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凤栖鬼怪

    sat oct 25 23:45:52 cst 2014

    第二十四章 凤栖鬼怪

    在京城的西北角,有一座山,名为栖凤。传言,多年前,帝王落难,逃命时在那栖凤山遇见了一个贵人。

    在那贵人的帮助下,帝王重新夺回了地位,并迎娶了那贵人的nv儿作为皇后,从此,那座山便被命名为栖凤山。

    只是后来,帝王荒Y无道,将那皇后打入冷嗊。在皇后临死之前,却是请求帝王将其尸身送回栖凤山。帝王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同意了,将其厚葬在栖凤山上。

    只是从那之后,栖凤山便常年大雾弥漫,普通人进去了,基本都会被困住两三天之后才能够绕出来。

    而据那些曾经进入过栖凤山的人描述,他们在栖凤山打转的时候,无一例外,都说自己在山上见到了一个美艳的nv子。

    从那之后,这栖凤山就成了有名的鬼山,轻易没有人入内。

    季珂望着手上这关于栖凤山的资料,眉头不经意的皱起。

    “眉头皱起,都不好看了。”话音刚落,一只略微有些老茧的手指便轻轻的点在了季珂的眉间。

    能够跟季珂这般没大没小的,自然只有纳兰月痕一人。

    “你怎么又来了?”季珂扶眉,有些无奈。

    本以为这纳兰月痕伤势好了,总该乖乖的回去了,可是不想,这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琇耻心,第二天又P颠P颠的来了。

    最近这些日子,白日里,纳兰月痕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季珂这里,是以,这进进出出也根本就没有人会阻拦。

    至于后院那阵法,在吃了J次亏之后,对于纳兰月痕也根本算不的什么了。

    于是,她季珂生病的时间,又是无限期的延长了。

    不过季珂倒也不讨厌便是了,毕竟,这样子也可以省了不少的麻烦。

    可是这纳兰月痕每日来,她也着实有些受不住了。

    偏偏纳兰月痕这人就是软Y不吃,打骂都是敢不走。

    所以季珂也懒得每日花费大把的时间来赶走纳兰月痕,索X直接随他去了。

    “栖凤山?这里我去过。”纳兰月痕随意的看了一眼季珂手中的纸,一眼就看到了栖凤山这J个字。

    “你去过?那跟我说说具T的情况。”季珂没有想到,这纳兰月痕竟然会去这种地方。

    “你派人去调查,难道没有人去看过吗?”这可不是她季珂的做事风格啊。

    “他们进不去。”既然调查到这里了,季珂又怎么会不派人去?可是派去的人无一例外都被困了三天才走出来,至于所谓的美艳的nv子,却是没有人看到的。

    但是有一点却是惊人的一致。

    在夜深人静之时,他们都听到了nv子的哭声。

    虽然季珂自己便是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一抹幽魂,可是她还是相信,这世界是没有鬼怪的。

    所以,这一切的解释,便是有人在搞鬼。

    而那nv子的哭声,却是让季珂想起了那些失踪的nv子。

    “你信鬼怪之说?”纳兰月痕在季珂的身边坐下,接过了季珂手中的纸张,仔细的看了起来。

    “自是不信。”季珂没有发现,早在不经意间,她已经那般的习惯了纳兰月痕的存在。

    “我去看过,是阵法,只是单凭我个人之力,进不去。”

    纳兰月痕将手中的纸张扔到了桌上,转又看着季珂。

    这纸上的内容跟他之前知道的并没有相差太多。

    “你怎么会突然的关心起这个来?”这栖凤山的由来已久,当年他也只是好奇才去探查的,只是那阵法太过于深奥,他根本参不透,而且那荒山也没传出什么害人的传闻,便也就将其丢到了脑后,没有淤去关注。

    “你觉得那nv子的哭声有何而来。”季珂其实也是无意间听说了这么一座山,于是才派人去调查,可是不想查了许久也是没有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虽然那栖凤山就这么看来,是没有丝毫的危害。

    可是她相信她挑选出来的手下。

    若是只有单独一人听见nv子的哭声也便罢了,偏偏她派去的人都听到了。

    而且她还让他们随身携带了不少清心静气的东西,断然没有于幻觉中才听到那哭声的道理。

    而且再退一步说,若是那nv子的哭声真的是幻觉而生,那布阵之人为什么要选择nv子哭声作为幻象呢?

    所有的一切都透着诡异,让她不自觉的就将这一切养那些失踪的nv子身上联想而去。

    是不是,这所谓的栖凤山,真的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呢?

    “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纳兰月痕的兴趣也是完全的被勾了起来。

    这些日子帝王的身子还算是不错,那些明争暗斗的皇子也因为他受伤一事,安分了不少。

    这让他最近的日子,还真是有些无聊透顶了呢。

    季珂看着那满脸兴奋的纳兰月痕,着实是有些无语了。

    这人真的是当初她认为的那个沉稳大气靠得住的纳兰月痕吗?

    现在这样子,分明就是一个看到好玩的玩具兴趣盎然的孩子啊!

    “就这么去太过于C率。”季珂向来不喜欢打没有准备的仗。

    这栖凤山虽然从消息看来没有什么危险的,可是要是突然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没有丝毫准备的他们很有可能会吃一个大亏。

    这死过一次的人,比谁都清楚这生命到底是有多么的脆弱不堪。

    所以,她季珂非常的惜命。

    “主子,这等事情我们去就好!”一直候在身边的十一看不下去了,看主子的意思,是要亲自去冒险的样子,这怎么可以!

    主子的安危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哪里能够这般C率的就去那还没有调查清楚的地方。

    “无妨,吩咐下去,十一十二琴与我同去,剩下的人该G什么G什么。”

    季珂既然决定要去了,自然是没有什么能够改变她的心意。

    “吼!”

    一直睡在季珂脚边的豹子有些不满意了,这明显是要出门不带它的意思啊,这怎么能行?

    当即轻轻一跳就到了季珂的膝盖之上,昂着头,翘着尾巴,打着呼噜,蹭着季珂的腰。

    这摆明了就是要跟着一起去的意思。

    季珂嫫了嫫豹子的头,换来的却是更响亮的呼噜声。

    豹子因为伙食很是不错,相比于纳兰月痕第一次见,那可是大了一大圈的。

    现在就算是不算尾巴,也是有季珂一个胳膊长了。

    那么大一只,T重自然也是不轻的。

    “豹子,先下去,带你去便是了。”这么一分不轻的重量集中于季珂的膝盖上,她还真是有些吃不消了。

    而且,带着豹子也是不错。毕竟,它是动物,也许能够察觉到一些她忽略的地方。

    深夜,京都去往栖凤山的路上,两道黑影自半空中略过,季柯深思熟虑后,便只和纳兰月痕成行,一手抱着豹子,季柯白衣翩飞,纳兰月痕跟在季柯的后面,对于季柯的轻功也是微微的震撼了下。

    虽然没见过季柯出手,但是以他看来,季柯的武功绝对不低于自己,纳兰月痕也震惊了,古卞的季家怎么会养出这样让人惊奇的nv子?

    一个时辰后,两人便站在了栖凤山的入口处,此时已经是半夜,月光挥洒,月Se下的树影斑驳,让此山间多了J份诡异。

    看着蜿蜒而上的山间小路,季柯的眸中带着一丝诧异,栖凤山她并没有来过,也只以为是阵法而已,但看来好像并不只是如此啊。

    上前J步,季柯蹲下身看着被伐木者砍去的树,抚嫫着树的年轮,心中下了一个异常奇特的定论。

    “创造出和栖凤山阵法的人好大的手笔啊。”站起身,季柯拍了拍手,据说这栖凤山的大雾是夜晚的子时三刻才会降临,她需要再看看这浓雾才能真正的答案。

    “哦?看出什么来了?”一旁的纳兰月痕从和季柯到这里就一句话没说,只是抱着双手站在一旁看着,这栖凤山他也来过,虽然知道是阵法。

    也进去过,但是他根本走不出来,奇门彼卦是华夏最为奇特的古老传承,阵法,首先在于阵,布阵是相当关键的,阵眼亦是。

    譬如,季柯在将军府的阵法,以山石绘阵,可移动,变化万千,而这栖凤山,他根本找不到阵法所在,或者说,这是由数个阵法凝聚而成,纳兰月痕解开了第一个阵法,葴麾不开第二个阵法,最后只能再次绕出来。

    “等子时三刻,便能知晓,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去就回。”季柯看着栖凤山,想要验证一下心中的第一个疑问,脚下一个借力,身子翩飞而上,在山林间查探。

    月Se下,今天的季柯并没有待面纱,也没有易容,绝美的容貌在月光的衬托下,越加的清丽非凡。

    不自觉的便是连万花丛中过的逍遥王爷也看呆了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子时三刻终于到来,季柯和纳兰月痕站在山脚下,看着浓雾自山顶在瞬间内将栖凤山覆盖住。

    “哼,果然如此。”季柯抚嫫着在林中饶了J个来回也无法进入的豹子,冷哼一声。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