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强吻

    wed oct 22 19:55:49 cst 2014

    第二十一章

    纳兰月痕踏入房间的那一瞬间,整个屋子都安静了。

    齐秀不再继续不安的原地打转,只是呆呆的望着纳兰月痕。

    即使纳兰月痕此时带着人P面具,可是她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个人。

    这些年来,她极少参加夫人间的聚会,偶尔参加的聚会,也无一例外都是这纳兰月痕会去的聚会。

    所以,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纳兰月痕的样子还是深深的刻在了齐秀的脑海中。

    即使容貌不同,但是那周身的气度,那熟悉的身姿,她是怎么都不会忘记的。

    在场的人都没有开口,直到,季柯的到来,才又破了这沉默。

    季柯进屋后,并没有多看身边的人多余的一眼,直接就往纳兰麟的方向而去。

    她不看别人,不代表,别人就不会看她。

    在季柯进入房间的时候,纳兰月痕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季柯的一举一动。

    齐秀自然也是注意到了。

    她也是忍不住的好好的打量了季柯好J眼。

    不过,在她看来,这季柯可是根本就没有哪里能够吸引人的。

    头发随意只是随意的挽起,衣F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件,根本就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只是不得不的承认,她比她年轻。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第一印象不好的话怎么看都不好看吧。

    齐秀一开始就是带着敌视的眼光去看待季柯的,自然也是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季柯也是察觉到了这nv人的目光,只是她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跟纳兰麟打过招呼后就直接落座,低头看起书来,根本就没有理睬外界的事物。

    “既然我都来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纳兰月痕在面对齐秀的时候有些不耐烦,当年就是恨不得离这nv人有多远,就多远的。

    可是现在,却是又不得不跟这nv人见面,心情自然是不会多好的。

    “能将你脸上的面具去了吗?”

    齐秀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

    “不可,这面具若是撕下,便带不上了,这出去,保不齐会被别人看到。”

    一直跟着季柯的琴却是抢先一步开口了。

    换来的却是季柯皱眉的一眼,琴吐了吐舌头,低头决定不去看季柯。

    站在琴身边的十二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是被琴扯了扯袖子,制止了。

    十二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其实,这人P面具是他寻来的,他怎么不知道,这面具还有这特点?

    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纳兰月痕也是不知道这面具到底是不是真的摘下就不能够继续使用,只不过这能够不摘下,自然是极好的。

    “王爷”

    齐秀见目的不能够达成,又是喃喃的念叨了一句。

    这一句话,却是让众人的JP疙瘩都忍不住的出来了。

    若是一个妙龄nv子说来,怕也是觉得没什么。

    关键这齐秀,可是已经嫁作人F多年了!

    这一声出来,众人哪里能够承受的住。

    不过好在众人都是定力超群的人,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季柯此时倒是有了些兴趣,放下了手中的书,带着些许看戏的意思,看向了纳兰月痕。

    可是不想,这一看,却是差点就坠入到那深邃的目光中去了。

    从季柯进门之后,纳兰月痕的目光就一直注视着季柯。

    可是季柯却是偏偏就是不看他一眼。

    他也不由得有些幽怨了起来,只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这看着季柯的眼神,却是染上了深邃。

    这一切,众人都是看在眼中,却是都没有说什么。

    而季柯,本没有注意这些,这乍一看,却是愣住了。

    但是很快的,她就将目光,从纳兰月痕的身上移开,看向了那齐秀。

    齐秀则是狠狠的瞪了季柯一眼。

    呵呵,这倒是有些好玩了?

    季柯颇有兴趣的看着那愤愤不平的nv人,倒是着实有些好奇了。

    看纳兰月痕的样子,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分明就是这齐秀一头热罢了。

    到底是什么给了这齐秀信心,让她能够这么多年,都对这纳兰月痕念念不忘呢?

    “你不记得当年了吗?”

    齐秀见纳兰月痕丝毫不触动,脸上的表情一转,变得很是幽怨了起来。

    纳兰月痕直接无视齐秀的话,往前走了J步,随意的坐在了纳兰麟的身边。

    齐秀往前两步,想要靠近纳兰月痕一些,却是被小太监给拦住了。

    她也不继续不知好歹的往前进,只是更加幽怨的看着纳兰月痕。

    “齐秀,你的要求已经做到,现在,就将你知道的,全部告与我们知晓吧。”

    纳兰麟见身边的两人都不开口,只好自己开口说话了。

    他们会注意到齐秀,本就是因为那魏青,而魏青已死,若是这nv人有点脑子,就应该知道,现在,到底谁才是那真正能够靠得住的人。

    “王爷,我们能单独说两句话吗?”

    齐秀眼巴巴的看着纳兰月痕,根本就没有将纳兰麟的话放在心上。

    “大胆,你没听见我家主子问你话吗!”

    小太监看不过眼,开口斥骂了齐秀一句。

    可是齐秀现在是典型的什么都豁出去的类型,滴水不进,根本就不理睬小太监的话。

    季柯在一旁只觉得好笑,这nv人也真是,纳兰月痕那态度已经是最好的说明了,偏偏就是不肯认清楚事实,这不是完全的自己找N吗?

    “王爷∑冸秀又是满颔期待的喊了一声。

    可是纳兰月痕是谁?

    能够来见一面,已经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了,若是再有什么别的要求,可是别指望他能够答应。

    “我知道的,可是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多,甚至,魏青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不少。”

    齐秀见纳兰月痕不回应,却是又从纳兰麟那里打起了主意。

    “口说无凭。”

    纳兰麟很是冷淡的回了一句。

    这nv人滇澃得无厌,也是让他厌烦透了。

    “我才是魏青真正的负责人,魏青知道的,不过是我告诉他的罢了。至于信不信,就是你们的问题了。”

    齐秀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在开口,只是痴痴的看着纳兰月痕。

    是有多久,她没有这般好好的看着纳兰月痕了?

    好在,这人早就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不会轻易的忘记。

    当初,会选择站到这与纳兰月痕完全对立的面去,也不过是为了能够让纳兰月痕注意到她罢了。

    现在看来,她是成功的。

    毕竟,这让她时隔多年,又见到了纳兰月痕,不是吗?

    这就够了,至于她到底会有吁么样的一个结局,她根本就不在乎!

    纳兰麟看了看纳兰月痕,此时的纳兰月痕一脸的置之事外,显然的不想管着事情了。

    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季柯,却是见季柯已经失去对齐秀的兴趣,低头看起书来了。

    纳兰麟忍不住的扶额,这明明是三个人的事情,现在另外两个人滇潿度摆明了是不想管了。

    他到也是想不管啊,可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若是就这么直接的放弃的话,他又是那么的不甘心。

    “既然如此,那季小姐,你我一同出去吧。”

    纳兰麟决定直接这么做,这王叔不开口,他替他开口得了,就是单独的相处一下,又不会出什么大事,怕什么不成。

    说罢,纳兰麟便起身,带头往外走。

    季柯闻言只是好笑的看了纳兰月痕一眼,也是跟着走了。

    纳兰月痕哪里会肯,也是起身,就要往外走,却是被纳兰麟给拦住了。

    “王叔,大局为重啊。”

    纳兰麟一脸的笑意,这又能够成事,又能够看王叔的笑话,何乐而不为呢?

    纳兰月痕看了看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季柯的背影,忽然的开口。

    “要我留下也可以,季柯你也得留下。”

    季柯闻言停下脚步,“这乃是你的家事,与我G?”

    纳兰月痕被季柯这淡然滇潿度给怒了,J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季柯的肩膀,然后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亲了上去。

    这蟼愑,全屋子的都震惊了。

    那柔软温热的触感,让纳兰月痕根本就舍不得离开。

    而季柯,也是没有想到,纳兰月痕竟然会有这种举动,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

    不过,很快的,她就反应了过来,伸手抓住纳兰月痕的胳膊就要用力将其甩出去,可是在动手的那一刹那却是想到了纳兰月痕身上的伤口,于是,改用巧劲,将纳兰月痕给推了出去。

    “现在就是我们之间的家事了!”

    纳兰月痕可是不管,又巴巴的凑到了季柯的身边。

    至于之前想的什么暂时离开季柯冷静一下的念头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他纳兰月痕是谁?

    他可是逍遥王爷,喜欢一个nv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这nv人,他可是要定了!

    琴在一旁努力的憋住笑容。

    这还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看见主子吃亏呢。

    而且之前主子推开纳兰月痕的动作她也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看来,这逍遥王爷,在主子心中的地位,还真的是不一般呢!

    至于纳兰麟,也是呆住了。

    他从之前纳兰月痕的表现就能够知道,王叔是喜欢季柯的。

    逍遥王爷的称号,在外面那可是人人知晓的,可是他也是清楚的知道,王叔对于感情是多么的认真。

    这一次,看来,王叔是真的动了情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