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秘闻2

    fri oct 24 23:10:06 cst 2014

    第二十三章 秘闻2

    可是他纳兰月痕是什么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在意,又是拉着季柯的手回到了房中。

    季柯倒是有些无奈,她J次都想甩开纳兰月痕的手,可是奈何这纳兰月痕身上的伤势,让她根本就不敢直接使力。

    普通的古代nv子,怕是会觉得自己吃亏了什么的。

    可是季柯不会。

    这牵手亲吻,在她的眼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事情。

    所以,这纳兰月痕ai牵,那就牵着呗。

    齐秀这次倒是没有继续拿乔下去,直接就将她知道的事情告与了众人知晓。

    众人还在脑中思考,之前所听到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齐秀却是又补了一句。

    “我已经将我知道的都告与你们知晓,还望你们护我周全。”

    季柯忍不住的就笑了一笑。

    她还以为这nv人是有多大的骨气,之前死僵着不说,还以为是个不怕死的主,现在看来,分明还是将自己的X命看的很重的。

    “若是你告诉我们的消息是正确的,那你的安危,我们自然会护着。不过,若是这消息有假”纳兰澈冷冷的看了齐秀一眼,“这后果,你也应该清楚的很。”

    齐秀点了点头,颔首,掩去了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寒意。

    那机灵的小太监,知道现在乃是主子们商议大事的时候,知趣的带着齐秀等人退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了纳兰月痕,纳兰澈与季柯三人。

    “王叔,你怎么看。”

    纳兰澈第一时间开口就要询问纳兰月痕的意见。

    这么多年,纳兰月痕一直都是在充当中军师的角Se,所以,这纳兰澈还是十分信任纳兰月痕的。

    “先派人去查证一番才是。”

    纳兰月痕没有轻易的下定论,毕竟这事情还没有查清楚。

    季柯却是心里觉得好笑。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皇帝今年的岁数已经是不小了,可是之前那齐秀却是告诉他们,魏青之前一直都是受皇帝的命令,在外寻觅年轻貌美的nv子送进京城。

    而且,那些nv子可不是通过正经的选秀进入嗊中的,更甚者,那些nv子一个个都是有去无回的。

    这个消息的真假,季柯也不敢断言。

    但是有一点,她是清楚的。

    那便是这些日子来,确实有不少的nv子失踪。

    只是那失踪的nv子都是这远离京城的偏远之地,若不是季柯的消息网络实在是广,也不会知晓这些的。

    至于那齐秀说,这一切都是奉了皇帝的旨意在行事,季柯却是有些不相信的。

    这纳兰月痕可是皇帝的亲弟弟,虽然年岁差了许多,可是到底当初也是在帮助皇帝登基的时候出了力气的,难不成,这帝王家的感情,真的单薄到了如此的地步?可以直接下令刺杀自己的亲弟弟?

    而且,当初纳兰月痕行刺一事,可是皇帝亲自下令让纳兰澈调查的。

    若是这事情真的是皇帝的旨意的话,怎么会这般轻易就被他们查出来?

    若是那齐秀没有说谎的话,那就是这齐秀所谓的上面人,一直都是在打着皇帝的招牌在行事的。

    不管怎样,这事情到底是变得愈发的有趣了呢。

    季柯回到将军府,第一时间就派人就彻底的调查之前偶然听闻的nv子失踪事件。

    躺在贵妃塌上,整个屋子都是静悄悄的。

    忽然的,季柯觉得有些许不适应。

    下意识的就往床上看去。

    之前那一直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纳兰月痕,却是不在了。

    床上的铺子,已经换上了崭新的,根本就没有丝毫别的痕迹存在。

    闭上眼睛,季柯决定还是好好的休息才是。

    这些日子,因为纳兰月痕的存在,她倒是好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

    纳兰月痕走了,她的“病”也该好了。

    可是这还没睡下多久,却是又响起了敲门声。

    “主子,季威将军在院子门口。”

    琴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季柯睡觉的时候,向来是不喜欢有人在屋子中的,所以,他们都在外面候着。

    无奈的起身,这季威,还是需要见得,毕竟,这名义上,他们还是父nv呢。

    季威等了一会,总算是有人将他放进了后院,那心中的复杂之情,根本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一方面他要忌惮季柯的实力,一方面又是希望自己在季柯那里能够有些地位一点。

    只是,这两者显然是不能够兼得的。

    “父亲。”

    季柯还是客套的打了招呼。

    “这事情可是解决了?”

    季威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心神不安的,毕竟后院住了纳兰月痕那么一尊大佛在,他怎么能够安心?

    好不容易将那大佛给送走了,他一收到消息,就急急的赶了过来。

    “差不多了,父亲安心。”

    季柯当然知道季威的心急,只是很多事情,还是不适合告诉这季威的。

    就比如今日齐秀所说之事,在没有核实之前,是断然不会告诉季威的。

    “那王爷的身T呢?”

    季威其实比较关心这个,逍遥王爷若是在他的府邸出了什么事情,那他的未来,可是完全的毁了啊。

    “已然恢复了。”

    季威问一句,季柯就答一句。

    跟这季威之间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亲情。

    而季柯也不是那种渴望亲情的小nv孩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罢了。

    季威利用季柯的实力,换取他以后的荣华富贵。

    而季柯,则是利用季威的地位,为自己以后想要的生活铺路。

    亲情,在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

    “那可是调查出到底是谁行刺了?”

    季威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可是奈何,这些消息根本就不是他能够调查的清楚的,所以只能够前来询问季柯。

    “不曾。”

    当然季柯是不会告诉她,他们最后的调查结果却是指向了皇帝的。

    不说事情的真假还没有确定,就算是确定了,这事情也是不适合告诉季威的。

    毕竟,季威一直以来想要的都是帮助纳兰澈立储,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跟皇帝直接去斗的。

    季柯悠哉的倒了一杯茶,不紧不慢的。

    季威却是有些着急,在那不停的踱步。

    “怎么会还没有调查出来呢?这次的对手是不是很厉害?到底是有多厉害?我们需不需要做出什么措施来防备一下?”

    一蟼愑像倒豆子一样,巴拉巴拉的说了不少话。

    “父亲莫急, 五皇子已经着手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季柯还是不紧不慢的喝茶安抚着季威。

    “对了,父亲,我这病,你过两天在对外宣布好了。”她可是想要趁着这次“生病”好好的休息休息才是。

    若是早早的就好了,怕是又会有不少的麻烦朝着她扑来了。

    “可以。”季威总算是停下了踱步,皱着眉头看着季柯,“当初选择纳兰澈,应该是没有错的吧?”

    到现在,他还是有些不确定起来了。

    这会的季威,哪里还有什么大将军的样子。

    完全就是一副为了自己的未来可以不择手段的样子。

    季柯忽然觉得有些累了。

    这卷入争斗本来就不是她的本意,可是为了这以后的日子,她不得不cha手。

    但是这可是不代表,她愿意接触那些只是单纯的为了功利奔走的人。

    “父亲,我有些乏了。”

    这意思,摆明了就是要季威离开。

    季威的脸上表情一僵,看了看季柯,张了张嘴,可是到底是什么都没有说。

    “那你好生休息吧。”

    说完,便甩袖离开了。

    他心里是有些恼火的,可是又不敢跟季柯撒火,所以,这赶紧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季柯又重新的爬回了贵妃塌,懒懒散散的闭眼假寐。

    这以后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她可是得好好的养好鏡神,面对呢。

    “主子,需要我给你按按吗?”

    琴在一旁小声的问道。

    主子的状态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分明是乏了。

    “你下去吧。”

    季柯现在就是想好好滇澤着歇一歇,没有人打扰才是。

    琴领命离去,顺手将豹子也给抱了出去。

    房屋中安安静静的,可是偏偏,季柯却是有些睡不着了。

    静悄悄的屋子,让季總愜觉得少了点什么。

    可是季柯不想去深想,她只想现在奋斗一段时间,然后以后都过安稳的日子就好。

    前世的她,已经受够了那所谓热血沸腾的日子。

    今生,她只想求一个安稳的未来罢了。

    若是跟那个人牵扯不清的话,这未来,却是注定不会安稳的。

    所有,这心中就算是冒出了那么一个小小的芽儿,也会被她亲手给掐断的。

    没有人能够阻挡她那颗渴望平静的心。

    没有人。

    即使是他,也不行。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