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章 皇家狩猎

    mon nov 10 22:26:30 cst 2014

    第四十章 皇家狩猎

    “这”季威看着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季柯,张了张嘴,半晌却是不知道该问什么。

    “已经处理好了。”

    季柯淡淡的回答,这事情,她已经跟纳兰澈完全的商议好了,直接告诉季威也是无妨,免得季威心里再去多多的计较。

    “五皇子他”季威没有想到季柯这么快就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了,这一时半会有些不适应。

    季柯很是简单的直接将与纳兰澈的商议告诉了季威,她清楚的知道,这季威对于她是有防备之心的,同样的,她也不会完全的相信季威,他们两人只不过是简单的各取所需罢了。

    她季柯需要季威的将军的身份,以及他手中的兵权,而这季威,则是需要依靠她的出谋划策,来帮助纳兰澈成功的夺取那太子的地位。

    将一切都解释清楚之后,季柯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后院。

    纳兰月痕自然也是紧紧的跟上的。

    无所事事的坐在桌子边,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嫫着桌子上睡觉的豹子,很是无聊的紧。

    “看你这无聊的,要不,跟我一道,去狩猎吧。”

    纳兰月痕坐在一旁,看着季柯发了这么久的呆,最后开口提议到。

    “狩猎?”

    季柯抬起头,有些疑问,这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想到要去狩猎呢?

    “是跟皇兄一同去。”

    纳兰月痕解释,他自然是不会单独去狩猎的,这会正是每年的皇家狩猎之时,他本来是无心参加的,只是他看季柯那般的无聊,倒不如跟着一起去凑凑热闹了。

    “没兴趣。”

    季柯低头,继续去嫫豹子那很是舒F的mao发。

    至于这皇家的狩猎,她可是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兴趣的。

    在她看来,那根本就是一群人借着机会死命的往皇帝的身前凑,好好的表现罢了。

    这皇帝是怎么看她的,她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知道,也不想L费鏡力T力去改变人家的看法,所以说,这皇家狩猎,也许在别人的眼中,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那么在她看来,这完全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一起去玩玩呗,反正现在也是闲着。”

    纳兰月痕继续游说,最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京城之中,他也是着实无聊的紧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出去走走,倒也是不错。

    “不去。”

    季柯抱起豹子,就往边上的的软榻走去,根本就不理睬纳兰月痕。

    纳兰月痕这难得找到个机会,想要跟季柯一同出去游玩,哪里肯就这么放弃。

    直接就随意的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了季柯的身边。

    “去吧去吧。整日都呆在这沉闷的京城,多没意思啊。”

    “跟在皇帝的身边更是沉闷。”

    季柯可是不会给纳兰月痕一点面子的,再说,她说的也算是事实。

    虽然她不想去拘泥于这个朝代的礼数,可是该讲究的还是必须要讲究,毕竟,以她一人之力,根本就没有办法跟这赤炎国的皇帝去斗争的。

    而要让她下跪,不好意思,她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的。

    古人都云,这男儿膝下有H金,可是她季柯,膝下的可是比金子更加昂贵,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人,值得她去跪拜!

    “主子,最近J位皇子和王爷总往大将军府上跑呢。”金碧辉煌的嗊殿里,一个小太监对着高坐明堂的H衣男子恭敬的跪拜着。

    “我那个皇弟也去了?难不成他正追着的nv子是将军家的?”皇帝摩擦着手中的玉扳指,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眸中一闪而过波光。

    “这个,奴才不知,但是十七王爷最近天天去将军府,并且总是和一名白衣nv子出门。”小太监有条不紊的将最近J位皇子的动态告诉了自家主子。

    听完小太监的话后,皇上的兴趣更浓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一年一度的狩猎快开始了吧?”

    “是的,皇上。”

    “这样,今年命所有的大臣全部携带家眷参加这狩猎,谁敢不到,就治欺君之罪,朕倒要看看能让逍遥王爷倾心的nv子是个什么模样儿。”

    皇上的这个决定当天就下发到了各大臣的家里,包括已经拒绝了纳兰月痕的季柯也收到了,季柯有些无语,纳兰月痕怎脺餍自己都不想去,现在倒是不得不去了。

    她可以无语么?

    而远在王府的逍遥王爷在听说了自家皇兄的旨意后,立刻就知道了他的用意,看来是自己常常光顾将军府,被自家皇兄给盯上了。

    不过纳兰月痕也有其用意,一般皇家狩猎是三天两夜的,若是让他三天两夜看不到季柯,他会无聊死的。

    往年大臣也是有带家眷的习惯的,但是也是可以不带家眷的,总之就是一句话,带不带什么的全凭自愿。

    而据他回忆起来,季柯是一次都没去啊,季冰凝倒是年年到了,毕竟是将军家的nv儿,骑马S箭都是一把好手,所以每年季冰凝也是那拔尖的J家闺秀,而季柯却每年都是抱病。

    纳兰月痕就想着让季柯跟着一起去,她不喜欢跪拜,那就不跪,大不了自己晚个一会过去。

    但谁知,季柯她根本不想去,无论自己怎么软磨Y泡都不去,皇上的圣旨简直来滇潾及时了,其实他喜欢季柯倒也不是不能被知道。

    反正身为皇帝,他早晚得知道,所以纳兰月痕到没有那么多想要保密的想法什么的。

    而远在将军府的季冰凝此时却是暗恨不已,纳兰澈毕竟是把小兰给宠幸了,所以当天纳兰澈走的时候,小兰也紧接着被接走了,据说一进去就被抬为姨娘。

    虽然不是侧妃,但是想到自己居然要嫁给那个整天只会花天酒地的表哥,季冰凝就止不住的嫉妒。

    凭什么自己就得下嫁,因为是季家的小姐,发生这件事的又是当今五皇子,若是走漏了风声,那脺鳙军府被追究起来的话,不死也得去掉半层P!

    所以一切的事件都被掩盖了,对外直说纳兰澈看中了将军府的一位表小姐,没错,小兰是以表小姐的身份被送进了王府。

    毕竟五皇子抬一个奴婢为姨娘,怎么听都不好听不是,所以只能说小兰是已故主母远房的表小姐。

    说句难听的,这就是麻雀变了凤凰,而本来该更上一层的将军府小姐却要变成乌鸦了,这让季冰凝如何不恨!

    —本来季冰凝是没有这个资格再去参加皇家狩猎的,因为她毕竟是要出嫁的人,以前季威让她出现,不过也是想利用这个nv儿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而现在很显然是行不通的,所以季冰凝去不去皇家狩猎不重要,但是纳兰澈在那就不一样了,说句难听的,纳兰澈虽然因为这件事儿,得到的利益不小。

    但是面对一个胆敢设计他的nv子,这着实在挑战他身为皇子的傲气,所以季冰凝是绝对不能在纳兰澈面前乱晃的,这就奠定了季威要将她关起来的想法。

    但是这样的事儿又因为皇帝的旨意变了,这一次大臣是要携带所有的家眷的,并且皇上又有特别J代,官拜一品的大臣的nv儿必须全部到期,所以季冰凝不去也得去。

    而这对季威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坏消息,但是对季冰凝来说,成败在此一举。

    眸中划过一抹疯狂,父亲已经和爪毅谈妥了,皇家狩猎之后,就必须得订婚,然后她会被当做破抹布一样的丢掉。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去当一个商户的Q子,即使是正Q,也绝对不可能!

    手中的手帕被扯出了丝巾,自己这具身T已经是残花败柳,但是那又怎么样?

    不成功便成仁,她季冰凝宁愿死在爬向高处的路上,也绝不苟活!

    看着眼前的小瓶子,季冰凝眸中满是坚定。

    上一次是她棋差一招,这一次,绝对不会在出现任何偏差了!

    季冰凝其实并不愚蠢,一个拥有着才名的nv子又能傻到哪里去,只是她的目光太短浅,又不懂得驭下之术,因为有季柯的比较,才让人觉得她所做的事儿太过于愚蠢。

    但是如果真的碰到一个古代的嫡姐,那么季冰凝绝对是赢的那个,因为她敢赌,并且有强大的野心。

    所以不得不说,季柯在一定程度上是欣赏季冰凝的,这就是她迟迟不打算处置季冰凝的原因。”主子,四小姐让人在咱的珍奇阁购了一瓶迷情,想来是在皇家狩猎有什么行动。“十二对着躺在软榻上的季柯报告着他刚得来的消息。

    此时的十二已经将坐在一旁的纳兰月痕完全的无视了,毕竟一个人你天天工作的时候都能见到,并且自家主子还完全不管的状态,十二又能说什么呢,只能完全的无视!

    这是这一段时间来实践出来的真理啊。”我这四M,才情不错,胆子不错,手段也不错,但是看人不太准,对自己自视甚高,虽然如此,但是美nv总是有人喜欢的,据说那位一直小蹦小跳的十皇子就对我这MM非常的有兴趣。“拿着杯盏,悠然的喝了口茶,季柯挥手让十二离开,看着一旁拿着折扇轻轻摇晃的纳兰月痕笑着道。

    “所以季三小姐有什么想法么?”纳兰月痕一脸笑意的看着季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很显然并没有将自己的侄儿又要被设计了放在心里,只是单纯的想看好戏的模样。 —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