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打探消息

    mon dec 22 18:00:00 cst 2014

    第六十七章:打探消息

    纳兰麟看着纳兰澈说道:“如果有一天,我必须死的话,你会保护我吗?”突然之间,纳兰麟对皇家的感情失望了,觉得这一切都好像虚幻一样,如果有一天,哥哥真的做了皇帝,那么,他们之间,会不会也就像那些往常的帝王一样,没有一点的感情,有的,全部知识禁忌和猜疑?

    听着纳兰麟的话,纳兰澈有一瞬间的沉默,但是这沉默不是犹豫别的,而是纳兰麟的话提醒了她,现在皇叔还没有来看他们,不会是因为没有得到消息,就算是皇嗊的消息再怎么严谨,就凭皇叔的人脉,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得到的消息,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父皇也对皇叔动手了。

    “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就在宴会结束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所有的事情都烟消云散的时候,父皇这样,你说,皇叔会不知道吗?”纳兰澈语气之中有着着急,他之所以能够这样放心的进来,就是因为知道皇叔一定会救他们,现在,就连皇叔说不定都有危险,怎么有时间来救他们?

    纳兰麟经过这样提醒,也感觉到不对劲,他们虽然和纳兰月痕是叔侄的关系,可是,纳兰月痕从来是最疼ai他们的,别说他们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真的做了,皇叔也不会毫无动静的,不会丢下他们不管的,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理由,就是,皇叔有危险了。

    “这一次,真的是风雨Yu来啊,不知道皇叔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受害了。”虽然知道纳兰月痕的功夫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但是想到对付自己的那一帮人,纳兰麟知道,这一次,父皇是出动了全部的军队对付他们。

    “放心吧,皇叔一定没事的,不是有季柯吗,季柯的人脉那么广,所以,他们两个人一定会没有事情的,不要担心了。”纳兰澈说这些话与其说是在安W纳兰麟,不如说是在安W自己,因为纳兰澈觉得就连皇叔都难逃的话,那么,他们两个人就真的没有人救他们了。

    “不会的,父皇那么疼ai皇叔,别我们都疼ai,所以,父皇一定不会让皇叔有事情的,你这纯属瞎猜而已。”纳兰麟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颤抖的,皇叔一定是有了什么事情,纳兰麟一向和纳兰月痕的感情很好,更别说,还有一个季柯的存在了。

    纳兰澈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们根本不知道父皇想的什么,根本不知道我们还能活多久,就像今天的事情来说,如果不是父皇授意的话,那么,怎么会有军队进入母后寝嗊呢,父皇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猜不到了,我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一团乱麻一样。”

    纳兰麟此刻的心和纳兰澈是一样的,为什么父皇要做这样的事情,到底是为了隐瞒什么的,这一刻,两个人的新前所未有的紧张。

    此刻,将军府外面,灯火通明,季威听到下人的通报,赶紧起床,看到外面好多人,惊讶的说到哦:“这是怎么了,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在我将军府面前放肆?”

    带头的依然是今天去捉拿纳兰澈和纳兰麟那个人,看着季威,说道:“将军,不好意思了,这是皇上的要求,皇上说要你J出将军令牌,现在怀疑你对皇帝不忠。”

    季威心惊,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就算是想要有什么想法的话,那也被季柯劝F了,现现在皇帝要架空自己,季威着急,但是想到今天季柯竟然不在,更犹如跳蚤一样,站立不安了。

    季威想到,如果此刻反抗的话,或许会有别的罪名,只有乖乖的J出东西,等到那些人走后,季威看着那些家丁,说道:“现在,你们都去给我全部出去***,要是找不回来的话,我要了你们的命。”

    那些家丁刚被这一系列的变化搞得云里雾里的,现在,又被季威这样呵斥,心中惊恐,赶忙异口同声的说道:“将军,我们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去寻***。”

    这一夜,看着外面将要起风天气,季威道:“真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啊。”

    此外,皇嗊殿内,皇帝坐在龙椅之上,一脸慈ai的看着台下之人,道:“要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父皇为你打下的盛世江山,你还满意吗?”

    纳兰要看着从小就很ai自己,但是不得不隐藏自己感情的父皇,点了点头,嘴角扬起嗜血的微笑,道:“父皇,我满意,这盛世江山,是父皇一手打下来的,我会好好的守着的。”

    想起了今天的事情,皇帝心中百般惆怅,与其说是惆怅,不如说是有些终于结束的感觉,看着纳兰要,说道:“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接管你皇叔的兵权和掌握好丞相,知道没有?”

    想到那两个难缠的人物,纳兰要虽然觉得头疼,但是事情一旦开始了,就没有结束的可能了,既然已经做了这些事情,如果现在退缩的话,不说别人,就连父皇,都不会愿意的。

    想到纳兰月痕,皇帝眼中有着深深的愧疚,虽然对那两个儿子的感情也是真的,但是,纳兰要才是自己真正ai的孩子,至于那个弟弟,曾J何时,那是真的和儿子一般的存在,但是,身为帝王,怀疑之心是一直存在的,纳兰月痕是不错的,但是,多少有点功高盖主的意思,皇帝害怕,害艂愒己的皇位不保,害怕真的有一天,纳兰月痕有了别的心思的时候,自己会从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掉下来,会摔得一塌糊涂

    纳兰要看出父皇的犹豫和纠结,知道父皇在纠结什么,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稳住父皇,不能让父皇对自己失望,不能让着一些的事情全部白费,对着皇上说道:“父皇,你放心,有朝一日我做了这皇帝,我肯定会好好地对待兄弟,肯定会好好的赡养皇叔,不让他们有后顾之忧。”

    皇帝满意的看了看纳兰要,他和那个nv人的孩子,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就知道你是最仁慈的,你放心,有我在,你就是这盛世江山的主,你就是不可代替的王,你的那些兄弟,你可要好好地对待他们,虽然我帮助了你,但是他们一样是我的孩子,我不想让他们死的难看,你懂吗?”

    听着皇上的话,纳兰要心中说不生气是假的,虽然他知道这么多年父皇想亲近自己,却害艂愒己被陷害,但是,每当看到父皇和纳兰澈还有纳兰麟走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样子,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那种心情,真滇潾纠结,明明是理解的,明明是知道父皇的苦心,可是,当看到他们那样的笑容,感觉那种违和感,想要狠狠的撕碎他们

    此时的皇帝哪里知道,他以为他的儿子是一头温顺的小绵羊,额款式,却不知道他的儿子早就积怨已久,早就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别的不说,就说纳兰澈和纳兰麟,皇帝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他们是难逃厄运的,因为他们的母亲是皇后,是除了自己以外,最大的皇后,纳兰要怎么会放过他们呢?恐怕,等到纳兰要得到皇位的时候,纳兰澈和纳兰麟会死的很难看

    此时的两人完全被冲昏了头脑,皇帝不知道纳兰要对付了纳兰月痕,而纳兰要不知道的是纳兰月痕和季柯此时已经悄然逃跑了

    此时,京城之外,一对夫Q在一直打探什么消息。

    “你说,我们就这样回去的话,会不会引来更大的麻烦?”一个声音沉闷的说道,如果仔细听的话,就会听出来,那声音的主人,明显就是纳兰月痕

    “敢算计我季柯,我就要让他知道,什脺餍做得罪我的代价。”季柯眼中冰冷,这么多天滇澯离生活,让他恨极了纳兰要,不但让他想起了以前滇澯亡生涯,更是梦到了那些残忍的事情

    纳兰月痕看着愤怒的季柯,此时两个人虽然粗布衣,不敢太显眼,但是两人好像出生就是聚光一样,就那么穿着粗布衣往人群里那么一站,所有的焦点,全部对准了他们,更显得意气风华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现在京城之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道麟儿和澈儿怎么样了,希望皇兄还念一点父子之情,还没有杀掉他们。”纳兰月痕想到收集的情报,想到皇兄做的事情,对皇兄,失望之极

    季柯相信自己的情报网,他的情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过错,对着纳兰月痕说道:“放心吧,既然我的人说他们两个人没事,就一定没事的,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计划周全,不能鲁莽行动,因为,那样的话,会让我们有灭顶之灾”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