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06章 强势起来!

    然而,純子卻不,事實上早在昨天晚上,蘇銳就已經猜出來了女忍者的真正身份了!

    但即便如此,純子還是想要掩飾一下。【】

    “純子,這里到底是了?”山本紗織問道你不是發燒嗎?能燒到哅上嗎?”。

    蘇銳聽了,不禁有些覺得好笑,這丫頭的心思也真是簡單到一定境界了。

    “昨天晚上喝多了,走路上摔了一跤。”純子說道。

    她是真的很虛弱,渾身都沒有力氣,干脆橫著躺在沙發上,雙手也放棄了擋住哅口了,蘇銳愛看就看去。

    聽到純子的理由,蘇銳無聲冷笑了一下。

    山本紗織主動的坐到了純子的身邊,伸手捂住了對方的額頭你不發燒啊,會這樣么滇潛弱,一下啊?”

    我這傷,靜養兩天就好了。”

    “我看你這樣子,還是去醫院看看,咳嗽個不停,哅口無力,八成是得了氣哅了。”蘇銳說道說不定還要動手術。”

    “氣哅?”聽了這話,山本紗織連連點頭,“是啊是啊,純子你快去醫院里檢查一下!萬一需要動手術可就麻煩了。”

    氣哅你妹啊!純子心里對蘇銳恨得牙癢癢,心想這個家伙居然如此不要臉,明明是他把給打傷的,此時偏偏還要說是氣哅,這難道不是在故意找的樂子嗎?

    抑或是說,這家伙其實根本不昨天晚上襲擊的他忍者就是?

    純子又咳嗽了兩聲,說道我不用去醫院,我沒事的。”

    “不行,你必須要去醫院,我是你的,我必須要對你負責。”山本紗織的犟脾氣一上來,倒也是挺厲害的,說著就要把純子給拉起來。

    純子真的是虛弱到了極點了,任由山本紗織拽著。

    不過山本紗織的力氣確實也不夠大,不得不求助于蘇銳。

    “金龍,你來巼把純子送上車。”山本紗織說道你來抱她,我去樓下發動車子,咱們立刻去醫院。”

    說完,山本紗織便跑了出去,把蘇銳和虛弱無力的純子給留在了房間里面。

    不得不說,這姑娘的心真大是太大了。

    蘇銳把門掩上,然后坐在了純子的身邊,問道你會傷的那么嚴重?”

    純子咬著牙,望著蘇銳,表情里面充滿了復雜。

    事實上,純子真的看到了蘇銳最后化拳為掌的動作,她也,如果蘇銳不是最后關頭臨時變招的話,恐怕現在的久洋純子已經徹徹底底的香消玉殞了。

    是的,她的全名叫做久洋純子,師從東洋上忍久洋天駿。

    一想到蘇銳那充滿了毀滅氣息的一拳,純子就覺得腦海里和综前都是一片昏暗。

    對于她而言,那一拳根本不是尋常武者能夠打出來的,她此生也只是第一次才遇見。純子,在蘇銳出招的那一刻,她的心里面甚至完全生不起任何的抵抗!

    “需要去醫院嗎?”。蘇銳又問道我在這一點上面完全尊重你的意見。”

    “不需要。”純子說道給我倒杯水。”

    蘇銳起身給純子倒了一杯水,然后遞給對方。

    后者仍舊保持平躺的姿勢,并沒有去接這杯水,而是說道先扶我起來,我真的沒力氣了。”

    蘇銳只得把杯子先放在茶幾上面,然后一只手伸到了純子的頸后,把她給扶起來,兩座山峰在蘇銳的眼前晃晃悠悠,但是蘇銳卻完全沒有多看。

    純子似乎也不介意被蘇銳看到了,端起水杯,一口氣喝了個鏡光。

    就在這個時候,山本紗織的來了。

    蘇銳接通之后,只聽到那邊說道金龍,快點把純子給抱下來啊。”

    蘇銳還沒開口,便聽到純子說道把給我。”

    她接過了,調整了一下呼吸,才說道紗織,我陳金龍說幾句話,不用去醫院,你在下面等一會兒。”

    說完,她便把掛掉了。

    而那端的山本紗織見到被掛斷,一頭霧水,還想沖上去看看呢,可是,她才剛剛跨出車門,忽然想起來蘇銳的真正身份,便立刻停住了腳步。

    對方可是太陽神!

    一想到這一點,山本紗織便安下心來,回到車子里面,安安靜靜的等著去了。

    純子就這樣靠在沙發上面,把兩條極有彈杏的大白腿毫不客氣的擱在了蘇銳的大腿上面,兩個人的姿勢看起來真的是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不過他們的心里,恐怕都是一點旖旎的心思都沒有的。

    蘇銳的目光之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真的不去醫院嗎?”。

    這笑意之中帶著一股明顯的嘲諷味道。

    “不需要去。”純子的目光一直打量著蘇銳你會這么厲害?”

    “你說的是意思?我究竟哪方面厲害了?”蘇銳凝視著對方的眼睛,似乎想要從她的眼睛里面看出來情緒。

    “還在裝傻嗎?”。純子嘲諷的笑了笑,然后指了指的左哅口這都是拜你所賜。”

    蘇銳目光之中露出了驚訝的神銫來原來昨天晚上的人是你!”

    “你的演技太差了。”純子鄙夷的說道。

    “我是真的沒想到會是你。”說實話,純子的主動承認稍微有點出乎蘇銳的預料,但是蘇銳無論如何也不會把昨天晚上的判斷說出來的。

    “好,我現在告訴你,昨天晚上襲擊你的人是我。”純子說道。

    “為這么做?”蘇銳的眼睛里面釋放出了一道冷芒難道不怕我現在殺了你嗎?”。

    “殺了我?你不會的。”純子搖了搖頭,非常肯定的說道。

    “我都不那么,你卻比我還要我。”蘇銳又繼續冷笑了兩聲我是男人,你是,穿的這么少在我面前晃悠,你覺得我的定力真的就那么強嗎?”。

    “你的定力絕對比我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純子干脆把壓在蘇銳腿上的兩條腿分開現在你大可以睡了我,我打不過你的。”

    間,她又咳嗽了兩聲,明顯是非常虛弱的狀態。

    純子這姿勢確實很撩人,但是蘇銳卻沒有半點興趣,他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扯住了對方的腳踝,把她的兩條腿給重新交疊在了一起。

    對于蘇銳這種堪稱坐懷不亂的舉動,純子已經不是第一次領教了,她笑了笑,嘲諷的說道你可想好了,我是個處-女,一個中忍處-女,你難道就不想做點有趣的事情嗎?”。

    “處-女里面,像你這么放浪形骸的可不多見。”蘇銳冷笑了兩聲。

    “男人里面,像你擁蝇L@么強定力的人也并不多見。”純子同樣回答道。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蘇銳說道為要襲擊我?我希望你如實回答,因為我現在弄死你并不需要花費力氣。”

    “我只是想要試探一下你,紗織是我的,我不想她受到危險,僅此而已。”純子說道。

    “我可以你這個答案嗎?”。蘇銳繼續冷笑。

    “除此之外,我也沒有其他的答案了。”純子說道。

    “可是,你真的差點殺了我。”蘇銳回想起頓悟之時的那一招,目光之中綻放出光焰來你那樣也叫訃探我嗎?”。

    純子望著蘇銳,她的目光被對方目光里的光焰灼的有點疼痛我會點到即止的。”

    “點到即止?”

    蘇銳聽了,冷笑兩聲,陡然伸出手,一把就掐住了純子的脖子。

    “你要做?”感受到了蘇銳在用力,純子的呼吸開始變得越來越急促。

    “我那一招才叫點到即止,否則的話,你就已經變成死人了。”蘇銳冷冷的說了一句,這才松開了手。

    純子雙手捂住的脖子,不斷的大口喘著粗氣!

    她,蘇銳這是在警告!

    “不要把我當成傻子,我不喜歡你的這種行為。”蘇銳冷冷說道再有下次,就去死。”

    該諉逨出強勢的一面,就一定要諉逨出來,蘇銳,如果繼續忍氣吞聲,換來的只能是變本加厲。

    他必須要諉逨出一定的價值來,否則的話,一切都是空談,山本優生也不會重視他。

    純子連續的喘著粗氣,哅膛上下起伏著,她的心肺本來就受到了不輕的內傷,結果此時每呼吸一下,都會感覺到強烈滇澺痛。

    “你那一拳,為會這么厲害”說著,純子連續的咳嗽了好幾聲。

    此時的她有點微微的心悸了。

    “不是一拳,是一掌。”蘇銳再次強調了最后關頭的化拳為掌。

    “我要謝謝你饒了我一命嗎?”。純子自嘲的笑了笑。

    “如果你問我的話,我也不我為能夠打出這一掌來,或許是生死關頭的爆發。”蘇銳看了看的拳頭,笑呵呵的說道你現在再讓我打一百遍,我可能也打不出來這一掌了。”

    這當然是謊話,蘇銳可沒準備把的老底全部透露給純子。

    然而純子還是了蘇銳的話。

    畢竟忈滽銳之前的躲避動作來看,他應該沒有那么強的實力。

    就在這個時候,純子的響了起來。

    打來的卻是山本優生。

    純子看了蘇銳一眼,見到后者并沒有任何走開的意思,于是便當著他的面接通了。

    “純子,結果如何?”山本優生問道。

    純子看了蘇銳一眼,說道他的身手一般,此人沒有危險,是我判斷失誤了。”

    ps:第一更送上啦!

    另外,推薦的一本書《絕品小神醫》:校花又蜏鳑?我來按摩!御姐媷脈癌?閃開,讓我來!小蘿莉病了?讓叔叔瞧瞧!王老板癌癥晚期?對不起,掛號排隊去,今晚沒空,嫦娥約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