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91章 放虎归山

    堂堂的山本宮羽,終于低下了他那高傲的頭顱。【全文字阅读】

    x-one所造成的強大壓力,讓他整個人都徹底滇潕于崩潰狀態之中了!

    周顯威看了看蘇銳,發現后者面沉如水。

    “毒品這種東西,真的一輩子都不要沾上。”蘇銳望著山本宮羽那滿臉鼻涕眼淚抓心撓肝的樣子,略帶感慨的說道。

    如果沒有親眼見過毒癮發作的話,一定想象不出來,發作時候所造成的場面會是何等的駭人!

    蘇銳和周顯威走進了小黑屋,在周顯威的手脂L有著一個托盤,上面平放著一個針筒。

    “求求你們,給我打一針,給我打一針!”山本宮羽見到蘇銳走進來,眼睛都亮了,眼神之中的神情充滿了濃烈的渴求!

    他真的要承受不住身體和鏡神方面的雙重重壓了!

    山本宮羽在山本組內當了那么多年的高層,自然也承受過不少的壓力,可是從來沒有任何一種壓力能夠像今天這樣,讓他根本生不起任何的抵抗之心,滿腦子想的就只有投降!

    什么尊嚴,什么臉面,此時此刻都已經被山本宮羽拋到了九霄云外!

    他想要的唯有針頭扎入靜脈所帶來的那種極致的快感!

    能夠超越所有現有毒品,成為歐美的第一毒,x-one真的是名不虛傳!

    蘇銳搖了搖頭,他真的不知道,如果自己中了招,會不會也像山本宮羽一樣,完全無法抵抗毒品的奴役。

    “可是我想知道很多很多的東西。”蘇銳瞇了瞇眼睛。

    “我全部告訴你,我全部告訴你!求求你,快給我打針,快給我打針!”

    山本宮羽渾身濕透,滿臉汗水,就像是剛剛被從水里面打撈上來一樣!

    “這算是什么,搖尾乞憐嗎?”蘇銳望著此景,心情真的是有點復雜,完全沒有半點折磨人的快感。

    他真的不介意把敵人屈打成招,但是這種用x-one來控制對方的手段,卻讓他有些不是滋味兒。

    不過想想山本宮羽曾經做下的那些人神共憤的事情,蘇銳心里面的壓力又小了許多。

    “我滿意你的態度。”蘇銳說道:“希望接下來我們配合愉快。”

    他擺了擺手,周顯威拿著針筒走上前去。

    山本宮羽瞬間安靜下來了,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意思,反而無比的期待那針頭刺進自己的靜脈!

    當針頭扎進來的一瞬間,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似乎渾身都輕松了許多!

    x-one的效果當然不能如此強烈,才剛剛注虵一秒鐘,根本不可能起到太明顯的效果,而山本宮羽之所以會感覺到渾身輕松,還是他的心理作用!

    由此可見,這位山本太一郎的親弟弟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他的心理防線早就已經徹徹底底的潰散!堅持了多年的所謂的武士道鏡神,在x-one持續三天的進攻之下,已然化為了空之中的青煙!

    周顯威把針頭拔出來,后退了兩步,站到了蘇銳的旁邊。

    “我們現在很想知道,你在一分鐘之前所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蘇銳微微的瞇了瞇眼睛。

    山本宮羽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閉著眼睛,深深的吸著氣。

    他似乎是在感受著x-one在體內漸漸的發生著作用。

    足足五分鐘之后,他蒼白的面銫終于恢復了一些,然后才說道:“算數,一切都算數,只要你們”

    他的話雖然沒說完,但是蘇銳卻已經明白了。

    只要他們不去中斷x-one的供應,那么山本宮羽就會一直配合到底!

    “不過這種東西真的很貴。”蘇銳搖了搖頭,“在東洋,x-one的價格甚至是歐洲的一倍以上。”

    “我有錢,我有錢。”山本宮羽說道:“我有很多錢!”

    多主動!

    事實上,蘇銳在東洋的錢也不少,京都一役,蘇銳干掉了刑星部的絕大部分有生力量,同時還發現了刑星部的金庫。

    這是整個山本組的主要秘密金庫之一,蘇銳毫不猶豫的把那里的東西和宇都流分了,簡直是吃的飽飽的。

    不過,沒有誰會嫌自己錢多的,蘇銳同樣也是如此。

    “那么說說,我該怎么才能拿到你的錢呢?”蘇銳微微一笑,看到山本宮羽如此配合,他之前心里面的壓力也是一掃而空。

    “就在東都帝王大廈的頂層,是我的私人金庫。”山本宮羽說道。

    這些黑幫大佬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觀點,那就是錢無論存在任何銀行都不放心,哪怕是瑞士銀行也一樣。唯有全部兌換成黃金這種國際硬通貨,他們才能心安理得的睡個好覺。

    “我該怎么把那些東西給拿出來呢?”蘇銳淡淡一笑,目光始終牢牢盯著山本宮羽。

    一個小時之后,蘇銳和周顯威從山本宮羽所在的小黑屋里面走了出來。

    “大哥,收獲頗豐啊。”周顯威笑瞇瞇的說道。

    “錢財都是身外之物。”蘇銳說道:“除了錢之外,山本宮羽還能夠給我們帶來很多更加重要的東西。”

    “這倒是。”周顯威想了想:“山本宮羽這么的配合,是不是接下來可以給他安排一個好一點的房間了?順便把他菊花里面的碎玻璃渣子取出來?”

    蘇銳擺了擺手:“可以的,不過現在這些東西對于他而言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他所需要的只有一樣,那就是x-one。”

    “真悲哀。”周顯威忍不住的唏噓了一句。

    “最近幾天時間里面,你們盡量把帝王大廈頂層的金庫全部轉移走,畢竟那幢大樓的產權所有者就是山本宮羽,在轉移的過程之中應該不會有什么太大的風險。”蘇銳說道。

    山本宮羽之所以有那么多的錢,還是因為這金庫之中很大的一部分都是該上繳給山本組東洋總部卻被扣下來的,因此,蘇銳名義上拿走的是山本宮羽的錢,但實際上則是山本組在埋單。

    蘇銳雙手叉腰,仔細的思考了一下,還是說道:“我想了想,還是認為山本宮羽已經不需要再在這里繼續呆下去了,他已經失蹤了好幾天了,山本組的高層們想必已經有了相關的懷疑了。”

    “大哥,你是要把山本宮羽放回去?”周顯威說道:“這樣會不會放虎歸山?”

    “他離開這里,比留在這里所能夠起到的作用要大得多。”蘇銳說道。

    “我也知道,可這樣極有可能導致鋌而走險!稍有不留神,我們這幾天的努力就要白費了。”周顯威說道。

    萬一山本宮羽在被放回去之后,把蘇銳的行蹤透露給山本組,那么不僅不能利用山本宮羽所帶來的資源,反而也會把自己置于險境之中。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蘇銳淡淡的笑了笑:“給山本宮羽收拾下,用最短的時間送他回到他該去的地方!”

    已經是好幾天過去了,山本宮羽的那些手下仍舊沒能找到他,一個個不眠不休也吃不下飯,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他們還是沒有把這件事情報告給山本組的總部,實在是因為這些年里面山本宮羽自成一派,除了他和個別的幾個心腹手下之外,根本沒有人能夠和總部取得聯系。

    而他的那幾個心腹手下,幾乎個個都被蘇銳打殘了,到現在還呆在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面出不來呢。

    “北江君,我們現在到底該怎么辦?”在某處街心公園里面,一群黑西裝圍在一個男人的身邊。

    他們個個面帶愁容,曾經光鮮的黑西裝此時已經變得有很多灰塵了,領帶也都被扯下來,完全不復之前的威風凜凜。

    這幾天下來,他們像瘋了一樣的尋找著山本宮羽的消息,然而卻沒有換來任何的結果。

    被圍在中間的男人叫做北江陵南,也是目前這群手下的最高指揮了。

    他倒是通過關系找來了聯系山本組總部的方式,但是卻遲遲沒有下決心。

    “要不我們再繼續尋找一天,如果明天過后還沒有大人的消息,我們再去總部尋求幫忙。”北江陵南思考了一下,說道。

    事實上,已經過了好幾天了,山本宮羽都沒有任何的消息,足以說明他要么遭遇了不測,要么仍舊處于危險之中。而北江陵南等人之所以不敢向總部報告,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山本組的紀律十分嚴格,大領導被人擄走了,他們這些負責警戒的一個個都逃不了,甚至于像北江陵南這種職位的,說不定要被就地槍斃!

    北江陵南雖然忠于山本宮羽,但是可不想看著自己的小命就這么玩完!

    他想看能不能獲得什么有價值的線索。

    可是北江陵南自己也明白,想要再找到人已經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敵人明顯就是有備而來,否則醫院的監控室為什么都被破壞了?

    北江陵南極為的苦惱,然而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如果真的找到了山本宮羽固然好說,找不到的話,他鐵定難逃一死。

    畢竟總部的怒火一旦傾瀉下來,真沒有多少人能夠承受的了!

    然而,就在北江陵南快要愁的頭發掉光之時,一個看起來有些疲憊的身影出現在了街心公園的轉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