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纳兰玄之罪(2)

    tue dec 16 19:00:00 cst 2014

    第六十一章:纳兰玄之罪(2)

    看着纳兰玄亲信面Se如灰的样子,众人只有叹息,其实,谁都不是傻瓜,都知道这人在为了纳兰玄顶罪,可是,皇帝的话就是圣旨,既然皇帝说了纳兰玄没醉,有罪的只是他的亲信,那么,所有的人都要相信这句话,要不然,违背圣上旨意,只有死路一条。

    “十皇子,救我啊,救我啊,我没有的,我真的没有这么做的,你们都错怪我了”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害怕,都在恐惧,男子爬到纳兰玄跟前,哭泣的说道。

    纳兰玄看着跟了自己那么久的亲信,虽然心有不忍,但是想到如果这个时候自己仁慈的话,那么,死的就是自己,便说道:“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家人我会好好帮你照顾的。”

    那亲信知道纳兰玄是在威胁自己,如果自己说出了这么多年和纳兰玄的筹谋,那么,不但自己没有了X命,就连自己的家人,也会被牵连,男子思索P刻,点头道:“我的家人,就拜托王爷了。”

    说完当场拔剑自刎了

    季柯看着那掉下的头颅,竟然没有恶心的感觉,其实,这个亲信也是可怜的,不是吗,谁都知道如果他出卖了纳兰玄,会有吁么样的后果,正是因为他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才会选择这么悲壮的想法。

    宴会之上竟然有如此血腥的事情,那些胆小的nv子早就吓得晕了过去,众人乱成一团

    皇帝看了看慌乱的众人,摆了摆手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你们都走吧,朕也累了。”

    纳兰麟却是不甘心,明知道那个人是为了纳兰玄顶罪,明知道自己的母后现在生死未卜,难道,自己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吗,不,一定要给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父皇,我认为十皇子既然是没有好好管教下人,致使我母后现在生死未卜,那么,就应该治罪,难道父皇忘记刚才母后痛苦的样子了么?”纳兰麟的质问让纳兰玄心惊,在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皇后会突然扑上来,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皇后替皇上挡剑,如若皇上这个时候不帮助皇后的话,那么,以后别人怎么说緡曾可知了。

    纳兰月痕看着皇上眼中的不满,暗叫不好,皇兄自己决定的事情,是从来不曾让任何人反驳的,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行,看来,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能解救纳兰麟了。

    “皇兄,我觉得麟儿说的不错,虽然这件事不是玄儿的错,但是他的人出了错他的责任跑不了,如若就这样放过玄儿的haunted,你说以后还会有人听主子的话吗,不说这个,就说以后会有多少人为了主子而冤枉死?”纳兰月痕的话起到了作用,皇帝本意就不打算这么的放过纳兰玄,但是自己的决定却被自己的儿子纳兰麟就这样说不对,自己可是皇帝,怎么着也是面上挂不住的,但是纳兰月痕说出来就不一样了,毕竟都知道自己对纳兰月痕滇澺ai,那是一母同胞的胞弟,所以,纳兰月痕说什么都行。

    皇帝沉思了一会儿,问道:“皇弟,你说的不错,可是,你觉得我要怎么样处罚玄儿合适呢?”

    纳兰月痕看了一眼纳兰澈,纳兰澈领会,忙上前说道:“父皇,我觉得他虽然做错了事情,但是死罪以免,活罪难逃,但是具T要怎么处罚,儿臣认为,轻重较量。”

    纳兰玄看着一定要让自己受处罚的三人,刚才的自制力全在这一刻消失了,忙说道;“哥哥,皇叔,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可是,也别用这样的方法陷害我,我都说了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纳兰月痕听后严重的冰冷乍起,刚才他就不满皇兄的做法,奈何他是皇上,自己什么都不能做,要不然就是以下犯上的罪过,可是纳兰玄不同,再怎么说,自己也是纳兰玄的皇叔,所以,自己完全可以责怪纳兰玄的,可怜的纳兰玄,就这样承受了纳兰月痕的怒气

    “玄儿,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透了好,有些事情,我们知道就行了,何必说出来让大家都 难堪,如若你确实认为自己没有什么罪的话,那么,就当皇叔说的全是瞎话了。”认识纳兰月痕的人都知道,这是纳兰月痕发怒前的前兆,那淡淡的语气,更能激发人T内最本能的恐惧

    纳兰玄看着一直就不喜欢自己的叔叔,忙道:“玄儿不敢,刚才只是一时冲动,还望皇叔原谅。”

    季轩凝看了看黑暗处的那一道影子,想到今天和那人要发生的事情,和那人商量已久的事情,冷笑,你们不是看不起我,你们不是觉得我季轩凝不配做皇后,那么,我就要让你们睁大眼睛看看,什脺餍做命中注定

    “皇叔,今天的确是王爷说错话了,还望皇叔海涵。”季轩凝圆溜溜的大眼睛充满了魅H,季轩凝此时也在玩火罢了,明知道纳兰月痕看不上自己,竟然这般直勾勾的G引纳兰月痕

    果然,纳兰月痕完全看都不看季轩凝,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玄儿的侧妃,就算有本事升到正妃的位置,你做的那些龌龊事。恐怕,让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听着纳兰月痕破口大骂,场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逍遥王是出了名的脾气火爆,从打了大皇子却不被皇帝责骂的时候,众人就已经知道了,可是现在情形不同啊,那可是将军之nv啊

    果然,季威本想站起来为nv儿讨回公道,再怎么样,季轩凝也是自己将军府的人,纳兰月痕这样公开侮辱季轩凝,那不是再打了自己的脸?

    季柯在纳兰月痕骂季轩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注意到季威的行动了,等季威刚想起身,季柯凌厉的眼神就扫了过去,季威下意识的抖了抖,看了看nv儿眼中的凌厉,那意思分明是不要自己cha手,衡量一下,嫁出去的nv儿泼出去的水,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算了

    季轩凝泪眼涟涟的看着父亲,只见父亲看都不看自己,季轩凝感觉到了孤独无助的感觉,而被自己救过的纳兰玄呢,此刻也是低着头,明显是不想为了自己去和皇叔作对,季轩凝从此刻心中的怒火快要把他自己燃烧,为什么总是在紧要的关头没有人愿意帮助自己,没有人愿意伸出手帮助自己

    季轩凝没有看到黑暗中,有双眼睛看着他,那双眼中充满了怜惜,那紧握的双手出卖了那人的情绪,明明很想冲上去,但是,思索一会儿,终究没有那个勇气

    季柯却明显的感觉到黑暗中,有什么人一直在注视着季轩凝,以为不过是暗恋季轩凝的某个侍卫罢了,并没有放在心上,等以后季轩凝想到此刻的心情的时候,更是后悔不迭,加入一开始的时候,他的观察力就敏感一点,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了,当然,那是后话。

    “好了,皇帝,说吧,你们想怎么处置玄儿?”皇帝终究看不下去了,虽然他不太喜欢季轩凝,但是终究是自己的儿媳F,更关键的还是将军府的四小姐,所以,就算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能让将军对自己心有庸念

    纳兰月痕听到皇兄发话,便隐忍下怒气,但是,他们知道,季轩凝和纳兰月痕的仇,是结下了,或许是在纳兰月痕ai上借口的那一刻,这些仇恨,都已经存在了。

    “皇兄,俗话说,子不教,父子过,当然,这话没有怪皇兄的意思,我只是在寓意纳兰玄和亲信之间,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让那个亲信死掉了,所以,纳兰玄必须Y味那死掉的亲信做点什么才好,我想一下,做点什么呢。”纳兰月痕胆大的话语让季柯是完全没有婴料的,难道皇帝真的宠ai纳兰月痕道如此地步了吗?果然,季柯并没有从皇帝眼中看出任何一点不满,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皇帝确实是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另一个就是皇帝更会隐忍

    “哎,实在想不到,那么,纳兰玄,自断一臂吧。”

    “啊”

    纳兰月痕漫不经心说出的话语让众人惊呼

    “皇叔,不要不要,我不要成为残疾人,父皇,你帮帮我,儿臣不想要成为残疾人,父皇,你是我的父皇啊,你怎么可以看到我这样呢”纳兰玄听后赶忙下跪请求。

    皇帝想了一下,说道:“玄儿,今日之事本就是你的过错,就按照你皇叔说的做吧,皇弟,你来吧。”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纳兰玄看着纳兰月痕犹如恶魔一般,提着剑,向自己走来,她吓得止不住的往后退,终于无路可退,倒在了地上

    “啊”一声喊叫犹如晴天霹雳轰炸在众人耳边让人忍不住的颤抖。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