只倒是哪家新婚燕尔的夫Q牵着手出来闲逛,到也没有多想。

    “不好啦不好啦!出人命啦!”

    本来有些喧哗的大街,却是因着这一声呼喊,出现了一瞬间的沉默,可是紧跟着这沉默而来的,却是更大的喧嚣。

    周围的都是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市井小民,此时听到了消息,却是一个个都往那出事的地方蜂拥而去了。

    这人都向着一个方向拥挤着,险些将季柯与纳兰月痕都给挤散了。

    纳兰月痕一把将季柯圈到了怀中,脚下J个使力,整个人便腾空而起,轻松的飞到了房顶之上,看着下面那还是蜂拥的人群。

    “咱们去看看热闹吧!”

    语气很是兴致BB。

    “去吧,”

    季柯也知道,这些日子,纳兰月痕确实是被憋坏了,也不继续阻止。

    她的人马,可是都在暗处保护着,想必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得到了季柯的应许,纳兰月痕哪里还会有丝毫的迟疑,抱着季柯,便顺着房顶,J个腾跃,往那热闹的中心赶去。

    两人因着是走的房顶,没有什么人阻拦,加之乃是用轻功赶路,竟然在众人之前到了这事发的地方。

    此时官府的人已经来了,将那尸T给围在了中间。

    季柯抬头看了看,却是发现,这处地方,可是离那地嗊的入口最近的一个街口了,再往前,便到了那封锁线了。

    这事情,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为之呢?

    两人也不下去,就站在了房顶上观看。

    那官府派来处事的,却是曾经远远的见过季柯一眼的,知道这不是他能够招惹的人物,当下就抛下了手上的事情,赶到了季柯所处的屋子,拱手行礼。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纳兰月痕虽然最近没有出来,可是从之前季柯的脸Se也是猜出来这事情,可能是有些什么在里面的,见这管事的过来了,便开口询问。

    “小的也是不知,听那禀告的人说,这人,是突然从天而降的,等他赶过来的时候,却是早就已经死绝了。”

    那管事的虽然不知道纳兰月痕的身份,可是看见了纳兰月痕那搂着季柯的手,也是猜到了纳兰月痕的身份不简单,当下也不敢怠慢。

    “可是知道死之人是谁?”

    从天而降?怕是被从某些地方,扔下来的吧。

    “这恕小的无能,暂时还没有查到这个人的身份。”

    管事的在下面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却是有些冷汗津津的,生怕这两个他根本惹不起的人,看他不顺眼。

    “你下去吧。”

    季柯却是看见了远处赶来的十一,便知道,这事情,十一怕是查到了什么了。

    “主子,这死之人,乃是之前第二波进入地嗊的人之一。”

    十一恭恭敬敬的来到季柯的身前,禀告道。

    “哦?那看守地嗊入口的人,可是看到此人出来?”

    季柯有些好奇的问道。

    啦啦啦啦啦~

    第三更~还会把今天的节C捡起来了t t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