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沐晨行动

    sun dec 14 21:06:39 cst 2014

    第五十九章:沐晨行动

    看着担忧的季柯,纳兰月痕安W的说道:“没事,等这J天你就搬离将军府,要是可以的话,我那边也可以住的,”

    季柯看了一眼纳兰月痕,知道纳兰月痕是在担心自己,同时还想要自己和她在一起,但是季柯在没有完全弄清楚自己的心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便说道:“没事的,我那边也有住的地方,我会到别院去的。

    纳兰月痕眼中闪过失望,虽然一开始说这些话的时候,的确是有别的心思的,就是想要季柯和自己住在一块,这样的话自己才不用每天都要担心季柯啊,但是季柯的反驳让自己却失望了一点,虽然一开始说这些话的时候,纳兰月痕就想到季柯可能不会愿意,但是当季柯说出来的时候,心,难免会有些痛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J天,规矩就是沐晨来的时候要迎接,走的时候要欢送,所以这晚,又举行了隆重的宴会,来欢送沐晨。

    因为和上次一样,所有的大臣都可以带着家眷出席,所以理所当然的,季柯也必须出席。

    季柯这边穿着一袭粉红Se的衣F,本来季柯的P肤就很好,有着倾国倾城之貌,当琴让季柯穿这件衣F的时候,季柯拒绝了,但是琴竟然说这样的话才能气死季轩凝,让季轩凝以前那样对自己,季柯摇了摇头,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些个人,都要调戏自己一番,不算是调戏吧,就像琴来说,以前,那可是从来没有管过这些事情的,也不知道被什么打击了。

    沐晨看到季柯到来的时候,目光一直追随者季柯,看着季柯那惊为天人的面貌,再搭配今天的衣F,如若不是沐晨见到过嗜血的季柯,肯定会误认为季柯是不是闯入凡间的仙子,那样的不食人间烟火,让看了那么多的美nv的沐晨也要惊讶一句,世间竟有如此绝尘妥俗的nv子。

    季柯在自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有一道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不用看,肯定是沐晨,季柯不想搭理,因为季柯心中火气很大,上次的事情算是被沐晨暗算了,沐晨,惹到我,就是你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可以啊,竟然敢暗算我。

    正在季柯毫不在意的时候,季轩凝缓缓到来,只见季轩凝今天穿着大红Se的衣F,头上戴着不俗的饰物,好像别人不知道他是十皇子妃一样,总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而纳兰玄则是华F加身,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像沐晨真的能够帮他夺得皇位一样。

    而对于季轩凝,沐晨现在也是厌烦的,但是季轩凝懂得怎么样控制人心 ,所以一般来说,小事的话纳兰玄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对于每天穿着花枝招展的季轩凝,纳兰玄则是认为,这样恰恰能够表现的她纳兰玄有本事,能够收F季轩凝,能够让季轩凝在自己的身下。纳兰玄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他这个所谓的娇Q,到底给他带了多少的绿帽子吧。

    季轩凝跟在纳兰玄后面,眼镜瞟向沐晨,眼中只有愤怒,滔天的愤怒,因为沐晨竟然把自己给他的手下J污,最对于自己来说,是怎么样都忍受不了的,可是想到那天的事情,季轩凝内心又开始渴望起来,暗骂自己JF,那样J个下人有什么值得自己想的

    沐晨淡淡的看了一眼季轩凝,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容之后,便不再看季轩凝,这样一个Jnv人,就宣誓看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镜,看出沐晨的躲避,季轩凝心中更是愤怒燃烧,但是看到沐晨的眼光一直看着季柯,沐晨啊沐晨,难道,你也ai上了季柯吗,季柯,你有何德何能,让J个男子这样ai你,这是我的,他们全部是我季轩凝的。

    宴会上,沐晨毫不在意的走到季柯身边,说道:”那天多谢小姐带我游完,所以,这杯酒我先G为敬,感谢多日之来有你的陪伴。“

    季柯也不推辞,端起一杯酒说道:”客气了,本来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既然吾皇这么看重我,那么,我只有陪着你了,再说了,不只是我,还有皇子陪你呢,不止是有我一个人的功劳。”

    沐晨听着季柯的话,笑了,对着皇帝说道:“你们这里真是人才济济啊,一个小nv子就这样能言善辩,哎,我的国家要是能有你们这样的人才就好了。”

    听不出沐晨话中的意思,皇帝只是G笑两声。

    停止了和季柯的对话,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沐晨坐在座位上面,准备拭目以待。

    “父皇,今日是欢送他人之际,儿臣找,找来了舞者,来献上一支舞,不知道父皇意下如何?”纳兰玄突然站起身来,对着皇帝说道。

    皇帝点了点头,看来上次的事情让纳兰玄成长了不少,虽然纳兰玄已经没有了争夺皇位的权利,但是能有这样一番孝心,也是难得的,皇帝也没有让纳兰玄失望,便说道:“既然皇儿如此有心,那么,就让你所谓的舞者上来吧。”

    听了皇上的话,纳兰玄面上一喜,连忙道:“儿臣遵命。”

    看着纳兰玄脸上的笑容,季柯隐隐约约觉得哪些地方不对,不对,为什么纳兰玄会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为什么,看了看纳兰月痕,只见纳兰月痕冲着自己点了点头,示意静观其变。

    一群舞者很快就上来了,那曼妙的身姿,妖娆的身材,让在场所有的男子深深着迷,都在幻想这能够和这些舞者有一刻的温存

    就连皇上,看到这些美nv的时候,也是心洋洋,但是只是瞬间而已,想到这些只是舞者,不可能让自己看上,便放宽了心情。

    而沐晨,连看都没有看那些人,只是一直盯着季柯看,让纳兰月痕气得真想把沐晨的眼睛挖下来,沐晨这不是在挑衅自己吗,季柯是自己的nv人,没有人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看着他,谁都不可以,相反,面对纳兰月痕的暴躁,季柯就显得平静多了,时不时的还端着酒示意一番沐晨,两个人好似多年不见的朋友一样。

    季轩凝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死死的盯着两人,那目光灼热的能够把人烧成灰一样,季轩凝此刻想,沐晨让手下强J自己的事情,是不是季柯也有参与,如若没有参与的话,那么,两个人为什么这么熟悉,季柯啊季柯,,我歹也是你的MM,你真是太歹毒了,竟然让别人强J我,好啊季柯,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笑到最后。

    季柯这次是冤枉透了,就这样被自己的MM恨了,要是季柯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肯定会笑的,季轩凝啊季轩凝,妄你自作聪明,竟然栽倒了沐晨的手下,我要怎么说你呢,我要说你聪明还是笨呢?

    就在众人都沉浸在舞者优美的舞蹈之中的时候,只见带头的舞者突然之间冲向皇帝,那种突然,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皇帝吓呆了,看着舞者冲向自己竟然也忘记了闪躲,就在众人来不及救下皇帝的时候,离皇帝最近的皇后突然挡在了皇帝面前,Y生生的挨下这一剑

    “母后”

    “皇后”

    “皇嫂”

    一时之间,J个人都慌了,纳兰麟和纳兰澈看到母后受伤,连忙冲了上去,看到一手把自己养大的皇嫂受伤,纳兰月痕怒不可遏,好啊,竟然对皇嫂下手,那么,就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剑锋一转,众人只感觉脸上腥热,那舞者的头活生生的被纳兰月痕斩下在一时之间,那些没有见过这些血腥场面的nv孩都开始慌乱起来了。

    太医很开到来,下人们扶着受伤的皇后进了房间,皇帝想到刚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如若不是皇后扑上来的话,那么,刚才死的,就是自己,看着纳兰玄,眼中第一次对自己的儿子有着嗜血的光芒,道:“纳兰玄,你不认为你该对朕好好的解释一番吗?”

    纳兰玄只是听说会有变故,根本不知道沐晨所谓的变故竟然是刺杀父皇,要是知道的话,那是自己怎么都不会做的事情啊,不管怎么样那是父皇啊,还有因为皇叔在,根本没有人伤害得了父皇,所以,这一刻,纳兰玄也慌了,根本不知道要怎脺麾释,或者说,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样解释。

    看着纳兰玄慌乱的样子,皇帝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厉声道:“纳兰玄,朕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要不然,你此刻,恐怕就是一具尸T。”

    纳兰玄心凉了,这就是自己的父皇,不管他们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夸赞他们一句的父皇,此刻竟然要杀了自己,难道,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命运吗,也就在这一刻,纳兰玄心死了,什么皇位,什么功名利禄,全部被抛在了脑后,如若没有了生命,那么,这些又有什么能耐承受呢?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