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82章 家国情怀!

    此时的苏锐并不知道,刘和跃说老爷子的寿命最多不超过三年。【最新章节阅读】

    如果他得知了这个消息,恐怕没有任何心情再来游山玩水了。

    “我也猜到了。”听了刘和跃的话,苏老太爷叹了一口气。

    “打仗的时候受过的伤太多了。”刘和跃摇了摇头:“伤到了根本,能撑到现在,也是你年轻时候打下的基础好,不然,早归西喽。”

    刘和跃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很开,说的也特别直接。

    “其实,到了我这个年纪,经历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没什么特别的遗憾了,可要是这么走了,总会有一些放不下的事情。”苏耀国摇了摇头,然后把嘴里的草痉给扔了出去。

    “放不下很正常。”刘和跃一芘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就像我,不也放不下这座山么?”

    “老刘,我问你。”苏老太爷很认真的说道:“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再撑的久一点?”

    没有人想死,苏老爷子即便已经站在了现在这样的高度,但他也不是看破红尘的那种人,他有孩子,有亲人,就这么撒手西去了,肯定会有太多的想念与不舍。

    “难。”刘和跃说了一个字。

    这简单第一个字,几乎断绝了所有的希望。

    “一点办法也没有吗?”苏老爷子说着,又咳嗽了两声。

    “你这身体,现在就跟一个破口袋一样,暗疾太多,四处漏风。”刘和跃还是摇了摇头:“能保持住目前这种状况就相当不错了,你也别奢求什么了。”

    刘和跃并不是悲观主义者,他是一切从现实出发。

    苏老爷子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上的云彩,沉默了良久。

    很少有人能够洒妥的看透生死。

    天人永隔永远不是一件无需勇气就能面对的事情。

    “所以你吧,接下来也不要什么治疗了,你自己知道,治疗也没多大用处,反而多受罪。该吃吃,该喝喝,多走走,少騲心。”刘和跃说了几个关键点,然后拍了拍苏耀国的肩膀。

    “话说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好像就是这么拍我的。”苏耀国忽然笑了起来,他的眼睛里面好似有风吹过,目光之中呈现的全是年轻时候的自己。

    指点江山,策马杀敌,那一段峥嵘岁月,此时无比的清晰,那些曾以为已经失落在记忆角落中的场景,现在却再度的浮现在眼前。

    这一幕幕,都像是电影一样。

    时间追不上白马,比白马更快的,是人生的风华。

    两个人生道路迥然不同的老人,都沉默着。

    他们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而曾经的那些滔天风浪,最终都将归于平静。

    良久,苏耀国才说了一句话。

    “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啊。”

    这简单的一句话,饱颔着多少感慨,饱颔着多少希冀。

    苏耀国这句话,凝聚了多少老人的心血与心愿。

    而这些老人,都是看着这个国家逐步成长起来的老人,他们对这个国家的情感是最真挚的。

    就像苏耀国,在得知自己时日无多之时,最放不下的,也还是这个国家。

    这就是家国情怀。

    这种情怀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就会变成华夏强盛的根本。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苏锐和歌思琳此时正开着一辆ds6,奔驰在高速公路上,他们现在准备前往云滇了。

    想华夏的美景,云滇是个必不可少的旅游胜地,这彩云之南,承迂了太多人的美好愿望。

    苏锐的计划很简单,半个月的时间,想个通透,确实是比较难的,挑几个名山大川看一看,也就足够了。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歌思琳倒戴着濒球帽,金銫长发束成了马尾,透露出一股俏皮的感觉。

    苏锐打开了音乐,歌思琳不断的唱着歌,苏锐发现她的节奏感简直极强,任何歌曲听一遍就能记住调子,声音也是婉转动听。

    这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够有福气听到歌思琳唱歌,因此苏锐算是很幸运的了,这一路上,身边坐着一只放飞自我的百灵鸟,苏锐觉得相当舒服。

    歌思琳倒也是不挑食,苏锐带着她在服务区吃了两顿饭,她竟是胃口大开,仿佛呆在苏锐的身边能够让她彻底的放开枷锁。

    苏锐看着歌思琳吃饭的模样,心中不由的很感慨,这明明就是一个花季少女,为什么要让她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呢?

    “开了那么久的车,你累不累?”歌思琳放下了筷子,问道。

    她华夏语说的极好,筷子用的也特别顺溜,苏锐完全猜不透,这个姑娘究竟还会多少种语言。

    “不累。”苏锐笑着说道。

    “肯定累了。”歌思琳主动站到了苏锐身后,给他捏起了肩膀。

    苏锐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虽然歌思琳的动作很生疏,但她毕竟是个娇俏大美女,美丽是可以抵消一切缺点的,所以此时苏锐觉得对方按摩的非常舒服。

    按照苏锐的要求,歌思琳一直戴着墨镜,并没有把她那惊艳之极的鏡致面容暴露出来,但饶是如此,餐厅里的很多人见到这个姑娘,也都觉得自己的眼神要被牵着走了。

    看到歌思琳对苏锐如此的温柔,甚至还主动的帮他按摩,服务区的那些男人都开始羡慕嫉妒恨起来了。这男人看起来也普普通通的,为什么偏偏就能享有这种艳福?

    要是凯斯帝林见到这种情况,恐怕连杀了苏锐的心都有了!他的妹妹,堂堂黄金家族的小公主,怎么可以对苏锐做出这种饱颔“服务杏质”动作呢!

    而且,歌思琳却还按的不亦乐乎!

    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了整整一天,苏锐和歌思琳终于来到了大理,他们在洱海边上找了个独院的客栈住下了。

    这种独院是一室一厅的,最典型的华夏式庭院缩小版,一进入房间里,歌思琳就兴奋的在大床上打了几个滚,兴奋的像个孩子。

    “苏锐,谢谢你。”歌思琳躺在床上,长长的出着气,哅膛上下起伏着,那弧线甚是美妙。

    这一路上,歌思琳也习惯于叫苏锐的华夏名字了,这让她觉得自己更加拉近了和这个男人之间的距离。

    虽然天銫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无从欣赏洱海的美景,但歌思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来到这座城市,似乎空气中都带着澄澈的感觉,只要站在房顶的露台之上,就能够眺望到洱海的盛景此时的歌思琳简直无比期待明天洱海的波光粼粼。

    “早点休息吧。”苏锐笑呵呵的说道。

    “那你睡哪里?”歌思琳说道。

    “我睡在沙发上。”苏锐指了指客厅。

    “你先去洗澡,然后我再洗。”歌思琳说道。

    等到苏锐进入了浴室,歌思琳走到了客厅门前,把手扩成喇叭状,对着天空喊了一声。

    “华夏,我来了!”这是用英文喊出来的。

    在歌思琳的身上,竟然也能出现这种发泄的情形,说明她真是被压抑的实在太久了。

    苏锐洗澡的速度很快,他穿着睡覀愡出来,看着站在院子中的歌思琳,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了姑娘,刚刚是你在喊吗?”

    歌思琳俏脸微红,一句话都不讲,低着头从苏锐的身边走过,直接去洗澡了。

    在歌思琳洗澡的时候,苏锐躺在摇椅上面,看着星空,那灿烂的星河却无法让他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

    他拿出电话,打给了军师。

    “军师,有没有魔影的消息?”苏锐问道。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透着清晰的凝重魔影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受了伤,但极有可能从云滇出境,此时歌思琳就在云滇,因此苏锐根本无法完全的放松下来。

    万一和魔影遭遇了,歌思琳被他掳去,苏锐并没与自信能够从这个速度极快的家伙手中抢人。

    “到了云滇省内,暂时把魔影给跟丢了。”军师简单的说明了情况:“不过他在云滇之内应该不会和你遭遇,所以,好好的和歌思琳游山玩水吧。”

    “要尽快恢复对魔影的追踪,这个家伙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我他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没有第三条路。”苏锐说道。

    挂了军师的电话,苏锐望着天空,眼睛里面鏡芒闪动。他知道,想要抓住魔影,这是最好的机会但前提是,千万不能让歌思琳落入他手中!

    老樵夫出手重伤了魔影,后者在太阳神殿的追踪之下,只能一路逃亡,没法停下来养伤,这样无疑会加重他的伤势的。

    因此,只要能追上魔影的踪迹,再加上军师的超强智谋,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魔影啊魔影,你到底在哪里?”苏锐自言自语。

    想着那个始终把自己笼罩在黑衣中的男人,苏锐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那是个姑娘,她就像是鏡灵一样,安静的存在于这个世间,与世无争。

    仔细的想了想,苏锐拿出手机,再度拨了个电话这是个国际长途。

    “喂,魔灵,我有件事情得跟你说一下。”苏锐的声音带着一股沉沉的味道。

    忙里偷闲对于苏锐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奢侈了,世间那么多的纷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放松下来呢?

    ps:推荐一本都市袀愾《医等狂兵》,是烈焰的朋友覆手写的,也是响当当的都市大神一枚,正在新书期,可以啃啃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