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三章:宴会上的对决

    mon dec 08 21:44:03 cst 2014

    第五十三章:宴会上的对决

    林萧然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人。看来。姐姐这个情感白痴还没有发现纳兰麟喜欢自己啊。这可就好玩了。要是纳兰月痕知道自己和侄子喜欢上了同一个人。那感觉。会是怎么样的呢?林萧然嘿嘿笑了。

    沐晨因来时就有了规划。所以这会看到赤炎大臣都在。正是能够将他们一击拿下的好时机。便道:“据说贵国喜欢乐器。沐晨不才。想让贵国鏡通音律之人来帮我指点一二。还望你们能够听听我这不才的技能。”

    纳兰月痕和季柯的心同时“咯噔”一下。沐晨在G什么?想要玩什么把戏。但是两人岂是那种惧怕之人。便都在想。静观其变。沐晨啊沐晨。如若你想要好好的走出赤炎。就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我赤炎。不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皇帝皱了眉头。沉思一会儿。沐晨乃是皇帝。怎么可以能在别的国家自降身份?去给这些人表演呢。莫不是沐晨有什么花招?这可不是乱来之地。如果只有他们还好。现在众大臣携家眷都在。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这是谁都不好J代的。皇帝下意识的看了看纳兰月痕。只见纳兰月痕点了点头。眼中有着让自己当心的意思。当下心中定了一下。道:“我赤炎虽然也不是什么鏡通音律之人。但是高手还是有的。既然贵国皇帝不嫌弃。那么。我们也就盛情难却了。”

    一番话说的沐晨脸Se黑了一下。好啊。我身为皇帝给你们表演。你们不但没有感激。不但没有感觉到荣幸。竟然还这般。可以啊可以。我倒要让你们看看你们是怎么死的。

    沐晨当下也不啰嗦。手一伸。下面的人就开始递上来一支长笛。沐晨邪笑。那笑容。让季柯心中大觉不好。

    随着音乐的慢慢响起。季柯仿佛回到了以前。回到了那个充满血腥的时代。那个冷酷的自己。正想着怎么回事。突然又好像被什么东西撕扯一般。进入了下一个场景。只见那个场景里面。自己一副农F的打扮。那脸上洋溢的幸福。是自己一直奢望的幸福。只见一P绿油油的麦田。一座茅C屋。里面东西俱全。季柯看到有一个男人在和自己说些什么。那男人的面貌显得不清楚。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却让自己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很想就这样在这个梦里。就这样不醒来。

    梦?季柯猛然想起来了。不。不可能。这是沐晨搞得鬼。意识快要失去的时候。季柯打破就被。狠狠的在手上划了一下。那疼痛立马让自己清醒过来。睁眼望去。不好。所有人都沉醉于自己的梦。那种感觉。不比鸦P。

    季柯看向纳兰月痕。只见纳兰月痕仿佛刚从梦中醒来一样。让季柯感叹不错。能够和自己一样这样快速的醒来。还是不错的。

    纳兰月痕冷眼看着沐晨。眼中充满了愤怒,沐晨啊沐晨,你还真是不错啊。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忽视我的存在。

    关于纳兰月痕那个幻境。其实是这样的。都说幻由心生,纳兰月痕因为一直ai着季柯,所以幻境中他和季柯的梦差不多,但是不同的是,纳兰月痕可以清楚的看到季柯,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听着季柯和自己说着最热烈的情话,刚开始纳兰月痕很是受用,以为季柯终于知道自己的好了,终于肯看看自己了,所以才会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对自己好,就只是这么一想,纳兰月痕感觉不对劲,不可能,就算季柯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ai意,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纳兰月痕听说过幻境,终于知道沐晨那笑容是怎么回事,心中大怒。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季柯也没事,心中舒了一口气。

    纳兰月痕看到众人还沉浸在幻想之中。想着沐晨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了,顺手拿起那快要被遗忘的长笛。放到嘴边。吹了起来。

    沐晨本就和纳兰月痕是死对头,此时见到纳兰月痕竟然也要和自己比拼,顿时兴趣大增,好啊,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赤炎之人能够承受了我们的怒火不能。

    由于纳兰月痕的加入,众人很快就从幻境中醒了过来,看到比拼的两个人,刚开始还以为只是正常的比拼,只有那么J个人看得出来,这是在用内力比拼,这可是要人命的啊……他们能够受得了这些内力拼杀。可是那些大臣。那些家眷可受不了这些……

    季柯看到的情况就是宴会被弄得乌烟瘴气。只见两人之内力如同风云扫荡一般,风卷残悠,那些家眷整个人脸帮的都成猪肝Se了,血紫血紫的,季柯看了看身后的林萧然,因为林萧然没有内力,就算懂得一些功夫,可是却不是鏡通,整个人快要窒息的样子,季柯拿起一旁歌姬的琴弦,双手轻抚,打破了这场内力的拼斗。

    “贵国皇帝也真是不错的,能够鏡通如此音律,恐怕我赤炎没有人能够指点吧。”因为季柯的加入,扰乱了纳兰月痕的内力,嘴角有了一丝血腥。

    沐晨也是一样。感受到内力在T内乱串。看着刚才对自己笑的nv孩,善凐顿涨,但是在看到季柯眼中的毫不畏惧,再看看正在蓄势待发的纳兰月痕,平息了一下内力。

    “都说贵国逍遥王乃是人才,今日只见果然名不虚传,不但在战场上被人称之为战神,没想到就连写乐器,也是玩的如鱼似水啊。”听着沐晨咬牙切齿般说出这番话,季柯觉得心里好爽。

    皇帝在沐晨用内力相拼的时候就已经不满了,现在看到纳兰月痕竟然胜了沐晨一筹,心中很是欣W,这个弟弟,可以,能够给自己争光,同时,也有些忧心。

    “哈哈,不才不才,只是一些人人都会的小玩意罢了。”皇帝的话更让沐晨内伤

    事情告一段落,沐晨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喝酒,只是眼光总是无意间看向季柯。季柯感受到了那道打探一样的目光,知道是沐晨,也不抬头对视那道目光,只是自己喝着酒,这淡定的模样更让沐晨稀罕。

    其实,人就是这样的,就像今天如果不是季柯的话,那么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伤。可是众人都只看到了纳兰月痕的努力。却没有看到季柯的表现。辛亏季柯本就是淡泊名利之人。所以才不会计较那么多。

    宴会很快的结束了。马车上。林萧然看着季柯。说道:“姐姐。今天你可是大出风头了啊。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你的好,却只有纳兰月痕的努力。为什么没有看到是因为你他们才会停止的?”

    听着林萧然的嘟囔。季柯淡然笑道:“没什么啊。你不就是知道姐姐本就是图个清净。所以啊。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林萧然噘嘴看着季柯。不满道:“姐姐。这不是还有我的呢。你不想要的话。我不是还要娶媳F的么。”

    季柯内伤。我的弟弟啊。你可是现代人额。难道你要在古代谈个恋ai?

    林萧然看着季柯不想说话。便不再言语。笑道:“姐姐。你看你现在在古代人缘多好。有这么多喜欢你的人。难道就不想着来个穿越千年的ai恋。”

    季柯看着林萧然。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竟然有了纳兰月痕的影子,摇了摇脑袋。无语道:“林萧然。我怎么发现你现在那么多事情呢。说好的高大上呢。你不是一个高大上的美男子?安静的做好一个美男子就好了。关心那么多事情G嘛?”

    林萧然只有于季柯面前才会是这样。只有于季柯面前,才会是这般小孩子的样子,而季柯也只是和林萧然才会这般说话。

    另一边。纳兰月痕黑着脸,纳兰麟和纳兰澈站在一边,不敢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纳兰月痕特别的愤怒,就是想要忍不住的生气。具T原因他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季柯的原因吧。

    纳兰麟看着生气的纳兰月痕。道:“皇叔。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沐晨不是没什么大作为,所以啊,你别生气了。”

    听起纳兰麟说话,纳兰澈也道:“是啊,沐晨没什么大行动,没什么大作为,所以啊,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纳兰月痕不是在乎别的。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是特别的愤怒,因为他明显看得到沐晨眼中有着对季柯的有兴趣,明显的对季柯感兴趣了,可是季柯呢?季柯会不会喜欢沐晨?纳兰月痕只是觉得自从遇见季柯以后,他就不再是自己了。就不再是那个战神逍遥王了。而季柯。仿佛就成为了自己的软肋。就成了自己的难以抗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莫名其妙的想着季柯,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要知道他在做什么,哎,季柯啊季柯,你就像毒Y,而我却甘之如饴。你呢? ”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