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南方动乱

    sat jan 17 21:12:15 cst 2015

    第九十四章 南方动乱

    十一自然是知道,纳兰月痕这般着急是要去哪里的,无奈的撇了撇嘴角,认命的上前J步,来到床榻前,将一个枕头塞到了被子中,再好好的收拾了一下,做出一副有人躺着的样子。

    随后,便将门窗关好,守到了门口,这王爷可是身子不适,需要好好的休息的,哪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探视的。

    纳兰月痕出了那庭院,便向着季柯的院子飞去,只是这一路上也是小心谨慎,生怕被别人给看到了,毕竟,这明面上,季柯可是已经与他彻底的决裂了,若是被人看了去,怕是又要生出一些事端来。

    之前纳兰月痕在门口的那一番吵闹季總愒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她也是懒得去管,就看看这纳兰月痕到底要怎么去解决。

    在听了琴的传话后,季柯却是忍不住的嘴角勾起了笑容。

    “你是说,他一个堂堂的王爷,竟然不顾颜面,在你们面前那般的伤心?”

    季柯光是想想纳兰月痕那装出的模样,就是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笑。

    虽然一直都知道,这纳兰月痕的X子,本来就是不会在意这外人是怎么评论他的,可是到底这以前传言中的逍遥王爷可是跟之前在她院子门口那哭闹的相去甚远的。

    “可不是吗,主子你是不知道,当时奴婢忍着笑,是有多么的辛苦呢。”

    琴捂着嘴,却是已经笑开了。

    这季柯对于下人,一般是不会有太多的约束的,更不说,这琴可是季柯的心腹,自然是不会在意这礼节的问题。

    “哟,这是背着我在说我的坏话呢!”

    季柯的院子是没有外人的,而那防守的人也是知道,这纳兰月痕的地位,根本不会阻拦,是以,纳兰月痕进出这季柯的院子是十分的方便的。

    可是这才进院子没多久,就是听到了琴的笑声,这哪里还能够忍得住,直接出声想要揶揄J句。

    琴敢在这季柯的面前露出一下本X,在纳兰月痕的面前,却也是知道该守礼的,低下头,退到了季柯的身边,不再言语。

    “怎么,你这王爷还说不得了?”

    季柯斜斜的看了纳兰月痕一眼,这人之前瞒着她G的好事,她可是还没有跟他好好的算账呢,这到了她的院子里,竟然还给她装模作样起来了。

    “哪里哪里,我们柯儿随便想说我什么就是什么。”

    纳兰月痕哪里敢反驳季柯的话,一把将那占了离季總愵近凳子的豹子丢了出去,笑嘻嘻的靠着季總慀下。

    “吼!”

    被扔到一边的豹子冲着纳兰月痕吼了一声,可是到底对于纳兰月痕还是有些怵的,不敢对纳兰月痕动口。

    踩着步子,很是委屈的走到季柯的身边,蹭了蹭季柯的腿,“喵~”

    “喵什么喵,你是豹子!”

    纳兰月痕最是看不得这豹子装N,也不看看自己那T型,还这么喵喵的叫,真是不知琇!

    现在的豹子可早就不是之前那只比猫大不了多少的T型了,在季柯的鏡心喂养之下,已然是成年的T型了,若是站起来的话,比之一个成男的男子也是不小的。

    加上季柯为了不让豹子丧失野X,时不时的就会带着它去山上遛一遛,所以这豹子身形线条很是流畅。

    只是这到了季柯这里,再凶猛的豹子,都是乖的跟猫咪一样。

    季柯伸手顺了顺蔼子的mao,也不搭理纳兰月痕。

    琴却是在一旁憋笑憋得有些内伤了,这王爷也真是的,跟一只豹子都会置气!

    “听说,这南边出事了?”

    季柯心下也是觉得这纳兰月痕着实是有些好笑的,可是她也清楚,纳兰月痕会这般其实都是因为他。

    今日纳兰月痕既然找来了,那自然是要谈谈正事的。

    “是的,南方送到嗊中的密报,说是突然出现了一批匪盗,抢劫了大批的粮C。”

    纳兰月痕自然是不会惊讶季柯能够知道那些根本就没有传开的消息的,相处了这么久,纳兰月痕比任何人都清楚,季柯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

    所以,也没有丝毫的隐瞒,直接就将今日才从纳兰澈口中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季柯。

    其实今日会来找季柯,也是跟这件事情有关的,就算是季柯不提,纳兰月痕也会自己提出来的。

    季柯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匪盗,在这关头,突然出现匪盗,怕是不会这么简单的。

    “纳兰澈怎么说?”

    这当着纳兰澈的面,季總愒然是不会直接的称呼纳兰澈的名字的,毕竟再怎么说,这纳兰澈也是目前赤炎国的皇帝的。

    但是这S下里,季柯ai怎么称呼,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纳兰月痕也不是这拘小节的人,他其实心里也清楚,季柯其实根本就没有将那所谓的皇权至上放在心里,是以也不计较这季柯的称呼问题。

    “准备派人去好好 的查看一番,这匪盗,出现的时机也太巧合了。”

    虽然知道这匪盗出现的过于巧合,可是现在纳兰澈才坐上皇位,这京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若是贸然的就对那南方的事情下结论,也是很不妥当的,只能够先派信的过的人去好好的查看之后,再做决定。

    季柯顺了顺蔼子的mao,并没有接话。

    这该做的事情她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这与她无关的事情,自然是不会闲的去cha手的。

    当然,不cha手不代表季柯就不会去在意这南方的事情,知道的多一些,总归是不会错的。

    “柯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纳兰月痕见季柯这模样,就知道季柯肯定知道些什么。

    既然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了,纳兰月痕自然也不会说些弯弯道道来打探消息,倒不如这般直接的问。

    “听闻,那匪盗很是训练有素呢。”

    季柯看似不在意的说了这么一句。

    “训练有素”

    纳兰月痕却是坐在那里思考了起来,这事情,本来就是透露着诡异的。

    南方本来一直都是很安定,从来不曾听说过有大批的盗匪抢劫粮C的事情出现,可是在这纳兰澈才坐上皇位的时候却是突然的冒出了这事情,是个人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些什么的。

    季柯的消息,却是比他们知道的详细了不少。

    虽然季柯也没说什么,可是两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是知道,季柯说的是什么意思的。

    看来,这某些人是有些按捺不住了呢。

    “我准备南下。”

    纳兰月痕知道这事情,也是马虎不得的,既然他选择了帮助纳兰澈登上了那位置,自然也要帮助他将那位子坐的稳当一些才是。

    眼下纳兰麟一心都扑在了找寻林默然的事情上,别的事情他肯定是不会理睬的。

    而丞相那一党派的人,也着实是信不过的。

    眼下,他也是没什么事情,自然就是那南下的最佳人选。

    林默然的事情,其实倒也是不能够怪纳兰月痕不告诉纳兰麟,毕竟,那关乎神物,很多人在那神物的面前,根本就不能够很好的保持住本心,所以,与其说出来考验人心,倒不如,直接谁也不说。

    是以,这林默然的事情,说起来,只有季柯,纳兰月痕,与季柯的那J个心腹知道事情的真相。

    今日,就算是季柯没有告诉他那个消息,纳兰月痕也是早就做好了南下的准备的。

    特意到季府上来,不过是想要劝说季柯与他一同南下罢了。

    “柯儿,听闻那江南的水乡,很是不一般呢。”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看着季柯,眼颔期待。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呢,之前与季柯出去,都是急忙忙的为事情奔走。

    但是此事,却是只需要将事情查清楚,将消息递回来就好,其余的时候,倒是可以好好的游山玩水一番的。

    季柯哪里会不清楚这纳兰月痕是打的什么主意,只是略一思考,便点了点头。

    这林默然的事情,虽然表面上看来,是就这脺麾决了,可是这也是只能够瞒得住一时,毕竟,若是找不到那神物的残肢,有些人,怕是不会这么简单的罢休的。

    至于林默然的尸T,季柯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准备。

    只是这事情才过去没J天,还是需要好好的布置一番才是。

    此次南下,倒是可以好好的将一些事情理一理了。

    “那可是说定了!”

    纳兰月痕着实是开心的不行,之前好J次他邀请季柯出门游玩,季柯可是都直截了当的拒绝了的,这一次他本来是做好了季柯拒绝,然后他死P赖脸的求着的准备了。

    眼下季柯直接答应了,着实让纳兰月痕愣了那么一下。

    但是很快的,他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完全没有一丝一毫隐瞒自己情绪的意思。

    坐下地上的豹子却是突然起身,有些不满的看着纳兰月痕。

    “吼!”

    这都南下了,谁陪它玩呀!

    琴却是在一旁,将头低的更下了,下次她应该学乖些,这王爷进来,她就应该出去的,不然这憋得着实是有些难受啊。

    作者君在火车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