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纳兰澈

    thu oct 16 20:01:01 cst 2014

    季柯哪里会不知道这纳兰月痕是在开玩笑,根本就是懒得理睬。

    至于会将纳兰月痕安排在自己的房间,也不过是为了省去一些麻烦。

    毕竟,昨日的事情,还是少些人知道的为好,若是大张旗鼓的将纳兰月痕挪到别处去,可是少不得要添加不少的麻烦。

    至于这男nv授受不亲的礼仪,对于季柯这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nv人来说,根本就是一句放P的空话。

    纳兰月痕见季柯根本没有理睬,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失落。

    不过,作为一个老狐狸,自然是不会被看出端倪的。

    “季柯MM不说话,那便是应允了?那看来我可是得挑个时间,好好的跟岳丈大人商量商量了。咳咳”纳兰月痕这话说到一半,却是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若是不想死,那就少说话。”季柯可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人,因为话多的缘故,又将小命给送掉了。

    “季柯MM对我可真是关心啊。”纳兰月痕勉强止住了咳嗽,那张嘴却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调笑季柯。

    画在一旁捂着嘴偷笑,这逍遥王爷,果然不负逍遥二字,对她家主子都敢这般的调笑,不过,她也是一个明事理的,这事情,主子既然没有明确的开口拒绝,说明,这王爷,在主子心中的地位可是不低呢!

    季柯抱着豹子,悠闲的往贵妃塌上一躺,也懒得去跟纳兰月痕计较,那双白玉一般鏡雕细琢的玉足,就那么大剌剌的放着,根本没有丝毫避嫌的意思。

    “笃笃笃。”

    门外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画见季柯的手还是在有节奏的轻抚豹子的mao,就知道她现在是有时间见外面求见的人的,于是从床榻边离开。

    纳兰月痕也是好奇滇潷起身子,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这大清早的就来求见。

    门外乃是一身黑衣的十二。

    “主子醒了吗?”

    十二不敢轻易的往屋内看,只是低头小心的询问前来开门的画。

    “进来吧。”

    季柯淡淡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十二闻声,乖乖的进屋。

    “主子,我们的人已经通知了纳兰澈,现在人就在院子外,不知主子是否”

    十二知道季柯不喜欢废话,直接将自己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纳兰月痕望着季柯那双露出来的脚,忽然觉得有些愤怒,这nv人还真是!

    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带我去吧。”

    季柯起身,这纳兰澈可是很有可能成为这未来的储君的,她还是得注意一些礼节,毕竟,日后这季家的发展,可是跟纳兰澈密切相关的。

    她到也不是说有多么的在意这季家的荣辱,现在的努力,只不过是为了以后的一劳永逸罢了。

    有一个强大的背景,对于她追求的生活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画早就已经将季柯的鞋子准备妥当,放在了贵妃塌下。

    穿上鞋子,季柯便在十二的带领下,匆匆的出去了。

    纳兰月痕动了动身子,想要起身跟着出去一看究竟,可是到底是高估了自己的身T情况。

    “王爷还是好生休息,我家主义一会就回来了。”

    画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开口提醒道。

    这纳兰月痕的伤势若是加重,她也是不好J代的。

    纳兰月痕有些恹恹的重新躺了回去,这身T受伤,可真是G什么都不方便。

    “王叔!”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唤,接着便是J阵急促的脚步声。

    纳兰月痕不用抬头,听声音就知道乃是纳兰麟,这有些急躁的X子,还真是没得改了。

    这没多大一会,一道人影就扑到了纳兰月痕的床边,“王叔,你可是吓死我们了!”

    仔细的检查了好J遍,纳兰麟才放下了心来。

    “没死呢没死呢,急什么啊。”

    纳兰月痕有些不耐烦的推了推那一直挡住了他视线的纳兰麟。

    他虽然受伤躺在了床上,可是这武功还没有废,自然知道,跟在这纳兰麟后面的还有两人。

    不用说,正是纳兰澈和季柯。

    这是纳兰澈和季柯两人第一次见面,可是却也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话,纳兰麟便急匆匆的往院子里冲了。

    所以,他们两个只是简单的问候了一句,便跟了过来。

    “家弟X子莽撞,让季小姐见笑了。”

    即使说着道歉的话,纳兰澈还是冷着一张脸的,周身的寒气,因为看见那躺在床上的纳兰月痕更是重了J分。

    这外界传言,纳兰澈冷若冰霜,今日这一见,到还真是名不虚传了。

    “无妨。”季柯也不怎么想跟纳兰澈去套什么J情,他们其实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双方各取所需罢了。

    至于这身份地位的尊卑,对于季柯来说,也是那一纸的空谈。

    之前之所以会出去迎接,也不过是出于一个合作者应该有的礼貌罢了。

    “王叔。”纳兰澈往前走了J步,很是关切的看着纳兰月痕。

    也只有于看到纳兰月痕和纳兰麟的时候,这纳兰澈的眼中才闪过了那么一丝的暖意,让人知道,这个人还是有温度的。

    纳兰月痕见季柯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心里很是不爽,忽然就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这边咳嗽,还边不经意的看季柯一眼。

    等到季柯看过来的时候,纳兰月痕伸手往伤口一捂,“伤口好痛!”

    这可是惊到了纳兰麟,“哪里痛哪里痛,是不是我刚才不小心碰到王叔你的伤口了!”

    纳兰月痕根本就不理睬纳兰麟,还是咳嗽,注意季柯的动静。

    季柯只是简单的看了两眼,便又将目光移开了。

    神医的医术,她可是清楚的很的,再说了,这受伤了伤口疼是很正常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