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侧妃之位

    thu nov 20 23:00:00 cst 2014

    只是刚拿出来,纳兰月痕就回来了,看到季柯的棋盘,立刻嚷葌惻要下棋。

    季柯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纳兰月痕陪他下棋。

    这不,两人虽然不是棋术高手,但是对于排兵布阵这类的两人却是鏡通的很。

    下了大半天了,黑白棋子各占一边,呈问鼎江山之势,谁也碍不着谁。

    都说下棋的棋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X格,这话不假,一旁观战的纳兰澈和纳兰麟做为旁观者,看待两人下棋的方法,越看越心惊。

    纳兰月痕的棋路虽然洒妥,却步步为营,直入敌军阵地。

    而季柯则相反,季柯看似步步为营异常稳健,每次看着好像要被纳兰月痕B入绝地,却总能剑走偏锋,化险为夷,看似惊险,但是实则每一步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所以一时间,两方的棋子互成牵制,谁也奈何不了谁。

    季柯很少有下棋下那么久的时候,见实在是无子可下,季柯也不恼,直接将手中的白子扔回棋盒内。

    “不下了,分不出胜负的棋,下了L费时间。”

    动了动有些酸疼的脖子,季柯对自己居然下了一下午的棋很无语,自己这么懒的人,下一下午的棋,还真是难得。

    “不错不错,簢十七叔对弈,却能问鼎半面江山的,只有三小姐了。”纳兰澈眼带欣赏的看着季柯。

    “薛毅死了?”纳兰月痕见季柯不下了,也放下了棋子,脸上带着笑意的问道。

    他可没有问错人,季冰凝找的杀手可不就是季柯手下的人吗?

    “废话,我的人出马,有死不了的么?”翻了个白眼,季柯显然对纳兰月痕的问话很无语。

    “季柯,你这个MM,眼界虽然不长远,但是倒是挺狠的。”早就因为坚持不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嗑瓜子的纳兰麟此时总算是满血复活。

    观棋不语真君子,这句话简直害死人,从自家十七叔和季柯下棋开始,自己就一直沉默着。

    只是刚拿出来,纳兰月痕就回来了,看到季柯的棋盘,立刻嚷葌惻要下棋。

    季柯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纳兰月痕陪他下棋。

    这不,两人虽然不是棋术高手,但是对于排兵布阵这类的两人却是鏡通的很。

    下了大半天了,黑白棋子各占一边,呈问鼎江山之势,谁也碍不着谁。

    都说下棋的棋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X格,这话不假,一旁观战的纳兰澈和纳兰麟做为旁观者,看待两人下棋的方法,越看越心惊。

    纳兰月痕的棋路虽然洒妥,却步步为营,直入敌军阵地。

    而季柯则相反,季柯看似步步为营异常稳健,每次看着好像要被纳兰月痕B入绝地,却总能剑走偏锋,化险为夷,看似惊险,但是实则每一步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所以一时间,两方的棋子互成牵制,谁也奈何不了谁。

    季柯很少有下棋下那么久的时候,见实在是无子可下,季柯也不恼,直接将手中的白子扔回棋盒内。

    “不下了,分不出胜负的棋,下了L费时间。”

    动了动有些酸疼的脖子,季柯对自己居然下了一下午的棋很无语,自己这么懒的人,下一下午的棋,还真是难得。

    “不错不错,簢十七叔对弈,却能问鼎半面江山的,只有三小姐了。”纳兰澈眼带欣赏的看着季柯。

    “薛毅死了?”纳兰月痕见季柯不下了,也放下了棋子,脸上带着笑意的问道。

    他可没有问错人,季冰凝找的杀手可不就是季柯手下的人吗?

    “废话,我的人出马,有死不了的么?”翻了个白眼,季柯显然对纳兰月痕的问话很无语。

    “季柯,你这个MM,眼界虽然不长远,但是倒是挺狠的。”早就因为坚持不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嗑瓜子的纳兰麟此时总算是满血复活。

    观棋不语真君子,这句话简直害死人,从自家十七叔和季柯下棋开始,自己就一直沉默着。

    好不容易等到两个人不下棋了,纳兰麟这才说了一句,说实话,纳兰麟见过狠的,后嗊之中什么狠毒的nv子没有?但是却没有见过闺阁nv子可以狠毒如季冰凝。

    “怎么?这是对我那MM有意思了?”季柯意有所指的看着纳兰麟一脸揶揄样儿,很明显的就是在笑话纳兰麟。

    “别介,那样的nv子,我可消受不起!”但是纳兰麟现在对这个季家四小姐的狠辣可是又升了一层,此时的纳兰麟可不敢对这个四小姐有什么非分之想,有句话说的好啊,食人花固然美丽,但是那也是吃人的花,可不敢乱来。

    “小麟子,本王也以为你喜欢那四小姐呢,要不本王去周旋周旋?”纳兰月痕很显然特别喜欢看到自己的侄子吃瘪,一见到季柯这样揶揄,立刻也补了一刀,季冰凝固然美丽固然漂亮,但是野嗅潾大,让一个野嗅潾大,眼力界又不够的人当主母,这不是存心让后宅大乱,家宅不宁吗?

    “皇叔,你就饶了我吧,您的侄儿我,胆子小,福气少,无福消受。”纳兰麟从小跟着纳兰月痕混,自然知道自家十七叔的恶劣,只得委屈的看着纳兰月痕,无比的无奈。

    “呵呵。”一旁的纳兰澈见季柯与自家的十七叔好似夫Q档一般的坑自己的亲生弟弟,也不帮忙,反而觉得好笑,而事实上他也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

    皇家狩猎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除了一开始季冰凝所发生的事儿外,接下去的基本上和往常是一样的,只是比起往常多加了些宴会,而皇帝也开始借着这些宴会明白,在纳兰月痕心上的不是季家四小姐季冰凝,相反的是那个传言身子不好,不受将军喜欢的嫡出三小姐季柯。

    皇帝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自然也就不再举办那些在季柯看来就是折腾人的宴会。

    而季柯也秉持着自己一贯低调的作风,一旦是出头的事儿,她必定抱病不参加,相反的因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今年的季冰凝又大大的出了好J次风头。

    时间飞快,到了皇家狩猎结束的倒数第二天,未曾跟随季柯而来的十一带来了一个消息,让季柯临时决定先回京都。

    这天,已经是傍晚,因为是倒数第二天,皇帝特意让人又举办了个宴会,季柯本来是打算参加的,所以纳兰月痕那时候也在季柯的营帐内,打算接她过去。

    经过皇家狩猎的事件,逍遥王爷纳兰月痕情系将军府季三小姐季柯的真相,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纳兰月痕也没想要避讳这件事儿,所以依旧我行我素,或者说纳兰月痕就是故意的。

    季冰凝已经被赐婚了,但是将军府还有一个嫡出小姐啊,嫡出小姐可比庶出的小姐来得金贵啊,保不齐其他蠢蠢Yu动又没有什么实力的皇子会把目标放在季柯身上,自己这样完全是宣告季柯这个人已经被他纳兰月痕看上了,想动季柯的脑筋的人都把P崩紧点。

    纳兰月痕虽然看似好说话,平日里也潇洒不凡,但是他的权威却是在各个皇子之中无法撼动的,原因有三,其一,纳兰月痕的身份,他毕竟是皇帝唯一的亲弟弟了,又是由皇帝带大的,说实话,皇帝根本像是拉扯长子一般的把纳兰月痕拉扯大的,所以J个皇子自小就被灌输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纳兰月痕是长辈,他们只有尊敬的份,不可逾越了!

    其二就是纳兰月痕的实力,纳兰月痕不止是本国的逍遥王爷,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公认的战神,J年前的赤炎国并没有现在这样的风平L静,反而战火重重,边陲的小国更是每年都得制造一些事端。

    纳兰月痕当年奉命带兵平乱,以一个月的时间,扫平所有侵扰赤炎国的边陲小国,并且完全的收F了这些国家,使得原本只能在五个大国之间排行末尾的赤炎国,一跃成了第一强国,这和纳兰月痕的英 勇带兵不无关系。

    其三就是纳兰月痕的脾气,虽然纳兰月痕看着笑眯眯的,不怎么ai生气,但是有件事却是让J位皇子心有余悸的,那就是当年身为二皇子的纳兰康因为某件事惹恼了纳兰月痕,纳兰月痕将纳兰康打得足足在病床上躺了一年的事儿。

    当时纳兰月痕打人的场景并没有多少人看到,但是该看到的却都看到了,比如在做的皇子们,比如皇帝。

    而就算是纳兰月痕将人打得那么严重,皇帝也只是轻轻的责备了J句罢了,半点处罚也没有,这让其他的皇子在和纳兰月痕调笑之余,也隐隐的透着一G子尊重,谁也不敢惹这个连皇帝的儿子都敢惹的煞星。

    “主子,二少爷回来了!”十一刚进营帐,就将消息传给了季柯。

    十一口中的二少爷就是将军府的二公子季轩,要说这将军府中季總愵喜欢最欣赏的人是谁?莫过于这位名唤季轩的公子了。

    按辈分来说,季轩是季柯一母同胞的哥哥,将军府有两子两nv,除了一个四小姐季冰凝是庶nv外,大少爷季尘,二少爷季轩,三小姐季柯都是季威将军的已故正Q所生。

    季尘天生T弱,所以学文,有一G子秀才的迂腐气息,对于季柯也只是礼遇和疏离的兄M关系。

    而季轩则不同,季轩生X洒妥,从小就能文能武,并且不为世俗所拘,经常带着季柯出门游玩,虽然离经叛道,但是因为他的优秀,季威非常的喜ai这个次子,也就任由着季轩胡闹。

    半年前,季柯偶然得到了一副寻找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毒典地图,季轩知道了,就自个拎着秉袱带着剑离开了京城出外寻找。

    季轩自小就经常出去游玩,并且在十五岁之前,他根本就是跟着他的师父在外面长大的,而且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季轩的消息传来,所以季威并不是特别的着急。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