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真相

    thu dec 25 20:00:00 cst 2014

    第七十一章:真相

    “现在的情况是他已经要你们死了,现在的情况不由得你们徘徊,如果你要在这个时候继续徘徊的话,那么,死的不是你自己一个人,你自己想把。”看着现在还在犹豫不决的两人,季柯烦躁的扔下一句话,就沉默了。

    纳兰澈考虑了一会儿,道:“我同意你们的意见,但是,你要让我知道一件事情,为什么父皇会突然这么做,为什么父皇一开始的时候要隐藏的这么深,我记得,纳兰要的母妃在纳兰要刚出生没多久就过世了,我想要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果然是在皇嗊长大的孩子,对这件事情特别的敏感,知道纳兰要的母亲并不是自然的死亡,如果是自然的死亡的话,皇帝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也不会以前对纳兰要不管不顾,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么,就是纳兰要的母亲是被人陷害的,而那个人,最大的可能就是

    纳兰月痕叹了口气,想到自己查明的真相,对着两个人缓缓说道:“其实,皇兄一直对纳兰要的母亲情有独钟,我查到在你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纳兰要的母亲就已经是后嗊专宠了,那真是万千宠ai集于一身。”

    听到这些,两人有些明白了,看来,父皇一开始的时候,就住择了纳兰要,不为别的,只是纳兰要是他和那个nv人的孩子,但是,这关他们两个人什么事情,就算是母后,又怎么样两个人心中,就已经猜到了答案,能够让父皇这么宠ai的nv子悄无声息的死去,那么,凶手只有一个,就是他们的母后了。

    看着两人猜到结果的样子,纳兰月痕艰难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后嗊本就是尔虞我诈,而皇兄要做的就是安抚好后嗊的人,但是因为皇嫂从小就坐大自己,一直以来,纳兰月痕都不愿意相信皇嫂是那样的人。

    “二十年前,在你们刚出生没多久,纳兰要就出生了,明明你们才是名正言顺的皇后之子,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但是,那时候皇兄因为纳兰要的母亲是他最ai的人,所以,再一次不小心中,告诉了皇嫂以后要立纳兰要为太子,那时候的皇嫂一定是愤怒的吧,守着一个偌大的皇嗊不说,而且,枕边人还是ai着别人的人,我想,那时候的皇嫂一定是为了你们的以后,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在纳兰要刚足月的时候,皇嫂就趁皇兄不在皇嗊的时候,鹤顶红一瓶,赐死了纳兰要的母亲。”身为皇帝,纳兰月痕想皇兄肯定是痛苦的,不能和自己最ai的人长相厮守,不能够专属的宠ai一个人

    “可是,父皇回来以后,就这样息事宁人了吗?难道,父皇的ai也是假的吗,如果是真ai,父皇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纳兰麟想,如果父皇真的ai那个nv人的话,母后都已经这样做了,他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还让母后在嗊中安心这么多年?

    “你以为皇兄不愤怒吗,但是皇兄身为皇上,皇嫂是一国之母,在说,那些大臣早就对纳兰要的母亲霸占君宠不满好久了,你说,那些大臣怎么会让皇兄对付皇嫂呢,后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纳兰月痕想,那时候皇兄就存了这样的心思吧,你犯下的错,我一定要让你的儿子帮你承担,可是,皇兄究竟有没有为这江山社稷想过,纳兰要,会是明君吗?

    “纳兰要呢,斩C要除根,母后就这样放过纳兰要了?”在他们看来,斩C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如果当初纳兰要也不存在的话,那么,现在的一切事情都不可能发生,母后也肯定能够想到,父皇这么宠ai纳兰要的母亲,他们的儿子,怎么能够不ai?

    “那件事情发生以后,皇兄好像就是怕有人在对付纳兰要,从那以后就开始刻意的避开纳兰要,从来不去见纳兰要,外人看来的是纳兰要因为母亲没有了,所以皇兄也不ai了,或许是在想是不是皇兄怕见到纳兰要的时候,就想起那个nv人,但是后来,就在纳兰要十岁的时候,皇兄才开始慢慢的和纳兰要接近,至于皇嫂刚开始就没有想着对付纳兰要,因为皇嫂毕竟不是狠心之人,大人之间的过错,为什么要波及到孩子身上,何况,纳兰要那时候也只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子,和你们差不多的年纪,你说,他怎么忍心?”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纳兰月痕整个人都是平静的,或许是早就让自己接受了这样一般,所以,纳兰月痕没有太大的感情,皇兄和他说过他们父皇那一辈的ai恨情仇,那种尔虞我诈早就在纳兰月痕心中种下了种子。

    “当父皇接近纳兰要的时候,母后难道就没有感觉到什么吗,还有,那些母后的母族难道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纳兰澈不相信那些老狐狸会不知道这其中必有什么原因。

    想到那群人,纳兰月痕冷笑道:“你以为那些人会拿真心对你,那些人就像墙头C一样,风往哪吹往哪倒的,你指望着就因为一个纳兰要去对付皇兄,你说,他们敢吗?在说,那个时候的纳兰要T弱多病的,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纳兰要会是最大的劲敌。”

    “纳兰康呢,现在纳兰康怎么样,有没有被纳兰要陷害?”要知道,能够和纳兰澈匹敌的,就只有纳兰康呢,纳兰要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掉纳兰康的。

    想到纳兰康,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侄子,一种叫做悲伤的情绪蒙在了纳兰月痕的眼睛上面,道:“纳兰康当天也遇到了刺杀,没有躲过去,所以但是皇兄封锁了消息,对外直说纳兰康卧病在家,恐怕是瘟疫,所以,不好之前不能出门,恐怕到时候纳兰要登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忘了纳兰康的存在吧。”

    手足情深,虽然是同父异母,他们J人也总是明争暗斗的样子,但是,毕竟那是自己的亲人,也有些悲伤。

    “现在怎么办?我们要怎么计划?”纳兰澈想到父皇现在既然已经对他们这样了,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仁慈了。

    “最难办的就是皇帝一开始的时候就拿着你们当幌子,这弑父的罪名可是大了,不过你们放心,纳兰月痕军队可以支撑,我这边的人也可以倾巢而出。”终于看到J人不在问那些前因后果了,季柯才说话道。

    看着曾经ai过的nv人,纳兰澈只有于心里说了声,谢谢你,季柯,真的谢谢。

    “我纳兰月痕分头行动,他负责调动军队,我就负责伏击纳兰要。”对于伏击这种事,季柯可是最在行的,再说了,纳兰月痕的军队只是相信纳兰月痕一个人,他去了没什么用。

    “我们呢,难道就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吗?”两人心中着急,看着别人为了他们两个人的X命这么C劳,而他们两个人却什么都做不了,那心中,真是恨自己没有用啊。

    季柯看了看两人,沉思了一会说道:“你们两个人现在什么都不要做,要做的,就是不要让别人看到你们的变化,情绪不要外漏,因为,虽然今晚就能行动,但是不能保证的是别人也会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知道没有,你们就等着我们的消息就好了。”

    “好吧,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大获全胜的消息。|”纳兰澈点了点头,知道自己娶了没什么用,还不如在这里安静的等待。

    商量完毕后,纳兰月痕和季柯就趁着那些侍卫还没有醒来,走了出去。

    深夜,外面黑的看不到一颗星星的存在,那若有若无的风仿佛在提醒着两人今晚会有一场恶战的到来。

    纳兰月痕看着与自己并肩的季柯,问道:“小柯儿,你害怕吗啊?”

    季柯妖媚一笑道:“怕?我季柯还从来不知道艂愔怎么写,还有,还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我怎么会害怕,说不定等到我们成功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可以名垂后世了。”

    “呵呵,小柯儿,你不用这样安W我的,我知道你不害怕,可是我担心你,尽管知道你的本领不差,可是,我还是担心你,小柯儿怎么办,我突然后悔让你参加了。”在知道了皇兄应该经历了失去最ai的人那种痛之后,纳兰月痕就突然害怕了,要是失去季柯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狂,会不会屠尽天下人,为季柯报仇,但是这一刻,纳兰月痕后悔了,如果前面是龙潭虎X,那么,自己去闯就好了,不要季柯有一点的危险。

    季柯站在纳兰月痕身边,轻握着他的手,看到纳兰月痕眼中的担心,轻声说道:“纳兰月痕,我没事,那天我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我还要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不会有事。”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