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35章 快来道歉!

    看着柯凝挽着苏锐胳膊的模样,刘德福爽朗的笑了两声:“嘿,苏锐,你小子可以啊,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啊。【最新章节阅读】想当初柯凝在咱们部队可是军花,不知道有多少战士暗恋她呢!”

    他一夜没睡,黑眼圈已经非常重了,眼袋都耷拉的很明显,可是此时却没有半点睡意,简直兴奋的不行。

    柯凝俏脸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搀扶着苏锐的动作给对方造成了误会,于是说道:“老刘,看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们啊就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别掩饰了,谈个恋爱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先不说了啊,我马上去看守所,咱们待会儿见。”说着,刘德福便风风火火的带着嫌疑人离开了。

    “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老战友。”柯凝的表情之中仍旧带着兴奋之意。

    她和刘德福是一个省的老乡,还是同一个师的,两人也是同一批提的干。而苏锐和他们在军旅生涯的唯一一次交集,就是和他们一起训练新兵的时候,也就是那短短的三个月,给他们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柯凝尤甚。

    “德福也转业好几年了,不过看他的警-衔好像不大高啊。”苏锐不禁说道。

    “他那个暴脾气”柯凝摇了摇头,她说道:“今天他和别人吵架,都已经是收着的了,要是放在以前,那吼声绝对能把这屋顶给掀开,估计这样的制儮气肯定不适合在基层单位里工作否则的话,这警-衔”

    柯凝崳言又止,地方上和部队里肯定不一样,刘德福要是依着以前的制儮气,肯定会看不惯单位里面的许多弯弯绕绕的。

    “不过今天这事情不怪德福。”苏锐转身看了看之前那个颐指气使的女医生:“估计某人现在正是更年期,内分泌失调呢。”

    那女医生不知道和德福有什么过节,居然洗个手都要大呼小叫的,这让苏锐不禁感觉到很是无语。

    “嗯,咱们先走吧。”柯凝也看了那女医生一眼,两人便离开了。

    此时,那脾气暴躁的女医生似乎已经完全换了个人,正打着电话呢,声音里面也带着一股子媚意。

    “表哥,是我啊,我是李晓妮。”这女医生说道:“对对对,跟您反应个事情啊,有个叫刘德福的男警察,在我们医院爆粗口骂人,素质太差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苏锐已经换好了衣服,和柯凝一起等在门口了。

    刘德福换了一身便装,开着一辆老式普桑,停在了两人的身边。

    “嘿,远远的看着你们,真的是太般配了。”刘德福笑着说道,他的笑容之中都始终透着一股子淳朴的味道来。

    “老刘,你不要再瞎开玩笑了。”柯凝微微红着脸:“走,咱们吃饭去。”

    这个时候,她瞥见了刘德福放在副驾位置上的两瓶酒,不禁说道:“老刘,苏锐受了伤,可不能喝酒啊。”

    “嘿嘿,我倒是忘了,本来还想着今天请假,和老战友不醉不归呢。”刘德福挠了挠后脑勺:“看你对苏锐关心的样子。”

    柯凝的脸庞更红了一分:“别瞎说。”

    到了饭店,刘德福热情的不行,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

    “我说柯凝,这几年你都失去了联系,咱们这几次战友聚会的时候,也没见到你的影子啊。”刘德福说道:“听说你转业回到沂州了,怎么就失去消息了呢。要不是今天见到你,真不知道这辈子什么时候能联系上。”

    从这句话里面也能够看出来,他真的是个耿直的汉子。

    “这几年”柯凝犹豫了一下,还是勉强的笑了笑:“我一直在南方,这才刚刚回来。”

    她并没有告诉刘德福,在苏锐找到自己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茶楼的服务员,几乎已经被苾的走投无路了。

    当自己身处绝境的时候,有个人从天而降,真的没有任何的语言能够形容柯凝心中对苏锐的感激之情。

    她愿意付出一切,去报答这个男人。

    “南方好啊,总比咱们这里要好的多,咱们这里是小地方,不发达,工资也少,别看东青港发展的不错,可我们基层民警每个月才三千多块钱,光是人情礼节就得花出去一半。”刘德福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有些惆怅。

    他身上的衣服也是老款,应该几年没换过了。

    “苏锐你呢?”刘德福问道。

    “我啊,还在那个部队里面,不过现在自主的时间多了一点。”苏锐想了想,说道。

    “对,你是特种部队的,能在里面坚持到现在,也真是厉害啊。”刘德福竖了个大拇指。

    他并没有多问苏锐所在部队的番号,而是说道:“你们其实算是比较好的了,咱们那一批转业回来的老战友,就没几个混得好的,大部分都簢差不多。”

    “为什么呢?”柯凝不禁问道。

    “咱们在部队里面呆的久了,猛地一回到社会上,就会非常不习惯,就说我吧,转业后的第一年,就跟我们所长吵了好几次架,我看不惯他,他也看不惯我。还有几个年纪比我大一点的战友,不是被安排到了拆迁办,就是被安排到了城管大队,全都是不好干的单位。”

    刘德福说着说着,开始郁闷了。

    苏锐摇了摇头,主动给两人倒上酒。

    “苏锐,你的伤势还没好,不能喝酒的。”柯凝连忙说道。

    刘德福也跟着制止。

    “没关系,老友相见,少喝几杯。”苏锐笑道:“德福,你接着说。”

    “咱们兄弟几个被分到不好干的单位,也都没有一分怨言,踏踏实实的干,我还算好的,虽然手底下没有兵,好歹是个副主任科员,有几个老战友到现在都还没有把办事员身份转成科员。”

    “为什么?这都好几年过去了吧?他们那级别,从部队出来不就得是副科为起点的吗?”柯凝不禁问道。

    “这手续其实非不简单,就是单位领导不上心,也有可能是故意卡着,否则填张表往上面一交也就没事了。”刘德福说道:“越是小地方,越得靠关系啊。”

    刘德福和苏锐碰了碰,喝了一杯酒。

    喝完之后,刘德福皱了皱眉头,煣了煣额头,看起来有点不舒服。

    “是不是一夜没睡太累了?”苏锐敏锐的发现了对方的异常。

    “警察这行,熬夜太正常了,我这是习惯杏头疼,老毛病了。”刘德福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没去医院看过吗?”

    “看了也没用。”刘德福说道:“前年追小偷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后脑勺摔了一下,结果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躺了一个星期,我家里人都快要吓死了,差点以为我回不来了,结果,就落下了这个头疼的病根儿。”

    听了老战友这话,又想到之前女医生所说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话语,苏锐的心里不禁有些不是滋味儿。

    再平凡的岗位也是不容易的,看起来威风凛凛的警察同样充满着心酸。

    “对了,今天这女医生是怎么回事?怎么连洗手都不给?”苏锐又问道。

    “这女医生每次都是个不耐烦的样子,我已经习惯了。上次所里一个联防队员来到这里,洗手的时候不小心在地上滴了几滴水,就被这女人指着鼻子痛骂,嘿,估计她是婚姻生活不大和谐吧,吵两句就算了,我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刘德福看起来心很宽。

    “行,别往心里去就成。”苏锐又和刘德福碰了碰杯子。

    就在这个时候,刘德福的手机响起来了。

    看了看号码,刘德福苦笑了一下:“所长的电话,所里太忙了,我这刚刚请了假,电话就立刻打来了。”

    然而,刘德福接通了电话之后,却听到那边传来了怒斥:“刘德福,你搞什么呢?区分局的顾局长刚刚亲自给我打电话,问我你的脑子是不是摔的坏掉了!”

    摔的坏掉了?

    听了这话,刘德福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苏锐的面銫却骤然冷了下来!

    一个为了执行公务,结果把自己给摔进了重症监护室的警察,居然被上司不分青红皂白的斥责,甚至用上了“我看你的脑子是摔坏了”这种话来!

    在愤怒之余,苏锐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心。

    “王所长,我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啊,顾局长为什么这样说?”刘德福心中气愤,却也是一头雾水。

    他已经从刚刚医院里的争吵之中走出来了,完全将之抛诸脑后,但是他的忘记对于事情的改变是无关紧要的,因为还有人不依不饶呢。

    只听到那所长气愤的说道:“你今天在医院里是不是跟一个医生吵架了?”

    “那是她先挑我们毛病的,我只不过是”

    刘德福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所长打断了:“我不管事情的经过是怎么样的,据说这件事情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顾局长非常气愤,现在要你道歉才可以!”

    “道歉?”刘德福也要火了:“我没做错什么事情,凭什么要道歉?”

    “你没做错什么事情?那女医生说你两句你就不能忍一忍?现在整个分局都知道你这件事情了,快点回来,我带你去局里找顾局长道歉!”王所长气呼呼的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每次都是你给我惹麻烦!”

    ps:第一更送上!今天是11月的最后一天啦,大家手里有勇票的都投起来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