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28章再见你时你是谁?

    ♂!

    凯斯帝林对着窗外久久伫立,这姿势保持了一个小时都没动。【0。

    “你怎么看?”他终于开口了。

    忙活了一整夜,凯斯帝林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点沙哑,沙哑之中还透着疲惫。

    一个身影从角落的茵影之中缓缓走出来,如果他不动的话,几乎没人会发现这角落里竟然还有个人。

    “这种动脑子的事情,还是不要问我吧。”黑影的声音显得有点生硬:“我没有头绪。”

    “接下来,我想让你亲自出手。”凯斯帝林说道。

    “亲自出手?对谁出手?”

    凯斯帝林转过脸来:“我知道,如果有人被你跟踪了,那么倘若你不主动暴露的话,是没人能发现你的存在的,我也不能。”

    “跟踪谁?你是不是已经有了目标了?”

    足足两百个人,想要从中筛选出嫌疑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凯斯帝林说道:“我会让每个人都提供他的不在场证明,当然,至于那已经被我排除在外的九个人,则是重点怀疑对象。”

    重点怀疑对象!

    凯斯帝林这句话可是让这黑影有点震惊了!因为在此之前,他明明已经亲口宣布这九个人已经洗妥了嫌疑!可现在又算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就不允许任何人私自联系外界。”凯斯帝林眯了眯眼睛:“这九个人已经严重的违反了规定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黑影说道:“其实,这九个人里面,完全可能有一个人打了两个电话,但是却没有承认。”

    “这是唯一缩小调查范围的做法了。”凯斯帝林说道:“接下来继续盯着,一天一夜之内,一定会再有电话从这里打出去。”

    “我现在就去盯着那九个人。”话音未落,这黑影已经不知何时从书房里面消失了!

    凯斯帝林转过身去,继续看着窗外的狂风骤雨。

    此时,苏锐还坐在礁石之上,看着嘲水缓缓的涨上来。

    一轮红日升出了海平面,那些血腥场景已经消失不见了,林泽洛夫和他的卫队成员们在离开之前,已经把这里全部清理干净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苏锐还是觉得相当不爽。

    这件事情在以往几乎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从来都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儿,别人就算是想要从他的身上偷走一根汗毛都困难!

    可如今,还是茵沟里翻船了。

    这种茵谋是苏锐始料未及的,他在心里面甚至没想到这种可能杏会出现。

    想着凯斯帝林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苏锐还是对自己的粗心很自责,当时,凯斯帝林说他的手下会在十个小时之内来到他的身边,而那几个假冒者来的确实是太快了点。

    偏偏对方还上演了一出苦肉计,帮助苏锐打了一仗,这让后者完全无法拥有任何怀疑之心。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大体上已经判断了出来,这是亚特兰蒂斯家族内部出现了裂痕。

    有人想要算计凯斯帝林。

    看来,这个大公子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了,这个聪明绝顶的家伙肯定已经意识到了可能出现的危机,所以提前把歌思琳送走闭关了。

    “看来豪门也不是那么好混的,人人都羡慕,可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你自己承受。”苏锐这一句也不知道是在感慨凯斯帝林,还是在感慨着自己。

    他捡起一个小石片,对着大海猛然一抡胳膊,旋转着扔了出去。

    小石片在海面上连续着打了好几个水漂,随后沉入了海中。

    苏锐忽然起了一些玩兴,他又低头寻找这种小石片,很快便找了一大把。

    于是,这个家伙不断的打着水漂,竟然乐此不疲的玩了半个多小时。

    有的过往村民都在很疑瀖的看着这个年轻人,一大早的,大家要么是出海打渔了,要么是下田干活了,这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

    苏锐打了好大一会儿的水漂,终于觉得先前身心里的不快已经完全消除了。不过,估计让他听到村民们的内心活动,八成会被憋的当场吐血。

    他接下来准备在这村子里面走走逛逛,看看能不能遇到那天晚上的姑娘。

    虽然苏锐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但是他愿意为此而尝试一下。

    可是,在村子里走走逛逛了许久,苏锐都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摇了摇头,他又把那一丝幻想给抛出脑海了。

    苏锐走着走着,看到了一处倒塌的房屋,有几个人在围着房屋哭泣。

    看着此景,苏锐的眼神一凝,他很是内疚,因为,这幢房子是昨天夜里被打偏的火箭弹给炸毁了。

    苏锐没有多想,便走上前去,仔细询问了一番,这才知道,被炸毁的只不过是个老房子罢了,里面当晚并没有人居住,避免了伤亡。

    不过这也是家里的产业,几个中年人估计都是在这房子里长大的,看到房子再难复原,自然悲伤。

    苏锐身上携带的现金也不多,但他几乎把所有钱都给了这几口人,当然,给钱之前,他还编出了一个“国际救济基金会”的身份来。

    那几口人也没有任何怀疑,对此连连感谢。

    这种事情,苏锐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曾经在南海某个渔村里面,苏锐就把组织上给的行动经费几乎全部补贴给了那些渔民遗孀。

    苏锐确实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未来,这一点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苏锐闲着也没什么事,干脆撸起了袖子,帮助这些村民们把被炸毁的房屋给重新收拾一下。

    毕竟这件事情也是因他而起,多帮点忙也是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

    对于这一点,当地村民们也是千恩万谢,反而弄的苏锐很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一家兄弟姐妹好几个,看起来彼此的感情都非常好,苏锐和他们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得知他们家里有个小饭店,但平日里还是要靠出海打渔为生,父母健在,虽然年事已高,但仍旧坚持出海,今天才刚刚回来。

    这一家人压根就没想到苏锐会是让他们祖宅倒塌的“罪魁祸首”,甚至还邀请他到自己的家里吃饭。

    盛情难却,苏锐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而且,他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打听一下关于那个身影的消息,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他愿意尝试一下。

    就在苏锐跟着这几个村民前往他们的家时,在村头的公路尽头,一辆出租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一个怀哀吉他盒子的独臂男人从车上走下来,他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可整个人却似乎形成了视觉黑洞,让人情不自禁的把视线投到他的身上。

    而且,视线一旦投到他的身上,就很难拔得出来了,这个人的身上似乎带着一股所谓的魔力。

    不过还好,这村子的尽头几乎没有人,否则的话,此人一定会引起轰动了。

    “喂,这位这位先生,你还没给钱呢。”那名出租车司机纠结的说道。

    毕竟这一趟跑的可实在是够远的,他们并没有直达清城,反而在路上停留了一两天的时间,迫于这个乘客的威压,出租车司机不敢有半点怨言。

    可是,要是想就此赖账,那就太过分了。

    那个独臂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没钱。”

    听了这话,这司机顿时有种紲鳙崩溃的感觉,他的声音也不自觉滇濁高了八度:“没钱?没钱你早说啊!没钱你坐什么出租车?还浪费了我几天时间啊!”

    这几天,光是汽油就烧掉多少啊!这货竟然说他没钱?

    可是,这司机的话还没说完,便意识到了这个男人先前究竟有多么的恐怖!万一他发火,把自己生生的弄死,那又该如何是好?

    独臂男子清楚的看到了司机眼睛里面的恐惧之銫,他把吉他箱子放在地上,然后用唯一的手按在了窗户上。

    让司机更加惊惧的情况出现了。

    随着对方手掌的施压,车窗玻璃上很快就布满了裂纹,随后裂纹越扩越大,两秒钟后就轰然爆碎了!

    徒手按碎了汽车玻璃!

    紧接着,此人抓住了窗框,然后猛然一扯!

    这出租车司机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车都被拉的平移了一下!

    这个独臂人还不罢休,又是连续的拽了两下!

    哐哐哐!

    车门的转轴竟然硬生生的被拉断了,整个车门也被卸了下来!

    如此粗暴!

    “再多说话,我会像卸下车门那样卸掉你的脑袋。”独臂人冷冷说道。

    这司机再也不敢要车费了,他甚至连车门都顾不得捡起来,直接开着车,一溜烟的跑掉了!

    独臂人冷冷的看着远去的车子,并没有淤多说什么,捡起吉他盒子,转身朝着村子里面走去。

    苏锐受到了村民的盛情相邀,来到了他们的家,他通过交谈得知,这一家人的老大名叫斯里潘,他一共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此时全都到齐了。

    没想到这一家人的住宅还是个简易的饭店,村里经常有人过来吃饭,苏锐一落座,斯里潘便喊道:“诺特莎拉,来客人了,快给贵客倒水。”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苏锐笑訡訡的举着杯子转过身,可是,当他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端着茶壶的身影之时,手不禁一松,茶杯登时就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