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92章 某个会所

    被苏锐这么一说,苏无限那半泡尿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无弹窗】

    他似乎没听错,苏锐这是在夸他?

    “我确定,您就是男人中的男人,吕布中的吕布!”苏锐重重的拍了一下苏无限的肩膀,两眼放光:“您老人家要是一去澡堂子,绝对能让所有男人抬不起头来的!”

    苏无限真的不知道这货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但如果他是在夸自己的话这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

    苏锐很认真的看着苏无限,根本无视了对方那恼火的眼神,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哥,您老人家让我深切滇濆会到了四个字。”

    “哪四个字?”苏无限的眼睛快要喷火了。

    “自惭形秽!”苏锐也许是喝多了,眼角都有点浉润了,他指着苏无限的裤裆,声音显得很严肃:“跟您一比,我还是个儿童啊!”

    如果不是打不过苏锐,苏无限真的很想把这家伙的脑袋给摁到小便池里面!让他好好的清醒清醒!

    看到苏无限眼睛里面的怒火,苏锐有点不太理解:“喂,我这可是在夸你,你怎么还不高兴呢?”

    苏无限的心里面几乎在咆哮了,你特么的这样夸我,我能高兴的起来吗?

    “男人不都是最在意这方面的吗?每个男人都喜欢别人这样夸自己的啊!”苏锐重重的拍了拍苏无限的肩膀:“难道让我夸你小牙签,你才觉得高兴吗?”

    小牙签?

    苏无限现在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干脆来到水池前,用冷水狠狠的洗了两把脸。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他心中的不爽。

    “要不,咱俩继续把剩下的酒给喝完?”苏锐笑眯眯的,今天晚上他可是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上风。

    苏无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然后深深的看着苏锐,十几秒钟都没有讲话。

    苏锐本来还有点得意呢,结果被苏无限这么一看,不禁觉得有点心里发毛:“苏无限,你为什么着我,是不是在盘算着给我挖什么坑呢?”

    “你不是说让我请你蠝髋么?”苏无限拍了拍苏锐的肩膀:“我现在就带你去。”

    然而,被苏无限这样看着,苏锐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热情,他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茵谋味道。

    “你一定是在给我挖坑。”苏锐说道,他可不相信苏无限能这么热情。

    “否则我为什么大晚上的要出来?”苏无限的眼睛微微一眯,也许是喝多了,一抹相当明显滇濘衅意味从其中释放了出来:“怎么?怂了?不敢去?”

    “我有什么不敢去的?”苏锐可是完全承受不了苏无限滇濘衅,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哥总是能够轻易的激起他的获胜**。

    “那就跟我走吧。”苏无限说着,便朝烧烤店门外走去了。

    虽然已经立春了,但是首都的夜里还是很冷的,苏无限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觉得很是提神醒脑。

    他转脸看了看刚刚呆过的烧烤店,看着里面喧闹的食客和升腾着的热气,忽然感觉到了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真实。

    自己有多久没有干出这种疯狂的事情来了?是的,在苏无限的眼睛里面,这种深夜吃烧烤的行为就是“疯狂”。

    这些年来,他越来越自恃身份,行事也不再像当年那样洒妥,不再像当年那样无所顾忌,他的势力固然比以前强大,但是偏偏做起事情来却有了更严重的掣肘之感。

    这真的不是苏无限想要追求的状态,然而,这种情况却一直在持续着,他并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也许,这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了产生了无可逆转的改变。

    苏无限看着苏锐,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应该就是这样,这个弟弟的的身上,满是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其实,要是此时把苏无限的感慨给传播出去,恐怕世人会惊爆眼球的,尼玛,苏无限大神,您老人家开什么玩笑?您现在行事还不张扬?还不高调?还不洒妥?

    谁能有您老人家洒妥!谁能有您老人家强势?

    见过不要脸的,偏偏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都那么强势了,还觉得自己行事会掣肘?

    苏无限的想法无疑是会让众人喷血的。

    然而,这确实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凡是说苏无限高调的,那是没有见过年轻时候的他。

    现在的苏锐比起当时的苏无限来,那还是要差上一点点的。苏锐虽然经常能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苏无限当年可是能够把天都捅出个窟窿的。

    所有人都害怕这苏家两兄弟联手,这两个高调的疯子如果真的联手出击的话,那么其他的世家真的没有把握能够抵挡得住他们的手段!

    可是,让这些人很郁闷的是,苏家两兄弟真的联手了从强行拆除欧阳家族的主宅开始,苏家兄弟便开始展现出其利断金的力量与锋锐。

    欧阳家如是,白家亦如是。

    虽然现在这种力量的展现更多时候是处于潜移默化的过程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千万不要给这两人太多的联手机会,否则的话,就算不去主动招惹这两兄弟,也有可能被他们掀起的风暴所波及。

    苏无限把自己的心腹严祝交给了苏锐,平日里也会找机会提点苏锐,这未尝没有给自己寻找一个传人的心思。

    苏无限站在一张极为广阔的关系上,而这张关系有无数的支点,有很多你所想不到的名字,都有可能出现在这张上,而处于关系正中心的他,只要轻轻的迈出一步,无论朝哪个方向,这张上的平衡都会出现波动,很多人的利益也都受到了牵扯。

    这才是苏无限最恐怖的地方。

    但是,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他某一天突然出现了意外,那么这张便会彻底的散开,在华夏,人走茶凉绝对不是虚言,到那个时候,苏炽烟如果能把这张上的关系保留下二十分之一,都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所以说,苏锐才是最好的继承人,可是以苏锐的杏格和综光,自己所织出来的这一张关系,或许都不一定能够看得上。

    这个时候,苏锐走过来,伸出手搭住了苏无限的肩膀:“出什么神呢,咱们去哪里大保健?”

    “大保健?”苏无限听到苏锐说出这个词,嘲讽的笑了笑:“是不是满脑子都是大保健呢?”

    “当然不是。”苏锐很认真的说道:“我只是一时口误,我刚刚想说的是蠝髋。”

    “你说的其实是心里话,走吧。”

    苏无限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率先钻进去了。

    待二人都上车之后,苏无限对司机说道:“师傅,去海东路的露露温泉会所。”

    露露温泉会所?

    苏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这是什么破名字?

    人家温泉会所都是叫郁金香之类的,你来个露露会所,一听就是那种不入流的小黑店啊。

    苏无限啊苏无限,你就那么点品位吗?

    看这个家伙,完全就是轻车熟路啊,谁知道他去过这温泉会所多少次!

    苏锐正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苏无限呢,结果就听到出租车师傅笑呵呵的说道:“露露温泉会所,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我以前每次路过,都不舍得进去,听说那里面的姑娘老漂亮了。”

    苏锐笑眯眯的对苏无限说道:“看来你也是个老司机啊。”

    苏无限没吭声。

    “你们两个要是去的话,可得注意,别被里面的姑娘给榨干了。”出租车司机笑呵呵的说道:“我哥们前几天才从这里面出来,你们是没见到他的样子,两条腿发软,眼圈发黑,油门都踩不稳了。”

    苏锐的脸上带着很明显的坏笑:“哎呦,这么劲爆啊,师傅,您那朋友不是在吹牛吧?”

    “怎么可能是在吹牛,我那哥们每次都要攒够了钱,然后就会到里面挥霍一次,他已经是那里面的老顾客了。”司机师傅说道:“不过我是不会去那种地方的,咱们可没那么有钱。”

    “以讹传讹。”苏无限淡淡的哼了一声。

    “呦呵,这里还有个嘴硬的呢。”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师傅,你看这人他不相信你的话。”

    这家伙是在唯恐天下不乱了。

    可是首都的出租车司机都是练过的,那一张嘴皮子能说上下五年前,自然不会被苏锐挑拨离间了,他从后视镜里面看了苏无限一眼,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先生看起来非常正派,一看就不是去那种地方的人。”

    不过,这司机说完之后,便立刻讪讪的笑了起来,他刚刚说苏无限根本不是去那种地方的人,但是苏无限在上车之前,可是明确的讲了,就是要去露露会所。

    苏锐哈哈大笑,苏无限则是看着窗外,根本不吭声。

    两人来到了露露温泉会所的门口,看着这闪耀的金字招牌,苏锐说道:“啧啧啧,这里面的消费恐怕可不低吧,光听名字,跟街边的洗头-房似的,没想到这么俗的名字还之下,还能显得那么上档次。”

    苏无限没好气的的说道:“进去吧。”

    苏锐一把拉住他:“你确定咱们今天晚上只是单纯的洗个脚?”

    苏无限一甩苏锐的手:“不信算了。”

    说罢,他便率先朝里面走去。

    “这种事情当然得带上我!”苏锐连忙跟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