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秘闻

    thu oct 23 23:44:24 cst 2014

    不过,季柯这般的奇nv子,到也是完全能够配的上王叔。

    他觉得现在可是没有他什么事情了,于是,便带着人出门了。

    齐秀瞪大了眼睛,满满的不可置信。

    从这名叫季柯的nv人进屋起,纳兰月痕的目光就一直黏在季柯的身上,她就知道,这nv人对于纳兰月痕来说是不一样的。

    可是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盼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竟然喜欢上了别人。

    所以,潜意识就一直在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可是现在呢?

    这不代表她就要去接受这个男人。

    她对于这个世界一直都是没有什么归属感的,她的目的,只不过是希望现在的繁忙能够换来日后的安稳罢了。

    儿nv情长,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所以,她能够有什么表示?

    至于牵手亲吻,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这纳兰月痕要牵,那牵便是了。

    身边的人,早就跟着纳兰麟出去了,季柯觉得现在出去与不出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毕竟那齐秀都没有说什么,不是吗?

    “放手。”

    季柯看了看那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放的纳兰月痕,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这都牵了那么久了,也不嫌麻烦。

    “不放。”

    纳兰月痕哪里会因为季柯的一句话就放手,反倒是更紧了紧手,让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完整的包裹在他的大手中。

    “到底有什么话要说,就直说吧。”

    纳兰月痕在面对齐秀的时候,哪里还有面对季柯的那份耐烦与讨好,剩下的只有不耐烦。

    强烈的对比,让齐秀的心一阵钝痛。

    “王爷,我ai了你那里多年啊!”

    她有些歇斯底里了。

    这一句话,J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一般。

    纳兰月痕却是当着众人的面,亲了这nv人!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对于感情,纳兰月痕是多么的认真,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没有听到过纳兰月痕跟别的nv人走的很近的消息。

    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有希望的。

    可是现在呢?

    之前发生的一切,她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王爷”

    她幽怨的喊了一声,希望能够换来纳兰月痕的注意。

    可是纳兰月痕现在满心都扑在了季柯的身上,哪里会理睬她?

    “你不表示表示吗?”

    纳兰月痕看着身边那淡定的季柯。,很是不淡定的开口。

    这一般nv人被亲了,不是应该要脺骺琇要么恼怒吗?

    怎么季柯就这么的淡定?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伸手牵起了季柯的手,相较于他那灼热的掌心,季柯的手温度有些偏低,但是那凉凉的感觉,却是让纳兰月痕觉得很是舒F。

    季柯承认,之前纳兰月痕亲上来的时候,她的嗅濜是加速了一下。

    季柯闻言,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

    这nv人的智商是不是有些问题,不然怎么一直那么强调自己ai了纳兰月痕那么多年?

    这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东西,看纳兰月痕这样子,根本就不曾给过齐秀丝毫的暗示,完全就是齐秀自己一个人单方面的ai恋罢了。

    到底,是什么给了这nv人这么大的信心,一定能够等到纳兰月痕的回应呢?

    “还请自重,不要忘了,你早就已经嫁作人F。”

    纳兰月痕在面对这种无聊的nv人的时候,哪里还会有什么客气不客气一说,声音淡漠,没有丝毫的感情。

    边说还边拉着季柯的手往直前J人落座的地方走去,这一直站着说话,也是很累的。

    齐秀被纳兰月痕的话给噎了一下,当年她会嫁给魏青,不过是为了能够博得纳兰月痕的关注罢了。

    不过显然的,这赌局,她赌错了。

    纳兰月痕根本对她没有丝毫的感情,是以,当年她幻想的抢亲什么的戏M也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若是当年,我未嫁,你会再多看我一眼吗?”

    齐秀还是不死心,语气哀怨却是又带了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季總慀在凳子上,也是被这叫做齐秀的nv人给无聊疯了。

    这些不都是已经摆明的事实了吗?看纳兰月痕这样子,会在意才怪!

    忍不住的就看了一眼身边的纳兰月痕,此时的他就是那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她的手反反复复的看着,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分到齐秀身上一分一毫。

    那当年,这齐秀,又是怎么缠上这纳兰月痕的呢?

    季柯忽然有些好奇了起来。

    屋子里半晌都没有动静,显然,纳兰月痕根本就没有听到齐秀到底是说了什么。

    伸手掐了一把纳兰月痕,换来的却是纳兰月痕很是无辜的一眼。

    “你G嘛掐我。”

    纳兰月痕正端详季柯的手,心里还在不停的想,这手怎么生的那么好看,手感吁么那么好,这就突然的被掐了一下,能不无辜吗?

    至于留下来跟齐秀相处,那不是迫不得已吗?

    留下可以,他可是没说,要好好滇濤齐秀说话啊。

    “”季柯无语,这人怎么就是这么的不正经呢?

    难不成是以前的关于这纳兰月痕的资料都出错了不成?

    怎么印象中的纳兰月痕跟眼前这个认识的纳兰月痕差距那么大呢?

    “王爷,你既然留下,就不能好好滇濤妾身说说话吗?”

    齐秀哪里会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根本就没被纳兰月痕注意到。

    只是她还是不甘心啊!

    这么多年 ,她忍辱负重嫁给了魏青,做了那接头人,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重新站在纳兰月痕的面前。

    如今,她是做到了。

    可是纳兰月痕还是如多年前一般,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眼中。

    她本以为,该是不一样的啊。

    毕竟,她知道了那么多的东西。

    毕竟,她知道的东西,是纳兰月痕他们迫切需要的啊!

    这不应该!

    一定都是纳兰月痕身边那个nv人搞的鬼!

    齐秀狠狠的盯着季柯,若是目光能够吃人的话,现在的季柯怕是已经被她给拆吃入腹了。

    季總愒然是不会惧怕的。

    这nv人身上的气势,对于季柯来说,那基本就是可以忽略的那种,根本就不会引起她丝毫的重视。

    她只是在无语。

    这明明是纳兰月痕的事情,现在却是又扯到了她的身上。

    天知道,她可是最害怕麻烦的了。

    “齐秀,有什么话你就快点直说,不要L费你我的时间。你应该也知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纳兰月痕自然是见不得季柯被这般瞪视的,丝毫不留情面的开口了。

    齐秀的面Se一变。

    她哪里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现在自己效忠的人,怕是在准备如何将她杀了灭口,好让更多的秘密继续保密下去。

    现在的她,若是想要活命,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纳兰澈等人!

    若是她乖乖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与了纳兰澈等人知晓,那还能够换来一夕的安稳。

    可若是她真的将纳兰澈等人惹怒了,他们一怒之下,将她直接的推了出去,那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谁不怕死!?

    再说了,她可是根本就不能死,她还要留着X命,等待纳兰月痕ai上她呢!

    之前的拿乔,也不过是仗着自己知道一点秘密罢了。

    她能够坐上今日的位子,自然也是知道进退之间的度量的。

    齐秀又是痴痴的望了纳兰月痕一眼,终于松口。

    “我可以将我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不过,我只告诉你一人。”

    这说完,齐秀又是看了眼季柯,摆明了就是要让季柯出去。

    季柯的嘴角忍不住的就勾起了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中的嘲讽意味很是浓重。

    这nv人,还真是不知好歹。

    难不成仗着自己知道的那点事情,就想要直接万事大吉了吗?

    她季柯想要知道的事情,还真没有查不出来的。

    只不过那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罢了。

    若是这齐秀肯乖乖的告与他们知晓,那她需要做的,就是让人去核实消息的正确X,这可是能够节省不少的功夫的。

    季柯一甩袖子,站起身来,就准备往外走。

    她怕麻烦,能节省时间,那自然是找最节省的方法了。

    “不准走。”

    纳兰月痕一把就拽住了季柯的手,这要是季總愡了,室内可是就只剩下他和齐秀两个孤男寡nv了啊!

    这事情,说出去总归是不好听的。

    “齐秀,你若是继续这般拖延的话,可是不要怪我不念相识多年的情分了。”纳兰月痕转而严肃的对齐秀说道。

    齐秀的面Se本就不佳,可是到底是没有继续弄出什么幺蛾子。

    纳兰月痕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拉着季柯的手就往门口走。

    季柯也是随意,这纳兰月痕的心思,她还真的是有些猜不准呢。

    “主子。”

    门口候着的十二与琴,一见到季柯就主动的问候。

    “去吧纳兰澈喊来。”

    纳兰月痕直接开口吩咐。

    “王叔可是已经跟那齐秀说清楚了?”

    纳兰澈本就离得不远,这纳兰月痕一说话,就听到了,从远处慢悠悠的赶来。

    脸上却是带着罕见的笑容,盯着纳兰月痕那一直拉着季柯的手。

    这若是普通人,说不定已经被那直白的目光盯得害琇的收了手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