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纳兰玄之罪

    mon dec 15 19:00:00 cst 2014

    第六十章:纳兰玄之罪

    纳兰玄慌乱的看着皇帝,解释的说道:“父皇,你要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簢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

    纳兰澈此刻还处在那个千钧一发的时刻,如若母后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纳兰澈发誓,一定不会让纳兰玄有什么好果子吃。

    纳兰麟本就是一个火爆脾气,此刻听到纳兰玄这样说,也顾不上父皇还在上面怎么了,一脚毖跪在下面的纳兰玄踢到,道:“纳兰玄啊纳兰玄,你到底存了一个什么样的心思,你知不知道,如若今天不是母后的话,那么,受伤的就是父皇,你们之间的争斗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存了杀了父皇的心思,你说,你这样,是不是死罪?”

    “纳兰麟,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没有权利这样说,你怎么就确定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是冤枉的啊,我真的是冤枉的。”纳兰麟此刻的真是百嘴莫辩了,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了,看了看沐晨,只见沐晨根本不为所动,好似自己是一个旁观者一样,此刻的纳兰玄才知道,原来,真的没有人帮助自己了,自己,真的是一个孤家寡人了。

    “皇上,我相信玄儿不会这样做的,玄儿再怎么也知道,你是他的父皇,他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不知道是谁想要把这些责任推到玄儿头上,皇上,为了玄儿的清白,为了不让真正的凶手逃离,还请明察。”纳兰玄之母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惊,但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胆子,嚣张毕扈是有,但是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去杀害自己的父皇,这一点是肯定的。

    纳兰玄看到自己的亲娘为自己说话,赶忙点头道:“母妃,我真的没有这样,我真的是冤枉的,肯定是有人想要冤枉我,父皇,你千万不要相信小人之言”

    “够了,ai妃,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管你们后嗊之事,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么,你的儿子什么德行,我想,你比谁都清楚吧,贪恋美Se,空有治国之能力,却没有那个X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算盘,但是我告诉你么,我现在,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告诉你们,再让我看到这样的事情,不管是谁,贬为平民,永远不能踏入皇城脚下。”皇帝此刻就像一个父亲在教训儿子一样,让J人身躯一震,父皇从没有于外人面前说过这些话,这是何意,众人都开始猜测皇上此刻的心情。

    皇帝说完之后,看了看纳兰玄,道:“押下去,等候发落。”

    淡淡的一句话好像给纳兰玄判了死刑一样,纳兰玄惊恐的看着皇上,大叫道:“父皇,我真的是冤枉的啊,父皇。”

    纳兰玄之母此刻眼中也是一P死寂,和皇帝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上前说话无非是自寻死路

    看了半天戏的季轩凝在看到皇帝真的要下令的时候,慌忙跪下说道:“父皇,这件事情一定有什么误会,我相信王爷不会这样的,王爷经常告诉臣妾,说父皇每天为了国家劳顿不已,有些时候,担心父皇担心的睡不着,父皇,你说,这样有孝心的儿子怎么会做伤害你的事情,肯定是别人做的,而王爷只是担心你”

    看着声泪俱下的季轩凝,季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因为季轩凝的搅和到最后不了了之了,其实,皇帝也并不是要了纳兰玄的命才好,皇帝要的,只是震慑,告诉那些想要杀死自己得到皇位的儿子,你们想要皇位,可以光明正大的夺,或者S底下怎么样我都不管,我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以为杀了你们的父亲,那个皇位就是你们的。

    皇帝此刻的想法确实是这样的,看着哭泣的季轩凝,皇帝的神Se缓了缓,说道:“那么,你认为,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如若说不出是谁做的这件事情,那么,你就陪着纳兰玄,一起去坐牢。”

    皇帝的一番话让季轩凝骑虎难下,如若刚才的出言只是想在外人面前做一个好Q子的样子,可是此刻皇帝的话却让季轩凝害怕,那天听了沐晨和纳兰玄的对话,季轩凝就隐隐约约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却不知道是这么大的事情,看来现在沐晨是想要不管了,是想要放弃纳兰玄这么盟友了,也就是说,现在,只有自己能够救得了纳兰玄了。

    季轩凝眼睛一转,看到了纳兰玄的亲信,忽然计上心来,指着那个亲信说道:“父皇,是他,我那天明明听到他在和什么人商量着事情,那时候因为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所以一直不敢说,都怪我,如若我早点说出来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那亲信本来还在为纳兰玄担忧,可是此刻竟然看到季轩凝说自己做的这件事情,赶忙下跪辩解说道:“皇上,我没有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我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是你,就是你,我分明记得那个漆黑的夜晚,你和一个黑衣人再商量什么事情,月黑风高的,我不敢上前,因为我怕你们想要杀我灭口,本来我以为你们只是再商量什么机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们商量的,竟然是想要谋杀我的父皇,你说,你有什么企图?”季轩凝此刻就认定这件事是纳兰玄亲信做的一般。

    纳兰玄看到季轩凝看向自己的眼神,立马明白过来,站起身来,狠狠的跺了一脚那人,道:“枉我平日里对你那么好,把你当做兄弟来看待,可是,你竟然用计伤害我的父皇,好啊,竟然还要嫁祸于我,你这个叛徒。”说完,纳兰玄好似真的义愤填膺一般,想要杀了那人

    就在那侍卫觉得真的没有活路的时候,就听到纳兰月痕说道:“且慢。”

    “皇叔,我找到了杀害父皇的人,我正想要教训,不知道皇叔有什么想问的吗?”纳兰玄不满的看着纳兰月痕,好像在责怪纳兰月痕的多管闲事。

    但是纳兰月痕是谁,那可是皇帝的胞弟,那可是打了皇子皇帝也什么都不说的,在他看来,纳兰玄,只是一个蝼蚁而已,如若不是看在他是自己的侄子的份上,或许,纳兰月痕早就对纳兰玄出手了。

    “侄儿啊,我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想要问这个人J句话,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小小的侍卫,怎么会有这么打的本领,怎么可能认识什么黑衣人呢?”纳兰月痕淡淡的语气让纳兰玄心惊,看来,这个皇叔这一次非要让自己身败名裂了。

    “皇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王爷可是对父皇忠心耿耿的,总是担心父皇的身T,难道皇叔认为,这件事情是纳兰玄做的吗?”季轩凝仗着此刻纳兰玄在身后,质问纳兰月痕的语气变得强Y起来。

    可是,季轩凝却没有看到皇帝此刻紧蹙的眉头,不管怎么说,纳兰月痕都是他们的皇叔,就算是纳兰月痕说错了什么话,季轩凝也不该在这么多人的时候,这么的反驳,还好纳兰月痕不想和他们计较,要不然的话,就这J句话,就能够让季轩凝陪着纳兰玄进入死牢。

    纳兰月痕不在乎并不代表可以任由季轩凝这样肆意妄为,本来季轩凝以前处处针对季柯的事情就已经让纳兰月痕对季轩凝厌恶至深了,此刻竟然听到季轩凝这般的质问自己,语气厉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本王这样说话。”

    季轩凝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失礼,但是并不想认错,语气强Y的说道:“皇叔,我只是说出了这件事情的事实罢了,如果我真的有什么说的让皇叔生气的话,还请皇叔千万不要簢这一个小nv子计较。”

    季轩凝此刻的言下之意只要不是聋子,就一定能够听明白,言下之意便是皇叔你这么大的能耐,怎么会簢这一个小nv子计较,如果你真的和一个小nv子计较的话,不是显得你太小气了。

    纳兰月痕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被季轩凝摆了一道,便黑着一张脸对着皇帝说道:“皇兄,纳兰月痕无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侧妃竟然也可以这般的质问我了,今日之事,就当我纳兰月痕说的全是废话好了,皇兄,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人所害,不要被蒙蔽了双眼。”

    纳兰月痕一番话说得真是恳切,皇帝不满的看了看季轩凝,淡淡的说道:“好了,你退下吧,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只是为了救下你的夫君,这本没有错,可是,你错在不该对长辈这样说话,纳兰玄,你知道要怎脺魈育你的Q子吗?”

    纳兰玄赶忙低头道:“父皇,儿臣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会让他这般了。”

    亲信好像认为自己这一刻真滇澯离了死亡一般,终于松了一口气,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到皇帝说道:“好了,今天的事情既然已经真相大白了,尔等也不用如此计较,这般看来的话,今天的事情会纳兰玄亲信做的,那么,来人啊,即刻处死”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