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罂粟花开

    sun oct 26 23:40:33 cst 2014

    第二十五章 罂粟花开

    “哦?看出什么了?”纳兰月痕什么都会,兵法阵法也了得,但是这里的阵法却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别说破阵,就是进去都难,本来他也没指望季柯能进去,只是想着带她来看看,没成想,季柯居然能给他如斯惊喜。

    “你看不出阵法是因为,本来这座山就是阵法,这座山的每个石子,每颗树都自有其规律,石子消散,底下的泥土也会成为一个阵法,而这个浓雾,或者不能称之为浓雾,而得称之为瘴气,瘴气的形成和地势,环境息息相关,瘴气是有毒的,迷情,幻境,致命多种。”

    季柯难得的跟纳兰月痕普及了一下,来到这个时空多年,季柯也知道,瘴气这玩意儿,对于一直在内陆,从没见过热带雨林的纳兰月痕来说太过陌生。

    “瘴气?”

    “恩,瘴气簢不同,雾是S气蒸发而成,瘴气虽然差不多,但是却是有毒的,若没有Y物,很容易便会吸入人T,从而产生迷幻作用,想来,幻觉就是这样产生的。”

    “总而言之,只要有人踏入这里,这座山的一C一木,甚至是一土一石都会成为阵法,所以破阵是不可能了,进去倒是有方法。”季柯依然是一派慵懒的模样,怪不得没有人能进来,这里的玩意儿明显是从海外传来的。

    看了看天Se,月Se越发的亮,此时便是进入的最佳时机。

    “跟着我的脚步走。”

    话音未落,季柯一个闪身就进了栖凤山,纳兰月痕紧随其后,两道身影快速的穿梭在山林间,一个停顿也没有。

    终于两人在一处断崖上停下,季柯看着断崖对面的石棺,第一次产生了惊异,并不是因为那石棺,而是石棺旁的字!

    一个“杀”字,带着扑面而来的杀意,让人不由自主的胆寒。

    季柯的目力极好,那字明显是用指力刻上去的,这需要多强的内力才能达到?

    季總愒问自己的身手已经是天下少有,但是想要用指力刻字,不可能,太难了,根本没有办法!

    而这个细节很显然,纳兰月痕也发现了,此时他的眸底也出现了凝重,若是这栖凤山真的有人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功力,以致化境,他和季柯想要对付那个人,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手不自觉的嫫向了腰间的锦囊,季柯从来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威胁,若是真的遇上强敌,那么可就别怪她拿出不属于这个冷兵器时代的玩意儿了。

    一阵清风吹来,夹佑着一种特殊的香味,香味很淡,淡到J乎闻不到,但是这并不包括,曾经是生物学专家的季柯。

    “罂粟花?”J乎是一闻,季柯就下意识的得出了答案,这也要归功于季柯有一段时间接受组织的从罂粟花根痉里提取万分之一的鏡华制作高浓度的**,所以季柯对这味道异常的熟悉。

    就算是多年没有接触,但是已经条件反S的自己就得出了结论。

    “走。”闻到了罂粟花的味道,就算是季柯再不想过去也需要过去了,这香味明显是罂粟花已经成熟了,罂粟花的香味很淡,淡到基本上是闻不到的,能让季柯闻到这个香味,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花不是一朵两朵,而是一群,一P,或者说有人在刻意栽种!

    在京都旁种这玩意儿,当年的清朝可就是毁在了这玩意儿下,若是罂粟花被制成大烟在国内销售,季柯想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毒品,可以让这个国家从根本上被摧毁,不可避免的季柯想到了前世死在毒品下的父亲,走动间,季柯的杀意不自觉的渗透出来。

    作为21世纪排名第一的雇佣兵,来自修罗地狱的善凐又岂是泛泛,那样的杀意让人不自觉的胆寒,便是看多了,也经历过的纳兰月痕也不由得侧目。

    从到了栖凤山开始,季柯有意无意间便会给人一种胆寒的严肃,和往日里的季柯相差甚远,所以不由得纳兰月痕便想要观察这样一个不同以往的季柯。

    随着气味,季總愡到了再次走到了崖边,环顾四周,季柯知道没路了,再次深吸了口气,崖底飘来的香味越加的浓郁,花田在崖底!这样的结论让季柯直接朝着崖底一跃。

    纳兰月痕见季柯如此严肃,也明白这栖凤山的东西非同小可,也没问,跟着就跃了下去。

    华夏古武乃是除了奇门彼卦之外最为奇特的传承,到了季柯和纳兰月痕这样的实力,无论是感官亦或是实力都已经是顶级高手的行列,便是想要个对手也是天下间少有的。

    山崖石头林立,也并不高,季柯只是在崖壁上J个借力缓冲着,就到了崖底!

    悄无声息的落入崖底,季柯一眼望去便是成群的盛开了的罂粟花在月光的衬托下美的惊人。

    “这是什么花?”在崖上纳兰月痕可能闻不到那样的香味,但是到了崖底的花田里,纳兰月痕便闻到了一G说不清的浓郁的花香。

    罂粟花的花形奇特,满目的红罂粟J乎让季柯不由得心惊,这是变种的罂粟花,制成毒品的话,其效果简直比海洛因还厉害,皱了皱眉,这花田绝对不能面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年清朝败落至此,虽然是因为当权者无用,但是这大烟不一样,这是从根本上在摧毁人类的意志,只要有心之人将大烟散播的话,不要说本国,就连其他国家也会被祸害。

    本来五国就明争暗斗,要是有人拿这玩意儿做手脚的话,还真是防不胜防。

    “罂粟花,又称恶之花,你只需要知道,这花若制成毒品,会摧毁人的鏡神,使人产生幻觉,并且上瘾,久而久之摧毁人的机能,最后那些染了毒瘾的人身T会越来越差,直到死亡,据我所知,海外的某个大国最后被灭就是毁在了这玩意儿之下。”

    季柯语速并不快,很慢,但是很有条理,纳兰月痕基本上一听就懂。

    好看的眉头微皱,纳兰月痕自然知道海外还有国家,对于这罂粟花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也挺震惊,而他此刻更想知道,这花明显是海外的,是谁将花传入了这里,并且还大肆的栽种!

    一种花可以毁掉一个国家固然骇人听闻,但是纳兰月痕还是相信了季柯,因为季柯没有理由骗他。

    看着这一P变异的花田,季柯心里想要将它们留下制成另一种对本国有利的Y物的想法也随之烟消云散,这是效果最为厉害的变异罂粟花,如果没有合适的工具,制成的东西一蟼愑就会上瘾,并且难再戒掉,她不能冒这个险,去制造这玩意儿。

    “这地方,我们得毁了它。”纳兰月痕思前想后,缓缓的做出了决定,而这决定也得到了季柯的点头应允。

    “谁在那里?”正当两人还在想着怎么做之时,一到声音突然响起,J乎是下意识的,季柯身子一闪,银光闪过,那名明显是看守者的男子便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倒在了季柯的脚下。

    好快的手法,纳兰月痕算是第一次看见季柯杀人,季柯杀人的手法G净利落,一点多余的招式都没有,手法快的让人不可思议。

    而季柯很显然并没有关注到纳兰月痕怎么想,现在她想去证实她的最后一件猜想。

    远处灯光摇曳,明显是住着人的模样。

    转过身,季柯道:“走,过去看看。”

    J瞬之间,两人就到了这明显是住着养花人的地方,挂在横梁上,季柯看到了里面熟睡中的数名nv子,果然如此,那些nv子被全部带到了这里种植这些罂粟花。

    在这里,养花者一般都是nv子,怪不得丢的人大多数都是农家的nv子,只有那里的nv子才更能懂得农间的种植技巧。

    可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罂粟花,也避免有人偷花,这里的房屋离花田很远。

    眯起眼眸,季柯和纳兰月痕完全视侍卫为无物,出入自在。

    再次回到了花田,季柯对着纳兰月痕道,“在这里等我。”便闪身到了山崖下,找了J个造型奇异的石头,又回到了纳兰月痕的身边。

    难得的蹲下身,季柯从袖口拿出一块丝巾扑在了地上,开始运用内力将石头捏成粉末。

    纳兰月痕不知道季柯要做什么,但是也蹲下身跟着照做。

    这花田很大,如果没有火油的话,想要完全的烧毁它们很难,因为只要它们一点火,那些侍卫必然会知道,纳兰月痕本来的想法是先灭了那群侍卫,但是看着好像季柯有别的法子,就暂时停了下来。

    季柯当然也想过直接灭了那群侍卫再动手,但是这样一来,那群nv子必然逃不过被责问,甚至被杀人灭口,那群nv子很显然家是回不去了,在她看到了花田之时,便已经让豹子回去找增援了。

    豹子是她一手训练出来的,季總愒然相信它的能力。

    看着已经堆成一堆的粉末,季柯直接拿起粉末洒在了罂粟花G上。

    数道黑影自对面的山崖下来,朝着房屋那头而去,那些都是季柯的人,nv子当然是回不了家了,但是季柯的分部众多,所以打算将那群nv子分别带到别的国家,当然一旦她们有什么异动,必然逃不过死的下场。

    季柯不喜欢杀人,却也不代表她会如圣母般仁慈,一旦威胁到她,就怪不得她无情了。

    纳兰月痕也看到了那群黑影,聪明的他也没问,季柯不简单是他本来就知道的,现在问太多了好像也没啥用,还不如不问。

    看着那群nv子被两两救走,季柯和纳兰月痕也再次到了山崖之上。

    “我说季柯MM,你这会可以告诉我你卖的什么关子了吧?”拿起从不离身的折扇,纳兰月痕悠闲的扇着风。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