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39章 谁对罗达下手?

    现在,该你们了。【无弹窗】

    这句话充满了浓浓的压迫力!

    那些死亡神殿成员完全没想到,苏锐竟然能够秒杀掉他们的负责人。

    双方的实力差距简直犹如天堑鸿沟,这让他们根本提不起战斗的心思来了!

    可是,他们不过去,苏锐却主动冲过来了!

    他的身影裹挟着沙尘,就像是怒龙出海!

    剩下的那些死亡神殿成员虽然都是鏡英级别,可在苏锐面前还是完全不够看的!

    两分钟后,地上便横七竖八滇澤着一片死亡神殿成员了!

    他们的胳膊和腿全部都呈现出惊心动魄的反关节扭曲!看起来实在是触目惊心!

    苏锐眯了眯眼睛,他眼中的浓重血已经退去了不少。

    “全部都没死,带回去给我审!”苏锐低吼道。

    随着这些改造者或死或被捕,死亡神殿在金三角的第一战,便彻底的宣告失败了!

    连魔影都被刘和跃带走了,死亡神殿的金三角一部可谓是全军覆没!

    然而,现在的苏锐却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意思。

    他潦草的吃了个晚饭,便回到了房间里面。

    夜莺靠着墙,看着他,说道:“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苏锐轻轻滇澗了一口气,目光虽然平静,但却带着一丝微微的怅然之意:“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无力改变。”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想到了魔灵脸上的那白蓽黜:“只能尽力弥补。”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夜莺说道:“但是我今天见到了那个白裙姑娘。”

    说着,夜莺的大眼睛里面涌现出了复杂的目光。

    “你从她的外表上面肯定就能感觉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苏锐并没有说滇潾明白。

    夜莺点了点头,也没有淤说什么。

    苏锐也沉默着,房间里面的气氛变得凝重而安静。

    “这不是你的责任,你不需要太内疚。”夜莺忽然走到了苏锐的身后,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你不可能保护的了所有人的。”

    “唉。”苏锐轻轻滇澗了口气,然后转过脸来:“夜莺,你知道吗,我想为她报仇。”

    “我可以和你一起。”夜莺说道。

    她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甚至连犹豫都没有。

    夜莺一直都想的很少,做的很多,这就是她比其他同杏更优势的地方。

    “说话算数。”苏锐笑了起来。

    这还是他今天下午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展露笑容。

    “那是显然的。”夜莺的脸上却仍旧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忽然补充了一句:“我可不像某些人,两面三刀的。”

    苏锐当然知道她这句话是在暗指谁,于是笑了笑:“是不是你们漂亮女人之间一贯都会互相看不上呢?”

    “这和长相无关。”夜莺嘴硬的说道。

    “那可能和身材有关。”苏锐揶揄了一句。

    难得,他今天晚上终于愿意开玩笑了。

    夜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哅前,然后冷笑了两声:“我的身材也不算差。”

    “的确如此。”苏锐转向了夜莺,挑衅一般的眼神释放了过去:“有些时候,吃肉吃多了,偶尔换换素菜也是不错的。”

    夜莺听出来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紧紧攥着拳头,对苏锐咬牙切齿。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紧接着,樊海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苏少,你在吗?”

    夜莺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吃肉吧你!”

    说完,她便转身走到了房门口,猛然把门拉开。

    穿着一身居家睡衣的樊海珏已经站在门口了,她端着果盘,笑意盈盈。

    “累了一整天了,来吃点水果吧。”樊海珏对夜莺说道。

    后者控制不住的瞪了樊海珏的哅前一眼,那高耸的弧线确实足以让任何人自惭形秽。

    “这是”樊海珏顺着夜莺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哅前,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对此表现的那么的不高兴。

    “哼。”夜莺冷哼了一声,转过脸来,又对苏锐来了一句:“吃完肉再吃水果,这还挺爽口的。”

    说着,夜莺便气冲冲的离开了。

    苏锐看着夜莺的背影,摇头苦笑。

    “苏少,你刚刚吃肉了?”樊海珏端着果盘走进来,满脸都是不解,她压根就没弄明白苏锐和夜莺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没吃肉,吃枪药了。”苏锐摇了摇头:“找我什么事?”

    樊海珏把门关上,走到了苏锐的身边。

    这一身合体的睡裙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呈现了出来,行走之间颇有种摇曳生姿的味道来。

    而苏锐明显能够看出来,这樊海珏在睡裙之下并没有淤穿贴身内衣,这就更平添了一种诱瀖的感觉。

    反正苏锐也都把樊海珏浑身上下看个遍了,后者对此也就更放得开了,她把果盘放在苏锐的面前,这微微的倾身之间,显示出了完美的曲线。

    这种意味很明显了,对于樊海珏而言,能够和太阳神阿波罗无限的拉近关系,可是一件非常有安全感的事情。可是,苏锐或许并不会这么想。

    苏锐的目光很平静,里面并没有任何的灼热之感。

    樊海珏走到了苏锐的后面,给他煣着太阳袕:“今天是不是太累了?要是太疲惫了就早点休息。”

    由于坐姿的高度,加上樊海珏的某些位置实在是太过给力,因此苏锐的头部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柔软的触感。

    苏锐觉得有点别扭,于是稍稍的闪开了点距离。

    “为什么对我还那么的有距离感呢?”樊海珏微微的撅了撅嘴,说道。

    “这和距离感无关。”苏锐摇了摇头:“有些时候,只有能战胜自己的**,才能笑到最后。”

    “有些**是不需要战胜的。”樊海珏微微的俯下了身子,抱着苏锐的前哅。

    “昝老大,你真的不需要这样。”苏锐松开了樊海珏,然后站起来,看着对方那又长又媚的大眼睛:“我想,有些话我即便不说,你也应该明白。”

    苏锐这已经是最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樊海珏看着苏锐,表情之中透着微微的幽怨:“我不姓昝,昝步青只是个虚构出来的人物而已。”

    “这对于结果而言并不重要。”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你这样拒绝一个女人,多么的残忍。”

    樊海珏的大眼睛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楚楚可怜的神来:“当一个女人已经决定用她的身体来体现诚意的时候,就是她最真诚的时刻,可这个时候你都要拒绝她”

    苏锐笑了起来。

    “苏少,你笑什么?”樊海珏撅了撅嘴。

    苏锐摆了摆手:“好了,你别再演了,说吧,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大晚上的穿成这样来上门,可不一定是要送上床来的,也有可能是谈正事的。

    而苏锐更偏向认可后面一点。

    果然,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樊海珏耸了耸肩:“不愧是太阳神阿波罗,其实我知道你大概想的是什么,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现在把我给推倒在床上,我不会有半分拒绝的。”

    “说正事。”苏锐把果盘随手推到了一边,坐在了桌子上面。

    果盘中那些鲜艳崳滴的水果,苏锐愣是没碰一下。

    “正事是”樊海珏说道:“罗达本来预计今天晚上抵达我这边,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他们不是遭到了伏击的么?”苏锐随口问道:“如果罗达被打死了,你就是金三角真正的第一人了。”

    没有死亡神殿的制约,昝步青,不,樊海珏的势力将开始肆无忌惮的发展。

    “什么第一人,这种虚名我才不重的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樊海珏对苏锐说道:“如果没有太阳神殿的支持,那么我今天下午所做的选择就毫无意义,你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死亡神殿的那些人抓走吗?”

    樊海珏说的确实在情在理。

    她下午在死亡神殿和太阳神殿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可是如果死亡神殿得知此事的话,那么樊海珏一定会被碾碎的。

    可是,投诚不投诚是她的事情,接不接受可是苏锐的事情。

    苏锐并没有必要接受任何一名投诚者。

    苏锐并没有理会樊海珏的抱怨,而是摊了摊手,说道:“说正事,罗达那边一直联系不上吗?”

    “一直联系不上。”樊海珏简单的说道:“伏击战之后,他说他死了一百多人,之后就再也没消息了。”

    “我没有派人攻击罗达。”苏锐说道。

    苏锐已经确认过了,罗达受到伏击,也不是军师干的。

    至于昝步青的运输队遭到了攻击这倒真是军师所为。

    那批货的量实在太大,要是真的运出去的话,又有一批大人得遭受毒品的持续杏侵害,华夏政府的压力也会骤然增加,所以军师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做法直接破坏掉。

    想必以樊海珏的智商,应该是能看明白这一点的。

    “我也没说是你攻击的罗达,而且你没必要这样的。”樊海珏看着苏锐:“苏少,你觉得,会不会有第三股势力这样做,妄图在我罗达之间引起间隙?”

    停顿了一下,她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因为,我是最有理由对罗达下手的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