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被B绝境

    wed dec 17 19:00:00 cst 2014

    第六十二章:被B绝境

    众人后背发凉,听着纳兰玄的惨叫,不自觉的的都嫫了嫫自己还存在的手臂,都在想,还好,还好自己没有惹到逍遥王,还好自己的胳膊还在。

    “玄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逍遥王,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玄儿,可是,也不能这般啊,你知道玄儿是你的侄儿,知道那是皇家的血脉,你怎么可以让她成为废人,怎么可以?”纳兰玄的母亲根本来不及阻挡,就看到自己儿子倒在血泊之中哀嚎

    纳兰月痕对纳兰玄母亲的质问毫不在意,对着纳兰玄说道:“本来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参与,可是,你不该一开始的时候就找替身,君子之争,明里暗里都行,但是你记着一句话,玩玩不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去伤害别人,这样的话,别说我,就连任何人都帮不了你,这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你要是记得的话,那是最好,记不得,下一次,就不要责怪我了。”

    皇帝对于纳兰月痕的X子早就熟知,此刻看到儿子被砍掉的手臂,心里也有些微微的担心,虽然自己不喜欢纳兰玄,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骨R,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所以,在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不满的,但是这些不满不能表现出来,还有皇帝对纳兰月痕的宠ai是真实存在的,一母同胞不说,而且是自己一手带大的,那和自己的儿子是一样一样的,还有就是现在纳兰月痕掌握着兵权,现在国家还在依靠着纳兰月痕,所以,这个时候,能不得罪纳兰月痕就不得罪纳兰月痕。

    纳兰玄眼中充斥着愤怒,虽然知道皇叔一向不喜欢自己,但是,却从没有这样,为什么皇叔这一次要下这么狠的收,看着那静静滇澤在一遍的另一只手臂,纳兰玄心中想,假若有一天我飞H腾达,必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此时的纳兰玄并不知道,这个梦想,一辈子都完不成了。

    皇帝疲惫的煣了煣眉心,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感觉到好累,便说道:“好了,既然 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那么,便退下吧。”

    众人得到允许后,开始撤离,都有一个想法,终于让撤退了,要是再待下去的话,说不定,连命都没有了。

    纳兰澈和纳兰麟因为担心母亲,便一心奔向母亲住的地方,而纳兰月痕和季柯则是结伴而行。

    “没想到啊,逍遥王竟然这么狠戾的手段,连自己的侄儿也可以下这般的狠手,不知道你的侄儿以后会不会很恨你,要知道,这般的伤害一个人,要是那人急得话,你真的是受不了的。”一开始沐晨只是因为纳兰玄怎么说也是一个皇子,皇帝不会怎么样的,可是当看到纳兰月痕的手段以后,沐晨才知道,皇帝对纳兰月痕滇澺ai真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啊。

    看着幸灾乐祸的沐晨,纳兰月痕双眼冰冷,S向沐晨的,那冰冷的眼神看着沐晨,让沐晨感觉自己像在大冬天的雪地里一般

    “本王怎么做事情,怎脺魈育家人,就不用你来cha手了吧,听说你很快就要回国了,那么,本王就要恭喜你了,想必在我们这里见识到我们的风土人情以后,你更加会管教自己的人,管教自己的国家吧。”纳兰月痕凉凉的话语让沐晨心中如同燃烧一样。

    沐晨虽然心中愤怒,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对着纳兰月痕说道:“逍遥王是吧,我想,下一次我们在战场上遇到的时候,你还是可以这样逍遥,还可以这般的放肆,三小姐,我等J天就要走了,你要不要去我们哪里看看?”

    看着沐晨在自己身边这么公开的调戏自己的nv人,本就愤怒的纳兰月痕此刻更是怒火滔天,刚想说什么,就被季柯拉了拉衣袖,看着季柯摇了摇头,纳兰月痕只得控制自己的情绪

    “沐皇说笑了,季柯本是小nv子一个,怎么可以去你们那里了,再说了,我习惯在我们这边生活了,要是再去另一个地方的话,我还不习惯呢,我习惯了赤炎百姓的热情,习惯了这里的一C一木,如若沐皇真的想要带一个人回去的话,那么,我就把我的丫鬟送给你如何?”季柯笑了,那笑容带着鄙视,带着不满,还带着嘲笑。

    沐晨觉得季柯真是一个奇nv子,自己是亲口说带着季柯回去的,那么,他就会知道自己会给他不一样的身份,面对这样的诱H还不心动的nv子,到底是在Yu擒故纵,还是真的不在乎呢,这是自己第J次栽倒季柯手上了,可是,自己却没有一点感觉,这是觉得很好玩,好像一个从没有被违背过的人突然之间就被一个人打翻,就被一个nv人,被一个自己感兴趣的nv人,这,算不算是一种自N呢,沐晨不知道,但是沐晨知道的是,季柯,你肯定会是我的。

    沐晨佯装失望的对着季柯说道:“还是不用了吧,本皇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但是只要你以后想到我们这里的话,我随时欢迎,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去,早点休息吧。”

    沐晨和纳兰月痕擦肩而过的时候,季柯很明显看到了沐晨扬起的笑容,那是一种算计的笑容,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季柯肯定,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两个人并肩走着,享受这一刻的宁静,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是纳兰月痕鲁莽了,便说道:“今天的事情你确实鲁莽了,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纳兰玄,也不可以这样的,毕竟那是你的侄子,这样的话,别人会怎么说你?”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我从不在乎别人看我的眼光,我只是在乎你看我的眼光,你觉得,我做的是对是错、”纳兰月痕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那严肃的神情,让季柯认为是自己眼花了,从来说这些话的纳兰月痕都是一G玩笑的意思,今天这是怎么了?

    季柯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你是在生气纳兰玄不应该找个人做替身,不应该让人替他挡下所有的罪,不管怎么说,都是娘生爹养的,都是有家人有孩子的,一个顶梁柱的失去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不可磨灭的打击,那种打击,是毁灭X的,这就是你生气的原因,是不是?”

    纳兰月痕觉得他和季柯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就连想法,都是相同的,便笑了,说道:“知我者,季柯也,对啊,我明知道那个人是替纳兰玄顶罪的,明知道一个顶梁柱对于一个家庭多么的重要,可是,我却是无能为力的,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皇兄诬陷了好人,却什么都做不了,那种无力的感觉,你了解吗?”

    “我知道,但是你却没有想过,就算你救了那个人,又有谁能够放过他呢?不说纳兰玄,就说皇帝,你明知道这只是皇帝杀J儆猴的一出好戏,明知道那个亲信终究会成为牺牲品,明知道纳兰玄肯定不会放过那个人,你还要这般吗?你这样不但救不了那个人的命,反而招来了更多的怨恨。”季柯说出这些的时候,纳兰月痕一开始就想到的事情,但是纳兰月痕控制不了自己,或许他一开始就是这般吧。

    看到纳兰月痕沉默不语,季柯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情已经让皇帝对你起了疑心,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知道皇帝会照顾你,什么事情都不贵责怪你,淡水我要你记住一句话,那就是伴君如伴虎,这个时候对你笑脸相迎的人,下一秒就会把冰冷的匕首刺进你的心脏,而且还是不让你有一点存活的机会的”想到前世的那个人,季柯就知道,这辈子,没有什么人是可以完全信任的,没有人是可以完全不在意的。

    纳兰月痕点了点头,道:“这些道理我都懂,我都知道,可是,皇嫂一手把我养大,在我心中,说句过分的话,那就是和母亲一样的存在,看到皇嫂受伤,而真正的元凶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我做不到,就算我杀不了纳兰玄,我也要让纳兰玄知道,什么人他该动,什么人他不该动。”

    季柯知道纳兰月痕之所以这么愤怒,便是因为皇后的事情,或许,这就是纳兰月痕的真X情,是啊,能有谁看到一手把自己养大的人受伤而自己却一点事情都不做呢,别说纳兰月痕,恐怕就算是自己的话,也做不到吧。

    叹了一口气,看着马上就要到别院了,刚想告诉纳兰月痕不用送自己了,刚想说什么,就感到身后善凐沸腾,季柯暗叫不好,和纳兰月痕同时转身,只见后面一批黑衣人向自己的地方飞来

    两人同时后退,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风雨Yu来之势,也都看到了担忧。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