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sat dec 27 19:27:50 cst 2014

    第六十九章

    “柯儿,你你是想”季威话还没说完,突然站了起来,快速的走到书房门外左瞧瞧右看看,发现没人之后,又将书房的门口和窗户全都关好后,才重袀慀会到书桌前。

    “柯儿,你是想谋反?”季威认真的看着季柯道。他这一番动作可不是神经质,而是这样的大事情绝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稍微透露了点风声,他们将军府很可能明天就会因此毁于一旦。

    季柯看着父亲,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对方可是皇帝,如果想保全我们家的话,只有这样做。”

    “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早J年还好说,可是,现在我的兵权已经”季威想到这里不禁有点丧气道:“再说,我也不是当年的那位热血青年,这些年深居浅出的生活早已经磨灭了我这份征战天下,急功好利的心,现在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安享以后的日子,对于皇帝的位置可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季柯早已经季威已经没有了当年造反的心思,不过在她计划中并不需要季威如何,只需要他选择好站队就行了,于是道:“爹爹,我并不是要你起兵造反,我今天回来只是想告诉你,谋反的事情已经我纳兰月痕已经商量好了,我们将军府只需要站好队就可以,将来若东窗事发,事情成功,我们将军府地位也将水涨船高,若不成,至少还可以勉强保住将军府不受到牵连。”

    “纳兰月痕?他要做皇帝?”季威皱眉道。季威可是知道的,纳兰月痕武功才能虽高,但却不是做皇帝的料。

    “不,做皇帝的人是纳兰澈。我们将军府的人这段时间先保持中立,最好不好外出,或者跟其他皇子或位高权重者有何来往,只要事情发生之后,父亲肯站在纳兰澈那边就好。”季柯道。

    她和纳兰月痕的谋划是为了纳兰澈争抢帝位,如果事成,纳兰澈自然不会对他们将军府刁难,反而会加倍封赏才对。

    “你觉得现在皇帝还会让纳兰澈做皇帝?别的不说,就今天的事情,我就知道皇帝心里的最佳人选 根本不是纳兰澈,难道,你要让我为了你所谓的结论,去拿我将军府整个府的人命作陪?”季威关心的根本不是谁能做皇帝,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能做皇帝,他不管,没什么不同的,不同的,只是待遇罢了,但是季柯的话,却是让他陷入了为难。

    季柯冰冷的眼神看着季威,说道:“我说这些,就是要你保全整个将军府的命,如果你不想保全整个将军府的命,就别按照我说的去做。”

    季威为难的看着季柯,虽然自己一直很相信季柯,知道季柯不会害他,也没有理由去害他,但是,现在这是一个选择题,一个让他为难的选择题,选择对了,就是荣耀富贵,选择错了,不但身败名裂,也有可能株连九族

    季柯看着季威,心里嗤之以鼻,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如果季威在这个时候不做选择,还想做墙头C的话,不说别人,就连皇帝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今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皇帝怀疑了他们,所以收了兵权,季柯想,皇帝要的,就是要看季威的选择,关键时候的选择。

    皇帝不傻,不会留着一个未来会对皇位有威胁的人的存在,不会留着一个豺狼去威胁他们的儿子,季柯想,皇帝现在说不定正在看着季威的一举一动,就等着季威真的有反抗之心的时候,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罪名,这样的话,没有人会替季威感觉到不值。

    季威想了想,权衡一下,咬着牙,说道:“算了,就这样吧,反正我听你的,但是季柯我告诉你,我听你的,我就把我们整个将军府的人的X命掌握到你的手中,你最好不要出现任何问题,要不然的话,我将军府J百条X命都会因为你而流失。”

    季柯看到季威终于做了决定,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我说了可以,那么,我就一定可以让将军府所有人都富贵荣华,还有,有些事情,当断则断,有些决定,就在你的一瞬间决定你的生死,我想,你应该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听着季柯微微的呵斥,季威心中不满,不管怎么说,季柯都是他的nv儿,他始终是他的父亲,一个长辈,被晚辈这样呵斥,心中自有不满。

    但季柯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季威的心,满脑子都在想纳兰月痕那边怎么样。

    此处,黑暗CS的监牢里面,已经是深夜了,那些侍卫都在打盹,一个身影趁着J人打盹的时候,从背后一记手砍,打昏了那J个侍卫。

    纳兰麟感觉到了有人进来,瞬间睁开眼睛,眼中的清明就好像刚刚睡觉的人不是她,身在皇嗊中的人,睡觉的时候都要比别人清醒。要不然,等到尼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纳兰麟刚想说是谁,就看到纳兰月痕熟悉的声音,刚忙叫醒一边的纳兰澈,看到平安无事的纳兰月痕,纳兰麟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对着纳兰月痕说道:“皇叔,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纳兰月痕看着从没有受过这种苦的两个侄子此刻竟然这么颓废,心中很是嗅澺,摇头道:“我没事,你们怎么样?”

    “没事,皇叔,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纳兰澈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现在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想到外面的情况,纳兰月痕心中有些愤怒,但是却被很好的隐藏了下去,不想让两个人发现自己的异样,就对纳兰麟说道:“我来的时候,和季柯商量了,你们现在的罪名所以弑父,要知道,这个罪名你们谁都担待不起,这有些难做。”

    听到罪名竟然是“弑父”两人瞬间愣住,父皇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把他们处死吗?真的要让他们被世人唾骂吗?

    看着两人不说话的样子,纳兰月痕虽然知道皇家的感情本就薄,更别说在涉及利益的时候了,更是让人觉得寒冷,虽然对皇兄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但是纳兰月痕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知道会有一天有人会把他当眼中钉R中刺,所以,以前在战场上习惯的纳兰月痕并不习惯朝里的生活,但是,谁又喜欢战争呢?

    “皇叔,父皇这是什么意思,什脺餍做弑父,难道,真的要我们被世人唾骂父皇才会甘心吗?”纳兰麟的火爆脾气让他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以前对自己那么好的父皇。

    看到现在纳兰麟还搞不清楚状况,现在的情况是,已经没有什么后路了,如果不放手一搏的话,那么,他们两个人,真的就会这样死掉

    纳兰澈比较冷静,想到父皇现在这样做,知道了以前父皇对自己的那些感情全部是伪装的,虽然心中比较难过,但是知道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去难过,便问道:“难道父皇已经选好了下一位继承人,所以才要除掉我们?”

    纳兰月痕看了看纳兰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冷静的思考,还能够放下一时的伤痛,分析现在的情况,这才是以后的帝皇。

    “是的,我们以前只知道要对付纳兰康和纳兰玄,却忘了真正的豺狼就是六皇子纳兰要。”纳兰月痕说出的话让两个人惊住了。

    纳兰要,他们两个人有印象的,很可笑是吧,同样和他们一样是皇子,他们却只是对纳兰要有印象,他们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纳兰要会成为他们的敌人,因为以前父皇从来没有亲近过纳兰要,很多时候,纳兰要都会以身T不适的理由退掉,让所有人都认为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皇子,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真的是螳螂捕蝉H雀在后。

    “不可能啊,纳兰要要是有什么行动的话,我们一定会知道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消息呢?”纳兰麟首先提出了质疑,他自认他们的情报没有一点的问题,怎么可能瞒着这么多人动手呢?

    “是,他自己是不可以,因为他知道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如果纳兰要动手的话,我们会第一时间除掉,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可是,纳兰要要是不出手,要是借他人之手呢?”纳兰澈幽幽的话语让纳兰麟顿住了,是啊,这分明是父皇在后面帮助纳兰要,如果没有父皇的帮助,纳兰要不会逃过他们的法眼,看来,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是父皇的棋子,他们做的一切父皇都知道,只是

    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是不能让纳兰要处于危险之中,是不能暴露纳兰要,原来,这么多年的父子之情全是假的,原来,这一切都是父皇的计划,都是他的Y谋此时的两个人,悲凉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