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南下

    mon jan 19 19:00:00 cst 2015

    第九十五章南下

    这既然要已经说了要南下,该做的准备自然是不能够少的。

    这对外,季珂可是已经和纳兰月痕闹僵了的,自然是不能这般直接的一同南下。

    季珂用的理由自然是心情不好,所以南下去看看风景散散心,季威以为季珂还是在为林默然的事情伤心,也没有多加的阻拦,直接就同意了。

    至于纳兰月痕到底要用什么理由来跟上她,就不是她该伤脑筋的事情了。

    出发的前一天,纳兰麟却是找上了门来。

    当初他信誓旦旦的答应季珂,一定会将林默然的尸T找到,可是这些日子来,却是根本就一无所获的。

    等他好不容易回到府中休息,却是听到了季珂要南下的消息。

    当下,他就坐不住了,直接就往季珂的院子来。

    季珂对于这纳兰麟,倒也是不讨厌的,自然也不会拒绝见面。

    但是乍一看到纳兰麟,却着实让季珂大大的吃惊了一番。

    季珂印象中的纳兰麟,虽然风采不及纳兰月痕,可是到底也是一个翩翩佳公子,J日不见,却是眼睛布满血丝,下巴上面胡子丛生,哪里还有什么佳公子的模样。

    “你,不必如此的。”季珂轻轻滇澗了一口气,她自然清楚,这纳兰麟会弄成今日这番模样,到底是因为什么。

    可是有些事情,确实是不适合告诉纳兰麟的,倒也不是说不信任纳兰麟,只能说,这信任,跟纳兰月痕一比,却是差了不少的。

    而且,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对于纳兰麟来说,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答应过你的。”纳兰麟的声音,也因为多日的辛劳,变得沙哑了许多。

    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很是琇愧的看着季珂。

    都怪他没用,这么些日子以来,都没有寻找到林默然的尸T。

    想必,季珂也是对他失望至极的吧。

    纳兰麟的头低了低,却是有些无言面对季珂了。

    其实今日来寻季珂,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听到季珂要南下的消息时,他的身T本能的就往外冲了,根本就没来得及细细的思考。

    季珂没有说什么,这林默然根本就没有死,自然,纳兰麟是寻不到尸T的。

    至于林默然到底去了哪里,却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的。

    此次南下,也跟林默然的事情有关。

    豹子蹲在季珂脚边,睡的醉生梦死。

    整个屋子都安静的很,豹子那很有规律的呼噜声倒是显得格外的明显起来。

    “若是没事,便回吧。”季珂是知道纳兰麟的想法的,只是她心中既然已经有了一个纳兰月痕,自然就不会跟别的人再有过多的牵扯。

    本就没有可能的事情,何必再给人期望?

    纳兰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在看到季珂那淡漠的模样时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再仔细的瞧了季珂一眼,纳兰麟也没有淤过多的停留,起身告辞离去。

    他纳兰麟也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季珂是什么意思。

    可是以前他自知没有希望,所以也不往前凑。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也很是不理解纳兰月痕为何要把林默然的事情弄成这般,明明还有别的方法的。

    可是纳兰月痕偏偏就住择了这最为极端的方法。

    他和季珂之间的茅盾,已经达到了一个空前巨大的地步。

    这,是不是说,他,也有了那么一点微弱的可能呢?

    纳兰麟其实是有些讨厌现在的自己的。

    竟然为季珂与纳兰月痕之间那不可调停的茅盾有了那么一丝的庆幸。

    纳兰麟出了季珂的屋子,却是又停下了步子,回头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季珂的方向,伸手敲了敲自己有些迷糊的脑袋。

    一定是他近日太累了,才会有那般千不该万不该有的想法吧。

    “主子,他已经走了,不过”琴在纳兰麟离开后便进屋了,她在暗处,纳兰麟脸上的纠结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这会Yu言又止,倒是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要告与主子知晓。

    “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吗?”季珂也没问琴到底之前是想说什么,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挑明的好。

    “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只是近日天气炎热,这豹子的食物,怕是”

    豹子在经过一番撒娇取闹之后,成功的让季珂也带上了它南下。

    本来在睡觉的豹子,这会却是听到了它的名字,耳朵轻轻的扑愣了一下,却是睁开了眼睛,盯着琴。

    季珂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豹子的这一系列变化,心里有些好笑。

    本来南下是不准备带着豹子的,可是这次要办的事情还是有些棘手的,带上豹子,说不定能够起一些特殊的作用。

    “它呀?就让它自己去找吃的好啊了。”季珂拍了拍豹子的头,开玩笑到。

    为了保持豹子的野X,季珂都是用生R来喂养豹子的,这般炎热滇濎气,怕是用不了半天R便坏了,自然是不方便的带的。

    至于带活着的牲畜上路,那更是不方便的很。

    可是这一路上,若是休息的地方恰巧不是城镇,豹子的吃饭问题,自然就是一个困扰了。

    豹子讨好的蹭了蹭季珂的脚,虽然它不是没本事狩猎,可是这能够省力气,自然是要省着力气睡觉的呀。

    季珂却是不为所动。

    “你是要呆在家里呢,还是乖乖的自己狩猎?”轻轻的拍了拍豹子的头,季珂笑眯眯的问。

    她可是民主的很,即使豹子只是一只豹子,她还是给它选择的权利。

    “呜呜”

    豹子自然知道季珂是说到做到的,当下很是委屈的呜咽了一声,两只前爪往上伸了伸,大大的脑袋往下低了一下,用两只爪子捂住了眼睛,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琴在一旁看的捂着嘴直笑。

    要知道,这豹子平日里可是个蛮横的主。

    这院子外面的人光是看到它那庞大的身躯就已经被吓得远远的躲开了,哪里还敢招惹?

    至于这院子里的人,虽然不怕它,可是若是有个什么事没顺了它的心意,那就做好随时被一只巨大的猛兽撕扯衣F的觉悟吧。

    所以,这豹子,可以说在这院子中是一个绝对蛮横的主,能够制得住豹子的,也就只有季柯一人罢了。

    至于纳兰月痕,这豹子,也是丝毫不怵的。

    只是它作为动物的直觉,也是告诉他,纳兰月痕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是以也轻易不会去招惹纳兰月痕。

    季柯在一旁看得心里也是好笑的不行,扫了一眼豹子肚子上那近日由于缺乏运动而显得有些肥的肚子,季柯还是收回了自己之前的那一点可怜之心。

    这豹子,最近也着实是懒得不行了,若是再不好好的锻炼锻炼,怕是走出去,人家都还以为只是一只大猫了呢。

    等到了出发的日子,季柯什么都没说,便要上了马车,准备直接出发。

    倒是琴站在马车身侧,有些迟疑。

    季柯对于这一直照顾她的琴,自然也是放在心里的,见她那迟疑的模样,便开口问了句。

    “是忘了什么吗?”

    琴有些不好意思的又往一个方向看了看,听到季柯的询问,却是低头笑了笑。

    “没有,没有什么遗忘的。”

    季柯也是往琴看的方向看去,却是见纳兰月痕骑着马,正从远处,疾驰而来。

    都这样了,季柯哪里还会不明白,琴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这群人也真是,难道她季柯还怕嫁不出去不成,一个个都那么的担心她和纳兰月痕之间的事情,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虽然她没有告知纳兰月痕她出发的日子,但是以纳兰月痕的本事,自然是会知道的。

    眼下两人的关系还是决裂的,而且这可是外面,别人的眉目众多,季柯也不说什么,直接便上了马车。

    等纳兰月痕赶过来的时候,季柯的身影早就已经被马车给遮得严严实实的。

    “柯儿,我陪你一道南下。”

    纳兰月痕却是装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下了马,就要往马车中钻。

    “王爷还请自重。”

    琴伸手拦住了纳兰月痕,心里却是好笑的紧。

    看来这王爷,是准备将无赖进行到底了。

    纳兰月痕身手很是不错,一个侧身,就闪过了琴的阻拦,琴也没有继续上前,因为她知道,这前面可是还有十一的。

    果然。

    “给本王让开!”

    纳兰月痕有些恼怒的看着眼前那不识相拦在马车门口的十一。

    “王爷还请不要为难属下。”

    十一不卑不亢的说,那拦着马车门口的手却是没有丝毫放下的意思。

    季柯一直都在马车内,似是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的闹剧一般,整个身子,斜斜的靠在豹子身上,暖呼呼的。

    豹子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耳朵扑棱棱了J下,却是瘪了下来,似乎是嫌弃外面的吵闹,想要将耳朵捂住一般。

    “出发吧。”

    季柯淡定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

    “是。”

    十一立马应了一声,也不理睬纳兰月痕正在马车前,直接架了车就走。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