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释怀

    sat dec 13 21:39:14 cst 2014

    第五十八章:释怀

    看着如此脆弱的季柯,纳兰麟一瞬间的嗅澺,但是想到皇叔肯定会给季柯幸福的,便说道:“我不知道这是故事还是真实,我只是想说,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你有了皇叔,皇叔肯定会对你好的,而你,也不抗拒皇叔,不是吗?”

    听了纳兰麟的话,季柯沉默了,抗拒吗?或许是不抗拒的吧,不抗拒吗,为什么迟迟没有接受呢?自己对纳兰月痕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看着沉默的季柯,纳兰麟突然之间就释然了,或许一开始就不该说出来的吧,但是纳兰麟却不后悔,因为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他相信自己肯定会难受的,就这样说出来,让彼此都好过,就好了。

    “纳兰麟,你很好,谢谢你,我不会说一些矫情的话语,因为我不擅长这些,但是我知道,你是我朋友,我们,以后还能相处吗?”季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就失去了纳兰麟这么一个朋友。

    纳兰麟点了点头,笑道:“你怎么会认为我不会和你相处了呢,不会的,我说出来这些话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让你知道,我ai你,和你没有关系,只是我自己的事情而已,所以啊,没什么的,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行么?”

    季柯重重的点了点头,因为季柯前世没有朋友,所以并不知道怎么和朋友相处,这一刻,季柯才知道,朋友真的很重要吧。

    季柯看纳兰麟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掏出怀中的信号弹,发在空中,一会儿,就看到琴棋书画四人齐齐到来,看到平安无事的季柯,J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没有人知道四人在看到信号弹的那一刻有多么的担心,因为季柯只有于特别紧急的事情之后才会发出信号弹的,只有身处危险之中才会这样。再加上自己得到的消息,所以更加担忧了。

    “主子,你没事就好,上面已经乱了,我们快走吧。”琴看了看季柯,说道。

    季柯点了点头,道:“纳兰麟受伤了,你们注意点,我们走。”

    J人觉得此次的季柯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不知道季柯这次经历了什么,但是总觉得少了一些以前凌厉的样子,多了一丝的柔情,再看了看纳兰麟,想,两人会有什么事情?

    纳兰月痕好似知道季柯会平安无事的回来一样,季柯前脚刚到将军府,纳兰月痕后脚就赶上去了,看到平安无事的季柯,虽然知道季柯一定会没事的,但是还是终于松了一口气,道:“小柯儿,你看我多么的担心你,哎,你有没有很感动的样子?”

    季柯看了一眼厚P脸的纳兰月痕,道:“没有,有什么好感动的。”

    纳兰月痕听后捂着X口,一脸受伤的表情说道:“小柯儿,你真是太不可ai了,我为什么要ai你,我真是栽倒你手上了,我的一世英名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担心你,你却感觉不到我对你的ai,我真是”

    “有话就说,没话就走。”季柯没有让纳兰月痕继续说下去,打断纳兰月痕的话说道。

    纳兰月痕看着有点疲倦的季柯,便装作受伤的样子说道:“小柯儿,你真是太坏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好了,你好好休息,我走了,要想我哦。”

    看着走出去的纳兰月痕,季柯摇了摇头,纳兰月痕或许只有于自己面前的时候,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吧,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点反感的感觉呢,难道自己真的对纳兰月痕有那么,一丝丝的感情么?

    深夜,月亮高高的挂起,余辉照亮了大地,所有人都在熟睡之中,可是,却没有人看到有J个影子迅速的闪进将军府之中,原来上次的事情并不是季柯想象的那般,那些人只是前来试探,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神物和人都在季柯手上。

    但是江湖就是江湖,所有人的消息都很灵通,当有人躲过那场厮杀之后,所有人都认定季柯肯定拥有此物,一时间,江湖之上开始掀起腥风血雨,所有的人都为了争夺神物自相残杀,然后在挑选鏡英前去杀掉季柯。但是,毫无意外的都被季柯解决掉。

    季柯打着哈欠,听着外面的声音,这已经是第J波了?已经是被自己杀掉的第三拨人了,这些人,将会成为下一个,看来,这个地方是不能住了。

    虽然季柯并不是怕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总会烦啊,你想啊,总会有一下不知好歹的人来挑衅你的底线,你说,就算再怎么是高手,也会烦的好不好?

    果然,那些人并没有接近到季柯,就已经被门外的十一给全部解决了,季柯懒懒的开了门,看着警惕的十一,道:“十一,睡觉去吧,只是一些蝼蚁,没有人了,也没有人可以伤害我,去吧。”

    十一知道季柯的本领,如若季柯被这些人伤害到的话,那么,还怎么是自己的老大?既然季柯发话,十一也不推妥,行了礼之后便走了。

    季柯想了想,肯定是要解决林萧然和他们口中所谓的“神物”之事的,看来,自己只能搬离将军府,好在自己可以到将军府的别院,这样一来的话,就好多了。

    季柯还并未熟睡,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不用猜,肯定是纳兰月痕,因为每次刺杀过后,纳兰月痕总是第一个到达的,要不是自己相信纳兰月痕的话,肯定会怀疑那些人是不是纳兰月痕叫来的,谁让纳兰月痕每次来的都是那么的及时。

    纳兰月痕看着季柯穿着亵衣,看到自己也毫不避讳,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被包裹在衣F下面,让纳兰月痕不禁下腹一紧,该死,怎么会这样。

    “再看我,我就让你下辈子都看不见。”季柯威胁的说道,然后站起身来,取了一件衣F披在身上。

    纳兰月痕也不惧怕,嘻嘻笑了,然后收起玩笑的样子,说道:“小柯儿,你没事吧,那些人没有伤害到你吧?”

    季柯摇了摇头道:“你不会大半夜来緡我这个问题?你认为那些人会伤害到么。”

    “我这不是为了关心你,担心你嘛,知道你有能耐,可是,人家会担心的啦。”纳兰月痕傲娇的样子让季柯特别无语,你说你还是一个国家的王爷呢,要是让别人看到你这般模样,不知道会不会很鄙视你

    “好了,我没事,既然你来了,我就有事情和你商量,言归正传可否、”季柯不想和纳兰月痕继续扯下去,便说道。

    听到季柯说要说正事,纳兰月痕收起了玩笑的样子,道:“好,有什么事情,说吧。”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面临着一拨又一拨人的追杀,虽然这些人并不足以畏惧,但是我烦,我在想,我要不要搬离将军府,这个是我想好的,我就是想问问,要怎脺麾决林萧然的事情、”搬离将军府的事情季柯不想和纳兰月痕商量,本来自己就没有和人商量的习惯,准确来说,这件事只是告诉纳兰月痕一声罢了。

    “我也在想着怎脺麾决这件事情,现在的情况是,我们面对的不是一国之力,而是J个国家都在围攻我们,如若我们一个不小心,极可能就被消灭掉,还有,你难道以为沐晨就是简单的吗?沐晨本就是冲着神物来的,上次我虽然警告了沐晨,但是我不确定沐晨会不会有什么动作。”纳兰月痕想到这件事,也是十分的头疼,如若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还牵扯着季柯,他不能冒险让季柯有事情的。

    季柯点了点头道:“我本就知道沐晨不是平凡之人,知道沐晨此次前来肯定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我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如若是想要得到神物的话,沐晨不必这样,只要找个借口,为难皇帝就可以,本就不用大张旗鼓的来到我们国家,而且你没觉得沐晨此次有些胆大妄为吗?”

    经过季柯这样一说,纳兰月痕倒是想来一件事情,本来季轩凝的事情是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的,可是上次无意之间听到亲信之间的话题是季轩凝被人**了,这件事情纳兰月痕保证没有别人知道,至于亲信怎么知道的,还是说来话长,因为有一次和季轩凝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那些敏感的亲信感觉到了季轩凝的颤抖和不一样的

    那些人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没有什么事情,觉得无聊,便打赌季轩凝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然后就开始着手调查,就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而且还知道是沐晨让手下**季轩凝的,季轩凝本就是一个毫无廉耻的nv子,经过了这件事情以后,不但没有一点的廉耻心,竟然还有意无意的G引着别人但是那个人隐藏滇潾深,就算是他的亲信,也无法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