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何谓正邪

    tue oct 28 22:28:08 cst 2014

    第二十七章 何谓正邪

    那些人不可能等着她的武功到那样的境界再蜂拥而来,所以她必须做好准备!

    其实季柯的想法不无道理,而纳兰月痕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季柯的用意,确实有了风华琴至少胜算能大点。

    但是也大不到哪里去啊,毕竟风华琴只配有拥人,不然也不会问世了J百年,却只有少数的J个人能弹奏它。

    “三小姐,能弹奏风华琴?”正当纳兰月痕思索之际,纳兰麟一身白覀愒院外而来,纳兰麟功夫不错,所以在院外也听到了寻得风华琴的两人滇澑话。

    纳兰麟很显然是知道风华琴认主的事儿的,所以也很是惊奇,自然想看看排名第一的兵器的厉害。

    纳兰麟惊奇的问话不由得让季柯挑眉,眉宇间露出一G子说不出的自傲,“我既敢拿,便能弹。”

    说着一甩衣袖,便席地而坐,很显然是想露一手给J人瞧瞧。

    其实季柯并不一定要弹琴,只是许久没碰,倒是真的有些手洋了,而且许是慵懒惯了,但是骨子里又不是慵懒的人,所以或多或少的有点压抑。

    正好借着这次抒发一下。

    手随意的搭上琴弦,风华琴

    会认主,只要没有得到风华琴的认可,一搭琴弦,必定受伤,更别说想弹奏了。

    琴音一下,荡气回肠,莫名的使人鏡神一震。

    而随着琴音而起,一缕歌声自季柯的嘴里飘荡而出。

    “出鞘剑,剑心既定破寒芒,

    照月量,赤血溅青霜,

    恶名扬,千里绝尘路彷徨,

    冰笛响,风簢轻狂,

    浊雨落,落沧桑,

    三生远,远L常,

    山河茫茫,正邪谁掌,天地无光,

    黑白不变,我自断YY,

    笑苍生,谓正道,是非对错一声烙上,

    尽人心,尽邪恶,尽虚妄,

    逆者戮尽看清模样,

    屏佛光万丈,

    舍我一身血R,也绝不退让,

    善于恶,但凭一纸糊涂卦,

    前路罢,来时雪已化,

    朔风鸣,鸣H沙,

    一壶醉,醉酒峡,

    笛至暗哑,善恶之辩,输赢只差,

    清浊不分,恣意杀杀杀,

    笑千古,说邪魔,胜者为真,负者何假,

    尽世俗,尽残疤,尽浮夸,

    问人之初以生死答,

    求梦醒一刹,

    纵我满身罪孽,也绝不会怕,

    苍生怒骂,江湖共伐,了无牵挂,

    以杀止杀,屠出个真假,

    是地狱,邀君下,看透世间虚妄浮夸,

    何为道,何为正,何为法,

    我行即道,我身即法,

    正邪无需话,

    血染山河,

    换一个天地无暇!”

    一曲歌,荡气回肠,将风华琴的前世今生完美的诠释而出,琴音已经到了末尾,季柯也止住了歌声。

    前世季柯虽然是雇佣兵,但是也有一些正常人的ai好,比如网游,而这首歌,正是季柯特别喜欢的网游里面的战歌。

    季柯不屑于将他人的东西据为己有,但是她也不喜欢解释。

    将手放在琴弦上,感觉到自琴身而来的颤抖,季柯知道这是风华琴的共鸣。

    满目望去,花园里好似狂风过境一般,已经没有了一处好地方,那是季柯的琴音里带了善凐,还有风华琴本身对前主人的愤慨,加大了威力,音刃杀人于无形。

    而纳兰月痕和纳兰麟还沉浸在季柯的歌声中,久久不能忘记。

    季柯的歌不似现在时下流行的小调,反而带着一G子说不出的荡气回肠和善凐四溢。

    风华琴的典故相信只要是知道风华琴的人都会知道。

    想当年,风华琴问世数百年,除了原主人能弹奏,也只有一个琴魔可以驾驭风华琴。

    琴魔Y年家族被毁,得到风华琴后,自然去报仇,但是报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武林中人滇澲伐和追杀。

    只因为琴魔杀的是正道家族,所有人好似忘记了琴魔本家被毁的事件,正道人士纷纷将琴魔视为异类,诛杀之。

    所有人都认为琴魔亵渎了风华琴,只是究竟存了什么心思就不一定了,风华琴的诱H太大了。

    怀璧其罪啊!

    而也就是因为这样,琴魔的一生注定了和正道人士展开血的对决。

    而传说,只要琴魔在与人决斗之时,都会问一句来追杀之人,何为正,何为邪?

    季柯的歌词里,分明就是分了两个阵营。

    正道,邪道,究竟何为正,何为邪?

    季柯的歌,不仅是曲新颖,更重要的是词触动人心。

    不得不说,这一回纳兰月痕是惊艳了,纳兰月痕听过太多的曲,其中不乏引人入胜的,但是从没有一首可以让他引起那么强烈的共鸣。

    J乎将他深藏在心底的澎湃全部激发出来。

    这样的感染力,J乎是纳兰月痕没有想到的。

    “三小姐,这歌叫什么?”这时,纳兰麟也回过神来,J乎妥口緡道,这样鏡妙绝L的歌,该配怎样的歌名呢?

    “杀伐。”季柯站起身,看着满目的狼藉,很满意风华琴有这样的效果。

    “杀伐,这个歌名好,简单,易懂,却也贴切。”纳兰麟不得不赞一声,季柯的这首歌很不错,非常的不错。

    “不知道,三小姐对这首歌有什么想法?”不知道为何,纳兰月痕倒是很想知道,季柯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唱出这首歌曲的。

    “在这个世界上,黑与白从来都是由赢的人决定的,以杀止杀有何不可?说实话,我是看不起琴魔的,若是我在那个境地,定会发展势力,不F?打到你F?正邪不两立?那么就别立了,正邪是有赢的人来决定的!”

    想到了自家师傅曾经时常的长吁短叹,季柯看向纳兰月痕的眼睛里熠熠生辉,她从不认为师傅对琴魔去世的惋惜有什么意义。

    琴魔当年独自一人是他傻,被B上绝路也是他在何为正邪里面纠结太久。

    季柯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说句难听的,只要是季柯决定了的,那么就算真的是不对的,季柯也要让这件事变成对的!

    这就是季柯的处事法则,这是第一次季柯如此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带着淡淡的霸气,和丝丝的杀伐之气。

    却莫名的吸引着纳兰月痕。

    看着淡淡傲气的,纳兰月痕的眼神不由得越加的柔和,这个nv子,怎么越看越喜欢了呢,越来越喜欢了呢?!

    “三天后,便是嗊中的中秋宴会,不知三小姐收到请帖了么?”纳兰月痕想了想将此行的目的道出。

    “自然是有的,三天后季柯会如期而至。”身为将军府的嫡nv,这些宴会季總愒然是能避则避,但是既然已经倘进了这摊浑水中,季柯就算再不想去,也必须得去。

    帝位啊,永远是可以让无数人趋之若鹜的诱H。

    因为有纳兰麟在场,纳兰月痕并没有待太久,最近京中暗C汹涌,中秋宴会又是由纳兰澈全权负责的,不知道多少钱想拿着这点抓纳兰澈一党的把柄,所以连带着纳兰月痕和纳兰麟也变得异常的忙碌。

    别院花园外,一道纤细的身影满颔情意的看着纳兰月痕和纳兰麟离去的背影,眸中划过了算计的波光。

    季冰凝看了一眼花园中的狼藉,眼中划过一抹妒恨。

    不得不说,季柯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将军府已故主母所生之nv,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是天之骄nv的命运。

    容貌又貌美如花,若不是她出门喜欢用面纱遮脸,这第一美人的称号绝对不是属于自己的。

    而季冰凝就不一样了,庶nv的身份注定了她一开始就抬不起头,就低人一等。

    而自己亲生母亲的不争不抢,更加让她的童年在众家小姐中的白眼中度过。

    但是季冰凝却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自小就认真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只求能赢得长辈的青睐。

    季冰凝也知道,只要有季柯在的一天,自己永远不可能有出头之日,她只小季柯半岁,但是心中的野心却极大。

    季冰凝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从小沉默寡言的季柯在被自己蓄意推入水中醒后就变了一个样子。

    虽然依旧慵懒,沉默,但是自己的数次陷害却毫无用武之地,每一次都能被她逃过去。

    咬着牙,季冰凝的眸中满是愤恨。

    尤其是,十岁之后,季柯的地位在将军府就变得异常的不同,外人常道,将军府嫡出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并且不学无术,常年待在自己的闺阁之中,身T较弱,不得将军府喜ai。

    但是只有季冰凝知道,这些传言都是自己散播出去的,所谓的不学无术,其实季柯琴棋书画样样鏡通,便是武功,也在季冰凝有一次半夜睡不着逛花园,看到在月光下习武的季柯后,才知道自己那个素来懒惰成X的三姐居然有如此高深的功夫。

    季冰凝毕竟是将军府四小姐,身为将军后人,岂能不会习武,虽然武功不咋地,但是眼界还是有的,也就在那时,季冰凝开始和季柯J好。

    季柯不喜J际,自己就代替嫡姐,因此,将军府四小姐琴棋书画样样鏡通,美貌无双的传言便传了出去。

    只是真正见到季柯容貌的人,便会知道何为真正的国Se天香,倾国倾城!

    季冰凝不傻,她自然知道将军府现在投靠了谁,当今三皇子纳兰澈,季冰凝相信自己父亲的本事。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