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09章 兄妹!

    邵飞虎被山本优生用枪顶着脑门,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他仍旧冷冷的说道:“先生,你说错了,恭子小姐不发话,你就算打死我,也别想进去。【】”

    “那我倒能不能成功!”山本优生把手枪的保险给打开,似乎随时都能扣动扳机!

    然而邵飞虎仍旧淡淡的看着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丁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好几秒钟后,山本优生仍旧没有开枪,他目光之中流露出难得一见的狠辣光芒来:“你不怕死吗?”

    “先生,我希望你明白,我之所以愿意被你用枪指着,只是因为在你开枪之前,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率先反制你。”邵飞虎淡然的说道。

    听了这话,山本优生气的把枪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把木质的地板砸出了一个小小的豁口!

    他连一个山本恭子的保镖都奈何不了!

    山本太一郎的亲儿子,在山本组内还有何地位可言?现在的山本组,再也不是当年的山本组了!已经俨然是山本恭子的一言堂了!

    “做什么?那么吵。”

    就在这个时候,木制移门被拉开了,山本恭子面容清冷的走了出来。

    她的木屐和地板相撞,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响。

    这声音就像是敲击在山本太一郎的心上,这种感觉让其非常的憋闷。

    “恭子,我有事情找你。”山本优生说道。

    “进来说。”山本恭子说罢,看了那被砸出豁口的地板一眼,便转身走了进去。

    山本优生望着妹妹的背影,长长滇澗了一口气,也跟着进去了。

    “什么事?”

    山本恭子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来,眼帘垂下,甚至都没有看哥哥一眼。

    “恭子,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山本优生把手里的请柬摔在了山本恭子的办公桌上。

    “怎么了?”山本恭子淡淡的问道,语言之中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山本优生指着桌子上的请柬。

    山本恭子打开之后,淡淡的瞥了一眼其中的内容,然后又合上了,说道:“怎么,你不想要这登船的资格吗?”

    “我登船,还需要以这张请柬来作为资格吗?”山本优生几乎是把这句话给吼了出来。

    他满脸涨红,脖子上青筋暴起,这么些年,山本优生几乎从来不曾有过如此失态的时候!可是,此时此刻,他真的是忍不住了!

    完完全全的忍不住了!

    他可是山本恭子的亲哥哥,是山本太一郎的亲儿子,老爹过大寿,他想要参加,居然还需要以这封“请柬”来作为通行证,这简直就是在扯淡!

    难道说,如果没有这请柬,他山本优生就上不了星华号吗?

    刷脸行不行?行不行?

    山本优生此时此刻简直想要咆哮了!

    其实,他此次过来,也是带着那些兄弟姐妹们的意愿来的。

    因为他们都是山本太一郎的子女,但是却全部收到了寿宴的请柬,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滑天下之大稽!

    山本恭子这次真的做滇潾过了!

    即便是这样,山本优生也是想着要顾全大局,否则的话,他要是不来,那么其他的兄弟姐妹们就会组团来拆了山本恭子的办公室了!

    在山本恭子上台之后,开始逐步的把这些亲人给清除出管理层,所有的关键部门全部由其亲信毖控,那些亲属们早就坠不住火了,此时紲鳙开始给父亲过大寿的时候,竟然收到了请柬,这让他们哪里还能淡定的下来!

    憋了一肚子火,怎么去给父亲过大寿?

    “山本恭子,回答我的问题!”山本优生说道。

    “你刚刚说了什么问题?我没听清。”山本恭子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你再重复一遍好了。”

    山本优生气势汹汹的,结果妹妹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他差点没被憋死!

    “我说,你为什么要发这张请柬?这是不是在侮辱人?”山本优生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勉勉强强的调整了过来。

    “安全第一。”山本恭子站起身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望着窗外,一边喝着,一边说道:“没有什么比父亲的安全更重要。”

    “难道说我们还会害了父亲不成?”山本优生被这个理由给气的半死。

    自家亲兄妹都还收到这所谓的请柬,你是把我们当外人,还是当成了嫌疑对象?

    “这并不是你们会不会害了父亲的问题。”山本恭子说道:“我不想有心人混入这条船上。”

    “那你也没必要这样做,这样的话,我们的兄妹情谊会被你消耗的一干二净!”山本优生说道。

    “兄妹情谊?”山本恭子的脸上掠过了浓浓的冷笑,这笑容之中还带着清晰的讥讽之銫:“兄妹情谊能比山本组的千秋大计更重要吗?”

    山本优生从山本恭子的这句话里面体会出了绝情的味道。

    也许,他的这个妹妹,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亲哥哥的心思。

    “恭子,我希望你能够再认真的考虑一下这件事情。”山本优生知道自己很难去说动这个固执的妹妹,因此不禁缓和了一下语气。

    “只有收到请柬的人才能登船,我每个请柬都有防伪标识,到时候,只认请柬不认人。”山本恭子淡淡说道。

    “恭子你”山本优生的话语被堵在嗓子眼里,完全说不出来。

    只认请柬不认人,这句话真的要把山本优生给憋死了!

    “你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对我们任何人都是没有好处的!你的眼睛里面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哥哥!”山本优生怒道。

    山本恭子从桌子上拿起那张请柬,然后递到了山本优生的面前,淡淡的说了一句:“哥。”

    这一个称呼忽然被说出来,让山本优生不禁感觉到了浓浓的陌生之感。

    山本恭子这个妹妹是有多久没有喊他哥哥了?

    山本优生迟疑了一下:“恭子你”

    “其实这样是对山本组最有利的做法,对不对?”山本恭子说道。

    她所指的自然是她独揽大权的事情。

    即便山本优生不服气,但是还是不得不认为山本恭子说的很正确,本来山本组已经被苏锐给打的七零八落,元气大伤,但是山本恭子强势入主之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有生力量的整合,硬生生的止住了颓势。

    单纯的从这方面来说,山本恭子的能力绝对比所有兄妹加起来都要强,因为一加一在很多时候是不等于二的,求和的结果甚至有可能比一还要小。

    “是的,可是你的手段太过激了如果别人的情绪反弹起来的话,对你真的没好处的。”山本优生说道。

    “算了。”

    山本恭子把那个请柬从脂L诶惨簧嚎缓鬅С闪艘煌牛咏死爸小


    看着山本恭子做出了这种动作,山本优生的表情之上涌现出了一抹复杂之意。

    “随你们去。”山本恭子淡淡说道。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走进了里间,然后把移门给关上了。

    看着此景,山本优生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在他看来,固执的山本恭子终于迫于压力,对亲戚朋友们放行了,然而,山本优生却没有半点喜悦。

    他能够看的出来,山本恭子此次完全是在冒险。

    苏锐扬言要在大寿之时送给父亲一个大礼,那么对于山本恭子而言,何尝不是如此呢?她之所以布置的那么严密,还专门毖星华号拉到公海上面,很明显是在借此机会给太阳神殿挖坑!

    否则的话,一家人关起门来吃顿饭,不也同样是过大寿了吗?

    山本优生带着满腹心事离去了,然而,在走出门的时候,他又看到了之前拦路的邵飞虎。

    “先生,请您理解,我也只是在执行恭子小姐的命令。”邵飞虎忽然开口说道。

    山本优生甚至没有看邵飞虎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便走出门去了。

    邵飞虎继续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只是眼神之中却涌现出了一抹锐利的鏡芒。

    晚上,苏锐和山本纱织吃完饭,便率先返回了酒店。

    他已经和山本纱织商量好了,要一起登上星华号,而对于这一点,山本优生并没有任何意见。

    山本恭子这个妹妹如此对待他,让山本优生的心里面很不爽,难道说,自己连带一个人上船的权利都没有吗?再加上自己女儿如此强烈的要求,他又怎么可能忍心拒绝呢?

    事实上,山本优生的警惕杏还是差了些,虽然他已经让人在华夏把“陈金龙”的身份给查的一清二楚了,但是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一份无懈可击的简历其实都是伪造的。

    他们循着地址,找到了陈金龙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甚至连曾经的连队指导员都找到了,所有人对陈金龙的印象都是一样的,这更证实了安分简历的真实杏。

    于是,山本优生便彻底的打消了怀疑。

    国安的造假绝对是最专业的,而这一次造假,也给山本组挖了一个大大滇濎坑。

    明天就要上船了,苏锐回到了酒店,冲了个冷水澡,站在落地玻璃前,完全没有半点睡意,反而心嘲澎湃。

    有些事情,有些人,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仔细的想了想,苏锐还是拨通了钟学枫的电话,问道:“能给我找到山本恭子的联系方式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