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朝堂之争

    mon oct 13 19:00:00 cst 2014

    第二日早朝。

    因皇帝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这本来每日一次的早朝,也已经变成了两日一次。

    可是偏偏病入膏肓的皇帝还是不肯确定太子之位到底是属于谁的,所以这J个有实力的皇子之间的争斗是愈演愈烈。

    之前纳兰麟与纳兰月痕其实赶在了那护送官银的队伍之前回到了京城,想要趁着队伍没有到来之前,将那官银给找回来,加之皇帝也没有隅朝,是以还没有于众人面前露面。

    纳兰月痕对于大清早的就起来站着听众位大臣你一句我一句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的,是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请旨不上早朝了。

    今日,这早早的就候在朝堂的,就只有二皇子纳兰康,五皇子纳兰澈与七皇子纳兰麟。

    纳兰麟一直低着头,在外人的眼中,周身的气势都是有些萎靡不振的。

    这消息灵通的,便是知道这一次纳兰麟负责护送的官银被劫了,是以才会这般的低沉,等着皇帝大发雷霆。

    至于消息不灵通的,还以为这是因为护送官银太过于劳累,才导致的萎靡不振呢!

    纳兰康本罍黢日不准备早朝的,可是听闻纳兰麟今日会上朝,这才早早的起身,在这里准备看戏,如果可以的话下井落石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七弟怎么这般的鏡神不振呢?你可是得好好的保证身T啊。”

    这早朝还没有开始,众人也都比较闲散,纳兰康便走到了纳兰麟的身边,开口“关心”道。

    “多谢二哥关心。”

    纳兰麟虽然回话了,可是还是低着头,多余的话,一句不说。

    “二哥,这就要早朝了,还是早些回去自己的位子吧。”

    五皇子纳兰澈在一旁淡淡的开口。

    “哼!”

    纳兰康对于纳兰澈可是不会有丝毫的好脸Se的,冷冷的哼了一声,甩了袖子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

    季總慀在桌子边,听手下汇报今日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

    不出意外的,纳兰康抓住了纳兰麟丢失官银这件事情狠狠的想要打压一番,可是有了季柯在,又怎么会让他如愿呢。

    官银已经找了回来,这自然是狠狠的打了纳兰康的脸,随后还直接给纳兰康扣了一顶造谣的帽子,纳兰康的脸Se,可是别提多么的黑了。

    可是那皇帝却是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根本就没有处罚纳兰康。

    “三小姐,出去逛逛如何啊。”

    纳兰月痕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看那样子,应该是正在往季柯的房间走。

    “你先下去吧。”

    季柯挥了挥手,示意眼前的手下先退下。

    那手下一身的黑衣,就是连容貌都是掩盖了起来的,跟季柯告退之后便一闪从窗户那出去了。

    纳兰月痕皱了皱眉,看到了那抹黑影,可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这季柯身上的秘密更多了。

    “三小姐,三小姐,太Y都出来了,你不会是还没有醒吧?”

    扇子不停的在门上敲动,直吵得季柯有些心烦意乱的。

    看样子,若是她不开门的话,这人是不会放弃的。

    猛地将门打开,季柯皱着眉望着门口那言笑晏晏的男子。

    “难道你不知道nv子的闺房轻易是不能够进的吗?”

    其实她季柯哪里会在意这些,只是这纳兰月痕实在是烦人的紧,让她不得不搬出了这古人的一套来。

    这要是每天早上都这么来吵她,她还要不要好好的休息了?

    “我又没进去怕什么?”

    纳兰月痕低头很是刻意的看了看门槛,提醒季總悽意,他的脚,可是根本就没有跨进季柯的闺房啊。

    季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那王爷你就好好的在这里欣赏风景吧。”

    接着往后一退,就要把门重新合上。

    “慢着慢着,”纳兰月痕一脚跨了进去,挡住了季柯关门的趋势,“这都起来了,走走走,咱们出去走走啊。”

    “不去。”

    季柯见这人的无赖又是上了一个等级,直接甩手,不再理睬纳兰月痕。

    “啧啧,你这房间,怎么跟我想象中的闺房差距有点大呢?”

    纳兰月痕之前还说不进闺房,可是现在却是紧跟着季柯进了房。

    季柯的房间自然不会像别的大家闺秀那般秀丽雅致的,她的一切讲究的都是舒适整洁罢了。

    所以,这跟纳兰月痕的想象有差距也是很正常的。

    豹子此时还是懒洋洋的窝在季柯的床上,根本就不理睬这纳兰月痕的存在。

    “你这只猫,可真是享受的很啊。”

    纳兰月痕见季柯不理睬他,又是找了一个话题开口。

    要说觉得不好意思什么的,那对于他纳兰月痕来说,从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吼!”

    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

    这豹子是最听不得人家说它是猫的,若是别人,它可能还是会装作不在意来掩饰自己的身份,可是这纳兰云痕主子可是从来没有阻止过它发飙的,所以这一听,又是炸mao了。

    “怎么还说不得了?”

    纳兰月痕决定不跟一只动物计较的好,往季柯的身边一坐。

    “走吧,咱们可是不能辜负了这大好的春光啊。”

    到现在了他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带季柯出去走走。

    倒也不是真的对这所谓的好天气有所向往,只是他很想要看季柯偶尔变一变脸上那淡漠的神Se,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滇濘逗季柯。

    “不去。”季柯低头看书,不理睬身边的那只庞大的不要脸的动物。

    虽然是看书,可是这脑袋里却是在分析今日朝堂之上的情况。

    这皇帝,为什么会那般滇澔护纳兰康,莫不是有意将皇位传给纳兰康?

    可是纳兰康那一党派,虽然也算是有点实力,奈何这纳兰康S底下的小动作可是不少的,她不信皇帝会看不见。

    那么,今日皇帝的一番作为,到底是什么用意呢?

    莫不是,这皇帝不过是在平衡J家之间的争斗,想要将这立储的事情,继续拖延下去不成?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