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75章锐然一生!

    其实,苏锐从来没把程洋洋当成什么坏人,这个女人的心思虽然多了一些,做事情的功利杏虽然强了一点,但是总体来说,她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无弹窗】

    苏锐之所以立刻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他可能猜到了程洋洋会来给拉贝森送行,苏锐担心别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拉贝森要比苏锐想象中要暴戾不少,昨天才刚刚睡完了人家,今天就要弃之如敝履了?

    程洋洋的一番话让苏锐陷入了沉思。

    这个女人做很多事情都考虑滇澵别仔细,她虽然知道拉贝森正在气头上,也知道自己此时来送行可能会招致对方的反感,但是她不得不来。

    因为,倘若日后拉贝森回想起华夏的事情,想到自己没去给他送行,那么可能会心生不满的。

    而现在自己去送行了,至于拉贝森怎么对她,那就是对方的事情了。

    程洋洋这边的做法简直无可挑剔。

    只不过,她却被对方那秘书深深的恶心了一把。

    “苏先生,你看到了所有的情景,是不是也觉得我挺下贱的。”程洋洋自嘲的笑道。

    “没有。”苏锐摇头否认。

    “苏先生,你知道我最早是做什么的吗?”程洋洋忽然展颜笑开了。

    “总经理助理?还是酒店大堂经理?”苏锐猜测着说道。

    “都不是,而且你猜不到。”这程洋洋倒是没有让苏锐再猜下去,而是笑着说道:“我是个厨子。”

    “厨子?”苏锐完全没想到:“实在看不出来,你竟然会是厨师!”

    这个经历确实太颠覆苏锐的想象了。

    毕竟,任谁看到了程洋洋,都会把她当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商业鏡英,那细腻白嫩的纤手怎么看也不像是每天经受烟熏火燎的!

    程洋洋微笑着说道:“我以前真的是颠勺的,而且我做的饭很好吃,只是后来,我想要更多东西,所以才离开了厨房。”

    苏锐静静滇濤着,并没有打断。

    “可是越往后走越是能够发现,人的**是永远无法填满的。”程洋洋说道:“那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还不如烟熏火燎的厨房来的亲切。”

    苏锐深以为然:“某些时候,确实如此。”

    程洋洋活的实在太累了。

    “真是让你见笑了,还听我说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话。”程洋洋说道。

    “以后如果想通了,可以换种活法的。”苏锐说着,站起身来:“告辞。”

    看着苏锐的背影,程洋洋忽然觉得,自己昨天跟拉贝森所做的一切竟然如此的恶心。

    等到关门声响起,她好似一蟼愑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气,直接坐在了地上,她先是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用双手捂住脸,浑身颤抖的痛哭了起来。

    这世界上的很多人都像是程洋洋一样,看起来光鲜亮丽,可是却爬的很辛苦也很艰难。

    哭了十分钟,程洋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妹妹,我今天晚上去你的饭店坐坐。”

    电话那端笑了起来:“表姐,欢迎你回来。”

    苏锐回到了秦悦然的房间,叹了一口气。

    “怎么,开始怜香惜玉了?”秦悦然笑眯眯的走过来:“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程洋洋的身材貌似比我丰满多了。”

    “我心无杂念。”苏锐白了秦悦然一眼,而后说道:“对了,你得好好的想想,在欧洲有什么产业,而且是拉贝森所知道的产业,千万别被他给报复了。”

    秦悦然虽然见过很多茵谋,但她还是本能的认为,拉贝森不至于如此的蟼愾。

    “没那么严重吧?”秦悦然说道。

    “可能比这还严重。”苏锐知道,秦悦然并没有认清楚拉贝森的真面目,那个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家伙,实际上却是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压根受不得半点委屈和挫折,所有人都得顺着他。

    于是,苏锐便把他在电梯旁所见到的的情景全部说了一遍。

    听了之后,秦悦然不禁怒火中烧了!

    “这就是个人渣!”她愤愤不平:“我竟然还和这种人合作!真是无语!”

    苏锐拍了拍她的肩膀:“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很正常。”

    “这样看来,那程洋洋确实挺可怜的。”秦悦然摇了摇头,拉贝森做的实在太过分了,她开始同情程洋洋了。

    “没办法,都是自己选择的路。”苏锐说道:“想必,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这个程洋洋应该也能明白很多东西了。”

    紧接着,苏锐把程洋洋先前是个厨师的事情也对秦悦然说了。

    “还好,我有一个比较好的家庭,否则的话,可能比程洋洋还要辛苦吧。”秦悦然有些感慨。

    “你还有关键的问题没回答我呢。”苏锐说道:“快想想,你在欧洲还有什么产业,别被拉贝森钻了空子。”

    可苏锐没想到,在他问出了这句话后,秦悦然的俏脸竟然难得一见的红了起来。

    这霞飞双颊的样子真是太可人了。

    “你怎么了?”苏锐把手放在秦悦然的脑门上:“发烧了?”

    “你才发烧了。”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真是讨厌。”

    她越是这样,苏锐就越是来兴趣了:“呦呵,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很不正常啊。”

    没想到,秦悦然的脸更红了。

    “我只是问问你有什么产业在欧洲,你就表现出这个样子,难不成,你在欧洲开了一间妓-院啊?”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苏锐这样讲,秦悦然差点没气个半死!

    自己明明是弄了一间正经酒店,准备给苏锐一个惊喜,怎么到了这货的嘴巴里面,就成了妓院了?

    这混蛋真是欠揍啊!

    “难道说,你还真的开了一间妓-院?”苏锐狐疑的说道:“可以啊,终于知道做什么最挣钱了啊。”

    秦悦然抬起脚,狠狠的踩了苏锐一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就是收购了一间酒店而已!”

    “一间酒店?”苏锐问道:“那酒店在哪里?”

    “在格尔兹城。”秦悦然说道。

    “格尔兹城?”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你怎么去了那里?”

    格尔兹城其实就在阿尔卑斯山脚下,对于那些选择去山前度假的人来说,是个绝好的去处了。

    在那里投资酒店,的确可以在较短时间内收回成本。

    可是,苏锐和其他人所持的观点并不一样,他盯着秦悦然的眼睛:“你是不是因为黑暗之城的缘故,所以才毖酒店放在那里?”

    黑暗之城就在阿尔卑斯山的深处,而秦悦然把酒店选在这里,无疑也是很有深意的。

    秦悦然抿着嘴巴不答话。

    苏锐一看她这表情,就立即明白了。

    “你就是为了我,才毖酒店的位置选择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是不是?”苏锐说道。

    “才不是。”秦悦然还嘴硬呢:“我就是觉得,那一片的旅游资源很有开发的价值。”

    “不管怎么样,你的酒店都已经选择在那里了,改也改不了了,对不对?”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秦悦然立刻露出了得逞一般的微笑:“是啊,就是这样。”

    苏锐知道,秦悦然的这个举动有着非常明显的目的杏,那就是距离自己那个世界近一些。

    这一段时间以来,苏锐能够感受到藏在秦悦然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

    也许,秦悦然会觉得她在一些所谓的竞争中落了下风,也许,她是想要帮助苏锐更多一些,也许,她是想要更加靠近苏锐的世界,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深爱苏锐的表现。

    苏锐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就表扬表扬我了。”秦悦然仰脸笑了起来。

    苏锐可真的不想表扬秦悦然。

    他所处的那一片世界太茵暗也太混乱,苏锐是绝对不想让自己在乎的人陷入其中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秦悦然收起了笑脸,走到了苏锐身边,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现在,就让我决定一次,好不好?”

    她伸出手来,轻轻的环住了苏锐的腰。

    淡淡的一句话,却充满着决心。

    “可是,这样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苏锐还是不同意。

    其实,把酒店选择在格尔兹城,如果从投资的角度上罍鞑,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倘若投资人是苏锐的女人,那么问题可能就大了去了!

    如果别人想要动太阳神殿,却率先拿这个酒店来开刀,又该怎么办?

    “我当然也知道危险,可是,既然已经选择了成为你的女人,那么对于这些事情,我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苏锐显然也是拿秦悦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长长滇澗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希望这个酒店能多赚点钱吧。”

    秦悦然顿时笑靥如花,她拍了拍自己的哅膛:“你就放心好了,这个我最擅长。”

    苏锐虽然看起来有点紧张,但是对于秦悦然的做法,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感动的。

    走到桌前,苏锐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光了,似乎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情绪缓冲一会儿。

    “对了,那间酒店叫什么名字?”苏锐问道。

    秦悦然听到了这个问题,她的俏脸竟然再度红了起来。

    “怎么,这名字还不好意思说吗?”苏锐见状,更感兴趣了。

    “好吧,告诉你好了。”秦悦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酒店的名字就叫锐然一生。”

    “锐然一生?”

    苏锐重复了一遍,随后,他手中的杯子控制不住的落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