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30章 再来一次,必死无疑!

    对于苏锐而言,今天晚上是一场硬仗,不为别的,只因为张不凡。【最新章节阅读】

    想要翻越这个宗师级的人物,难度确实很大。

    先前虽然偷袭了张不凡一下,并且还成功了,但是苏锐也清楚,面对这么强悍的对手,一时的成功永远算不得什么,顶多会让对方的面子无光而已,想要真正的笑到最后,那只有靠实力。

    张不凡的实力明显是要高于苏锐的,因此,现在的局面对苏锐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张不凡,你的徒弟苦苦哀求,你难道就不打算仔细滇濤听她的话吗?”苏锐挑了挑眉毛,话语同样冰冷:“你究竟要刚愎自用到什么时候?什么人对你忠心耿耿,什么人对你笑里藏刀,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先前张不空用出的那鹰鹫爪,让苏锐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虚实,什么样的人练什么样的武功,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能够把这么恶毒的功夫练习到这种炉火纯青的境地,这张不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一眼就能够看透了。

    可是,张不凡并不会这么想。

    他和张不空是亲兄弟,两人从小是一起长大的,一起支撑着走过那段最艰难的岁月,换而言之,如果说从这个世界上找出一个最信任的人,那么张不凡一定会选择张不空的。

    夜莺虽然是徒弟,但张不凡有很多的徒弟,而弟弟却只有一个。

    “你来的正好。”张不凡看了苏锐一眼。

    虽然苏锐之前能够把他给打伤,但是张不凡也只是稍稍的惊讶了一下,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他早就知道苏锐算是个前途无量滇濎才,有这样滇濎赋在身,不取得进步才不正常。

    “来得正好?”苏锐摇了摇头:“张老先生,我希望你不是老糊涂了才说出这种话来。”

    “你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张不凡在说话的时候,还抬起了头,看了看仍旧悬停在天空之上的直升机。

    很显然,包括张不凡在内,翠松山的所有人都认为苏锐准备带着夜莺乘坐直升机离开。

    “张老先生。”苏锐并没有把张不凡的威胁当成一回事,毕竟他和对方今天必有一场大战。

    “我想,你需要先打扫院子再迎接客人。”苏锐冷笑着说道:“自己的后院失火了,却把黑锅往一个徒弟的头上扣,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后院失火?”张不凡冷冷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过是栽赃陷害而已。”

    一旁的夜莺听到师父说她是在栽赃陷害,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没想到自己揭发张不空的行为,倒成了临死前拉一个垫背的了!

    亏她之前还想着要去主峰通知师父!

    看来,夜莺当时幸亏没去,否则就是有去无回的下场!

    几秒钟后,夜莺才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张不凡说道:“师父,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我,张不空才真正的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他不仅占有了翠松山上上下下所有的女人,甚至当年也想对我姐姐下手这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你师姐?”

    听到了这个名字,张不凡的脸銫骤然变得难看起来,他冷冷的一挥手:“不要提她!”

    从张不凡的这种反应中,苏锐就能够看出来,夜莺的姐姐在当年一定和张不凡有过很多的不愉快,否则时隔好几年,张不凡断然不应该有这种反应的!

    “师父,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把张不空找来,我可以和他当面对质的!”夜莺倔强的昂起头,眼泪仍旧无声的流淌而下。

    “是非黑白,我心中自有一把尺!”

    张不凡一直认为夜莺有错,而且苏锐的介入让他更加的愤怒,因此,无论夜莺怎么说,他都不可能相信。

    “张不凡,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苏锐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他带着怒意的看着张不凡:“要怎样你才能相信夜莺的话?”

    在苏锐看来,夜莺和张不凡师徒一场,他也不想把这两人的关系彻底的撕裂,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张不凡不出手杀了夜莺都是好的了!

    “我会把夜莺带回去,慢慢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张不凡冷冷的看向苏锐。

    “不可能!我不可能让你把夜莺带走!”苏锐一把将夜莺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的手就这么毫不避嫌的抓着对方的手腕,对张不凡说道:“如果夜莺被你带走,那脺鳙永远无法洗刷身上的误会!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夜莺抹了一把眼泪,苏锐这种时候仍旧能够站在她的身前,这让夜莺很感动。

    患难见真情,只有于遇到困境的时候,才知道什脺餍做朋友。

    “我要回去,解释清楚我的事情。”夜莺感动归感动,但还是固执的说道。

    她现在也是较劲着呢。

    “不可以!”苏锐抓着夜莺的手:“你回去之后就必死无疑,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老东西是个什么样的为人,你到现在还不清楚?”

    听到苏锐喊自己“老东西”,张不凡的眉头控制不住滇濜了跳。

    至于周围的那些翠松山弟子们,一个个都气的不行了,恨不得把苏锐给撕碎!

    只要掌门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疯狂的扑上去,用人嘲把苏锐给湮没!

    看到夜莺的表情,苏锐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这个姑娘实在是太固执了,可是,过刚易折,很多事情都是可以找到别的变通方法的!不需要一条路走到黑!

    “夜莺,你别跟你师父学,他就是一头犟驴!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那种傻苾驴!”苏锐吼道:“跟我走!”

    听到苏锐喊张不凡为“犟驴”甚至是“傻苾驴”,周围的翠松山弟子们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其中一人明显比较冲动,直接就大吼一声,扑了过来!

    然而,苏锐只是扫了他一眼,然后猛然一个拧身!

    这是个暴烈的鞭腿!

    那弟子扑上来的快,但回去的更快!

    他被苏锐的鞭腿给抽中了,在半空中吐出了一口鲜血,从哪来的就回到了哪里去,还顺带着砸翻了一大片的师兄弟!

    “自不量力!”苏锐拉着夜莺的手腕,冷冷说道:“我倒,究竟谁还敢拦路?”

    此时,他身上的气势实在是太盛了,一个人的气势压倒了翠松山的一片弟子!

    当然,这所谓的气势,要是放在翠松山的那些弟子们眼中,就变成了气焰了!

    这样的嚣张气焰,让那些翠松山弟子一个个的敢怒不敢言!

    本来都是一群狼,可是在苏锐的面前,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一群羊!

    看看谁能压制的了谁!

    苏锐拉着夜莺往前跨了一步,此时,在他正对面的那些翠松山弟子们,竟然迟疑着往后面退了一步!

    这种反应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是,这是人类的本杏!苏锐刚刚的表现如此的凶狠,气场如此的强烈,谁都不想成为遭殃的对象!

    当然,这个时候,还是会有一些不开眼的家伙抢着出来冒泡的。

    就在苏锐的身后,一个张不空的亲传弟子见状不妙,立刻振臂高呼:“别想走!快把夜莺这逆贼当场杀了!替师父报仇!”

    他想好好的拍一拍张不空的马芘,可是张不空都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里面了,根本就听不到。

    然而,张不空听不见,苏锐却听见了。

    这个家伙喊了夜莺一声“逆贼”,这是苏锐所不能容忍的称呼。

    即便此时翠松山上上下下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看待夜莺的,可是苏锐却不能同意,更不能允许他们当着夜莺的面喊出这句话来!

    夜莺的身上已经背负着洗不掉的冤屈了,现在还要这样当面伤害她吗?

    对此,苏锐的答案就是四个字绝对不行!

    夜莺清楚滇濤到了这句话,她的身体轻轻一颤,无边的冷意开始从四面八方袭来,把她给包裹在内。

    这时候,她感觉到苏锐握着她手腕的手微微的用了点力量,恰恰就是这种力量,给夜莺带来了一点安全感,让她可以不至于那么的慌张。

    苏锐转过身去,看向身后的某个人,一字一顿的说道:“刚刚是你喊的?”

    他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寒冷的意味。

    “是的,没错,就是我的,你们两个都是逆贼!”那个人迎着苏锐的目光,有点不太自信,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勇于承认真的是个不错的优点。”

    苏锐说了一句之后,忽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手枪,几乎完全没有瞄准,直接就开枪了!

    砰!

    一声枪响,那个口口声声喊着夜莺为“逆贼”的家伙,便捂着肩膀倒地了!

    苏锐的子弹准而又准的在他的肩膀上面开了一个血窟窿!

    这出神入化的枪法,让翠松山的所有弟子都被深深的震撼了!

    苏锐在出枪的时候根本没有瞄准,可是,如果他在开枪的时候,枪口有半厘米的偏移,那么这一发子弹就不会钻进那人的肩膀,而是哅膛!

    “我今天本不想开杀戒,所以我不杀你。”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若是还有下次,当心你的杏命。”

    “还有,其他人也是一样,再敢这样喊,必死无疑!”苏锐这一句语气虽然很淡,可每一个字都充满了霸道的意味,让那群翠松山弟子们鸦雀无声。

    可是,这个时候,张不凡还在旁边呢!

    :第二更送上!

    烈焰的最强狂兵首发纵横,也可以在手机上安装一个“纵横”,请看盗版的同学们来订阅支持一波,看正版的同学也不要跳着订阅,很久没有求订阅了,这次是很认真的求订阅啊!烈焰需要你们的支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