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许婚

    sat nov 08 23:29:43 cst 2014

    第三十八章 许婚

    季威心中那怒火,抑制不住的越演越烈。

    看着那跪了一地,却是什么用处都没有的丫鬟,那更是怒火中烧。

    “看来时这将军府的日子太过于清闲了,一个个的都不将主子放在眼里,如此也罢,来人,将这些没用的东西都打发出去!”

    “将军饶命啊!”

    地上跪着的丫鬟哪里能够不知道,这所谓的打发出去,可不是说随便的找个人许配了去,而是实打实的直接打发到J院那种地方去啊!

    她们虽然是丫鬟,可是当初卖身进府之时,上面的人可是曾经许诺,只要好好的伺候主子,她们也是有机会嫁人的!

    可是现在,按照将军的意思,他们可是完全都没有未来了啊!

    “拖出去!”

    “将军饶命啊!奴婢奴婢!知道是谁出的主意!”

    其中一个跪在地上的丫鬟却是突然的喊了一声。

    “说!”

    季威皱着眉,很是威严的问了一句。

    “前J日,前J日”那丫鬟很是迟疑的看了看知画,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前J日,奴婢给小姐送茶的时候,在门口无意间听到知画跟小姐说什么画本。”

    知画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一般的看着那说话的丫鬟,她根本没有想到,那一次,她与小姐滇澑话,竟然还被一个丫鬟给听了去!

    “奴婢是冤枉的啊!”

    知画忙不迭的磕头,“奴婢从来不曾提起过什么画本啊!”

    边说着,知画还不忘回头狠狠的瞪了之前说话的那个丫鬟,想要那丫鬟能够将之前说的话给收回去。

    “奴婢没有说谎!”

    那丫鬟见知画竟然直接否认,也是着急了起来,毕竟现在若是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她的后半辈子可是完全就毁了啊!

    “来人啊,去小姐屋子里搜一搜。”

    沉默了半晌的三姨娘却是突然的说话了,“王妈妈,你去。”

    三姨娘说完便看了一眼王妈妈,王妈妈跟在三姨娘身边多年,哪里能够不知道三姨娘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妈妈领命进了屋子,过了好半晌才出来。

    “回禀主子,并未曾看见什么画本。”

    知画那一直高高悬起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看现在这样子,三姨娘也是怕事情直接败露了,竟然开始保护起她来了。

    “大胆的奴才!竟然敢随意的编排谎话来欺骗老爷!”

    三姨娘怒瞪着之前说话的那个丫鬟,“来人啊,赶紧将这些人打发了出去!”

    季柯一直在一旁看着戏,这三姨娘真真是好演技,竟然这会倒是开始帮起了一个丫鬟。

    只是,这三姨娘也参与这设计纳兰澈的事情,注定是瞒不了多久的。

    毕竟,现在只是纳兰澈还没有清醒罢了。

    等纳兰澈醒了,这可是又有一出好戏可以看了。

    季威一直板着脸,什么都没有说。

    等那一地的丫鬟都被打发了出去之后,季威的脸Se还是很不好。

    “这事情都已经这样子了,那你就好好的准备准备,等着出嫁吧!”

    沉默了半晌的季威忽然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嫁人?嫁给谁?老爷”

    三姨娘到底是季冰凝的生母,自然也是关系季冰凝的婚事的。

    只是这到底是关心季冰凝这个人,还是关心这季冰凝嫁过去的势力,那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自然是薛毅!”

    季威一甩袖子,将那挂在他胳膊上的三姨娘给甩了开。

    “什么!我不嫁!”

    一直处于游离状态的季冰凝这会却是突然的醒了过来,见季威要将她嫁给薛毅,这哪里肯G,当下就反驳了季威的话。

    “你不嫁也得嫁!”

    季威可是不管那么多的,这nv儿的身子都已经给了那薛毅,还能够有什么别的办法!

    “来人,将小姐带回房里,好生的看管起来。”

    季威对这nv儿可以说是完全的丧失了好感,眼下这话的意思在明白不过了。

    季冰凝,算是直接就被剥夺了自由了。

    “父亲!我不嫁!”

    季冰凝还是不肯相信,自己原本计划的好好的事情,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若是要将她嫁给薛毅,她宁愿去死!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季冰凝忽然就往那柱子撞了去。

    “咚!”

    一声很是清晰的闷响,在场的人都是听的一清二楚的。

    “我苦命的nv儿啊!”

    三姨娘惨叫一声,立马就奔了过去,抱住了季冰凝,“我可怜的nv儿啊!老爷,你不喜欢我便罢了,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的nv儿啊!她可是你的亲身骨R啊!”

    这眼泪,对于三姨娘来说也是信手拈来的,很是梨花带雨的看着季威。

    季威也是愣了,他也是没有想到季冰凝会这般直接的拿自己的脑袋去撞柱子!

    “赶紧去喊大夫!”

    到底是自己的亲身nv儿,季威也是嗅澺不已的,大声的吩咐下人去喊大夫。

    季柯其实也是会一点医术的,只是在她看来,这季冰凝撞柱子的声音虽然挺大,可是到底在撞上去的时候是收了J分的力道的,最多就是会有那么一些脑震荡的轻微症状,至于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季冰凝本就P肤比较白,这一撞,脑袋上便出现了一个很是清晰的红印,季威蹲在一旁,却是不敢随意的再去挪动季冰凝了。

    很快,大夫就来了,一番J飞狗跳的检查之后,也是下了诊断,跟季柯预测的一样,没有什么大事,只需要好好的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季柯看着眼前那一幕,忽然觉得,这似乎就是一家人了。

    忽然的,有些落寞了起来。

    上一世

    罢了罢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这一辈子,她也不多奢求什么,只求以后稳定下来之后,能够有一个平淡幸福的晚年。

    忽然一只温热的手,轻轻的抓住了季柯的手。

    不用想,便知道会这般大胆的只有纳兰月痕了。

    季柯抬头,想要看看纳兰月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是差点,就迷失在纳兰月痕那一眸的温柔中。

    纳兰月痕轻轻的捏了捏季柯的手,眼里满是温柔。

    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是在季柯的身上的,之前季柯那一瞬间的寂寥也是看在了眼里,心里忍不住的就嗅澺起了这个坚强的nv人了。

    也许,她也跟普通的人一样,期望那些温暖吧。

    只是,这世间,不是你期许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就会属于你的。

    但是,也就是从这一刻起,他想要好好的打心底疼惜这个nv人。

    别人给不了她的,他会一一的给!

    季柯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她的心,又一次悸动了。

    身旁众人的吵吵闹闹,似乎就那般的越来越安静了起来。

    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了纳兰月痕那温暖带笑的眸了。

    季柯忽然觉得,这感觉似乎也是不错的。

    “走吧。”

    这一次,季柯没有淤甩开纳兰月痕的手。轻轻的牵着纳兰月痕往外走去。

    这里的戏已经看的差不多了,自然是要去好好的处理一下纳兰澈那里的事情才行了。

    纳兰澈因为是被下Y的那个,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被安排在了后面一个很是不起眼的地方休息。

    这事情,比较是不能够传出去的,是以,在外人的眼中,纳兰澈其实早就已经离开将军府了。

    到了门前,季柯本来准备直接就那样进去的,可是纳兰月痕就是站定了脚,任凭季柯怎么拉扯也是不动了。

    季柯想要将那拉着的手甩开,好自己进去的,可是纳兰月痕哪里又肯松手。

    无奈的看着纳兰月痕,“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进去看看?你若不去,我一人进去也行。”

    纳兰月痕蹬了蹬季柯,“你一个nv人家,就这么直接的进一个男人的房间!?谁知道他的穿戴是不是整齐了呢!”

    感情是在纠结这事情啊!

    “这有什么关系。”

    季柯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见一见男人的身T,那是没有丝毫的感触的,毕竟在前世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还有什么事没有见识过的呢。

    “怎么没关系了!就是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

    纳兰月痕怒,很是大声的吼了一嗓子。

    “那你想怎么办”

    季柯那个无奈啊,她对这个其实根本就觉得没什么啊。

    “你在这里等着!”

    纳兰月痕有些不舍的松开了季柯的手,推门进门关门一气呵成。

    被关在门外的季柯,忽然觉得,这男人,怎么有点可ai呢?

    嘴角忍不住的就勾起了一抹笑容,似乎,这感觉,还不错。

    纳兰月痕进屋之后,就是一阵的叮叮咚咚的声音传出,季柯倒是有些好奇,这人,到底在里面G什么呢?

    没过多久,门却是开了。

    纳兰月痕站在门口,带着笑,“好了,可以进来了。”

    说完,便又要去牵季柯的手。

    季柯略一偏转,让过了那抓过来的猪蹄。

    “正事要紧。”

    丢下一句话,便往里走去了。

    纳兰月痕只能够悻悻的跟在季柯的后面,也是进了屋子。

    只是,那脸上的失望,却是根本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

    屋子里有些混乱,显然之前纳兰月痕在给纳兰澈找衣F的时候,到处乱翻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