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所谓无赖

    wed oct 15 19:00:00 cst 2014

    纳兰月痕的意识回笼,并没有着急的睁眼。

    多年的习惯,让他知道,在没有清楚外界的环境的事情,贸然的睁眼,可是没有丝毫的好处的。

    被子下的手,下意识的捻了捻身下的床单,手感细腻舒适,看来这住的地方,环境还是不错的。

    他清楚的记得,他可是被人袭击了,这会,又怎么会躺在这般有质地的床单之上呢?

    不对,他昏迷之前,似乎看见了,季柯!

    对!

    他之前察觉到自己支持不住的时候,恰好被人追杀到了这将军府的附近,他想起了当日困住他和纳兰麟的那个阵法,于是,便闯了进来,而且,昏迷之前,他分明是看见了季柯的。

    这般一想,纳兰月痕的眼睛却是猛地睁开了。

    入眼,便是淡淡的绿Se顶幔,这似乎,就是当日他赖在季柯房间时看到的颜Se。

    转了转脑袋,却是一蟼愑就被窗边的人给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

    此时天Se刚刚微亮,季柯蜷曲在窗边的贵妃塌上,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从那微微敞开的窗子中,溜进来J丝Y光,调P的洒在了季柯的脸上。

    视力极佳的纳兰月痕,甚至能够清晰的看见季柯脸上那细细的容绒mao。

    长长的睫mao,在眼下洒下了一PY影。

    纳兰月痕,忽然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此时的季柯是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没有丝毫的防备,就那么安安静静滇澤着,嘴角的笑容,那般滇濕静淡然,只要看见这笑容,放佛,这天地间,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一般。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想要看的更加的清晰一些,便动了动身子,想要转到季柯的方向。

    可是他忘记了,他身上可是受着重伤呢!这一动,自然就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就是坚忍如纳兰月痕,也是不自觉的“嘶”了一声。

    季柯向来浅眠,自然是注意到了这声音,嘴角的笑容,一蟼愑便敛去,整个人一蟼愑做了起来,周身的气势全开,一双眼直直的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之处。

    纳兰月痕,忽然觉得有些嗅澺。

    季柯清晰的那一刹那,眼中那浓浓的戒备,让他有些心惊。

    到底是怎么样的过往,才会让她的眼中,有如此多的戒备?

    他,忽然,对她,很是好奇。

    在发现,之前那不同寻常的动静是纳兰月痕发出来的季柯,眼中的戒备,一蟼愑就消散了,又是恢复了平静。

    “你醒了。”淡淡的,陈述的语气。

    接着,便慢悠悠的从那贵妃塌上放下了脚。

    N白的脚踝,在那衣裙中露了出来。

    季柯丝毫不在意光着脚,就直接踩到了地上。

    悠哉悠哉的走到了门口,根本就没有理睬纳兰月痕的意思。

    纳兰月痕对季柯的好奇更甚,到底是什么样的nv人,才会这般丝毫不在意,跟一个男子共处一室,甚至,让他看到了她的脚踝呢?

    若是别的nv人,纳兰月痕一定会以为是在G引于他,可是这季柯,他却是清楚的知道,根本就不是那意思。

    或者,可以说,这nv人,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这一认知,让纳兰月痕都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难不成,是因为他受伤了,所以这魅力有所减少?

    季柯开门,没有丝毫迟疑的出去了,若不是之前看了纳兰月痕一眼,纳兰月痕甚至要怀疑,这季柯,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这里了。

    这情况,怎么跟预想的不太一样呢?

    他受了伤,不是应该受到好好的对待吗?

    不理不睬的将他这个病号晾在这里,到底是J个意思啊?

    不过,显然的,季柯可是不会忘记纳兰月痕的存在的,在她出去没多久,便进来了一个丫鬟。

    这丫鬟,倒也不是之前一直伺候着的。

    看来,这为了保密,季柯可是将身边的人都换了呢。

    而这院子,从昨日起,也是对外封闭了。

    传言,季家三小姐忽然身染重病,而且这病还是会传染的,整个将军府的后院都被封禁了!

    这蟼愑,外人对于这季家三小姐的认知可是又跌落了一个高度。

    本来就名声不好,这又是生了大病,以后说婆家的时候,可是不容易 !

    季柯对于这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在意的。

    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她意外的收获。

    她要好好的,悠闲自在的生活,何必将自己又束缚到另一个家中去呢?

    “王爷,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新来的丫鬟,名字叫做画,整个人就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一般,气质很是好,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丫鬟。

    纳兰月痕,在这丫鬟一进门的时候,就知道这nv子乃是一个高手。

    心中,对于季柯的好奇却是更重了。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能够让这般的高手,心甘情愿的做一个丫鬟呢?

    “季柯呢?”

    纳兰月痕开口就是问季柯的去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好好的看看季柯的模样,似乎,怎么看都不会厌倦呢!

    “找我有事?”这正说着,季柯却是从门外进来了。

    还是光着脚,豹子跟在她的脚边不停的蹭着,好J次都差点让季柯绊倒。

    “豹子!”季柯有些好笑,今日的豹子,可是格外的腻人呢。

    “喵~”豹子讨好的叫了一声,声音甜糯,跟平时对外人那凶悍的模样,可是千差万别的。

    “今日是怎么了?”季柯在椅子上坐下,伸手将豹子抱了起来,眉头却是忍不住的皱了皱,“你又重了!”

    “喵喵喵~”豹子讨好的在季柯的X前蹭了蹭,根本就不理睬季柯说了什么。

    这平日里,让豹子乖乖的学猫叫,可是不容易的,今日,这没有外人,却是一声声的叫,还真是弄的季柯有些不适应呢!

    那只臭猫赶紧滚开!让他来!

    纳兰月痕被心里这忽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季柯MM,这孤男寡nv独处一房,看来,这辈子,你可是非嫁我不可了呀。”

    纳兰月痕心里知道,季柯肯定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可是这嘴巴却是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心里,还抱着那么一丝丝的侥幸,若是,这nv子,嫁与他,也是极为不错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