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灭口

    fri oct 17 17:58:24 cst 2014

    季柯也着实懒得跟那无赖一般的纳兰月痕计较,之前初见的时候,本以为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绝世公子,哪里曾想到,这隐藏在潇洒P囊背后的是这么一个嘴巴ai占便宜的无赖呢?

    “季柯MM,你怎么不说话?”

    纳兰月痕此时已经进入了完全不要脸的境况了,这身T不能动,若是嘴巴还不让他动,那不是得把他给憋疯了。

    季柯有些微微的恼怒,这人还真是不消停了不成?

    “画。”季柯轻轻的喊了一直站着当木头人的画一声。

    画陪在季柯身边多年,哪里能够不知道季柯的意思。

    一个闪身,就到了纳兰月痕的身边,伸手在纳兰月痕的身上一点。

    “你”这话还没有说完,纳兰月痕便倒了下去,陷入了睡眠之中。

    只是,在他睡前,他清晰的看到,季總愳角那微微上扬的弧度,笑容,静谧美好。

    似乎,用所有的一切,去换取季柯的笑容都是值得的。

    他还来不及思考,到底这想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就不受控制的陷入了沉睡。

    世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季柯望着那被点了睡X才肯安静下来的纳兰月痕,着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许是她一个人久了,这忽然的多出了这么一个咋咋呼呼的人在身边不停的说话,她倒也是没有生出太多的反感之情。

    身边一直都是那些手下围绕着,虽然她不曾将身份地位看的那么重,可是奈何他们不肯,是以一直都是没有一个能够好好的说话的对象的。

    罢了罢了,就将这纳兰月痕当作是一个生活的调剂品吧。

    偶尔,身边有一个人这样子闹闹,到也还是不错的。

    转眼便过了两日。

    纳兰月痕的伤势渐好,可是偏偏就是要赖在季柯的屋中不走。

    而季柯,向来是不喜欢在陌生的地方居住的,这赶不走纳兰月痕,只好每晚都在那贵妃塌上浅眠。

    幸,她素来对这睡眠的时间要求不多,不然非得被这纳兰月痕给B疯了不可。

    而外界关于季柯的传闻也是越演越烈,甚至有些说季柯已经危在旦夕了。

    这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不过季柯也是懒得去计较这些,毕竟,这外界的传言ai怎么说她,对于她来说,都是没有丝毫的影响的。

    今日,纳兰澈却是又找了上门。

    自然,为了避嫌,也是悄无声息的来的。

    就算是季柯不在意,这纳兰澈还是要在意的。

    毕竟,他的身份地位也是在那里摆着的。

    因为双方的合作关系,这纳兰澈从后院进入的时候,也是不需要通报,直接可以由人领着进来了。

    纳兰澈一进门,便看见了懒洋洋躺在贵妃塌上的季柯。

    午后那暖暖的Y光将季柯的整个身子都笼罩了起来,这乍一看,就像是季柯的周身在散发光芒一般。

    这nv子,真是不像一个凡尘该有的。

    纳兰澈忍不住的感慨。

    在往旁边看去,却是见纳兰月痕呆呆的望着季柯的方向发呆。

    眼神有些许的空洞,心思不知道神游到了哪里去了。

    纳兰澈心觉好笑。

    这还是那个放荡潇洒不羁的王叔吗?

    “咳咳,王叔别来无恙啊。”

    纳兰月痕本来看着季柯,不知道怎么的就想着若是以后能够跟这个nv人到老就好了,可是又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那还是以前那个发誓游戏人间的他吗?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认识自己,是以,就呆愣了一会,没有注意到纳兰澈的进门。

    “还不错。”

    其实,这短短的J天,他过的很是舒适,虽然季柯不怎么搭理,可是他觉得努力了半天能够让季柯脸上的神Se稍微的变化一下,他就能够开心好半晌了。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季柯在他的心中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他洒妥的X子,不允许他被这么一个人给束缚住,所以,一直都没有安静的想一想,到底,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想着就这么随心的活着。

    “五皇子。”

    季柯懒洋洋的起身,坐到了桌边。

    这纳兰澈亲自找上门来,看来是纳兰月痕受伤一事,有了眉目。

    用时两天,不算快,但是也不算是慢了。

    虽然跟季柯预期的时间慢了一些,但是好歹没有超出她的底线。

    “那些杀手,都已经潜逃出京了。”

    纳兰澈扶着纳兰月痕到桌子边坐下,却是引来季柯的皱眉。

    纳兰月痕的身T还没有好,就这么到处乱动,真是自己找罪受!

    季柯的皱眉很是短暂,但是纳兰月痕还是注意到了,似乎也是想到了季柯皱眉的原因,毕竟,她可是看了他一眼的。

    心里,微微的有些窃喜。

    “那幕后的人呢?”

    季柯决定直接眼不见为净,既然这纳兰月痕自己都不ai惜自己的身T,她这个外人在这里担心个什么劲呢?

    至于这杀手出京的事情,她也是早就知道了的。

    “我仔细调查了好久,却是调查到了礼部尚书魏青的身上。”

    纳兰澈沉思的一会,开口。

    “魏青?那不是你的人吗?”

    季柯皱眉,若是消息没有出错的话,这魏青可是暗中是属于这五皇子的人的,又怎么会找人来暗杀纳兰月痕?

    难不成,这魏青,其实是别的势力的一个暗棋?

    现在为了保住这幕后的大黑手,直接就将这颗棋子给舍去了?

    “是,这魏青,是一开始就主动向我投诚的人之一。”

    纳兰澈也是知道这其中的道理的,对于这主动投诚的人,暗中也是一直注意着的,并没有予以重任,却是不想,这一次,却是被对手给直接丢出来了。

    “主子。”

    门外传来十二的声音,似乎有些急切。

    季柯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进来说话。”

    十二进门,看了看桌子边另外两个人,有些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开口。

    “但说无妨。”既然是合作关系,这该知道的还是要让对方知道的。

    “礼部尚书魏青,被人在家中杀害身亡。”

    十二不再迟疑,开口将这最新的消息说了出来。

    换来的,却是一室的沉默。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