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41章这个时候喝点酒

    对于格斯特而言,今天的这种经历着实太过要命了!

    不仅丢了人,还紲鳙变成残废!

    当苏锐的脚踩在他的手背上之时,他的眼睛里面顿时涌现出了惊恐的目光来!

    因为,若是苏锐这一脚踩实了的话,那么他的手背将会彻底的被碾碎!

    可是,无论他这么惶恐都是没用的,苏锐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做法还是那句话,敢欺负华夏人,就得付出代价!

    你们不是歧视华夏人么?不是认为华夏人好欺负么?好,那么我们今天也让你们好好的尝一尝踢到铁板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格斯特感觉到自己的手背好像是被千斤重锤狠狠的压住一般,无论他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甚至,这恐怖的压力还在逐渐增加!

    看起来苏锐仍旧是轻描淡写,不费任何力气,可实际上呢?只有亲身体会,才能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咔嚓!

    第一声骨裂声响起!在这强大压力之下,格斯特的骨头终于支撑不住了!

    他疼的面发白,嘴滣之上都已经没了血!

    可是,苏锐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怜悯,他还在继续!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连续的骨裂声响起,格斯特的这只手已经被碾压的彻底变形,算是废掉了!

    就算是以后能够勉强复原,也很难恢复到现在的灵活程度了!他要是想要再靠着身手来吃饭,几乎已经变成了不可能!

    十指连心,此时格斯特疼的几乎要昏厥过去了。【无弹窗】

    可是,苏锐踩碎了他的右手,然后另外一只脚又踏在了他的左手之上!

    在左手也传出咔嚓的骨裂声之后,格斯特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终于昏厥过去了!

    苏锐转过脸来,看着那个跪在地上、吓得魂不附体的雇佣兵,嘲讽的笑了笑:“现在,把你的这些同伴都给抬走吧。”

    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抬的走这么多人?

    苏锐笑了笑:“当然,我可以来帮你一把。”

    说着,他拉开了卷帘门,然后一手一个,看似只是随手一甩,便把这些将近两百斤的大汉给扔到了街道上!

    “你也滚吧!”

    苏锐飞起一脚,踹在了最后一名雇佣兵的芘股上!

    这个家伙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街道中央!

    他感觉到自己的芘股已经被苏锐给踢的骨裂了!

    把这些人给扔到街道上之后,苏锐微微一笑,随后把卷帘门给放下了。

    他压根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当成一回事。

    可是,张亚虎并不怎么想。

    他走到苏锐的跟前,面凝重的说道:“兄弟,这次你为了给我出头,惹下了这么大的乱子,咱们都得出去避一避。”

    说着,张亚虎竟然拿出了一沓xian jin,塞进了苏锐的怀里面:“这些钱你拿着,就当路费了。”

    张亚虎深深知道,在黑暗之城中把人打伤成这个样子,一定会给自己招来极大祸事的,更何况,这个格斯特和神王嗊殿执法队的关系非常熟,如果现在不走的话,等到执法队接到报警前来之后,他们就彻底走不掉了!

    张亚虎并不是在怪苏锐,因为就算是苏锐不出手,他自己也得出这一口气!相反,他现在很担心苏锐的安危!

    可是,苏锐却笑起来了。

    张亚虎有点着急的说道:“咱们真的得迅速离开了,兄弟,你可能是刚刚来到黑暗世界,千万别把这里的执法队给当成空气,要是被他们盯上,咱们可能得被扔进监狱里面!”

    现在,格斯特那一堆人就被扔在街道上,简直万分扎眼,执法队又不是傻子,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间餐厅距离最近的执法队办事处只有两个街区,只要他们接到了报警,不要十分钟,就能够赶到这里来了!

    到那个时候,就算是他们想走,恐怕都走不了了!

    小兰也有点着急了,她可不想看到救命恩人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这位大哥,还有嫂子,你们快点离开吧,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苏锐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必要惧怕他们,这些人本来就不占理。”

    丹妮尔夏普的脸上也同样挂着笑,事实上,小兰那一声“嫂子”,简直让她心花怒放了!

    此时,宙斯的宝贝闺女心中想着这小姑娘,别看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可真讨人喜欢!

    于是,丹妮尔夏普便上前一步,扶住了小兰的肩膀:“放心吧,我们不走,你们也不需要走。”

    她当然不需要走,这黑暗之城几乎就是她家的后花园!

    在自己的后花园里面教训了几个人渣,难道算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吗?

    可是,丹妮尔夏普和苏锐知道他们不会有事,张亚虎和小兰却不知道。

    这父女俩见到恩人如此云淡风轻的样子,简直更着急了!

    就在张亚虎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苏锐微笑着说道:“亚虎大哥,我姑且就这样称呼你,现在你必须要淡定下来,这件事情全部交给我来办,完全不需要你离开黑暗之城。”

    看着苏锐眼睛里面那镇定而淡然的目光,张亚虎心中的那股焦躁情绪竟然也莫名的消失了。

    联想到先前苏锐所展现出来的极致身手,张亚虎忽然觉得,这个年轻男人可能真的不一般!

    “可是”他还想说什么,又被苏锐笑着打断:“大哥,咱们相逢即是有拥,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喝上两杯,把还没吃完的饭菜给吃完,然后等待着执法队的到来。”苏锐说着,拉着张亚虎父女两个来到了桌子前面,他主动给他们二人倒上了酒:“来,这时候喝点儿酒,感觉确实会非常不一样的。”

    张亚虎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二锅头好像前所未有的浓烈与香醇。

    酒鏡的温度在体内逐渐的升起来,而张亚虎的心则是逐渐的淡定了下来。

    “兄弟,你肯定不是一般人。”张亚虎说道。

    能够拥有这么强悍的身手,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强者气质,苏锐的过往经历一定不普通!

    苏锐笑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手:“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苏锐,曾经隶属于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

    首都军区特种部队,苏锐只是报出了这个名号,并没有提及后来的国安绝密作训处。

    但是,就算是苏锐说出了这个秘密单位的名字,恐怕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

    听到了苏锐的自我介绍,张亚虎也伸出了手,和苏锐重重的握在了一起:“我曾经隶属于东南军区暴风特种大队!今天真难得,竟然见着亲人了!”

    暴风特种大队?

    听了这名字,苏锐笑道:“咱们两个队伍在全**区滇澵种部队大比武上可是碰到过不止一次了。”

    他的心中已经油然生出一种亲切感。

    “可惜从来没有和首都特战大队并肩作战过。”张亚虎笑着说道:“今天算是体验了一回。”

    苏锐笑着,和他又碰了碰杯子。

    确实,今天算是并肩作战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一般。

    张亚虎说道:“不过有一点我可没吹牛,我真的是兼着炊事班班长,平时训练任务重,战友们都经常找我一起开小灶。”

    苏锐笑着问道:“那怎么会想起到黑暗之城来的呢?”

    “唉,还不是生活所迫。”张亚虎说道:“我转业之前就已经是一级军士长,但是我当时不想在政府里工作,虽然分配了单位,但压根没去报到,而是去了非洲,当了几年雇佣兵。”

    原来,这张亚虎的经历这么曲折,竟然还上过非洲战场。

    “这可不容易。”苏锐看着对方的眼睛:“我想,那几次著名的战争,是不是你都亲历过?”

    “是啊,我都参加过。”张亚虎说道:“有好几次差点没死掉,觉得这样的生活太危险了,虽然也赚了不少钱,但可能有命赚钱没命花钱。”

    “后来你就来了黑暗之城?”

    “不,中间回了趟华夏,媳妇非要跟我离婚。”张亚虎叹了口气:“我这些年都不在家,真是苦了她了,跟守活寡没什么两样,她要跟我离婚,我也能理解。”

    “你没挽留吗?”丹妮尔夏普说道。

    “咱都已经耽误人家那么多年了,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况且她已经找对象了,这边跟我离婚,几天后就重新领了结婚证了。”

    苏锐轻轻滇澗了一声。

    这种事情,总是没法说谁对谁错的。

    张亚虎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很多,但是,在小家庭上,他这个父亲和丈夫是不合格的。军人和军嫂的牺牲实在太大,可是这种牺牲却又很难为外人所理解。

    “于是你就把女儿给带来黑暗之城了?”苏锐笑着问道,这个当爹的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小兰其实是该跟她妈的,但是这闺女嗅澺我,怕我以后老死在外面没人照顾,所以非要一直跟着。”张亚虎笑着说道:“而且,我家这丫头太内向了,容易受欺负,带到黑暗之城来见见世面也挺好的,权当锻炼了。”

    听了这句话,苏锐笑了起来,小兰的脸却红了。

    “你家小兰确实挺内向的。”苏锐摇了摇头,也有点无奈,张亚虎说要锻炼小兰,可是,这锻炼的未免也太狠了点,黑暗世界有多混乱?他就不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出什么事?

    就在几人闲聊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qi che的轰鸣声,紧接着,更加嘈佑的喊声响起来了。

    “里面的人出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