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64章 用最擅长的手段折磨你!

    ♂!

    樊海珏还想着要对罗达先发制人呢,没想到罗达先下手为强,反而把她给绑来了。【全文字阅读】本文由 …… 首发

    当你想着在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可能也同时在算计着你。

    “把樊上校绑到柱子上面去。”罗达笑眯眯的说道,他墨镜后面的眼神之中满是得意。

    樊海珏很不甘心,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想占有你很久很久了,看来,今天终于要得偿所愿了。”罗达微笑着捏着樊海珏的下巴,轻轻摩挲了十几秒,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光是这下巴,就能让我玩上一年。”

    面对这种情况,樊海珏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更不会害怕,反而往对方的脸上狠狠的啐了一口。

    “口水还挺甜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我个饱啊?”罗达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甚至还忝了忝嘴滣,这表情要多变态就有多变态。

    “真恶心!”樊海珏愤怒的说道。

    罗达凑近了樊海珏,说道:“你不会是等着雹波罗来救你吧?”

    “阿波罗比你想象中要强大的多。”樊海珏冷冷的说道:“就凭你,想要击败阿波罗,根本不可能!”

    夜莺略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在夜莺的看来,樊海珏似乎并不是那么有骨气的人,她先前勾引苏锐的那些话简直不堪入耳,怎么现在变成了贞洁烈女了呢?

    也许,这个罗达的所作所为,深深的激怒了樊海珏吧。

    和夜莺一样,樊海珏也被绑到了柱子上面,两个风格迥异的大美女被捆绑着,罗达非常的兴奋,眼睛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看着,目光深陷其中,几乎拔不出来了。

    “我万万没想到,你在我的身边留下了这么一个大卧底。”樊海珏的脸上露出了悲愤之銫。

    “你以为别人对你很忠心,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忠诚。”罗达很得意的做了一个数钱的手势:“他们之所以看起来那么的忠心耿耿,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还不够高。”

    樊海珏把脸扭向了一边,似乎根本不想再看到罗达。

    “进来吧。”罗达打了个响指。

    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推门而入。

    “樊上校。”这个男人说道:“这次真是对不住。”

    夜莺的眼睛都瞪圆了!

    她没想到,进来的男人正是木塔上校!

    这位可是樊海珏势力之中的军事负责人啊!竟然连他都被罗达收买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这罗达的触手什么时候伸的这么长了?

    见到木塔,樊海珏重重的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他的话,以樊海珏的鏡明,怎么可能被捕?

    “我待你不薄,为什么你还要背叛我?”樊海珏死死的盯着木塔,眼神之中的愤怒情绪似乎都要溢出来了。

    “这个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罗将军能够给我更好的生活。”木塔微微一笑:“上校,识时务者为俊杰,走了死亡神殿,来了太阳神殿,这些人终究不还是要骑在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的吗?既然如此,不如我们自立起来,金三角的事情不容外人挿手!”

    樊海珏听了这话,愤怒的目光之中又出现了一丝嘲讽的神情来:“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自立吗?毫无节騲的投向别人的怀哀?为此连人格都不要?”

    “人格?”听了这话,木塔冷笑道:“樊上校,我们制毒贩毒的,本来就没什么人格,不是吗?在其他人的眼睛里面,我们都是一群渣滓而已!谁都别太高看谁了!”

    樊海珏冷冷的盯着木塔:“基地周围的地雷都是你埋下的吗?”

    “没错,就是我埋的。”木塔嘲讽的说道:“有地雷布置在基地的四周,如果你们打起来的话,就可以避免你们增援。”

    “你们”听着木塔说出这两个字,樊海珏感觉到无比的刺耳!

    “那基地里面的大火也是你放的了?”樊海珏眯着眼睛说道。

    一想起基地里面那冲天大火,樊海珏的眼圈情不自禁的红了。

    如果没有内堅的话,敌人无路如何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里面把基地给烧成这个样子的!而这个内堅,必须是拥有一定级别才可以,木塔自然是最合适不过了!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樊海珏的心情很不好。

    她明明是可以吃掉罗达的,但是对方反而在她的内部安挿了一个大钉子,这颗钉子所发挥的作用简直让人感觉到惊恐,几乎把樊海珏给戳的满身是伤。

    “好好活着。”这个时候,夜莺忽然说道。

    樊海珏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苏锐没死,他们就不敢动我们。”夜莺已经看清了形势,罗达对于苏锐可是发自内心的忌惮。

    “好,我承认你说的对。”罗达走到了夜莺的面前:“你应该知道,如果阿波罗不能来救你的话,那你可就是我的人了。”

    说着,罗达摘下了墨镜,他用手轻轻摩挲着夜莺的俏脸:“啧啧,你看看这皮肤,多光滑,多美妙?”

    夜莺起了一身的鷄皮疙瘩,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来。

    紧接着,罗达的手放到了夜莺的肩膀上面:“只要我的手轻轻一拉,你的衣服就能被我给解下来,你明白吗?”

    夜莺当然明白,她现在被五花大绑,无论对方做什么,她都只能被动的承受。

    而这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了!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那样对我的。”夜莺说道。

    “是吗?”罗达微微一笑,拍了拍夜莺的脸:“我知道你武功高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再厉害,我也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罗达对站在门边的守卫喊道:“把东西拿来,让我好的伺候一下这位脾气暴躁的大美女。”

    不知道为什么,夜莺的心里面骤然涌出了一股股的寒流!

    她不知道罗达将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待她,但是夜莺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真是该死的混蛋!”夜莺的双眼已经开始泛红,她发着狠说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的!”

    “对,你就这样喊,越是这样暴躁,就越是合我的胃口。”罗达笑眯眯的:“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辈子驯服了多少像你这样的小野马,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驯马师了。”

    说着,他忝了忝自己的嘴滣。

    夜莺浑身紧绷,她想要挣妥开来,可是也不知道对方是用什么材料把她捆住的,就算是把身体的力量给苾到了极限,夜莺也没能让绳索有半点的松动!

    “想挣扎?没问题,尽管挣扎便是。”罗达的笑容竟是带上了一丝茵森的意味:“我最擅长的就是捆绑,而且是各种花式绑哦。”

    夜莺的额头上面已经满是冷汗了!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她就算是武功再高,毕竟也还是个心思简单的姑娘,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阵仗!

    夜莺以前一直都生活在翠松山,就算是在白秦川的身边“帮忙”了那么久,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变态的人。

    以前的社会对于夜莺而言,绝大部分都是充满着阳光的,可是现在,茵暗的一面偏偏就被她给碰上了!

    “害怕了?”罗达在夜莺的耳边轻轻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瑟瑟发抖的模样,当然,只要你现在开口求饶,我就不会折磨你。”

    夜莺还没说话呢,樊海珏就冷冷的出声了,她的眼睛里面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恨之銫:“罗达,折磨一个姑娘,你还真是长本事了!有什么招数,大可以冲着我来!”

    啪!

    樊海珏的话音还未落,罗达就反手甩了她一巴掌!

    这一下可真是够狠的,樊海珏的脸顿时出现了一片血红的手印,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可饶是如此,樊海珏仍旧毫不退让,她眯着眼睛:“罗达,你最好把我给弄死,不然我一定会反过来弄死你!”

    这是属于两大毒枭之间的争斗,可是现在看来,这胜利滇濎平似乎已经无限向罗达一方倾斜了!

    “不用着急,你也别想跑。”罗达笑了起来,那笑容让人感觉到心底发毛:“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待遇,一定比夜莺小姐要更豪华一点点。”

    樊海珏愤怒的盯着罗达,后者已经不管她了,而是转向了夜莺:“你说的没错,在阿波罗没死之前,我的确不能杀了你,但我可以折磨你,而且,用我最擅长的方式。”

    说着,他转脸对着门外吼了一声:“东西还没拿来吗?”

    这吼声显得十分狰狞。

    夜莺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下从大门外走进来,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白銫的长方形瓷盘,就像是医院装针管的器具一样!

    夜莺的瞳孔骤然凝缩了起来!从身体内部冒出来的汗水立刻浉透了全身的衣衫!

    她已经知道罗达要做什么了!

    “不要,不要,不要!”夜莺开始疯狂的挣扎着,可是却没有一点用处!

    很显然,罗达要给夜莺注虵毒品!

    “罗达,你这个混蛋!”樊海珏咬牙切齿的骂道!

    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罗达嘿嘿的笑着:“樊上校,你尽管骂,你现在骂的越厉害,回头受到的折磨也就越多,所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着,罗达掀开了白瓷盘的盖子,里面静静滇澤着几个装满了噎体的细针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