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99章 这是试探!

    蘇銳完全沒想到這純子會搞出這種突然襲擊來,猝不及防之下,頓時感覺到自己的手已經被柔軟所全面的包裹住了。【】

    他連忙把手抽出來:“純子,別這樣,你和紗織是朋友,這樣不太好。”

    “有什么不太好的?”純子忝了忝嘴滣:“紗織是我到可以穿一條褲子的朋友,難道還不能共用同一個男人嗎?再說了,對于你們男人來說,女朋友的好閨蜜不是最誘人的嗎?”

    女朋友的好閨蜜最誘人?

    蘇銳聽了這話之后,搖頭苦笑了一下:“純子,你要是真心把紗織當成朋友的話,就不要這樣做了,這對你們的友情并不好。”

    純子似乎還有點不死心,她往前繼續走了一步,幾乎和蘇銳面貼著面。

    她伸出手摟住了蘇銳的脖子,吐氣如蘭的說道:“難道我完全不能勾起你的興趣嗎?”

    蘇銳不得不假戲真做了:“純子,你確實很漂亮,也很有魅力,但是我的眼睛里面只有紗織。”

    “那好,真可惜。”看著蘇銳這么堅定,純子也開始放棄了努力,略帶幽怨的說道:“我這在夜店無往而不利的女人,頭一次在你的身上栽了跟頭呢。”

    說完,她便主動打開了衛生間的門,這個時候,山本紗織正好走進包廂,看到了此景。

    她頓時柳眉倒豎:“純子,你對金龍做了些什么?”

    包廂里面的其他小妖鏡都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這邊。

    純子一臉惋惜的說道:“我倒是想要對你的小男人做點什么,可是你的小男人對我一點都不感興趣,該怎么辦呢?”

    聽了這話,山本紗織笑靨如花,她跑到蘇銳的面前,摟住了對方的胳膊,然后微微踮起腳尖,在對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蘇銳尷尬的笑了笑。

    接下來的一晚上,蘇銳算是見到了這群小妖鏡是怎么瘋狂的了,她們喝了很多酒,唱了很多的歌,或許是由于蘇銳的存在,她們一反常態,并沒有從包廂里面找其他的男人來作陪。

    純子嗨的不行,拉著蘇銳拼了很多酒,她自己喝多了,便在包廂里面跳起舞來,動作各種撩人。

    看到蘇銳還給她鼓掌,純子甚至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她把自己的緊身背心脫下來,然后甩了兩下,便扔到了蘇銳的臉上!

    蘇銳把這帶著對方體溫的背心取下來,哭笑不得。

    由于此時純子的動作,包廂里面的氛圍已經達到了高-嘲!

    赤著上身的純子還覺得不過癮,跑過來對著蘇銳大跳甩哅舞,要不是蘇銳躲避的及時,差點被兩座傲人的山峰打著臉了。

    “我們走?”蘇銳哭笑不得的對山本紗織說道。

    然而就在他剛剛說完的時候,純子已經跳了上來,騎在蘇銳的大腿上,抱住蘇銳的脖子,繼續扭動著上身,做出種種撩人的動作。

    蘇銳的臉頰在燒。

    雖然他見識過不少的極品美女,但是如此讓人躁動的場面還是經歷的不夠多。

    面對這種情況,山本紗織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只有等待純子跳完這一支舞她總不能把純子忈滽銳的身上給推下去?

    終于,一曲跳完,純子已經是香汗淋漓了,在這一支舞中,蘇銳的臉不知道被對方的山峰給擊中了多少次,這純子的開放程度簡直遠遠的出了他的想象。

    “純子,不帶你這樣的啊,這是我男人,我都還沒用哅甩過他呢,你就先這樣了。”山本紗織連忙拉著蘇銳站起來,不滿的說道。

    “什么?”聽到山本紗織這樣說,純子滿臉都是驚訝:“你們還沒上過床?”

    山本紗織吭哧了兩聲,不講話了。

    看著山本紗織的表情,純子立刻明白了,不禁哈哈大笑:“我我沒聽錯?這都什么年代了,你們都還沒上過床?沒上過床,怎么能了解對方?怎么談的戀愛?”

    得,在純子這里,談戀愛變成了要先上床才能了解對方了。

    不過,她說的貌似也有點道理。

    “你不和男朋友上床,那這么好的資源也別浪費啊,給我得了!”純子一把抓住了蘇銳的胳膊,眼睛之中放出了綠光。

    這姑娘到現在還是沒穿上衣的,還真是浪的可以。

    “當然有上床!”山本紗織沒好氣的說道:“我們睡了一下午呢!”

    “切,別強詞奪理了,我還看不出來嗎?”純子把蘇銳推到了山本紗織的懷里面:“好了,把男人還給你,現在抓緊回家上床,大晚上的,別耽誤時間了。”

    蘇銳如獲大赦,連忙示意山本紗織拉著自己離開。

    然而,就在出門之前,純子居然還跑過來,在蘇銳的臉上唧親了一口。

    后者哭笑不得,連連告辭閃人。

    上了車之后,蘇銳還感覺到有點心有余悸。

    “你這朋友真滇潾開放了,我真的怕她把我給吃了。”蘇銳說道。

    “她就是個集郵女,專門集男人的,一般男人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不過你還是個例外呢。純子她也是很瀟灑的,那些男人凡是被她嘗過一次之后,就絕對不會再聯系。”山本紗織有些擔心的說道:“今天晚上沒有嚇到你?”

    “沒有。”蘇銳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你和純子是非常好的朋友嗎?”

    “當然了,我們的關系一直很好。”山本紗織笑道:“這個小,我們每天都在一起玩。”

    “我感覺她今天晚上在試探我。”蘇銳說道。

    “她不是說了嗎,要巼試探一下你對我是不是忠誠。”山本紗織怕蘇銳生氣,連忙說道:“她就是那種杏格的人,你千萬不要往心里面去哦。”

    看起來,山本紗織真的很在意蘇銳的情緒。

    “沒關系的。”蘇銳拍了拍對方的手。

    停頓了一下,蘇銳又問道:“對了,純子會功夫嗎?”

    “三腳貓功夫而已,還沒我厲害。”山本紗織拍了拍自己的哅口,有點得意的說道:“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呢!”

    蘇銳笑了笑,但是在山本紗織看不見的地方,他的眼睛卻已經瞇了起來。

    在蘇銳和山本紗織離開沒多久之后,純子拿著背心走到了包廂的衛生間里面,她撥出了號碼,一邊等待著接通,一邊對著鏡子查看著自己的身材。

    “山本先生,您女兒的男朋友看起來挺不錯的,我覺得紗織非常適合這個男人不過,他應該是有功夫在身的”

    不知不覺間,蘇銳已經完成了一場大考。

    試想,山本優生這樣的人物,怎么可能放任自己的女兒在夜店玩耍,連個保鏢也不帶著呢?

    而這個純子,就是山本優生鏡心安排在女兒身邊的女保鏢!甚至還是最頂級的那種!

    蘇銳在這方面的經驗豐富,他看出了一點端倪,但是山本紗織卻根本不知道,自己身邊那個總是非常“放-蕩”的集郵女,其實是個中忍!

    是的,就是中忍!

    這幾年里面,純子用她的無敵演技,把山本紗織給騙的團團轉!

    都說她和男人在包廂的衛生間里面打-炮,可是那場面并沒有別人看到,真實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蘇銳雖然對純子起了一點疑心,但是卻完全想不到,對方的真正身份竟然會是中忍!而且是幾乎要突破了上忍壁障的中忍!

    曾經東洋的國寶級上忍稻本潤一說過,純子是整個東洋百年之內最具天賦的女忍者!

    “坐懷不亂,倒還真的挺有趣的,紗織也是運氣好,能夠遇到這樣的男人。”

    純子微微一笑,然后穿上了她的那件緊身背心。

    拉了拉背心的下擺,純子不禁又說道:“唯一可惜的是,他是個華夏人,名字倒還是挺威武霸氣的,陳金龍不過”

    她臉上的笑容逐漸收了起來,露出了一絲濃烈的寒芒。

    蘇銳的那一身鏡悍的肌肉或許在別人看來沒什么,但是在純子這樣的行家里手的眼睛里面,則是可以從中讀出很多很多的信息來。

    “我們找個地方吃夜宵?”這個時候,山本紗織煣了煣她的肚子:“人家的肚肚有點餓了。”

    肚肚餓了?

    聽了這話,蘇銳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他似乎看出來,山本紗織八成是要假戲真做了,這個神經大條的姑娘還真是心大的可以,在這方面蘇銳都不知道是該責備她,還是該夸獎她。

    “那你想吃什么?”蘇銳笑著問道。

    “就吃你們華夏的菜。”山本紗織把頭靠在蘇銳的肩膀上面,說道:“你曾經體驗過的生活,我也想要全部體驗一遍。”

    “好。”

    蘇銳點了點頭,對于山本紗織的這個要求,他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就在他推開門走下車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個頗為熟悉的身影。

    竟然是谷若柳的鄰居陳國堯。

    此時他正從一個風俗-店里面走出來,左右各摟著一個東洋姑娘,明顯喝的有點多,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大街上了,手伸進兩個女人的衣服里面,不停的亂動著。

    “今天晚上,你們都要好好的陪陪哥哥。”陳國堯銫瞇瞇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抬起頭來,透過有些朦朧的醉眼,看到了蘇銳。

    當然,他也同樣看到了蘇銳身邊俏生生的山本紗織。

    “你”

    陳國堯推開了兩個東洋姑娘,走到了蘇銳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領子:“你在這里摟著別的女人,谷若柳那個去哪里了?”

    ps:第三更送上啦!

    這是感謝l涵哥哥的第五更!大家晚安,早點休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