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挟天子以令天下

    mon dec 29 18:00:00 cst 2014

    第七十四章:挟天子以令天下

    季柯看着双眼无神的季轩凝,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接下来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对着身边的琴说道:“把季轩凝带下去,纳兰要,跟着我们走。”

    看着琴投向自己不解的眼神,季柯解释的说道:“不管怎么说,季轩凝都是我的MM,所以,我不能杀了他,我想,后半生,他会在孤独和悔恨中度过吧。”

    看着纳兰要惊恐的眼神,季柯冰冷的声音道;“六皇子,别啊,现在只是小把戏而已,一会儿,还有好戏上演呢,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事情就吓得晕倒了,这样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没得玩了,你说是不是?”

    此时的季柯在纳兰要看来,完全就是一个恶魔,一个nv人能够拥有这样的气势,能够有着掌握天下的双眼,纳兰要对季柯,真是又怕又ai啊,只是盼望着,一会儿见到的父皇的时候,千万不要发生什么意外,要不然的话,自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不过,一会儿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让父皇把季柯赐给自己,哪怕让季總愽皇后也行,这样不但稳固了将军府的地位,让他们对自己死心塌地,另一边,也满足了自己的SYu,能够遇到这样的辣nv子,可是不好找到的,就算你是皇叔的nv人又怎么样,我皇弟的nv人我都玩了,更别说皇叔的nv人了,纳兰要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可是却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事情,让他没有了一点的自由

    “奉天承铀,皇帝诏曰,纳兰澈和纳兰麟弑父罪名成立,现赐予一死,死之前会给你们一个辩解的机会。”当大牢里面的纳兰麟和纳兰澈得到这道圣旨的时候,四目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凌厉的肃杀,看来,这次父皇一定是要他们死了。

    “你害怕吗?∑冡黑的牢笼里面,纳兰麟冒出这样的一句话。

    “我不怕,我有什么还害怕的,你也不要害怕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所以,既然我们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到时候,不管父皇怎么说,我们一会儿不是一个可以辩解的机会吗,只要我们能够抓到这次机会,那么,什么事情都会迎刃而解。”或许纳兰澈现在还在想着皇帝是一时的糊涂,能够放他们一条生路。

    “呵呵,不说别的,你自己觉得可能吗,既然父皇已经这样说了,你觉得我们还有可以辩解的机会吗,所谓辩解的机会,只是用来告诉外面那些蠢货听得只是向他们展示父皇的英明神武,就连自己的儿子,也给一个机会,也给一个可以妥罪的机会,但是,你真的认为父皇会放过我们吗,不可能的,你就别想了,一直以来我认为我是Y稚的,没想到,你比我还Y稚。”纳兰麟不留情面的话语让纳兰澈身形一顿,是啊,自己果然想的都太美好了吗,以为父皇这一切做的只是诱敌深入,以为父皇做的一切只是引诱敌人,可是,当纳兰麟这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纳兰澈才感觉自己多么的可笑。

    “好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着皇叔和季柯的消息,我想,皇叔和季柯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纳兰麟只有把一切的希望都托付于纳兰月痕和季柯。

    看到纳兰麟这么相信季柯,想到那天两人的J谈,纳兰澈不禁有了打趣的兴致说道:“你先子啊还对季柯念念不忘吗,你难道没有看到季柯已经和皇叔已经有了感情吗?”

    “我没有念念不忘,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有什么希望,可是我就想看着季柯幸福,只要季柯能够幸福,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况且,皇叔那么喜欢季柯,我相信,他一定会好好的对季柯的,一定不比我少于对季柯的ai。”纳兰麟的话在纳兰澈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要知道身为皇子的他们是那么的骄傲,以前他们就是不能得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得到,现在听到纳兰麟这样说,不免有些怀疑,纳兰麟难道是真的放下对季柯的想法了吗,还是因为皇叔的原因,不得不放下?

    仿佛是看出哥哥的担忧,纳兰麟笑了,那笑容包颔了太多太多了,纳兰麟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和皇叔闹翻的,毕竟,这么多年以来,皇叔对我们就像兄弟一样 ,皇叔对我们的好,我不是不知道,如若季柯喜欢的是我的话,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放手的,但是现在季柯喜欢的是皇叔,我不想看到季柯伤心的神Se,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对皇叔有任何的看法,还有,现在我们的处境也不得不B我放下暂时的儿nv情长,哥哥,等到你登基以后,放我去流L好吗?”纳兰麟想要去看看外面多彩的世界,想要自由自在的过完下半辈子,虽然知道放弃这些并不容易,但是,纳兰麟已经厌倦了这些你争我斗,已经厌倦了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

    听着纳兰麟的话,纳兰澈知道纳兰麟担心的是什么,担心的是他以后会像父皇那样对待皇叔,但是纳兰麟不知道的是,他永远不会,因为知道纳兰麟生X逍遥,根本不在乎什么功名利禄的,要不然的话,他们兄弟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感情了。

    “放心吧,只要今天的事情能够成功,你想要去哪里都可以,我都让你去,但是你要记得,这里始终是你的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的,你知道我们从小到大的关系,你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那种一般人可以懂得的,但是如若是你想要的自由,我便给你,我便让你自由,因为我过不了那种生活,所以,这一切,只有让你替我去T验,只有让你替我去尝试那些百姓的苦了。”纳兰澈心系天下,绝对不会放弃这些天下百姓而不管不顾。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纳兰麟本以为哥哥会阻拦,因为刚开始新帝登基的时候难免会遇到各种情况,这时候就需要有人撑腰了,纳兰麟虽然说不上什么政治大臣,但是,从小的经验也可以让他助纳兰澈一臂之力的,但是现在,纳兰澈竟然愿意放自己走,纳兰麟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你我兄弟,何须言谢,我相信,等到你站在我位置的时候,你会簢做相同用的事情的,好了,我们现在要去见我们的父皇了。”纳兰澈笑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让皇帝消除对他们的戒心,而现在眼下的机会,就是最后一搏了,既然是最后一搏,那么,他们就要把握好机会。

    “参见父皇。”C堂上,纳兰麟和纳兰澈身穿囚犯的衣F,但是那囚犯的衣F并不掩盖他们本来的风华,反而更加增添了一种Se彩。

    皇帝看着两个儿子,眼中有着愧疚,虽然一开始和他们的故意亲近只是为了保全纳兰要,但是自从知道了这两个儿子并不输于纳兰要,甚至比纳兰要还要强大的时候,皇帝就后悔了,但是现在的事情不允许他们后悔,因为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算皇帝现在后悔,纳兰要也不会后悔,就这么看着倒手的鸭子飞了,是任何人都忍受不来的,更别说是纳兰要了,况且皇帝本来对纳兰要心中就有愧疚,所以,就算后悔,这种事情也只有于心中后悔了。

    “纳兰澈,纳兰麟,你们竟然胆敢弑父,你们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子,本皇不这么轻判你们,我就等着你们的话,你们说,是不是这一切的开始就是你们从背后C作的。”皇帝老气龙钟的声音停在两人耳朵里面是那样的刺耳,心情是那样的悲凉,父皇啊父皇,为了帮助你最ai的nv人的孩子,你竟然这样狠心伤害我们,你怎么忍心,枉费我们一直以来把你当做最ai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到我们,怎么可以?

    “父皇,既然你说了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可知父皇可有什么证据,如果这一切是我们做的,那么,我们怎么会让我们的母后帮你挡剑,怎么会让我的母后置于危险之地,而你呢,父皇,在这段时间你做了什么,你囚禁了我们的母后,就在母后帮你挡剑的时候,你竟然就这样把他囚禁,就在我们担心你的时候,你就这样给我们一个弑父的罪名,父皇,虎毒不食子,你何其忍心?”想到母后现在肯定还被囚禁,不知道过着怎么样水深火热的日子,纳兰麟的话,有些冒上的意思。

    “皇上,臣举得,他们说的话是对的,您那天本来已经处决了刺杀你的人,现在又以这样的罪名逮捕他们,别说两位皇子不明白,就说我季威也不明白,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单丝纳兰澈仁怀天下,还望皇上三思。”冒着犯上的风险,季威上前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