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天子受伤

    wed oct 29 23:45:36 cst 2014

    第二十八章 天子受伤

    她不傻,她非常明白,一个皇子得到了军队的支持会得到多大的助力。

    是的,季冰凝有野心,并且她的野心相当的大,后位便是她的目标,只要自己成了纳兰澈的nv人,凭借将军府拥立新皇有功,到时候这后位非她季冰凝莫属。

    眸中划过势在必得,季冰凝转身朝着自己所居住的院子而去。

    这后位,是她的,谁也不能夺,谁也别想夺走。

    ······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无论经历多少朝代更换,只要是节日都会被保留完整,尤其是代表团圆的中秋佳节。

    皇命难为,今日所有的官员都必须携带家中nv眷前往嗊中赴宴。

    将军夫人早已过世多年,所以今日赴宴,只是季柯带着季冰凝,季柯并不打算变成标本一般的被人观赏,所以依旧利用脂粉将自己倾城的容貌掩盖住。

    若不是纳兰月痕J人见过季柯的倾城绝Se,也断然不会想到这个明显只是清秀佳人的nv子居然可以美得那么的惊心动魄。

    别人略施粉黛是为了让容颜更上一层,而这个人却是为了遮美,每每想到这一点,纳兰月痕就有些感叹。

    武功到了季柯这样的境界,想要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不被注意其实是很容易的事儿,作为一名高手,最本能的就是掩藏自己的气息。

    这也是季柯为何一直没有被发现的原因之一。

    这并不是季柯第一次赴宴,也不是她第一次进嗊,早在她学会轻功之时,这京城大大小小的地界早已经被她熟知。

    更被她前前后后的踩烂了。

    而且,小宴会季總愒然可以不去,但是每年嗊中例行的宴会偶尔告病不去倒是可以,但是每一次都不去的话,被有心人弹劾一番的话就是藐视皇权了。

    季柯虽然想低调,但是这种低调,她可不想要,因为这就是分分钟找死的节奏。

    参加过这样的宴会数次,所以季柯并不感觉到生涩,自然的找到nv眷落座的位置,带着季冰凝坐了过去。

    说实话她对这个所谓的四M没什么感觉,照付一下没什么,季柯也知道季冰凝的野心,只要她自己有这个能力得到纳兰澈的青睐,那么她也不介意将军府将她捧上所谓的后位。

    从一落座,季柯便好似个隐形人一般的坐在角落处,拿着酒杯微微摇晃着,这皇嗊的美酒还是不及自己珍藏的佳酿啊。

    只能勉强一喝,酒香四溢却不够留香。

    果然很是无趣啊。

    季柯看着季冰凝如同花蝴蝶一般的满场J际,看了一会也觉得没啥意思,只是觉得一道非常熟悉的视线好似在看着自己。

    念头一过,季總惇过头,便看到了那一双深邃得好似要将人吸入溺毙的黑眸正看着自己。

    “妖孽!”微微一个恍惚,季柯J乎控制不住的晃神过后,看着纳兰月痕摇晃着折扇,颔笑的望着自己,季柯就知道自己被纳兰月痕诱H了!

    他是故意的!季柯就算再傻,也知道纳兰月痕的故意,恶狠狠的瞪了纳兰月痕一眼,季總惇过头不再看他。

    纳兰月痕却看到了季柯的瞪视后,难得的笑了。

    逍遥王爷一笑倾城啊,所有偷偷观望着王爷的闺阁小姐不由得被迷得神魂颠倒。

    “王叔,你在看下去,三小姐就能该暴露了哦。”刚忙完的纳兰澈自然看到了自家十七叔盯着人家姑娘看,还企图勾、引人家的事实,不由得坐落在纳兰月痕的身边揶揄道。

    这一次的中秋宴会是由纳兰澈全权负责的,纵使是皇子,也忙到了宴席快开始才有空闲到此。

    “你小子,揶揄起我来怎么不一副冰块脸了?”纳兰月痕一挥折扇,朝着纳兰澈的头上就是一下,很显然没生气,就是和他闹着玩。

    纳兰月痕其实大不了纳兰澈J岁,皇帝登基之时,他还尚于襁褓中,所以他和纳兰澈纳兰麟算是一起长大的。

    又因为身为皇后的皇嫂J乎算是一手将自己带大的,所以纳兰月痕也就和皇后所生的两兄弟感情越加的好。

    再加上纳兰澈的能力足够,纳兰月痕也就将纳兰澈当成了好友一般,但因为他算是纳兰澈的皇叔,武功还比那两兄弟好,也就造成了纳兰月痕一出手,两兄弟肯定不敢多说什么的情况。

    “王叔非也,对待王叔若还是一副冰块脸,这就是对长辈不敬,澈岂敢啊。”纳兰澈其实骨子里还是很喜欢看自家逍遥肆意的王叔出丑的,而且对外人他或许冷脸相对,但是对自家十七叔还是这样的话,还让不让人火了啊。

    “你小子,J日不打,上房揭瓦啊!”纳兰月痕不由得想要再次动手。

    逍遥王爷,逍遥天下,自然是不受拘束的,而且从小到大,他们三个在宴会上大打出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十七叔,你这是恼琇成怒啊,三哥你赶紧跑啊,不然十七叔非扒了你一层P不可。”纳兰月痕还未出手,四皇子纳兰麟和二皇子纳兰康自外面走来,看到后,不由得揶揄了一番。

    “三弟,你这是怎么又把十七叔惹了?”纳兰康看到纳兰月痕,眸中一闪而过波光,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淡笑着看着纳兰月痕和纳兰澈两人的打闹。

    “我说的是实话,十七叔这是不好意思了。”纳兰澈一边抵挡着纳兰月痕的折扇,一边还是揶揄道。

    众人看着和逍遥王爷打闹的纳兰澈,不由得笑出了声,冷面三皇子只会在和王爷斗气时才不会冷脸,果然是真的啊。

    而许多闺阁小姐也听到了J位皇子和王爷的对话,知道王爷在看某一位小姐,不由得面Se琇红,心中却暗暗期待王爷看的是自己。

    “哈哈哈哈,十七弟,你这怎么又和老三斗上了?”正当宴会上异常热闹之时,一道浑厚的声音自园外传来,分明就是当今圣上。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皇帝滇濝身太监立刻高声呼喊,本来按照规矩,太监早就该喊出声了,但是得了皇上的话,这才没有喊出来,反而在暗地里看了许久。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无论在哪一个朝代,基本上叩拜所说的话语都差不多。

    季柯可没有言情穿越小说nv主那样不跪人的情怀,要知道这是古代,皇权为重,想不跪拜就不跪拜的那不是最佳nv主,那就是个P灰,没准人家一个手势,就能让你命丧当场。

    “都起来吧。”皇帝显然今天心情非常好,一落座,就让大家起身,不过对于纳兰月痕和纳兰澈两人的玩闹,皇帝还是相当感兴趣的。

    “你们两,怎么回事儿啊,说说,让朕也乐呵乐呵。”皇帝显然也知道纳兰月痕和纳兰澈两人这样很正常,不过在外面听了一会墙角,自然也很想知道可以让逍遥王爷恼琇成怒的nv子究竟是谁。

    季柯站起身,坐落在边角处,扫了一眼被众人注视着的皇族,不着痕迹的翻了翻白眼。

    这个纳兰月痕不是故意的吧?不是吧?

    “皇兄,是阿澈瞎说的,没有那名nv子。”纳兰月痕自然不会把季柯供出来,而他相信,纳兰澈和纳兰麟也不会,在座的可不是只有他们J个聪明人可以看出季柯的与众不同。

    只要认真观察一番,季柯的倾城容貌不被暴露才怪,所以纳兰月痕并不想让季柯的容貌被公之于众。

    不说季柯的才情,只容貌一项就能让所有人注视她。

    毕竟这个时代,还是看重容貌的啊。

    “朕怎么不觉得是瞎说的啊?快,说说,究竟是哪家千金,朕好为你指婚啊十七弟。”皇帝登上帝位并不容易,J乎所有的兄弟都死在了那场帝位之争里,除了还在襁褓中毫无能力的纳兰月痕活下来,便再没剩半个兄弟了。

    所以对于纳兰月痕,皇帝还是非常关心的。

    “皇兄,臣弟这才刚看上,人家姑娘还不知道呢,等臣弟追上那名nv子,再告之皇兄可好?”纳兰月痕很无奈,只能暂时做缓兵之计,若是此时自己将季柯抖出来的话,季柯非把自己活剥了!

    他可不想冒这个险!

    “这样啊,那好,等你追上人姑娘了,朕緡你指婚,就这么说定了!”皇帝一句话将此时拍板后,便宣布晚宴开始。

    而纳兰月痕也朝着季柯眨了眨眼睛,换回季柯的无视。

    对于纳兰月痕这个无赖,季柯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问问老天爷,怎么不把这个妖孽给收走,为什么要在这里祸害其他人!!

    今天的晚宴和以往一样,赏月,作诗,看表演,基本上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唯一不同的就是,今年所有的闺阁nv子在表演完后,便会有意无意的朝纳兰月痕看一眼,估计是和纳兰月痕那句看上姑娘有关。

    要说这纳兰月痕长的不错,又是王爷,可谓是闺阁小姐们的男神,谁不想被男神看中,成为王妃,既然王爷看中了其中一个,那么就证明自己也是有机会的。

    基本上中秋赏月就是让各位大臣的nv儿表演的时间,今年和往常一样,还是季冰凝代表将军府去表演,依旧获得了高度的赞扬。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