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利益冲突

    wed oct 15 11:42:52 cst 2014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季威急匆匆的赶来,却是被季柯的手下拦在了门外,屋子里神医正在救治纳兰月痕,可是容不得半分的打扰的。

    很快,季威来的消息就传到了季柯的耳中,可以季柯此时一心都挂在了昏迷不醒的纳兰月痕身上,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外面的季威。

    当初,之所以会选择和纳兰澈一党合作,可是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在这纳兰月痕的身上,若是这人出了什么差错,这合作是不是能够继续下去,可是说不定了。

    所以,这纳兰月痕,一定是不能出事的!

    “阁主放心,逍遥王爷,已然妥离生命危险了。”经过一连串的忙忙碌碌之后,神医总算是停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便第一时间出来向季柯禀告了。

    季柯那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J步就往床边走去,这入眼,就看到了纳兰月痕那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些惨白的脸。

    之前总是一直带笑的脸,此时却是面无表情的。

    甚至,因为疼痛,那眉头,还是不自觉的紧紧的皱着。

    不自觉的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了纳兰月痕那紧皱的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季柯就是不想看见纳兰月痕皱眉,他,应该是潇洒的笑着的。

    可是,今日,却是这般虚弱滇澤在了这里。

    本来还围在屋内的众人,此时却是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这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门外的季威,此时还是着急的有些跳脚。

    可是偏偏,这守着门口的人,怎么都不让他进去,此时看见里面的人都退了出来,忍不住的出声问。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季柯呢?”

    因着此时滇濎Se可是不早了,季威说话的声音也是刻意的压低了。

    众人的眼Se一厉,这人竟然这般直接的称呼阁主的名字!可是偏偏,这人又是阁主的父亲,这打是打不得的,不理不睬,总是可以的了吧。

    所以,这刚出来的,本来就在外面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理财季威的。

    季威心里这个气啊,虽然这里是将军府,可是偏偏,这里是他都没有办法掌控的地方,而且这里一个个人都是只听从季柯的话,他的话,根本就是不听。

    不行,这么大的动静,他一定要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威也不再多说,绕过看门的两个,就要往里面冲。

    “将军,今日这里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鄙。”

    这准备送神医回去的十二看不过去了,季威虽然肯定是闯不进去,可是一直在这里耗着,打扰了阁主可就不好了。身边的人不开口,最后,还是只能他说话了。

    “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没事!至少让我知道,好安个心!”

    季威怒,这群人,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可是偏偏,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种无力感,让他感觉深深的不妥当,可是这些年来,对于季柯,他也是产生了一定的依赖心理,若是这会,将季柯给得罪了,他还真是有些不敢。

    他与季柯之间的感情,其实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父nv之情了,有的,不过是一种依赖,一种盲目的信任。

    这些年,在季柯的出谋划策之下,他的地位才会如此的稳固,若是季柯不再帮助于他,他还真是有些心惊胆战呢。

    感情,这东西,在纯粹的利益面前,可是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存在感的。

    季威清楚的知道,季柯对于他也是没有丝毫多余的感情的,只是季柯不喜欢安静的生活被破坏,所以才一直躲在他的背后出谋划策,他ai极了这种感觉!

    只要他的利益没有丝毫的受损,这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感情,对于他来说可是没有丝毫的影响的。

    可是现在,分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偏偏这里的人却是一个都不肯告诉于他,他害怕这里发生的事情会危及了他自己的利益,又怎么能够不担心!

    “没事了,父亲,你先回去吧。”

    季柯的淡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来,是屋内的季柯见纳兰月痕的伤势稳定,便注意到了门外的动静,知道若是再这般僵持下去,对于双方都是没有丝毫的好处的,是以,才出罍麾释。

    “你确定!?”季威下意识的就回了这么一句,可是很快,他就后悔了。

    这季柯,可不是他能够用这般滇潿度对待的。

    果不其然,这之前本来准备离开的手下们,此时都是对他怒目而视。

    竟然敢这般对待他们的主子,简直是找死!

    他们一个个都紧紧的盯着季威,只等季柯一声令下,便会扑上去将那季威好好的教训一顿。

    季威也是察觉了不妥当,这手,不自觉的就伸到了腰间,想要去触碰他习惯了的佩剑,可是却嫫了个空。

    原来,这之前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急冲冲的来了,哪里还记得带什么配件。

    他的脸Se,忍不住的发白了。

    他知道,若是季柯真的生气,这群人,肯定是会冲上罍魈训他一顿的。

    “自然是了,父亲,应该信我才是。”

    季柯倒是并没有将这事情放在心上,此时,她一心都牵挂在屋内的纳兰月痕身上,那人,是一点事情都不能够出的!

    季威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也是觉得自己有些窝囊了,可是,在这季柯的面前,他却是真的完完全全的Y气不起来。

    毕竟,这些年来,他的地位,其实可以说,完全都是季柯帮他争取来的。

    “父亲,天Se不晚了,你还是早些歇息吧。”

    季柯抬头望了望天,皎洁的月亮高高的挂在高空。

    周围的繁星暗淡,只一轮弯月,那般孤寂的挂着,骄傲的挂着。

    季威知道,这是季柯在给他台阶下,也知道,今日的事情,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不过,现在,只要这季柯没有事情,只要季柯还是站在他的这边的,就没有丝毫的问题了。

    假意的跟季柯寒暄了J句,季威便转身离开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