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嫉妒的季轩凝

    thu dec 11 21:06:20 cst 2014

    第五十六章:嫉妒的季轩凝

    沐晨本不想去游玩的,但是想到季柯之事便说道:“上次在宴会之中那个nv子是谁?我还从没有见过如此风华绝代的nv子,我初来乍到的,只有皇子的话,我怕我会不适应,皇上能否答应让上回那nv子一同前往?”

    沐晨说完之后,纳兰麟和纳兰月痕眼中都充满着怒气,纳兰月痕想的是,好啊,沐晨,我的nv人你也敢惦记,而纳兰麟想的则是,沐晨,不要触碰到我的底线,季柯就是我的底线,如若你触犯了,那么,对不起,不管你是谁。

    皇帝为难的看了看纳兰月痕,上次的试探已经让皇帝知道纳兰月痕喜欢的其实是季柯,那个nv子总是静静的坐在一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可是皇帝知道,自己的弟弟是绝对每次宴会的时候,眼睛都会看着季柯的,所以当沐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皇帝还是很为难的,一方面是别国的皇帝,另一方面却是自己弟弟心ai之人。

    纳兰月痕看出皇帝的为难,便黑着一张脸,语气之中没有一丝感情的说道:“好啊,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们这边的nv子,那么,不妨本王陪着你们去玩吧,正好本王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情,就要好好的代替皇帝尽地主之谊了。”

    皇帝听后,心中大喜,看来纳兰月痕还是把国家之事放在心上,并没有为了一个季柯就得罪沐晨,大喜,道:“好啊,既然皇弟有嗅濇皇兄尽地主之谊,那么,朕就不在说什么了,好了,你们去玩吧。”

    当季柯正在屋内安静的享受生活的时候,就听到下人来报,说纳兰月痕和纳兰麟带着沐晨往这边走来,因为一开始纳兰月痕就让亲信提前通知,所以这方得到消息的时候,季柯的眉头皱了皱。

    沐晨,你是想玩什么把戏?不管你要做什么,别惹我。

    季柯随意的穿了一件鹅HSe的衣F,那本就鲜艳的衣F穿在季柯身上更让季柯真个人感觉到有一种仙气,还有一丝灵气,如若你只是认为这是本来的真面目,那么,你就错了,因为,没有人可以忽视那眼中的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

    林萧然看到季柯要出门,想到自己来了这么久了,也想要出去走走,便说道:“我你一起出去好不好,我在这里好无聊的,每天都在这里。”

    季柯看了一眼林萧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像小时候给自己要某些东西一样,心中一动,但是想到可能会出现的危险,拒绝的说道:“不要,你好好在这里呆着,我不会出去太久的,再说了,这里有那么多人可以保护你,我才会放心。”

    林萧然听后,眼中有着失望,难道自己在姐姐眼里永远都只是这样了么,为什么不让自己去。

    季柯看着林萧然眼中的失望,叹了一口气,扶额道:“我败给你了,每次都来这招,难道你就不烦吗?好了,跟着就跟着鄙,你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最起M能够保护自己,但是你要知道,这次他们都是大人物,我们能忍就忍,万万不能把自己推到风口L尖。”

    林萧然点了点头,知道姐姐在这个世界只想要好好的过完一生,不想要节外生枝,参与某些事情,可是他们不知道的事,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做,她便会绕着你走的。

    当三人终于迎来季柯的时候,纳兰月痕看到季柯有些兴奋,刚要上前拉手,就看到亲信拉了拉自己,本想说什么,可是看着亲信着急的样子,纳兰月痕附耳过去,亲信说完之后,纳兰月痕上前对着季柯说道:“你们三人先玩,本王有事要先走,等晚上我去找你。”

    季柯看出亲信在纳兰月痕耳边说了什么,所以纳兰月痕会如此紧张,便点了点头,纳兰月痕也没有像他们两人说什么,便急匆匆的走了。

    季柯有些担心,对着身边的林萧然说道:“你跟着去看看,能帮忙的话就帮忙,一定要记得保护好自己。”

    林萧然看着姐姐好不容易这么关心一个人,便点了点头,在两人看不到的情况下,迅速离去。

    沐晨看着季柯,眼中有着仰慕道:“那天的宴会之后,我就知道你不是寻常家的nv子,所以自那天之后,我脑海之中全是你的影子,让我Yu罢不能,不知,你可否愿意陪我回国?”

    听着沐晨轻薄的话语,季柯冷笑,他收集到的情报沐晨不是这个样子,还是说沐晨知道了什么事情,还没有等季柯回答,就听到纳兰麟沉声道:“你乃一国之皇,不觉得说这些未免有失身份了?”

    “哈哈哈哈,本皇就开了一个玩笑,不知皇子在紧张什么?”沐晨的一番话就是要试探纳兰麟,今天之事已经让沐晨确定,看来,季柯确实是一个香饽饽啊,能够让这么多男人喜欢,季柯,你说,你会不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呢?

    “还请注意你的语气,我是人,不是你们可以开玩笑的对象,一次就够了,我不想听到下一次有谁拿着我开玩笑。”季柯语气中冰冷冰冷的,让沐晨毫不犹豫的相信这话中的真实X。

    绿绿的C地,暖暖的Y光,如若不是有着沐晨的存在,季柯觉得此次踏青真的是极好的,虽然自己不喜欢出门,但是前世的梦想却是能够有一天卸下所有的包袱,一个人游遍全世界。

    三人的相处显得那么违和,都只是静静的走着,谁都不说话,让人看了觉得这真是一个怪异的组合。

    季柯刚想往前迈一步,耳边就听到很多人杂乱的脚步声,往自己的方向靠近,季柯看了看沐晨,只见沐晨也看着自己,季柯瞬间想到了,看来,沐晨是有什么动作了。

    季柯也不惧怕,停滞不前,就在那里等着,纳兰麟发现了季柯的变化,知道季柯肯定知道了什么,也不走了,就在那等着。

    果然,只见一群人拿着刀剑,向着三人的方向冲来,看那阵势,不像是训练有素的人,因为训练有素的人脚步不会那么嘈佑,只会一致。

    “J出神物和神物拥有者,我们饶你不死,要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领头男子穿着一身白衣,拿着一把扇子,模样倒是俊朗,那语气,就像是季柯欠了人J百万一样。

    季柯也不说话,就想看看沐晨怎么做。

    沐晨看着季柯看向自己,便说道:“你看我做什么?我只是刚来到你们这里,他们说的什么我都不知道。”

    “是吗?那还真是让您受惊了。”季柯语气讽刺的说道。

    “我若是不放,你们又能奈我如何?”季柯说完这些话,全身的善凐暴涨,就像这些人若真的说一个字,他就能大杀四方。

    带头男子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潇洒,合了扇子,对着季柯说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看你一个小姑娘,想要给你一条活命,谁知你这么不知好歹,那么,要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今天,我们是神物也要,神武拥有着也要,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蕚愯挡我们。”

    季柯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那波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让我死的。”

    季柯仿佛找到了前世的感觉,那种为了保护亲人可以大杀四方的感觉,林萧然是自己上辈子和这辈子唯一的亲人,没有人能够伤害她,所以,这些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触碰季柯的逆鳞。

    沐晨和纳兰麟看到季柯那副挡我者死的样子,也是被吓了一跳,其实这些人真的不是沐晨找来的,只是沐晨放出了一个消息,只是一个小小的消息,只要说一声季柯身上有神物,那可是得神物者得天下,再者这些武林人士总以为自己是在打抱不平,这般神物不该落到一个nv子手上,所以才会在此埋伏,沐晨本以为季柯没什么大作为,那天的事情也只是Yu擒故纵让自己注意到而已,可是如今看到季柯那般的盛气凌人,深深的被吓了一跳。

    而纳兰麟看着此时的季柯全身的善凐,那双眼通红的样子,让他心痛不已,季柯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般的情绪,虽然知道季柯本就强大,可是当亲眼看到季柯这般样子,也是被折F了,眼前的情况不容纳兰麟多想,为了保护季柯,不让季柯受到伤害,很快的纳兰麟也加入了战斗。

    刚才还青青的C地此刻已经被鲜血浸透,那血红的青C,显得那么妖冶,随风摇摆的花朵也被沾染了一丝血腥,让原本风景一P独好的地方变成了修罗场,那些江湖人士此刻却怂了,本以为只是一个小nv孩而已,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那nv孩怎么像修罗一般?那样子,真是堪比黑白无常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