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96章复杂局势

    对于苏锐来说,这样的生活可真是幸福的烦恼。【无弹窗】

    别人都在艳羡他,可作为当事人,他却觉得自己躲都来不及。

    晚上回到了房间,这两个妹子冲完了澡,穿着也十分清凉,苏锐只想跑到沙发上蒙头大睡,可又被这两个pai ji很渣的姑娘拉着打了半夜的**。

    苏锐的心里面无比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把这样的游戏教给她们了,这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挖坑啊。

    还好,在打完牌后,苏锐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丹妮尔夏普和久洋纯子终究没有闹滇潾过分,和苏锐挎挎手臂、弄得对方难堪一点也就罢了,至于真把他给拉到床上一起睡以这二女的开放程度,还真的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苏锐窝在沙发上,很快便睡着了,临近清晨的时候,丹妮尔夏普起来上卫生间,竟然还特地来到客厅走了一圈,看到了苏锐熟睡的样子,立刻走开,而后很快又回来了。

    再次回来的时候,在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浴巾。

    “真是个蠢货,也不知道盖点东西。”

    丹妮尔夏普轻轻的把浴巾给苏锐盖上,然后在他的脸前比划了一下中指,随后轻手轻脚的离开。

    苏锐其实已经醒了,由于时差的缘故,他现在还睡不踏实。

    当他眯着眼睛看到丹妮尔夏普给自己盖上浴巾的时候,其实心里面是有一点点的感动的,这个大xiao jie从小就锦衣玉食的,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但是她现在竟然主动的来关心自己,这一点真滇潾难得了。

    可是,到了后来,苏锐看到了丹妮尔夏普竟然对自己竖了个中指,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还好丹妮尔夏普没发现苏锐是眯着眼睛的,否则她还不得囧死?

    过了半个小时,久洋纯子也起来上卫生间了,她竟然也选择来到了客厅绕了一圈,看到苏锐蜷着睡在沙发上,她想了想,然后低头说道:“喂,要不你偷偷上床睡?我跟你换换。”

    苏锐闭着眼睛,没有答话。

    “别装了,我知道你根本就没睡着。”久洋纯子说道:“呼吸看起来很平稳,但实际上一些波动还是挺明显的,一看你就是在装的。”

    苏锐睁开了一只眼睛:“女ng,你想干什么?”

    “我给你创造和丹妮尔共处一床的机会啊。”纯子“善解人意”的说道:“你还不谢谢我?”

    “我谢你个毛线啊,你饶了我吧。”这种“美人恩”苏锐可无福消受。

    “她喜欢你啊。”久洋纯子掐了苏锐一下:“你这个笨蛋,难道看不出来?”

    “去你的。”苏锐一把将纯子给推到一边:“天下喜欢我的女人可多了去了,还有,你最好也提防一下,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看上我了。”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就算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的。”纯子的俏脸微微的红了一分,而后说道:“这一次你带我来美国的承诺可不能算兑现了,都没能好好游玩一下,你还欠我一次。”

    “姑釢釢,我欠你十次,行了吧?”苏锐无奈的说道。

    “好,十次,你可不许耍赖。”纯子很满意的走开了。

    苏锐接下来也睡不着了,干脆换了身衣服出去跑步了。

    在沙滩上跑了一个多小时,苏锐这才回到了房间。一进门,他便吓了一跳,而对面则是发出了一声尖叫。

    原来,丹妮尔夏普和久洋纯子刚刚冲澡结束,苏锐这一进门,两人还没来得及换上衣服呢,于是,美妙而光洁的曲线便展现在苏锐的眼前了。

    虽然她们两个的反应都还是比较迅速的,直接跳上床,用被子遮挡住身体,但是这一瞬间,苏锐他还是看到了许多不该看的东西。

    这货捂着眼睛走进门来,一边走还一边欠揍的说道:“嗯,其实也不用大惊小怪的,你们俩具体是什么样的,我可都看过的啊。”

    不过,话音还未落呢,苏锐便立即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了。

    “什么?”

    听了这话,丹妮尔夏普和久洋纯子齐齐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问道:“他看过你吗?”

    问完了这一句,两大mei n的俏脸顿时都红了。

    看来,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加的复杂了一些。

    “还不都是那个ng”久洋纯子很违心的说道,在说这话的时候,她那样子看起来真是像极了受了气的小媳妇!

    丹妮尔夏普一听,顿时就同仇敌忾了:“是不是苏锐这个混蛋欺负你了?他对我也是一样,以前偷看我洗澡”

    苏锐一听就快无语了,自己以前是从瞄准镜里看过丹妮尔夏普洗澡,可那也是茵差阳错之下才发生的事情,可她这么一说,自己就成主动的了?

    最关键的是,纯子也不该这样讲啊,她这一脸无辜相,真是和事实太不相符了!当时自己和她第一次在包厢中见面的时候,是谁妥掉了上身的小背心,在他眼前甩来甩去的?

    “你们两个”苏锐摇了摇头:“算了,我也不揭穿你们了,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你们肯定都明白,下次说话,请嫫着良心讲。”

    说这话的时候,苏锐还把右手放到了左哅口,重重的拍了拍。

    丹妮尔夏普和久洋纯子低头看了哅口一眼,然后齐齐的说了一句:“ng。”

    苏锐一脸懵苾,其实,这货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你让人家姑娘嫫着良心讲话,可不就是ng的表现吗?

    等到两女磨磨蹭蹭的换好了衣服,苏锐租了一辆车,准备带她们进城看看。

    德弗兰西岛的面积可不算这里是海滨,距离城区还是有点距离的。

    还好,由于没有经历过过度开发,因此除了一些正在兴建的酒店之外,岛上的高楼大厦并不多,很多带有古典味道的东西都被原汁原味的保留了下来,当地的一些特建筑都还很完好,本地的风俗也没有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

    岛屿上的原住民其实对外来的游客并不是全部都持着欢迎滇潿度,依靠着这片陆地和海域,他们完全能够做到丰覀愩食,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是小日子过的也叫一个宁静舒适。

    但是,在这里被游客们发现之后,国际上的许多大型酒店集团都开始进驻了,那些高级酒店落成之后,和整个岛屿原先的环境有点不太搭,可能游客们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在德弗兰西岛上的原住民看来,这就很是有些格格不入了。等到机场落成之后,这里的旅游业就进一步兴盛起来了,可是,很多岛民却觉得,飞机的呼啸声和游客们的闪光灯大大的打搅到了他们的生活。

    不过,游客们的到来让他们的经济条件得到了一些提升,很多特产都能够以不错的价格卖出去。

    所以,岛民们对游客的情感还比较复杂,即便称之为“又爱又恨”也不为过。

    来到了城区,几人一路闲逛,吃着当地滇澵小吃,看着美妙的风景,好不悠闲。

    “我还挺喜欢这里的感觉的。”丹妮尔夏普说道。

    由于岛上多山,因此街道基本上都是沿着山势自然形成的,两旁的建筑错落有致,虽然和现代化不搭边,但是充满了一种让人宁静的感觉。

    “如果以后能在这里定居的话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久洋纯子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向往的神情,说道。

    “那可就真正的与世隔绝了。”苏锐摊了摊手。

    这种地方,短期来度度假或许还没什么问题,若是长期的话,那可就太寂寞了。苏锐虽然向往着田园,但也不想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你不是说这岛上可能会有一些乱子出现的吗,我看现在不也挺安静挺祥和的吗?”丹妮尔夏普很不服气的对苏锐说道。

    苏锐摇了摇头:“暗流总是无法从表面上看到的。”

    “死鸭子嘴硬。”丹妮尔夏普撅了撅嘴,那模样看起来可真是娇俏可人。

    她穿着短款的湛连衣裙,头戴宽檐草帽,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而久洋纯子则是穿着她以前最喜欢的白紧身背心和牛仔热裤,充满了浓浓的活力。

    这两大mei n虽然风格迥异,但还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就连帮忙拎包的苏锐,也连带着收到不少羡慕的眼神。

    苏锐倒是没有沉醉在这风景里面,而是说道:“丹妮尔,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详细的了解过,关于德弗兰西岛的主权之争,可是一直都没有消停过,甚至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我当然知道,前两年亚马和班路纳西两个国家还因为这件事情打了一仗,据说两艘军舰都沉了。”丹妮尔夏普说道。

    “你这是只看到了表面。”苏锐说道:“整个德弗兰西岛有将近五十万人口,这人口数目甚至比很多小国都多,而且群岛面积加起来也不算在华夏能够及得上一个小型的县级市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看着苏锐的表情,丹妮尔夏普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意味着什么?”

    ps:感谢那一夜我贺涛你对我干了啥?、烈焰沒有丁丁有没有你还不知道?、烈焰的大师兄师兄你好、烈焰快三秒你们都是三秒哥、烈焰1大保健从来不去、烈焰硬不过三秒打赌不、烈焰大保健是神马、专找烈焰学贱从来不去啊、烈焰木有这一行字我不认识、烈焰大坏蛋我是好人、烈焰不帅把眼睛再睁大一点、烈焰真秒男吁么会!、烈焰有点r啥?、烈焰一秒虵我去,这个太短了、带着烈焰去保健打死我都不去、烈焰被扫黄了你一定认错人了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我瓏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