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罪恶之城

    fri oct 31 23:33:31 cst 2014

    第三十章 罪恶之城

    一场明显是针对纳兰月痕的陷害,就这么被轻易的化解了。

    但若不是纳兰月痕早有准备,今天这关可不好过,纳兰月痕已经摆明了支持纳兰澈滇潿度让其他的皇子虎视眈眈。

    所以说句难听的,得不到的,自然就毁掉,既然得不到纳兰月痕的支持,那么只要纳兰月痕一死,纳兰澈也得不到,这样的道理谁都懂。

    皇帝是经过嗊闱倾轧出来的,兄弟相残的局面看得太多了,但是却也非常痛恨自己的儿子们这样做,更何况纳兰澈纳兰麟有皇后撑着,若不是前皇后和太子死于逍遥王爷纳兰月痕曾任兵马大元帅,统领赤炎国数十万大军征战沙场,武功深不可测,居然认为侍卫是来保护他的,说给谁听,谁都不信!

    这明显就是故意闹着玩的,或者是耍着大家玩的,纳兰玄想发作,却又不敢,那可是逍遥王爷,自己的长辈,刚才自己已经污蔑了他,此时若是再发作,明显就是不要命了!

    P洋了,想让自个那护弟弟如命的父皇松松筋骨了。

    当年的叛乱,这皇位谁都没份,自古传承便是长Y有序的,谁敢逾越?

    皇帝的伤并没有大碍,所以天蒙蒙亮的时候,众位皇子和王爷就出了嗊,除了太子以外,所有的皇子在年龄到了之后就必须得离开皇嗊,住在皇子府里。

    但是又因为现在皇上并不曾立太子,所以东嗊一直空缺无人。

    清晨空气清新,踏着薄雾,纳兰月痕在所有人还未察觉之际就到了季柯所居住的地界。

    此时的他在面对季柯所设的阵法已经完全无视了,一大早就在收拾行李的季柯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来了。

    “小柯儿,你这是要去何地?”纳兰月痕的武功奇高,所以一个晚上没睡也没事儿,更何况其实他在嗊里的时候已经睡了一觉,所以此时鏡神还是不错的。

    本来纳兰月痕想回王府休息一下,却听到探子的会报说一大早的季三小姐就在收拾行囊。

    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纳兰月痕便转了道儿,直接到了季柯所住的地方。

    “历城。”季柯头也没回,整理着行李,一边回答。

    “你去那里做什么?”听到季柯要去的地方,纳兰月痕眉头一皱,不由得严肃起来,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我的人在那里又发现了类似罂粟花的花田,我必须亲自过去看看。”罂粟花分为多种颜Se,不同的颜Se里面所颔的毒素不同。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麻沸散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所以很多在外的士兵或者伤者有时候并不是被伤害死的,而是自个活活疼死的。 上次的罂粟花没有效用是因为里面的毒素太过于浓烈,但是这一次她想亲自去看看,毕竟不同的地点,种出来的罂粟花的效果都是不同的。

    麻沸散这玩意儿若是问世的话,那么受益者便会多的多,虽然季柯没有济世救人的想法,但是自己的手下可G的都是要命的活计。

    有了这玩意儿,至少也能少受点罪。

    “我你一起去。”纳兰月痕根本不想季柯去那个地方,那里自己也曾去过,太乱了,根本不是姑娘家该去的,但是明显季柯对罂粟花这件事非常的重视,让她不去根本不可能,还不如自己跟着。

    立刻吩咐人去帮他收拾行囊,纳兰月痕跟着季柯就上了路。

    历城这地方的地界有些敏感,在三个国家的中央地带,等于说三个国家的边界处隔了一座历城,要说这历城的物产极其丰富,又是一个中间地段,商旅的落脚点,若是得到了这个城池的话,其价值不可估量。

    但是城池虽好,却也要吃得下,早期的历城民风彪悍,认为自己的土地富饶,自给自足完全没问题,又何必去投奔他国呢。

    所以每每有国家前来收F,便会激起强烈的反抗,不仅仅是赤炎,便是其余两国也曾派人驻扎,但最后均全军覆没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当然,顷一国之力也可以将其吃下,但是这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吃下一个边界的城,简直是想自取灭亡。

    久而久之,J个国家就保持了一个绝对的沉默。

    对于历城,只要它不翻出大的动作,就绝对不采取措施。

    而也因为这样的举措,让各国曾犯下滔天大罪的罪犯也纷纷逃到了那里,企图逃避制裁。

    久而久之,历城倒成了有名的三不管之城,罪恶之城。

    因为罪犯太多了,反而让历城显得越加的彪悍,过往的商旅只要每年J上过路费,历城也不会为难对方,反而会将对方护送出城。

    倒是行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但是只有峪经深入到内部的纳兰月痕才知道,历城绝非表面上那般,只要夜晚一到,那里简直就是罪恶的海洋。

    你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都能是犯下累累罪行的罪犯,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

    三天三夜,季柯和纳兰月痕用尽了数匹快马,又运用了轻功,终于在半夜到了这所谓的罪恶之城。

    “历城”两个大字挂在上面,带着雄厚的气势,此时的历城已经关闭了城门,只有数名守门者守着城门。

    这对季柯和纳兰月痕来说简直是小意思。

    避开视线,季柯和纳兰月痕直接翻墙而入。

    一进城里,季柯緡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季柯并不是没有来过历城,相反她还经常来,因为师傅的身份关系,季柯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历练就被其师傅扔到了这个地方。

    其实一开始的历城根本不想传言所说的那般可怖,只是历城的原著居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从而传出来的,只是为了恐吓那些对历城虎视眈眈的人罢了。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历城开始真的朝着那样的情况发展。

    渐渐地,这里暴戾横行,鱼龙混杂,罪恶盘踞在黑暗的街区,帮派肆N腐烂着这座城市,这里开始没有了法律的公平,有的只是权势和卑鄙的较量。

    但是不得不说,这里是真正的以武力值取胜的地方。

    转身一跃,季柯按照记忆直接到了自己在这的根据地。

    带着纳兰月痕自窗外进入,季柯直接坐在了首位道:“现在情况如何?”

    这里的人非常的熟悉季柯,也知道季柯不喜欢多说废话的风格,主事者立刻就对着季柯回答:“目前只查到了,那P花田是有赤炎一名神秘人包下的,自一年前开始在这里种植,我们只知道他们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并且历城的J个大势力都非常J好。”

    很显然,这个神秘人将有可能的危机都想了个透彻,只要有J大势力护航,这个花田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而罂粟花的价值远远高于他们花费的头期经费。

    若不是上次参与救援的人员在有一次执行任务之时意外发现了花田,只怕等毒品制造完成之后,季柯才能知晓了。

    “带我去花田之处!”现在京城非常的混乱,季柯时间紧迫,本不该在这里逗留太久,只要确定是不是罂粟花后,她便得离开,毕竟纳兰月痕可是跟着过来了。

    季柯办事的全程,纳兰月痕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对于季柯熟悉历城的道路,就算纳兰月痕再傻,也知道了季柯来过历城。

    有些郁闷,自个当时还担心这小妮子吃亏呢,想来能让季三小姐吃亏的人,绝对是要么已经死光了,要么还没出生!

    季柯到了花田之后,只观察其花B,就知道这里的罂粟花是可以制成麻沸散的,眸中划过惊喜。

    很显然这里的罂粟花还尚未盛开,但是只一眼,季柯就决定了将这些花留下来。

    在历城逗留了两天之后,季柯就和纳兰月痕快马加鞭的赶回京城,等季柯回到了京城后,算起来她已经足足走了八天。

    这八天因为事件紧急,季柯和纳兰月痕并没有太多的J流,又因为留下了罂粟花,就得造一个工坊,并且是不能透露出去的工坊,季柯全程都在想着如何去制造,更是没法和纳兰月痕有什么J流。

    “小柯儿,你为什么要留下这些罂粟花?”到了京都,纳兰月痕看到季柯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不由得将自己盘绕多时的疑问问了出来。

    按理说,这样的东西不是该毁掉么?怎么还留下了,纳兰月痕可不信季柯是拿这些花制造毒品的!

    “制Y。”连续忙了七八天,对于向来以享乐为主的季柯来说,着实是有些累到了。

    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季柯便回答道。

    本来季柯也没打算隐瞒,只是她在思考的时候不喜欢说太多,就住择了沉默罢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