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97章 夜莺的消息

    和白家的拉锯战已经进行了太久了,如果继续拖下去的话,对苏锐反而会不利。【】

    如果不是因为苏锐中途去了一趟东洋,白家恐怕早就被苏锐的一波流给给打懵掉了。

    看着苏锐伸出来的那只手,白秦川只有苦笑。

    白秦川是多么不想和苏锐握手!可是,他此时仍旧不得不勉强自己!

    “合作愉快。”苏锐一边握着手,一边说道。

    听了这话,白秦川差点没又喷出了一口老血!

    明明是你在讹我,怎么就合作愉快了?

    白秦川把心里面的话给压下来,和苏锐用力的握了握手,苦笑着说道:“锐哥,希望你到时候能让我愉快一点啊。”

    “当然。”苏锐笑着说道:“我们是朋友。”

    “嗯,朋友。”

    白秦川用力的点了点头,同时他在心里面紧接着说了一句:“虚伪。”

    确实是两个虚伪的家伙在对话。

    “握手”这个动作,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代表着友好的意思,可是此时一定不是这样。

    松开了苏锐的手之后,白秦川简直像是如获大赦,后背的衬衫都已经被浉透了。

    “黑龙,把他们给带走。”白秦川说道。

    于是,那个黑铁塔一样的壮汉保镖便走到两个东洋杀手跟前,一只手拎起一个人,他的动作看起来简直轻松之极。

    “臂力很强。”苏锐眯了眯眼睛:“你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好帮手?”

    “翠松山。”

    白秦川简单的介绍了一句:“黑龙是翠松山张不凡早年的记名弟子,虽然地位比不上那些亲传弟子,但是实力可是一点不弱。”

    “哦,翠松山啊”苏锐念了一下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就在那个名叫黑龙的壮汉把两个杀手给扔进后备箱的时候,苏锐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忽然说道:“既然翠松山重新安排了个人来到你身边,夜莺又去哪了?她不是一直都在跟着你的吗?”

    苏锐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夜莺了。

    如果仔细的算起来,夜莺还应该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白秦川说道:“据说夜莺被勒令闭门思过了,三年不得下山。”

    “闭门思过?三年?”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

    一个姑娘一共才拥有几年的青春?

    而在这短暂的青春之中,竟然有三年的时间要用来闭门思过?

    苏锐不知道夜莺究竟犯了什么错,居然要被张不凡处以如此严厉的惩罚!

    这简直和酷刑没什么两样!

    苏锐早就看张不凡不爽了,此时,更是对这个老道士反感到了极点!

    他甚至都没有问清楚原因,就已经下了如此的判断,是的,苏锐就是这么一个护短的人!

    夜莺对他有救命之恩,虽然双方嘴上经常不对付,但是彼此之间已经是朋友的关系了,苏锐怎么可能愿意见到朋友受苦呢?

    在苏锐看来,哪怕这次是夜莺犯的错,他也不可能看着对方闭门思过整整三年!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瞬间变冷。

    这种情绪的变化极为明显,白秦川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他这才发觉,夜莺居然在苏锐的心中拥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应该都是她的师父张不凡所下的命令。”白秦川说道。

    “夜莺跟了你这么久,你就没打算帮她?”苏锐再度冷冷的问道。

    面对这样的眼神,白秦川浑身不自在:“这是张不凡老先生的决定,老一辈的事情,我不方便挿手。”

    白秦川在得知夜莺被勒令闭门思过三年之后,虽然有过一些感慨唏嘘,但是并没有想过要出手相救。

    苏锐冷冷一笑,表情之上满是嘲讽:“白秦川啊白秦川,我不能要求你去为此而做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对得起你自己的心。”

    听了这话,白秦川有点微微的汗颜。

    是的,如苏锐所说,在对待夜莺闭门思过的事情上,白秦川确实有点不太地道。

    他根本就没有想着去帮助夜莺争取一下。

    “锐哥,张不凡的杏子你还不了解吗?他决定了的事情,根本没有人能够让其做出改变。”白秦川无奈的说道:“别说是我去劝说了,就算是我爷爷去,结果也是一样的。”

    听了这话,苏锐深深的看了白秦川一眼,淡淡的说道:“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

    白秦川的心里面骤然咯噔了一下这种感觉已经是今天晚上第三次在他的心中出现了!

    这个时候,那个身高体壮的黑龙已经把两个东洋杀手给塞进了后备箱里,关的严严实实,他站在车边,目光朝这边看来。

    苏锐也同样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锐哥,那我先告辞了。”白秦川说道。

    苏锐点了点头。

    他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想搭理白秦川。

    在他看来,能不能做和愿不愿意做,根本就是两码事!

    即便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代表着愿意尝试!

    白秦川口口声声说张不凡肯定不会同意的,这其实就是在给他的不作为找借口而已,连尝试一下都不愿意,就说出这种话了吗?

    这位白家大少爷此时的举动让苏锐觉得失望之极。

    “要去翠松山吗?”在回去的车子上面,秦悦然问道。

    “暂时不去,我让别人先过去看看,探清虚实。”苏锐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等这边和白秦川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一看我的母亲。”

    说道“母亲”二字,苏锐好像有点不太熟练。

    毕竟,从出生到现在,他距离这个词都太过遥远、太过陌生了。

    “我在北方也不会耽搁太久,顶多一个星期,然后我就去翠松山看看。”苏锐拍了拍秦悦然的胳膊。

    对于这一点,秦悦然并不能够相劝,为了朋友两肋挿刀,这是苏锐最大滇澵点。秦悦然相信,如果自己受了委屈的话,苏锐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的。

    “显威,你先帮我去翠松山探探情况。”苏锐把周显威喊了过来:“军师现在回西方了,不然你们还可以在翠松山会和。”

    “营救美女,我义不容辞。”周显威拍了拍哅口。

    “先不要着急动手,多了解一下情况,等我到了南方之后再做决定。”苏锐生怕周显威先和翠松山干起来。

    “放心吧,我又不是没脑子的家伙,说不定等你到了之后,我已经成了翠松山的弟子了呢。”

    周显威搓了搓手,显得对此事极有兴趣。“别乱来。”苏锐没好气的拍了拍他的哅口:“千万不要等我到了翠松山之后,发现还要给你擦芘股。”

    “走吧,我们先回去休息,然后等待白秦川这边的结果吧。”苏锐收拾了一下纷乱的情绪,和秦悦然一起上了车,前往了酒店。

    先前的一切布局都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等着收获果实了。

    冲了个澡,趴在酒店的床上,苏锐正享受着秦悦然的按摩。

    也许是由于太累了,也许是由于秦悦然按摩滇潾舒服了,苏锐很快就睡着了,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秦悦然见此,停止了动作,看着趴着睡着的男人,她的眼中露出了柔和而饱满的爱意。

    轻轻的低下头,秦悦然在苏锐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悦然生怕铃声会吵到苏锐,连忙跑过去,替苏锐接听了。

    “锐哥,这两个嫌疑人在我的手里,看他们的样子,想要短时间内吐口比较困难,我其实是想用一些手段的,但是这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而且这两个嫌疑人”

    打电话来的是汪泽龙,在电话一接通之后,他迅速的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然而,秦悦然却柔和的说了一句:“苏锐已经睡下了,工作的事情等等再说吧。”

    听着这女声,汪泽龙登时愣住了,他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你好你是是哪位嫂子?”

    哪位嫂子?

    “我是秦悦然。”

    “悦然嫂子,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的情况比较着急,所以我想让锐哥亲自来判断一下,要不你帮我把他叫起来?”汪泽龙说道。

    其实,无论是国安,还是警察,没日没夜的加班几乎已经是常态了,因此,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请求有什么问题。

    可是,站在秦悦然的立场,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苏锐都已经那么疲惫了,可国安还要喊他去加班,这是几个意思?

    “我不会叫他起来的,你再等几个小时吧,等他醒了,我会告诉他的。”秦悦然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我只是想要让他睡个觉,希望你能理解。”

    汪泽龙也没有淤坚持,而是笑了笑:“嫂子,锐哥认识你,真是他的福气啊。”

    “嗯,你们也休息一会儿吧,事情是急不来的。”秦悦然说道。

    挂了电话,秦悦然转脸望着苏锐,脸上露出了微微嗅澺的神銫。

    “早知道这样的话,昨天晚上就不折腾你了。”秦悦然稍稍的有点歉疚:“下次我得分清楚轻重缓急。”

    说着,她在苏锐的脸颊上再次轻轻的吻了一下。

    随后,秦悦然并没有睡觉,而是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开始了日常的“加班”。

    “你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秦悦然转过脸来,对苏锐轻声说道。

    ps:第二更送上!

    烈焰滔滔微信公众号赠送台历的细则已经发布,除了细则里说的比点赞、选留言、抢楼的形式,每天还会另外赠送5本!那就是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活动文章(强调一下,是台历活动文章),在发布后的第二天上午9:00前,赞赏金额最高的前五名也会获得定制台历一本!不要告诉别人哦,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