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惊变

    sun dec 21 20:00:00 cst 2014

    第六十六章:惊变

    纳兰麟看着举着火把的军队,顿时大怒道:“谁允许你们到这个地方的,明知道我母后今天受惊了,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要造反吗?”

    皇后心中不知道为什么,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这么大的动静,是不是皇帝授意的,但是不可能啊,就算是他们有什么举动的话,安cha在皇上身边的眼线肯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的,但是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军队,而且不是纳兰月痕的军队,要是纳兰月痕的军队的话,皇后相信,没有谁会这么大胆的闯进来。

    纳兰澈也怒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一直在心平气和,但是毕竟是担心母后的,现在母后受了重伤不说,而且还被人这么打扰,你说,纳兰澈能不愤怒吗,所以语气之中也带了一丝凌厉道:“你们为什么到这里,如果说不出什么理由的话,本皇子相信,你们绝对看不到明天滇潾Y。”

    看着从来在外人面前都是温尔文雅的纳兰澈突然发怒,而且还是那么的愤怒,像一只豹子一样,不发怒的时候很温顺,但是发怒的时候,却是致命的,想到今天接到的命令,J人相视一眼,看来,那人说的不假。

    “你们不要狡辩了,我今天是奉了皇帝的命令来捉拿今天宴会上面真正的凶手的。”带头的御林军侍卫看着纳兰澈和纳兰麟,说道。

    两人愣住,这是怎么了,什脺餍做来捉拿真正的凶手,长个眼镜的人都能看出来,真正的凶手就是纳兰玄,只是父皇包庇纳兰玄,所以才让替身死亡,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谁在父皇面前冤枉了两人,说了两人的坏话,让父皇误以为今天的事情其实是两个人所为?

    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H的神Se,纳兰麟哪里收到过这等的愿望,大怒道:“哪里来的狗奴才,竟然这般和本皇子这般说话,而且还乱传圣旨,本皇子要告诉父皇,让父皇治你们的罪。”

    那人听后不但不怕,还冷笑的说道:“你以为你们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吗,恐怕,等一下,你们连我们这些侍卫都不如,我们最起M还学会了一点保命的本能,你们呢,从小养尊处优的生活过习惯了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过的是不是很舒F,老天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明明是同样的人,为什么要有尊卑之分,为什么我生下来就要比你们等级低了一等。”

    听着男子口中的抱怨,两个人冷笑,呵呵,看来,又是一个嫉妒他们的主啊,就算是那样又怎么样,难道以为他们的生活就是好的嘛,成天担心着会不会被人杀死,每天都在担心会不会被人陷害,那样的日子,两人想来都是后怕的,所有人都认为皇嗊的生活是最完美的,最享受的,可是,其中的辛酸又有谁知道,其中的痛苦谁知道,无非就是这些无能的人自怨自艾罢了。

    “放肆,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皇子这样说话,皇上呢,本嗊要去见皇上。”皇后终于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心里一慌,竟然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了。

    纳兰澈和纳兰麟看到皇后站起来了,赶忙上前搀扶道:“母后,你没事吧,你放心,这件事情一定是他们弄错了,我现在就要去见父皇,我一定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纳兰麟就要往外走。

    “你们现在不能走,奉皇上之命,皇子纳兰澈和纳兰麟竟然罔顾道德,竟然妄想弑父,所以,现在,皇帝要把你们全部关进大牢。”看到纳兰麟要走,侍卫赶忙阻拦说道。

    “你们敢动我一下,我让你们全部死在这里。”纳兰麟彻底的愤怒了,想他堂堂皇子,什么时候被这样对待过,现在竟然被J个侍卫这样对待,谁能不生气,更别说纳兰麟了。

    纳兰澈看到纳兰麟真的愤怒了,这个弟弟他是了解的,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是绝对的暴脾气,虽然自己也很生气,但是想了前因后果以后,纳兰澈相信,皇叔一定会救他们的,一定会的,赶忙对着纳兰麟说道:“住手,这里是皇嗊,难道,你真的想要坐实弑父的罪名吗,这些罪名我们担待不起,既然他们说了我们有错,那么,我倒要看看,我们有什么错。”

    “麟儿,澈儿,你们放心,母后一定会为你们讨个公道,我现在就去见皇上,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去见皇上。”看到两个儿子竟然被这样对待,皇后竟然想要出去说道。

    看到皇后要走,侍卫赶忙阻拦,不小心碰到了皇后。

    “大胆,本嗊的凤T也是你们这等J奴触碰的,本嗊现在就去面见皇上,肯定会要了你们的狗命。”看到竟然有不长眼的侍卫碰到了自己,皇后怒火滔天,不小心扯动了伤口,痛的直咧嘴。

    那侍卫分明就是看到皇帝现在已经不喜欢纳兰澈和纳兰麟了,那么,皇后失宠的日子,还会遥远吗,便冷笑说道:“皇后不用去见皇上了,皇上有命,谁都不见,因为今天受到了惊吓,所以,谁也不见,而且,皇上还吩咐了在下,皇后保护皇上有功劳,这段时间,皇后还是好好地在房间养伤吧,而且,哪里也不能去。”

    听着侍卫的话,皇后才在这一刻面如死灰,这是怎么回事,皇上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自己,更别说就在刚才,自己替皇上挡了一剑,不说别的,就单纯的说自己救了皇帝的命,就算是一个小小的J婢,他也应该前去探望,儿子已经来了这么久了,宴会很早的就结束了,皇帝为什么还不来,难道,真的如他们说的一样吗?

    看着母后难过的样子,纳兰麟上前说道:“母后,没事的,或许父皇只是嗅澺你,不想让你太过C劳,那么,这段时间,母后就好好的养伤吧,这样的话,我们也会放心,而且,母后,你要相信一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相信,这次我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看着懂事的儿子了,皇后不禁潸然泪下,这么懂事的儿子,那时候他们还小,经历过太多自己为他们处理掉的生死了,现在,儿子长大了,终于懂得了嗅澺自己,终于懂得了照顾自己,这,难道不是做娘亲的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吗?

    纳兰麟也是安W的说道:“母后,放心吧,我哥哥一定会没事的,你只要好好地照顾自己,不让我们担心就好了,母后,我相信,事情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说完,为了不让母后更加的难过,纳兰麟转身对着那些侍卫说道:“你们记着,等到本皇子出来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

    人啊,总是落井下石的,J人以为,既然皇上亲自要捉拿了两人,而且还是弑父的罪名,要知道,这可是死罪,既然已经是这样的罪名了,那你还想要活着出来,别说他不相信,就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好,我就等着你平安无事的出来了,希望你出来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老。”侍卫张狂的话语,纳兰麟气结,但是看着纳兰澈一直冲自己摇头,纳兰麟强忍着没有发怒。

    黑暗滇濎牢,是他们两人来过最多的地方,以往,都是审问那些罪恶滔天的犯人,都是为了别人而来的,两人心里感叹,竟然也有机会住到这里。

    “你别生气,我相信,这件事情父皇一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我相信,父皇不会就这样让我们不明不白的在这里的。”纳兰澈虽然心中的害怕无限放大,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安W好纳兰麟,因为纳兰麟的脾气他知道,要是这个时候自己表现了有什么不满的话,那么,纳兰麟一定会冲上去的

    纳兰麟看着哥哥一点都不害怕紧张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你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里面的事情呢,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我知道,这次的事情不用说都知道是父皇的旨意,如果父皇没有授命的话,我相信,那J个侍卫根本不可能那么的张狂,根本不可能会对我们这样。”

    纳兰澈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心中就在怀疑,是不是父皇再用一个借口除掉他们,但是又想了想,不可能啊,这些年,父皇一直很喜欢他们,不单是因为他们和皇叔走的很近,关系处的很好,而且他们从来没有那些坏习惯,从来没有嚣张毕扈的X格,父皇从小的时候就对他们很好,但是,这次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还是,这么多年父皇一直对他们的号都是假象,都是在骗他们,而为了别人,那也没有理由啊,相对于纳兰康来说,父皇应该知道他的人品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