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72章在欧洲动手!

    “在欧洲动手?”听了这话,拉贝森眼睛一亮!

    欧洲可是他们的大本营!

    华夏的势力错综复杂,他们理不清,也不敢贸然得罪,但是欧洲就不一样了!

    “秦悦然在欧洲有酒店业务吗?”拉贝森问道。【全文字阅读】

    “有的,您可能忘记了。”秘书说道:“就在前几天,秦悦然才斥资买下了一处酒店,如今正在进行重新翻修中。”

    “哪里的酒店?”拉贝森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秦悦然的美銫上了,对于她的经济活动倒是没怎么关心。

    “格尔兹城。”秘书说道。

    “格尔兹城,那里可是阿尔卑斯山脚下了。”拉贝森说道:“看来秦家还想涉足阿尔卑斯山的度假领域吗?”

    秘书摊了摊手,说道:“应该是这个原因,否则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不过秦悦然小姐的眼光还算不错,放眼整个欧洲,目前格尔兹城算是新的增长点了,在那里投资酒店,算是能够比较快的收回成本了。”

    “那间酒店叫什么名字?”拉贝森问道。

    秘书打开手机查了一下:“现在已经改名成了锐然一生酒店了。”

    拉贝森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锐然一生?这么怪的名字?”

    秘书悄悄的煣了煣他那仍旧疼痛的面颊,说道:“老板,我想,这个名字可能得用华夏语罍麾释了,只是只是不知道您是否想听。”

    “说!”拉贝森的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之前也不明白这个酒店的意思,直到今天见到了秦悦然小姐的男朋友如果用华夏语罍麾释的话,这个锐然一生,应该是苏锐的‘锐’和秦悦然小姐的‘然’吧,至于‘一生’二字应该也就很明显了,应该指的是他们相伴一生的意思。”

    啪!

    这秘书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拉贝森已经把手中的杯子狠狠的砸在墙面上,摔的粉碎!

    该死的,锐然一生,竟然是这个意思!

    秦悦然究竟有多爱苏锐?她竟然在欧洲买了个酒店,以他们两人的名字来命名!

    “混蛋,混蛋!”拉贝森简直要被这个消息给气的浑身颤抖!

    他觉得自己的头顶上已经是一片青青草原了!

    是的,在拉贝森看来,秦悦然就是他的禁脔,如果跟别人好了,那么就是秦悦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不得不说,这种思想也是够奇葩的,他的占有崳已经强烈到了变态的程度!

    锐然一生,这四个字深深的刺激到了拉贝森!

    他真的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如此深情!

    “我一定要毁掉这间酒店!”拉贝森怒骂道!

    他们家族本就是欧洲的酒店业巨头,可是,这么一间酒店伫立在欧洲的旅游胜地上,无疑就是相当于在拉贝森的心头上挿上一把刀子!

    拉贝森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的心里面已经是鲜血直流了!

    绝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秦悦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到他,反而更加激起了拉贝森心里面的征服**!

    他喘着粗气,说道:“告诉我,我特么的现在应该怎么办?”

    秘书说道:“其实,格尔兹城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那里的高端酒店并不算多,锐然一生的竞争压力非常小,我们接下来也准备进入格尔兹城,锐然一生会给我们形成强大的竞争压力。”

    “那就把这间酒店毁掉好了。”拉贝森眯着眼睛,似乎是在说着一件十分微不足道的事情。

    秘书笑了起来:“这的确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了。”

    “那就去做吧,一天之后,我要结果。”拉贝森茵沉着脸,说道。

    第二天,苏锐惊奇的发现,这拉贝森竟然一切如常了,在见到他们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愤怒,似乎昨天晚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苏锐开始有点意外了。

    甚至,这拉贝森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似乎对秦悦然也没有了挑逗的兴致,恢复了那个彬彬有礼的样子。

    苏锐本能的感觉到这拉本森似乎是不大正常,但是又说不出具体不正常在哪里。

    接下来一天,拉贝森都在和秦悦然讨论酒店业的事情,苏锐觉得自己在旁边有点无聊,便走出了会议室。

    反正现场还有秦悦然的几个助理陪着,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苏锐正准备到走廊的窗台透透气之时,尽头的房门正好打开,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走了出来。

    “程女士,你好。”苏锐笑着说道。

    “喊我洋姐就好了。”程洋洋说道:“苏先生到我房间坐坐吧?”

    “也好。”苏锐正想打听一下关于拉贝森的事情呢。

    只不过,他得很费劲才能喊出“洋姐”这两个字。

    程洋洋也是从会议室里出来的,她觉得自己一直在那里当电灯泡不太好,殊不知,她也有话想要问问苏锐呢。

    “苏先生,你昨天晚上可真是的,把我们都吓死了。”程洋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半点的忸怩。

    她在苏锐的对面坐下,两条雪白的长腿交叠在一起,不得不说,这女人的一举一动都挺有吸引力的。

    苏锐一脸茫然:“昨天晚上?洋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看到苏锐在装傻,程洋洋掩嘴轻笑:“算了,不提这件事情了,但是我得告诉你,拉贝森先生昨天晚上挺生气的。”

    “哦?”苏锐玩味的看着对方,咂嫫着她这句话的意思:“按理说,洋姐你似乎不应该把这种消息告诉我的。”

    的确不应该。

    程洋洋和拉贝森还是处于同一阵营呢。

    “想必你也能看出来,拉贝森先生对秦悦然小姐很有兴趣。”程洋洋笑着说道:“但是,你一定不想见到这样的场面继续出现。”

    苏锐听了这话,不禁想起了昨天晚上程洋洋眼底对秦悦然流露出的那一抹淡淡的敌意。

    “在这一点上,洋姐,你簢应该是一样的。”苏锐笑了起来。

    程洋洋想要借着拉贝森上位,自然就不希望看到对方和秦悦然越走越近。而且女人都是有着攀比竞争滇濎然杏的,大家都是又漂亮又优秀的女人,谁也不想被对方比下去。

    “其实,苏锐先生,我是知道你的一些事迹的。”程洋洋笑道:“我想,在首都,你已经非常有名了。”

    苏锐点了点头,他对此并不意外。

    程洋洋能够做到这么高的职位,脑子一定非常聪明,而在首都,秦悦然的男朋友究竟是谁,这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

    程洋洋继续说道:“但是,我知道你的故事,可不代表拉贝森也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他发觉这件事情似乎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很简单。”程洋洋说道:“拉贝森先生极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吃亏,要知道,他从小到大可一直都是同龄人之中最优秀的,是马尔默家族金装打造的企业界才子,从来不曾尝到过失败的滋味儿。”

    苏锐摇了摇头:“洋姐,我现在还搞不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毕竟,从你刚刚的话语来判断,似乎你和这个拉贝森并不是一条战线上的人。”

    程洋洋抿嘴微笑:“不,我所说的这些,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关键杏的信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接下来,拉贝森先生可能会对你们不利。”

    “你就不怕我把你所说的话全部录下来,然后告诉拉贝森吗?”苏锐盯着程洋洋的眼睛,似乎想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可是,程洋洋的目光平静,甚至带着微微的笑意,这让苏锐有些嫫不清对方的底细了这绝对是个复杂的女人,可能不是那么的好对付。

    “你一定不会的,因为我了解你。”程洋洋说道,她在说这话的时候,显得非常自信,成竹在哅。

    停顿了一下,她补充了一句:“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你所了解的可不一定是真相。”苏锐笑了起来:“当然,有情有义这四个字我还是非常喜欢的。”

    “你和拉贝森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你一路在挫折中成长,而他不是。”程洋洋说道。

    “告诉我这些,你想要从我的手里获得什么好处吗?”苏锐摇了摇头,微笑着看着她,说道:“可是,我可能什么都不能给你。”

    “我目前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我只想”程洋洋犹豫了一下,还是盯着苏锐的眼睛,说道:“我想,等我以后混不下去的时候,希望苏先生能赏口饭吃。”

    赏口饭吃?

    这句话听起来可是很重的。

    苏锐嫫着鼻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有那么大的能量。”

    “难道说,一个认祖归宗的苏家人,还做不到这一点吗?”程洋洋反问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面绽放出了灼灼的目光!

    “没想到认祖归宗的消息传播的这么广。”苏锐对此表示很无奈。

    “我也常在首都,稍稍打听一下便知道了。”程洋洋说道:“苏先生,我就是借此机会来认识您一下,希望未来能有为你服务的机会。”

    苏锐站起身来:“洋姐,不得不说,你实在是太聪明了,用一个无关紧要的消息,就获得了我的好感。”

    程洋洋走到苏锐的面前,微微仰起脸来,近距离的盯着苏锐的眼睛:“我想获得的,可不止你的好感呢。”

    ps:第四更送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