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从长计议

    fri jan 16 20:00:00 cst 2015

    第九十三章 从长计议

    沐晨坐在书桌之后,眸SeY沉不定,时不时的还闪过那么J丝Y狠的光芒。

    那报信之人,就静静的跪在书桌前不远处,此时颤颤巍巍的低着头,也是不敢再多言语。

    这主子自然是有自己的决议的,他一个下人,自然是多cha嘴不得。

    “此时容我再好好的计较一番,你先下去吧。”

    沐晨挥了挥手,示意那人下去。

    那人领命,低着头,恭敬的倒退到了门边,才转身出了去,轻手轻脚的合上了门。

    内室空无一人,就是那烛火,也因为门窗紧闭而没有一丝的波动。

    半晌,坐在椅子上的沐晨才又重新有了动作。

    沐晨若有所思的起身,来到了书桌正对的一面等身屏风前。

    这屏风乍一看着实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可是既然沐晨会盯着这看,自然是有其中的道理。

    伸手,轻轻的推动了一下屏风的扇面,那屏风竟然就那般轻巧的旋转了一圈,露出了这一直隐藏在背后的画面。

    一白衣nv子,安然坐于桌后,手中长琴微微倾斜,若是不看那眉眼,自然以为只是哪家闺中的寻常nv子罢了。

    可是若是注意到了那眉眼,就不会再这般去想。

    nv子的眼眸明亮,静静的望着前方,可是那飞扬的发,那高扬的眉,无一不显示了nv子那不一般的X子。

    若是之前跟随沐晨去过赤炎的仆人见了,怕是会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这分明,就是那季威将军府的季柯季小姐!

    这沐晨,对一般的nv子都是轻佻调戏的,断然是不会有丝毫的认真。

    可是这季柯不同,回国这么久的日子,那季柯的模样,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沐晨的脑中淡去,反而,想那被埋藏在土地中的上等佳酿一般,在世间的长流中,越演越烈。

    沐晨知道,他是对这季柯有兴趣的。

    不过,若是对那般惊采绝艳的nv子没了兴趣,那才是大大的奇怪呢。

    所以,这沐晨不但没有想方设法的将季柯的容貌从他的脑海中抹去,甚至还亲手做了眼前的这副画。

    在他看来,这赤炎国迟早会是他的囊中之物,更别说,这么一个nv子了。

    “季柯,看来,咱们见面的日子,也是不远了。”

    沐晨伸手,轻轻的抚上了那画中nv子的脸,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若是季柯知道,自己的画像竟然被这般危险的人物这般的调戏,怕是也不能够冷静下来。

    “小柯儿,这都这么些日子了,你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纳兰月痕很少伤心的站在季柯的院子外,很是悲怆的念叨着,那伤心的模样,就是连那路过的仆F丫鬟也是忍不住的嗅澺。

    可是那守在院子门口的十一却是不肯退让半分的。

    “王爷,您还是请回吧。”

    远远的从院子中走出一个丫鬟,只是很普通的丫鬟打扮,但是那周身的气度,却是让人不敢轻易的将她只是简单的当作是一个丫鬟来看到。

    这,正是伺候在季柯身边的丫鬟琴。

    “你们小姐,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纳兰月痕很是悲怆的看着琴,还不停的往院子里面张望,希望能够见到那朝思暮想的人儿的模样。

    可是那院子中,清净的就是连一个路过的小厮都没有。

    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丝毫的响动。

    “王爷还是请回吧。”

    琴是季柯的心腹,自然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的,只是这将军府,说白了,也是少不了有外人的眼线的,所以,这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齐的。

    “柯儿到底要怎般才肯原谅我。”纳兰月痕随手就摘下了挂在腰间的玉佩,递到了琴的手中。

    那玉佩一看就不是凡品,可是此时,却被纳兰月痕用来讨好一个下人。

    琴哪里会不知道,这是纳兰月痕要给自家的小姐传递信号,漫不经心的将那玉佩收了。

    “王爷,并不是奴婢不想帮您,只是这事情,您着实是伤了我家小姐的心,小姐至今还卧床不愿起身,她说她说”说到这里,琴却是有些踌躇起来,似是不知,这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应该说。

    “你家小姐说什么!”

    纳兰月痕紧张的追问到,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这王爷,奴婢不知道,这下面的话,到底是该讲不该讲。”

    琴还是有些迟疑。

    “你快些告诉我吧!”

    纳兰月痕一脸的焦急。

    “小姐说,说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琴将心一横,直接就将小姐的话说了出来。

    这不远处那些路过的仆F,也是赶紧低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快快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纳兰月痕那本来还有些期待的脸,一蟼愑就暗淡了下来。

    “她,她真的这么说吗?”

    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的不可置信。

    “王爷,您以后,还是不要来了吧。”

    琴的回答,就相当于是认同了纳兰月痕的话。

    纳兰月痕有些受不得这打击,整个人都酿跄了一下,若不是十一伸手搀扶了一下,此时怕是已经跌到在地了。

    琴J不可察的摇了摇头,轻轻滇澗了口气,转身就往院子中走。

    纳兰月痕的目光,紧紧的望着那院子中,希望那心中牵挂的人,会带着笑,慢慢的朝他走来。

    可是到底,什么都没有等来。

    也不知等了多久,纳兰月痕忽然看见了季柯的衣角。

    “柯儿!”

    这边说着,边要往院子里冲,可是这十一哪里会肯,身上就拦住了纳兰月痕。

    “王爷,你看花眼了,我家小姐,并没有出来。”

    这明眼的人,都知道,这院子中别说是季柯的身影,就是那鸟兽,都不曾有一只的。

    “不,柯儿原谅我了,柯儿出来看我了!”

    纳兰月痕却是不肯信,还是要往里冲。

    此时的纳兰月痕发梢凌乱,就是那本来整齐的衣角,也因为跟十一的多番牵扯,变得凌乱了。

    这样子出去,怕是别人都快要认不出,这就是那传言中肆意潇洒的逍遥王爷了。

    “王爷,你放弃吧,我家小姐的X子您还不清楚吗?她说了不见你,就不会见你的。”

    十一也是狠了狠心,直接将这逾越的话说了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纳兰月痕喃喃的念叨着,可是这说着说着整个人却是一蟼愑失去了所有的气力,一蟼愑晕倒了过去。

    “王爷!”十一惊呼,飞快的招呼下人,将纳兰月痕给送去了旁边的院子。

    “王爷这是气急攻心,只是需要好好的静养,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将军府的大夫,很快就给纳兰月痕看完了身子,并无什么大碍,“只是现在王爷的身子有些虚,不宜见风,若是可以的话,还是不要移动的好。”

    捋了捋那长长的胡须,谢绝了十一要送出去的意思,老神医慢悠悠的往外走去。

    “将军,这”

    十一有些迟疑的看了看闻讯赶来的季威,这到底是将军府,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季威来做主的。

    之前的事情,季威也是目睹了全部的过程的,自然也是清楚,这一切,其实都是因为他的nv儿季柯引起的。

    “那就差人去王府通知一声,这王爷,还是在府上好好的修养修养才是。”

    虽然季威知道现在他nv儿很是不待见这纳兰月痕,可是纳兰月痕的身份地位到底是在那里摆着,总不能够就这般直接的赶了出去。

    季威摇了摇头,摆了摆手,示意这不相G的人等都退了下去才是。

    等丫鬟小厮等退下之后,季威皱了皱眉,看了看那躺在床上的纳兰月痕,在看了看垂首站在一旁的十一。

    “季柯知道这事情了吗?”

    “小姐吩咐过,这以后有逍遥王爷的事情,一并不要禀告”

    十一恭敬的将季柯的话告与了季威知晓。

    季威轻轻滇澗了一口气,到底季柯是自己的nv儿,今日,这事情会弄成这样,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罢了罢了,这小辈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也没有做多余的停留,季威便离开了。

    待这屋子安静了下来,那本来昏迷的纳兰月痕却是睁开了眼睛,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十一放佛早就知道了一般,没有丝毫的诧异。

    “柯儿呢?”

    其实纳兰月痕哪里会晕倒,之前的一番作为,不过是给某些人看的罢了。

    这事情,季柯的心腹,比如琴,比如十一,可都是再清楚不过了。

    “小姐在房中候着,说是王爷将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再去寻她。”

    十一伸手煣了煣自己的脸,之前那一番表演,也着实是有些为难他了,不过这可是季柯的吩咐,他是不会有丝毫的反抗的。

    “那这就J给你了。”

    纳兰月痕蹭的从床上坐起,飞快的穿上了鞋子,这话的尾音还没消散,人影已经在这屋子中消失不见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